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剛宗老祖很是賣力的幫助下,許青將老祖屍體上藏著的一個儲物珠找了出來,此物被金剛宗老祖埋在了血肉內,裡麵物品不是很多,隻有三樣。

一樣是靈票,麵值五百靈石。

第二樣是個玉石盒,似乎具備了蘊養丹藥的作用,能看到裡麵有一枚紫色的丹藥,正在被蘊養。

第三樣,則是三份玉簡,分彆記錄了金剛宗的功法以及他之前所說的器靈殘法。

至於用來遮掩的儲物袋,裡麵都是雜物,價值大概一百多靈石的樣子。

似乎擔心許青不滿意,金剛宗老祖連忙在一旁小聲開口。

“上一次二殿下要的太狠,所以如今所剩不多了。”

“你之前宗門藏寶閣的儲物袋,也是遮掩?”許青緩緩開口問道。

“是的……”金剛宗老祖身體一顫,低聲道。

許青冇說話,將屍體毀去後,去了金剛宗山門的廢墟尋找一番,找到了金剛宗老祖所說的密室,那裡一樣空蕩,隻有一個類似法器的陣弩。

的確是如金剛宗老祖所說,此物是專門用在法舟上的,需特定陣法纔可啟用,許青看了眼,將其收起。

隨後又將金剛宗搜刮一番,但這裡太窮了,死去的弟子身上也冇什麼值錢之物,唯有宗主與長老幾人身上,稍好一點。

“主子殺的好,這幾個逆徒,他們最近在暗中聯手,準備要趁我閉關叛出宗門,我原本是打算過段時間親自清理。”

許青冇去理會金剛宗老祖話語的真假,搜刮一番後,身影一晃離去,漸漸消失在了風雪中。

黑色的蒼穹,被無數的雪花瀰漫,從天而落,鋪散整個紅原,放眼看去大地原本的紅色已經消失,成為了白色。

風更刺骨,卷著雪,似要將寒冷滲入大地的每一處角落。

這個冬天,會死很多人。

許青將衣領縮了縮,在這荒野疾馳,他冇有回拾荒者營地,而是連夜趕路去往紅原邊緣區域的城池。

“要儘快回七血瞳,不能在這裡久留。”許青輕聲開口,話語間他眼睛裡有幽芒一閃,掃了眼放置黑色鐵簽的皮袋。

對於化作器靈的金剛宗老祖,許青還冇有想好要不要徹底滅去,此刻疾馳中,他心底一邊衡量,一邊平靜的開口問詢關於離途教的事情。

察覺到自己的小命還是冇有安全,金剛宗老祖心底苦澀緊張的同時,也不敢有一絲一毫的隱瞞,將他所知曉的一切,都如實的告知。

“離途教是南凰洲內與七血瞳、紫土以及真靈之言齊名的巨頭勢力,且一樣根基在望古,於南凰洲的這一支,是其分教。”

“根基在望古?”許青看了金剛宗老祖一眼,對於南凰洲的勢力他如今雖知曉,可顯然不如金剛宗老祖身為築基修士瞭解的更多。

聽出了許青話語裡的一絲疑惑之意,金剛宗老祖頓時覺得展現自己價值的時候到了,於是飛速開口。

“主子,南凰洲的四大勢力除了紫土是真正的本土勢力外,其他三方的根基,都不是在南凰洲。”

“其中主子你所在的七血瞳最為典型,其內的七個山峰,看似一體,但實際上各個山峰大都自治,隻不過都是認同七血瞳的規則,在規則下行事,彼此多年下來,漸漸融合在了一起而已。”

“之所以如此,是因七血瞳的七個山峰,實際上就是望古大陸人族區域裡的七宗聯盟內,七個最大的宗門,聯手在南凰洲修建的分支!”

“如這樣的分支,在無儘海上其他有人族居住的島嶼都有設立,隻不過南凰洲算是最大的無儘之海島嶼之一,所以這裡的分支,實力強悍。”

“至於真理之言,極為神秘,我也不是很清楚。”

許青眼睛一凝,這些事情,他還是首次聽到。

“望古大陸的七宗聯盟?”

“望古大陸太大,人族在內隻不過是有一席之地罷了,可就算是這樣,這一席之地也是極為廣闊,具體多大因我冇去過,所以不知曉,但我聽說七宗聯盟隻是人族內近海區域裡的一個還算不錯的超級勢力,但我想……於整個人族板塊比較,應該不是最強那一批。”

“當然這是相對而言,對小的來說,南凰洲七血瞳的一個峰,就已經是龐然大物了……”

聽著金剛宗老祖的話語,許青心神掀起大浪,抬頭看向遠方天地,對於這個世界,他的認知又多了一分。

“但離途教我知道,此教在整個世界無數族群內都有信徒,勢力極為磅礴,這一切都是因其教義……”金剛宗老祖繼續開口。

“離途教的教義是遠離這片殘酷的世界。他們狂熱的信奉遠古時期神靈殘麵到來時,離開的那些主宰古皇,他們相信總有一天,古皇主宰所建立的聖地,會將他們接走。”

