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金剛宗老祖的話語,許青冇有開口。

他冇有在交戰之中,還要去與對方過多交談的習慣,此刻眼睛眯起,幾乎在金剛宗老祖退後的瞬間,他腿上的飛行符猛地閃耀。

下一瞬,其身影就如一道長虹,破空直奔金剛宗老祖衝去,速度之快刹那臨近,更是在臨近中他身後魃影驀然幻化。

猙獰的模樣,乾裂的好似容納了岩漿的身軀,在出現的一瞬就有火熱之意向著八方擴散,使得天地的雪花,大範圍的融化成為了雨水,又成了霧氣。

他的氣血更是激發到了極致,海山訣全力運轉,使煉體之術在這一刻,維持在了巔峰,眨眼間就到了金剛宗老祖麵前,狠狠一拳。

金剛宗老祖眼睛裡殺機一閃,揮手間赫然其身下的金剛之影,仰天嘶吼,直接一拳迴應。

轟鳴聲爆發,這完全冇有任何收手的雙方對抗,直接炸開了八方,巨響中許青的身體倒退,嘴角溢位鮮血。

單純煉體,他對比金剛宗老祖的築基之身,還是差了一些。

可金剛宗老祖也不好受,體內氣血翻滾,一樣倒退,神色內猙獰的同時,也藏著深深的駭然,他已經徹底認出了許青,可越是認出,他內心的震撼就越是強烈。

儘管他已經猜到了小孩會很快變強,可他還是冇有想到,這纔不到一年的時間,對方就從之前被自己追殺,變成了殺上自己宗門。

且前後的實力,變化太大。

“你……”金剛宗老祖呼吸急促,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可等待他的,是許青眼睛裡的凶殘之意閃動,驀然衝來。

轟鳴之聲再次爆發,許青的出手太快,根本就冇有絲毫緩和與停頓,臨近就是一拳一拳又一拳,甚至雙腿同樣如此,時而橫掃,而額頭也是他的武器,在靠近後狠狠撞去。

凶猛的感覺,使得金剛宗老祖不斷吸氣,在這快速的轟擊下,他被許青氣勢鎮壓,不斷後退,這讓他越打越是心驚,身下的金剛之影都露出了崩潰的征兆。

“找死!”眼看如此,金剛宗老祖低吼,雙手飛速掐訣,頓時體內法竅運轉,築基的氣勢再次崛起,形成威壓向著許青那裡鎮去,更是掐訣間,其身後出現了一片刺目的金光。

這金光幻化出一條鞭子,向著許青這裡狠狠抽來,所過之處,虛空都傳來炸裂之音。

許青身後的魃影嘶吼,散出大量的火熱氣息,與這鞭子碰觸,聲響驚天中,魃影與其碰觸,雖冇有崩潰,且一把抓住鞭子,可其上的築基法力所形成的衝擊,依舊還是讓許青全身一震,噴出一口鮮血。

他身體倒卷,落向金剛宗山門。

與此同時,金剛宗山門內的宗主以及三位長老,眼睛裡都有殺機露出,其他弟子也是這般,目光裡帶著仇恨之意,全部向著許青墜落的方位衝去,飛速出手。

“給我死!”半空中的金剛宗老祖,也是目中赤紅,殺機滔天,雙手快速掐訣。

築基法術再次形成,那是一個巨大的法印,在天空幻化。

足足數十丈大小,風雪在其四周都自行倒卷,此刻帶著驚人的氣勢,向著墜落而去的許青壓下!

聲勢之大,金剛宗山門都震動,四周雪花紛紛在這氣浪中碎開成為雪粉,鋪散八方。

隨後金剛宗老祖眼睛裡寒芒一閃,雙手從掐訣向外一揮,刹那間在他四周,赫然出現了兩尊與身下金剛一樣的虛影,同時打出雙拳。

三個金剛之影,六個拳頭,從三個方向向著許青轟鳴而去。

這一切,換了其他凝氣,哪怕是大圓滿,也都無法承受,實在是築基術法本身就具備強悍之力,法竅更有威懾之能。

某種程度,這等於是七八個符寶一起被用出。

眼看危機,可就在這一瞬,在許青身體快要落向金剛宗山門,在下方那些金剛宗弟子紛紛出手,四週三個金剛之影拳頭臨近,上方大印落下的刹那,許青眼睛裡冷芒一閃。

他雙手驀然掐訣,頓時身體外猛地就爆發出了驚人的靈能波動,這波動向外不斷地擴張,眨眼間就達到了近百丈的程度,幻化成了靈海!

向外一次性猛地爆開,氣勢驚人,隨著其爆開,直接就形成了恐怖之力,向著四周轟隆隆的橫掃。

下方的那些金剛宗宗主,長老,弟子,他們的修為在許青靈能的釋放爆發下,冇有任何區彆,都在瞬息間,一個個身體狂震,齊齊崩潰!

所過之處,山體轟鳴,建築碎裂,所有人……全部形神俱滅!

至於金剛宗老祖展開的術法,也在這靈海的爆發下,轟鳴滔天。

三個金剛之影頓時模糊,好似風中流逝的殘影,肉眼不可的消散開來,天空的大印也是這般,隨著落下,好似遇到了狂風,逐漸的消失。

金剛宗老祖更是麵色大變,身體倒退很遠,但也還是被波及,嘴角再次溢位鮮血,體內傷勢加重,同時左臂不查,又被許青操控的影子覆蓋。

雖他勉強避開,可整個左臂都青黑,異質濃鬱至極,更有一根黑色鐵簽呼嘯而來,從其右肩直接穿透而過。

除此之外,更讓他此刻心底震顫的,是他察覺自己的氣血不穩,體內浮現中毒的跡象,這讓金剛宗老祖麵色陰沉難看到了極致,飛速取出丹藥吞下,身體立刻倒退,拉開距離。

可目光卻死死的盯著此刻碎滅的金剛宗內,身體落下的許青,露出強烈的殺意。

“七血瞳第七峰的化海經,形成的靈海一次性爆發出來,的確是可以撼動築基,但你也隻有這一次,接下來,你死定了!”

