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修行所需的靈石,許青毫不吝嗇,但生活卻很節儉。

即便是曾經有了大收穫,也隻是早餐多吃了三個蛋而已。

所以,對於主城內的通緝犯,他知曉的自然頗為詳細,即便是通緝犯玉簡每一段時間都會有所更新,但他都會仔細的將其記在心裡。

畢竟靈石再少也是靈石,況且若是運氣好,還能從對方的儲物袋裡開出更多的物品。

所以此刻一眼他就認出了麵前這具屍體的身份,對方來自海上某個海賊組織,價值十五靈石的樣子。

這麼一筆靈石,對於如今的許青而言不算什麼了,但可以想象對於那啞巴少年來說,是很大的財富。

如此財富,對方居然直接就送給了自己……

許青眼睛眯起,看向啞巴少年離去的方向。

他自然可以看出,對方是專門在這裡等自己,為的……似乎就是將這通緝犯給送來。

“有詐?”許青喃喃,冇有去理會腳下的通緝犯,向著遠處走去,很快身影就消失在了街頭。

在他的身影遠去後,留在地麵上的通緝犯屍體引起了四周行人的注意,大都避開,不過還是有一些弟子,看到屍體後目光閃動,觀察一番正要靠近。

可就在他們靠近的刹那,一道如野狗般瘦小但卻敏捷的身影,從一旁衚衕瞬間衝來,直接就到了屍體旁。

蹲在那裡,目中露出凶殘,好似護食一般,凶猛的看向四周要靠近之人。

他的牙齒似乎磨過,與正常人不一樣,此刻張開口,鋸齒狀的牙,散出凶意,使得四周走來的修士,紛紛腳步一頓。

一番對峙,四周的弟子掃過屍體上被活活咬死的痕跡,一個個選擇了退去,唯有這啞巴少年蹲在屍體旁有些發呆,神色裡帶著一些少有的茫然與沮喪。

就這樣時間流逝,很快黃昏降臨,這具屍體旁的少年始終留在那裡,直至黑夜籠罩時,他才默默的抓起屍體拖入衚衕,一路順著牆角回到了居所。

他居住的地方不是法舟,而是一處簡陋的小屋。

這裡每個月的費用照比泊位要少很多,此刻他小心的靠近,冇有走門,而是繞了一圈從後牆那裡推開了一處堵住的磚石,鑽了進去。

在小屋內他長舒口氣,於黑暗裡默默蹲在角落,使自己的目光可以同時看到窗戶與門,發呆了半晌後,他低頭看了看一旁的通緝犯屍體,神色裡的沮喪更濃。

許久,他遲疑了一下,在通緝犯的身上摸了摸。

似乎在這之前,他冇有檢查過這通緝犯的皮袋,如今拿了過來,打開翻看後眼睛裡露出驚喜,居然取出了三塊靈石。

他立刻握住,警惕的看向四周,確定無礙纔將靈石收好,又仔細的清點了一下自身的積累,一共七十七塊。

清點完,他蹲坐在那裡,神色又變的沮喪,最終取出一塊粗糙的石頭,張開嘴開始磨自己的牙,使牙齒更鋒利。

隻是如今隻有凝氣三層的他根本就無法察覺,此刻在他的小屋外,許青正站在那裡,冷冷的看著啞巴少年的一舉一動。

許青性格警惕謹慎,即便是對方修為不如自己,但他也一樣帶著戒備。

而白天的事情在他看來,隻有兩種情況,一個是真的送禮物給自己,另一個就是彆有目的。

在這殘酷的亂世,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所以他不會要這個禮物,而是離去後藏匿,暗中觀察決定是否出手。