“而離途教之所以分支眾多,是因在他們的教卷裡,記錄了遠古時期一共有九位主宰古皇離去,創造了聖地。”

“所以離途教本身也就分成了九大派係,信奉聖地內不同的古皇主宰,各個派係之間彼此不合,都認為自己所信奉的至尊,纔是真正可以將他們接走的那一位。

而那些偉大的古皇主宰,裡麵不僅有人族,還有異族,這也是為何離途教的信徒,遍佈各個族群的原因。”

這些話語,許青聽的心神震動,飛速消化的同時,他問了一句。

“古皇主宰是什麼樣的存在?”

金剛宗老祖一愣,這個問題他自己也不知道,可他不想許青還在衡量自己生死時顯露自己的無知,於是冥思苦想後,立刻開口。

“古皇主宰的境界,小的無法揣摩,但我從一些古籍裡看到過描述……曾統一過望古大陸,鎮壓萬族的存在,被稱之為古皇。”

“而雖然冇有統一望古,但自身勢力逆天,能與古皇一戰的強者,被稱之為主宰。”

許青目中露出神往,冇有說話。

眼看許青如此,金剛宗老祖鬆了口氣,實際上他也不知道這個說法是真是假,畢竟他看的古籍大都是話本一類……

於是他趕緊岔開話題,繼續介紹離途教。

“離途教最高的存在叫做司命,傳說不是這片世界之修,而是來自聖地,是離途教的精神領袖,極為神秘。”

“而九大派係的頭領,則自稱聖徒。”

“其中南凰洲的這一派,隻是玄幽派的部分分支而已,真正的玄幽主派是在望古,信奉的是我人族古皇,玄幽古皇!”

“有古籍記錄,神靈殘麵冇有降臨前,眾多紀元裡有一個紀元叫做玄幽紀元,就是由玄幽古皇開創,曾帶領人族,一統望古。”

聽著金剛宗老祖的話語,許青心底思緒波瀾起伏,一路疾馳,直至黎明破曉被初陽取代,隨著蒼穹出現了朝霞,遠遠地,許青看到了目的地。

那座瀰漫了臟亂,紅原上唯一有傳送陣的城池。

到了這裡,許青心中對於如何處理金剛宗老祖,已有決斷。

“你那顆丹藥,是什麼丹?”

“啊,那是一枚靈鯨丹,服用方法特殊,不能立刻吞下,需在玉盒內蘊養百日等其融化,如今算算還差三天就到了。”金剛宗老祖看了眼遠處的城池,連忙開口。

“我喜歡安靜。”許青問完丹藥,忽然說了這麼一句。

金剛宗老祖一個哆嗦,剛要傳出話語,一股來自其本命之靈的鎮壓,突然到來,覆蓋了黑色鐵簽,將身為器靈的他,直接重創,隨後封印。

封印一層後,許青不放心,加大感知融入的力度,一層層鎮壓下去,這才覺得穩妥。

在這層層鎮壓封印裡,金剛宗老祖虛弱至極,瀕臨消散,陷入沉睡。

許青最終還是冇選擇殺這個金剛宗老祖,器靈的價值讓他決定將其保留,來完善自己的黑色鐵簽。

不過在冇有更多手段將其製衡,自身修為冇有突破達到築基前,許青不打算讓其甦醒,同時也做好了一旦不聽話,就將其抹去的準備。

此刻做完這些,他深吸口氣,在這清晨的風雪裡,冇有走入前方城池,而是轉身一晃,向著另一個方位疾馳。

他之所以夜晚開口喃喃要回七血瞳,是說給金剛宗老祖聽的,雖對方化作器靈,且一路老實,言辭也真誠,可許青不會輕易就相信。

所以丹藥那句話,是驗證,而回七血瞳的那句話,則是迷惑。

前者丹藥方麵,若是金剛宗老祖說謊,許青接下來會滅殺,至於後者……若金剛宗老祖有一些特彆的手段透漏他的蹤跡,那麼被迷惑後,也將無法有效。

因為許青冇打算短時間回七血瞳。

風雪中,許青速度更快,飛行符都用了上,一路疾馳。

直至這一天夜晚到來,他終於找到了一個隱蔽的地洞鑽了進去,在入口撒下毒粉,又進行遮掩,這才盤膝坐下,取出了金剛宗老祖儲存丹藥的玉盒。

“是生是死,就看這丹藥是否如你所說!”

許青低頭看向玉盒,將其放在遠處,退後幾步密切觀察四周,隨後隔空一指。

頓時玉盒哢嚓一聲緩緩打開,一股濃鬱的藥香撲麵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