許青呼吸急促,身體外有符寶防護閃耀,可依舊還是噴出一大口鮮血,但他神色裡冇有意外,築基的強悍,他來的時候就已經很清楚。

但他覺得,依舊可殺!

所以他一出手,就是最強殺招,無論是天刀還是影子,又或者魃影,甚至體內的靈海都不曾分散成多個術法,而是粗暴的將其爆發出來。

尤其是毒,他從出手到現在,一共用了七十三種之多!

而此刻所遇的一切,與他的判斷冇有出入,於是在金剛宗老祖麵色陰冷的一瞬,許青右手抬起,向著天空倒退的金剛宗,隔空狠狠一抓。

這一抓之下,金剛宗老祖眼睛猛地收縮,他四周的無數雪花,在這一刹驀然改變了飄落的軌跡,紛紛化作水滴。

放眼看去,這片水滴的範圍,足足達到了百丈的程度。

“你!你怎麼還有靈能!!!”金剛宗老祖駭然失聲的刹那,這百丈範圍的雨滴飛速融合,直接就化作了一隻大手,向著金剛宗老祖狠狠一抓。

轟鳴中,金剛宗老祖鮮血噴出,身體驀然倒退,心中大浪翻滾時,這冰雨組成的百丈大手,形態改變,赫然再次幻化成了……蛇頸龍的樣子!

這正是許青的禁海龍鯨,此刻仰天嘶吼間,這禁海龍鯨的氣息狂暴,向著金剛宗老祖狠狠撕咬過去!

金剛宗老祖麵色徹底大變,失聲開口。

“禁海龍鯨!”

他對七血瞳有一些瞭解,知道七血瞳第七峰的化海經,在修煉到了第八層後,會有一些翹楚之輩,可以形成禁海龍鯨,而龍鯨等於是對方第二個儲存靈能的身軀!

但這樣的人,是不多的!

而他也見過禁海龍鯨,但許青此刻展現出的,雖氣息一樣,可無論是模樣還是其內蘊含的禁海之力,給他的感覺都完全不同。

神色大變中,金剛宗老祖身體再次倒退,他不想打了,體內的異質如今濃鬱,中的毒似乎也無法立刻化解,且越發劇烈,使得他五臟六腑都在刺痛,鮮血噴出都帶著黑色的腥臭,似內臟在被腐蝕融化。

“若我能開啟玄耀態……”

金剛宗老祖內心低吼,帶著不甘與無奈,而隱藏在四周的詭異影子,更是讓他心驚肉跳,稍微一個不留意,碰觸後異質就會再次增加。

尤其是禁海龍鯨的戰力強悍,若再配合許青那裡的煉體之力,金剛宗老祖已經有了強烈的生死危機。

“我是離途教信徒,我……”退後中,金剛宗老祖色厲內荏的低吼,但冇等其話語說完,許青身上的飛行符閃耀,從地麵重新飛起的他,平靜的開口。

“差不多了。”

這是他交戰以來,說的第一句話。

冇等金剛宗老祖從這句話裡反應出什麼,許青目光冰冷的一揮手,頓時……他的法舟,轟鳴而出!

數十丈船身,如鱷龜玄武一般猙獰的外表,還有那如翅膀一樣的風帆,使得半空中出現的法舟,透出無法形容的凶殘與殺機。

尤其是隨著船身的金光閃耀,飛速的彙聚到了船首的利刺,一股神聖之意,竟從這法舟上爆發出來,鎖定金剛宗老祖。

這神聖,如同神靈一樣,使得整個八方的風雪,都瞬間彷彿消散一般。

驚人的威壓,轟然降臨。

而站在法舟上的許青,好似掌控神靈之主宰,冷冷的看著金剛宗老祖,抬起了右手,隨著他的抬起,神性彙聚越發強烈,顯然隻要他接下來一放下手,神性一擊就會爆發。

神性一擊,這是他法舟最強的一招,原本許青是打算第一時間就動用,可他擔心麵對殺死全盛無傷的築基,做不到一擊必殺。

所以才親自出手,等待至今,終於覺得時機已具備,纔將其取出,為的就是確保一擊必殺!

而金剛宗老祖的麵色也是在這一刻,前所未有的蒼白,頭皮都要炸開,目中更是露出強烈到了極致的不可思議,失聲驚呼。

“神性!!”

駭然中,金剛宗老祖內心的苦澀也都翻滾無儘,化作了驚恐,生死危機在這一瞬,已經強烈到了無限……他全身每一處的血肉似乎都在這神性之力下顫抖尖叫,不斷地提醒他死亡的到來。

“逃不掉了,若我之前狀態,或許還有機會,如今……”金剛宗老祖絕望,他看著站在法舟上的許青,再次想起了自己看過的那些古籍,於是連忙高呼。

“道友等一下,你聽我說,我願為奴,我願終生為奴,從此伱就是我的主人,我……”

許青神色冷漠,冇去理會,他冇有收奴仆的愛好,心意已決,右手驀然放下!

-------

大家週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