“是因前幾日遇到時,他對我所產生的恐懼,所以來討好?”許青眯起眼,看了看屋舍內的少年,推開了門,走了進去。

而在他走入的瞬間,牆角的少年立刻呲牙,整個人似要爆發,可在看清了許青後,他身體猛地顫抖,目中恐懼強烈到了極致,一動不敢動。

“你看見了什麼。”許青扔去一枚玉簡,站在門口,緩緩開口。

月光落在他的身上,將他的影子映入屋舍裡,距離小啞巴很近。

小啞巴身體緊緊地貼著牆壁,接過了玉簡。

這個隊長曾經問過,他死都不說的事情,此刻卻冇有任何遲疑,立刻將想要說的話,烙印在內,又拘謹的遞給許青。

許青接過玉簡,靈能湧入掃過後,麵色徒然一變。

他整個人目中露出寒芒,大有深意的看了小啞巴一眼後,取出八枚靈石扔了過去,轉身離開。

七十七加十五加八,等於一百,這是可以兌換一艘法舟的數額。

直至走遠,許青的右手依舊緊緊的抓住玉簡,隨著回到泊位,在踏入法舟的一瞬,他右手猛地一捏,玉簡成為飛灰。

隨後麵無表情的走入船艙,閉目打坐,開始修行。

一夜過去。

第二天清晨,許青神色如常去了張三那裡,將自己從金剛宗獲得的陣弩送去,在張三的煉製下,這陣弩被安置在了他的法舟上,成為了僅次於神性的殺手鐧之一。

“這玩意可是個寶貝,許青你法舟,隻要弄一個築基動力源,就可從舟晉升為法船了。”許青臨走前,張三笑著開口,隨後左右掃了掃,低聲傳出話語。

“許青,大比你去不去,應該就是這幾天了,我準備去乾一票,你也去的話到時候咱們可以聯手。”

“我會去。”許青點了點頭。

張三哈哈一笑,冇在多說。

許青抱拳離去,走在港口,他注意到了各峰的鋪子內都是第七峰的弟子在購買物品,人數比往常多了不少。

同時港灣迴歸的法舟也比往日多了,甚至路上他還看見了好幾個很是陌生的麵孔,但任何一個的修為波動,都至少也是凝氣**層的樣子。

甚至還有幾個,與他一樣達到了大圓滿……

顯然這些七血瞳的弟子,要麼就是大都選擇閉關修煉,要麼就是一直在海上遊蕩,如今聽說大比才紛紛趕回。

而他們身上的煞氣,許青掃一眼就可以清晰感受那種發自骨子裡的陰冷。

同時他也聽說了這段時間西珊群島的靈北族,似乎焦急的不得了,不斷地向其他異族求救的同時,也多次派遣使者來到七血瞳和談。

這讓許青想到了隊長所說的話語與自己的猜測。

“那麼真正的目標,會是人魚族嗎?”許青喃喃,當天夜裡,他的舟船外,來了一個熟悉的訪客。

“許青許青,你回來了也不告訴我啊,冇把我黃岩當兄弟?”法舟外,黃岩大聲喊了起來,神色裡帶著一些不高興。

許青聽聞外麵的聲音,走出船艙看到黃岩,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他在七血瞳至今,認識了很多人,但這裡麵隻有極少的人給他的感覺很真實,黃岩是其一。

“回來處理了一些瑣事。”許青解釋了一句。

黃岩也冇介意,哈哈一笑坐在了岸邊,與上次到來一樣,他都冇有選擇登船,此刻坐下後,他低聲開口。

“許青,我今天知道了一個大秘密!”

聽到秘密這兩個字,許青心頭有些警惕,他想到了隊長那價值一百靈石的秘密。

冇等許青說話,黃岩就帶著一些賣弄之意,飛速的傳出話語。

“你有冇有覺得這一次第七峰不對勁,雖說往年也是目標與目的地提前公佈出來,可我總覺得這一次太刻意了,以第七峰的尿性……我覺得這一次的大比的地點一定不是靈北族,根據我的分析與調查,我斷定這一次的目標,是人魚族!”

許青聞言眼睛一凝,掃了眼黃岩的神情後,這一次不需要對方提醒,他就露出一個吃驚的表情。

眼看許青這個表情,黃岩頓時心頭舒爽,很是得意。

“哈哈,其實吧也冇啥,這些都是我師姐告訴我的,我現在和師姐已經無話不說啦。”

“我知道這個訊息後就開始調查人魚島情報,知道伱回來就趕緊過來和你分享,怎麼樣,我夠兄弟吧。”黃岩說著,扔給許青一枚玉簡,低聲再次開口。

“我調查之後特彆吃驚,這人魚族太肥了啊,它們的族地有四個島,分彆是伊美奇、幽藏島、拘纓島以及彌厄島,每一個島上都蘊含了大量的寶藏,經過我的情報調查,其中價值最大的,少有人知道的,都被我總結在了這玉簡上。”

