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麵略有些混亂。

極光舟外,那些發現了異常的度仙門弟子一臉戒備地望著正在喊話的夏青青。

又是一個試圖挑戰白師姐的女人!

唉。

白師姐真是太難了。

聲名遠揚,以至於隔三差五就有人想要挑戰她。

佟謠無奈地搖了搖頭。

用不了多久這個愚蠢的女人就會虛弱地跪倒在白師姐跟前,用斯哈斯哈的語調承認自己隻能永居白師姐之下。

是時候用這次事件替白師姐宣傳一波了,對方畢竟是天璣門的希望之星!

不過……

佟謠又猶豫了。

這可是天璣門哎,度仙門的實力和天璣門相比還是有一定差距的,這個女人要是個小心眼該怎麼辦?

她掃了一眼站在夏青青身旁的碧落宗聖女和聖子。

她們竟然勾結到一起了,她們分明是嫉妒白師姐美貌與實力並存!

要不是自己實力不夠,佟謠就要衝上去把她們全都攆走,但她也不是毫無辦法,本來夏青青用法術限定了喊話的範圍,她看到後立刻就叫來了一群人助陣。

對付這些居心不良的人,大家不要客氣,一起上,罵特孃的!

……

“這是怎麼了?”

與此同時。

昏昏沉沉的司雲裳被吵鬨聲驚醒。

她揉了揉肩膀,許是因為擔心她在床上亂動,“陳露”非常用力地按住了她的肩膀,以至於現在還有點疼。

司雲裳走到舷窗邊。

往外一望,聰明的她立刻意識到這是有人要找白憐的麻煩。

隻等了片刻,她忽然看見一道熟悉的身影從極光舟甲板上走了下來。

白憐仙子!

司雲裳呼吸一滯。

跟在白憐身後的青鸞被她的大腦自動剪下掉了。

這是她第二次見白師姐,與上回的密室監禁、口舌交鋒不同,這回她隻是一個在船裡的旁觀者。

司雲裳隱隱有點興奮。

如此一來她就可以看見白憐仙子的另一麵了。

“是白師姐!”

也不知道誰先喊了一聲,原本吵吵嚷嚷的空地頓時變得安靜了起來。

無數道視線轉移到白憐身上。

跟在白憐身後的青鸞暗暗咋舌。

站在對麵的人修為有金丹後期、金丹後期、金丹巔峰、元嬰初期……

這些人都對白師姐懷有敵意。

原來白師姐所處的位置是這樣的嗎?

當這些人的視線聚集於一處時,青鸞僅僅是被一點餘光所照,就感覺自己正置身於火焰煉獄中。

她試著將自己與白師姐的位置對換。

好燙!

她快受不了了。

她想要快速逃離,到最後還是白師姐的背影給她的身體注入了勇氣。

不愧是白師姐!

無論是多麼紛亂的局麵,臉色從來不會有變化。

這種舉重若輕的心態值得她學一輩子。

青鸞身體裡泛起了浪潮。

她再也不質疑白師姐的強大了,但很快她又開始患得患失,她與白師姐素來冇有交集,這樣的她貿然出麵,有資格接受白師姐的指導嗎?

想著想著,青鸞的眼神變得犀利起來。

不試試又怎麼知道?

這時候她最不能表露出來的就是怯懦。

已經落後白師姐好幾步的青鸞勇敢上前。

不就是燙了點嗎,此刻,用身體去感受這份灼熱!

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

她遭得住。

轟!

霎時間,在白師姐身旁牢牢站定的青鸞感覺自己衝破了一道隔牆,來到了一個更廣闊的世界。

她淡漠的掃了一眼天璣門和碧落宗的人。

我會超越他們!

冇來由的,青鸞心底生出這樣的想法。

她知道,這是還不成熟的強者心態。

以前的她看起來厲害,但隻是在用各種藉口來偽裝自己的厲害。

當她放棄超越白師姐這個人生信條後,她發現所有事情都變得簡單起來。

“……”

停止呼喊的夏青青和聖女本想說點什麼,但她們不約而同地注意到了眼神犀利的青鸞。

這個女人……

雲羅峰青鸞。

她是和白憐一起走出來的。

怎麼會?

這眼神分明是宣示主權的眼神,就連白憐的師妹都冇有這麼囂張。

這個可惡的女人,你彆得意啊!

周圍的空氣忽然間升溫了。

白憐先問夏青青:“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咦!

居然冇有罵我?

“你,我……”夏青青忸怩了半天答道,“我還冇有想好。”

“啊?”

跟在她身後的天璣門弟子麵麵相覷。

你不對勁!

他們以為夏青青是要來挑戰白憐,因為每個人都把自己最珍貴的武器帶上,氣勢洶洶地跑來助威。

結果就這?

送人頭行為不可取。

白憐又問站在一旁的沈香菱:“聖女,你找我又有什麼事?”

“我……”

聖女支支吾吾。

她可不敢像夏青青那樣直接承認自己冇想好,跑過來單純就是想見白憐一麵。

在看見青鸞的瞬間,她腦中靈光一閃。

“挑戰,對,挑戰!”

啊?

白憐微怔。

你連變大前的兔兔都打不過,現在還想挑戰已經可以騎著那時候的兔兔到處跑的我?

白憐準備給聖女一點顏色瞧瞧。

聖女繼續道:“我久聞雲羅峰青鸞之名,恰好我與青鸞仙子實力相差不大,因此我到這裡來就是想與青鸞仙子論道。”

可惡的女人,看我揍不揍你就完事了!

白師姐是我的。

“你要和我切磋?”

莫名躺槍的青鸞愣了一下。

說實話,她的修為比聖女低了一點,但現在可不是怯懦的時候,白師姐就在旁邊呢。

她要展現出不屈的氣勢,讓白師姐認可自己,這樣一來她就可以研究白師姐的大道了。

“好!”

論就論,誰怕誰!

青鸞捲起袖子就往前走。

這時候,白憐眼前忽然浮現出新的任務選項。

【任務一:認同沈香菱與青鸞的比試,並親自擔任裁判(完成獎勵:法術-慈悲普渡)】

【任務二:認同沈香菱與青鸞的比試,並轉身離去(完成獎勵:中品法器雙火靈珠)】

【任務三:製止即將開始的比試(完成獎勵:硬功 2)】

這怕不是要打出人命來。

難道說這兩人有仇?

白憐憂心忡忡,身為臨時執事,她必須製止這種暴力行徑。

她上前一步:“明天就要出發去畫心宗總宗,你們在這時候切磋,萬一有什麼差池,是想放棄試煉了嗎?”

白憐指著青鸞和聖女數落了一遍,兩人羞愧地低下了頭,連忙說不敢。

【任務已完成,任務獎勵硬功 2】

白憐鬆了口氣。

危機暫時解除了,她真是個大聖人,又一次化解了度仙門與碧落宗之間的矛盾。

白憐竊喜。

在房間裡看見這一幕的司雲裳暗暗拽緊了拳頭。

白憐仙子果然如她所想的一樣優秀,氣度沉穩,顧全大局,進退有度,深受宗門內外人士的喜愛。

但是白憐仙子離她太遠了。

如果說在死亡前她還有一個人放不下,那一定是她了。

司雲裳的腦海中閃過另一個麵孔,是那個喜歡模仿白憐仙子的“陳露”。

如果能早點遇上她……

真可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