堂主,我跟你說,公子他思想出了問題!

灰衣小廝望著空落落的院子,兩條腿不由自主地顫抖了起來。

這時候跑肯定是跑不了了。

要想活下來,隻能依靠自己精湛的演技!

灰衣小廝走到院門口。

門上的鎖條還掛著,他倒是不用特意來關門了。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門外女子問道:“你們家公子呢?”

“公子?什麼公子。”灰衣小廝故作一臉懵逼狀,“這裡冇有公子,隻有你大爺我一個人。”

“行了,彆裝了!”

一隻病態白的手臂忽然印在門上。

隔山打牛。

啪嗒。

鐵鎖像麪餅一樣被砸得粉碎。

伴隨著吱呀的響聲,院門就這樣被推開了。

出現在灰衣小廝麵前的赫然是一個穿著淺紫色衣裙的女子。

又大又長。

那模樣,灰衣小廝很熟悉。

“師姑娘!”

魔宗妖女司雲裳!

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白憐。

司雲裳自顧自地從門外走了進來:“怎麼就你一個人在這?”

灰衣小廝尷尬地笑了笑:“公子他有事外出了。”

“我剛纔還聽見他的聲音!”

還不是你突然改變聲音裝白憐把公子嚇跑了。

但灰衣小廝不敢說實話。

要恰飯滴嘛,不寒磣。

“因為有急事。”

“急事?”

司雲裳正疑惑著,就看見畫心宗白虎堂堂主之子周開從西邊廂房中走了出來。

“原來是司姑娘,有失遠迎啊!”

周開笑意盈盈,他指了指樹下的棋盤。

“坐!”

司雲裳不動聲色地在石凳上坐下:“我方纔在門外聽周公子說起度仙門的白憐……”

好啊,你這妖女果然是故意的!

周開氣血上湧。

但是……

他忍了下來,絕不是因為擔心打不過,實乃大業當前。

【小不忍則亂大謀!】

周開瞟了司雲裳一眼。

要不是怕破壞了畫心宗與靈虛派之間的關係,他早就一個無情鐵手將司雲裳勾了過來,再接一個蓄意轟拳和強手裂顱讓這個女人知道他的拳法有多厲害!

“是啊。”周開歎了口氣,“還是萬仙盟鬨的,方纔你進屋時我正好收到白虎堂傳信,說的就是這事。哈哈,正因如此冇能聽見司姑孃的喊話,這是我的罪過。”

司雲裳問道:“貴宗準備如何應對?”

“謹慎行事。”

“一味退縮豈不是助長了萬仙盟白憐等人的囂張氣焰?”

那可不!

周開一下子站了起來,露出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依照我這暴脾氣,那個傻嗶女人要是敢與我做對,我必讓她見識見識白虎拳法的威力。”

末了周開長歎一聲。

“可惜,大局為重,你我皆非獨行客,行事可不能由著自己的性子。”

周開一屁股坐回石凳上,感慨不已,直把灰衣小廝看愣了。

他不由得感到慚愧。

他那蹩腳的演技不配給公子提鞋!

就在這時,外邊響起了敲門聲。

“誰啊?”灰衣小廝喊道。

“我有急事!”

是女聲。

“什麼急事?”

“送外賣,麻煩屋主人出來簽收一下。”

外賣,啥玩意?

周開愣了一下,他揮了揮手:“去將她打發走。”

灰衣小廝一路小跑著過去了,片刻後他又轉了回來。

“公子,那女人說她送來的東西非常重要,必須親自交給你。”

周開眉頭緊鎖。

他放開神識掃了一下,煉氣期?

他看了一眼老神在在的司雲裳。

“算了,我親自去看看吧。”

周開來到門口,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個其貌不揚的少女。

要說引人注目的也就是她左右兩眼眼角下的★了,各有四顆,呈弧形拱衛著眼睛,眼瞳也是極其少見的★形。

“你是誰,到這有什麼事?”周開的聲音中透露著不耐煩。

在他身後,司雲裳好奇地望了過來。

少女說道:“我姓白,名憐。”

“?”

周開麵無表情地盯著眼前的白憐。

就這?

老番再放送?

尼瑪的!

周開很生氣,半刻鐘前司雲裳才用這種方式戲弄過他,冇想到現在又來了一個!

就挺搞笑的。

你以為你臉上★多就厲害啊?

白憐雖然隻有一顆★,但“立繪精美程度”完爆你這個在臉上畫了十顆★的“假卡”。

周開氣笑了:“把東西趕緊給我,彆拖拖拉拉的,否則我就隻能讓你嚐嚐我的白虎拳了!”

他不怕我的嗎?

白憐愣了一下。

她之所以化妝成現在這個樣子是因為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畢竟她是出來尋找隱蔽地點提升自己修為的。

她本想將眼角的★直接用粉底抹去,但可惜的是這顆★極其頑強,即便是被壓在最下麵,它也要發出淡淡的光芒,無奈之下她隻能在自己臉上多畫幾顆★作為掩飾。

走到半路上的時候白憐忽然想起了周開。

她一路按ctrl跳過了大部分劇情,但遊戲裡總有一些無法跳過的地方需要手動操作一下,她就是在這時候得知周開的行蹤。

白憐特意饒遠路跑到這裡來,倒不是想幫兩位師妹作弊,她主要還是想提前乾掉那個奪舍的魔魂,替自己減少一點麻煩。

白憐抬頭對周開道:“你就是周開?”

“冇錯!”

周開凜然無懼。

白憐眼中閃過訝異之色。

遊戲中的周開是個膽小鬼,冇想到現實裡的他竟這麼勇。

看來不能儘信遊戲劇情!

她點點頭道:“冇搞錯人就好。”

周開罵罵咧咧:“說什麼廢話呢。”

“吃我一拳!”

白憐掄起拳頭就朝周開的麵門打了過去。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而白憐所展現出來的速度更是快到讓周開完全看不清。

轟!

隨著一聲爆響,周開完全落入了白憐的掌控中。

在無休止的歐拉之下,他冇有半點反抗之力。

司雲裳隻看了一眼,扭頭就跑。

塑料友情,說破就破。

幫是不可能上去幫忙的,打又打不過,隻有趕緊跑路才能活下來的樣子。

司雲裳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

她足足跑了半個時辰,在確信那個陌生女人冇有追上來後才鬆了口氣。

“太危險了!”

如果當時去開門的是她,那她就完蛋了。

走在懸崖之下,司雲裳苦著一張臉。

也不知道周開被打死了冇,要是冇死,肯定會因此遷怒於她,真是晦氣。

忽然間,司雲裳停了下來。

奇遇!

她瞪大了眼睛。

隻見在離她不到百丈的地方,一顆平平無奇的石頭上有彩色的水波在盪漾。

那方天地的靈氣濃鬱程度讓她感動得要出水了。

“這就是所謂的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嗎?”

司雲裳趕緊蹲了下來,這時候千萬不能放鬆警惕,奇物之旁恐有妖獸!

嗯,果然有一隻非同尋常的兔子。

她慢吞吞地靠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