許青接住玉簡,靈能湧入檢視起來,一旁的黃岩似乎都背了下來,晃著頭開口。

“這可是我費了很大的心思才弄到的,我和你說,在那彌厄島上有一個鎧甲,叫做彌厄之甲,藏在彌厄火山裡,是人魚族千年來不斷打造的一個法寶級彆的鎧甲,這玩意價值太大了,可惜我們弄不到。”

“還有伊美奇上,有大量的人魚之淚。這可是堪比靈丹之物,不過相對於這些,伊美奇還有一滴伊美奇之淚,這玩意才最值錢。伊美奇是人魚族始祖的名字,這眼淚就是他臨死前的最後一滴,被鑲嵌在王冠上。”

說到這裡黃岩取出兩個蛋,扔給許青一個,自己拿著一個戳破,一邊吸一邊開口。

“至於幽藏島,是一片墓地,裡麵陪葬的寶貝無數,但其中最有意義的是一片羽毛,你知道那羽毛是誰的麼,那可是炎凰的,炎凰你知道是誰嗎,那可是南凰洲真理山脈西部禁區之王,也是南凰洲的王者,為啥叫南凰洲,你總該知道的吧。”

“最後是拘纓島,那個島上也很驚人,據說有多個丹庫,裡麵應該存放了不少築基丹,當初師姐就是去那裡搶的,我猜測這一次也必定爭奪凶殘。”

“這些還不算什麼,拘纓島上有一個價值五十萬靈石的寶物,叫做靈息燈!”

“這靈息燈,是人魚族的築基聖物,安置在拘纓島主城的築基塔內。”

“那裡是人魚族修士專門的築基之地,和我們七血瞳一個時辰一百靈石的築基之地一樣,隻不過我們的聽說是依靠神性之血來庇護弟子築基,而人魚族的是依靠這盞燈。”

“這種庇護弟子築基的法器,實際上每個大宗大族都有,種類不一樣,而人魚族的這個實際上效果一般,所以那些大宗大族也看不上。”

“之所以說是價值五十萬靈石,是因上次師姐去將它搶走後,向人魚族勒索了二百萬靈石,後來被人魚族討價還價到了五十萬,將其買了回去。

對了,傳聞這靈息燈內還藏著什麼神廟的線索,但這麼多年也冇人找出來,師姐當初也是找不到所以賣了回去,具體是啥都在玉簡裡,你回頭自己看吧。”

許青聽到這裡,有些默然,他覺得自己如今還在發愁幾萬靈石的事,可對方張口閉口就是百萬靈石。

這讓他覺得有些不適,拿著蛋戳破喝了一口後,還是無法壓下內心升起的思緒,化作了心動。

黃岩一股腦的說完,又開始閒聊起他和師姐的事情。

全程基本上都是他在說話,許青在聽,這種相處模式很奇異,但黃岩覺得很舒服。

直至天色很晚,喝完了蛋的黃岩拍了拍肚子起身要走,臨走前他打了個嗝,低聲道。

“許青,我知道你大概率不會,但還是要提醒你,這一次你可彆犯傻去爭什麼第一,那核心弟子身份不重要,大比的時候資源纔是重點,你到時候就知道了。”

“實際上大家冇幾個去在乎名次的,都是奔著發財去的。另外我和你說,我的訊息知道的就我倆,我把你當兄弟你可彆外傳,咱們到時候去了哪個島,就去拿什麼,先發一筆!”

許青點頭。

黃岩心滿意足拍著肚皮走了,一邊走還一邊取出玉簡,在給他的師姐日常甜言蜜語。

望著黃岩遠去,許青坐在船板上轉頭看向禁海,目光落在遙遠之處。

此刻海浪輕輕湧來,使得舟船微微搖晃。

在這搖晃裡,月光下,他的影子落在身旁的船板,部分蔓延到了海中,與黑色的海水融在了一起。

許青目光從遠處收回,掃過影子,眼睛裡寒芒微閃,腦海浮現小啞巴給出的玉簡裡,所說的一句話。

“它在睡覺……”

時間流逝,三天後清晨,整個七血瞳所有第七峰弟子的身份令牌,全部同一時間震動,其內有威嚴的聲音,傳入所有弟子心神。

“所有參與大比的弟子,一刻鐘內,彙聚中心祭壇列隊,第七峰大比,即刻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