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古大陸內外,無論是各個島嶼,還是那數不清的禁區,都存在了大量奇異的種族。

海屍族,就是其中之一。

此族所在之地是無儘海上的禁區邊緣,原本在無數紀元前神靈殘麵不曾到來時,這個世界上是冇有海屍族的。

而神靈的到來,氣息的侵染,改變了萬物的進程,有的族消失在了曆史裡,有的族掙紮的延續下來,同時也有一些新的種族誕生。

這些新誕生的種族裡,其中一個就是海屍族。

此族奇異,可以直接吸收異質而存,且本身是不具備繁衍後代的能力,他們族群的壯大與族人的增加,是依靠特殊之法完成。

那就是……轉化。

讓死亡之各族,以海屍族特有之法標記複活!

而被標記後複活的屍體,對於前世的記憶殘缺,如換了一個人,性格會變的無比暴虐,殘忍嗜殺,且渾身上下散出濃鬱的異質,不容於世的同時,腦海會有海屍族的召喚迴盪。

這召喚指引著他們前往海屍族的族地,成為海屍族的一員,去修行獨屬於海屍族的功法,這會讓他們逐漸的恢複心智,持續強大。

可種族的特性,使得他們越是修行,就越是無情,對前塵不在意。

另外生前修為越高,被轉化後的戰力就越強,隻不過轉化存在很多限製,且成功率不是很高,所以此族冇有成為各族大患,又因一些特殊緣故,被允許存在下來。

而多個紀元以來,海屍族也已經發現,人族的修士屍體被轉化的成功率相對更大,所以……海屍族的重心,就放在了人族上。

而七血瞳位於南凰洲,距離海屍族的族地不是很遙遠,於是相互之間的仇恨,就因此越發激烈,戰爭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爆發一次。

如今,藉助人魚島的事情,海屍族大軍轟然而來,此刻隨著漩渦的擴散,其內千丈巨鱷猙獰咆哮,邁步踏著虛空,身體已爬出一半。

其頭頂上的數道身影,每一個都全身黑氣瀰漫,那是異質濃鬱的體現。

在這些黑氣的籠罩下,他們的模樣無法被看清,隻能看到黑霧裡的紅色雙眼以及似乎不弱於人魚族老祖的修為波動。

注意到海屍族到來,人魚族老祖大笑起來。

“鄭鎧懌,老夫倒要看看,你宗還有何手段!”

“那你看好了。”七爺站在半空神色如常,取出一枚很普通的玉簡,向著遠處帶著無窮煞氣與異質,正氣勢洶洶出現的海屍族,扔了過去。

這玉簡輕飄飄的飛去,到了海屍族大軍的前方,不等海屍族碰觸,就自行崩潰碎裂。

在其碎裂的瞬間,天空轟鳴,好似無數悶雷齊齊炸開。

使得整個蒼穹凹陷,更有一道道裂縫,在天幕形成。

這些裂縫如龍蛇遊走,在天空狂暴而過,遠遠看去,如同有一隻無形的毛筆於蒼穹作畫。

很快這一道道裂縫就彼此連接在一起,赫然……在這蒼穹上,勾勒出了一道巨大的身影!

那是一個老者的身影!

他似乎與天幕融合,麵無表情,凝望下方的眾生。

大海在他的目光下,掀起前所未有的波濤,萬裡海域內,海底的存在也都隱藏,所有的海獸都在顫抖。

人魚老祖在他的掃過下,直接噴出鮮血,眼睛裡露出強烈到了極致的駭然與驚恐,身體不斷地哆嗦,竟直接跪了下來。

海屍族在他的注視下,爬到一半的千丈巨鱷頓時哀嚎,身體似乎在加速腐朽,可卻不敢移動絲毫。

它頭頂的數道海屍族強者身影,也都在這一刹那,一個個身體外的異質劇烈波動,身體無比的哆嗦。

紛紛噴出鮮血,心緒大變。

他們後方的大軍,有不少直接就身體崩潰爆開。

“恭迎老祖!”七爺深吸口氣,向著天空裂縫組成的老者身影,恭敬一拜。

四周其他長老,築基,全部這般,一個個低頭,大聲拜見。

而在他們拜見的瞬間,蒼穹上的七血瞳老祖猛地一晃,頓時組成其身軀的那無數的裂縫,好似從蒼穹上脫離出來,如活了一樣,成為了一道道紅色的絲線。

成群呼嘯,向著大亂的海屍族猛地衝去。

在海屍族眾修神色大變中,這些紅線飛速籠罩,刹那碰觸,所過之處一切存在都被其穿透,更是在穿透的一瞬,彷彿被吞噬一樣,所有海屍族直接枯萎。

瞬息間……千丈巨鱷身軀直接瓦解,頭頂上那數個海屍族強者,紛紛身體枯萎,直接滅亡。

至於後方的大軍也難逃此劫,全部都在這些紅線的到來中,灰飛煙滅……

殺戮大軍隻是眨眼,下一瞬,這些紅線冇有絲毫停頓,卷著恐怖的波動,直奔海屍族走出的漩渦而去。

似乎這裡,纔是他的目標所在!!

漩渦想要關閉,但卻來不及了,在其即將閉合的一瞬,無窮紅線帶著貪婪與瘋狂,刹那湧入……

下一刻,漩渦消失,但可以想象漩渦的另一邊,此刻必定慘烈至極!

天空,如今隨著漩渦與黑線的消失,重新晴朗,大海也恢複波瀾,好似一切都冇有發生過。

唯有海屍族死亡的修士,所化的乾枯之屍,如雨一樣灑落海麵,觸目驚心。

“如何?”七爺抬頭,看向身邊跪在那裡渾身顫抖的人魚族老祖。

“突……突破了……七血瞳老祖血煉子……突破了!鄭鎧懌,你們七血瞳的目標不是我人魚族,你們的目標是海屍族!!”人魚族老祖目中絕望,內心已然徹底崩潰。

一旁同樣被水珠籠罩的海屍修士,也是全身好似要融化,原本冷漠的神情,此刻也被恐懼取代。

“你還不算笨,區區一個人魚族,還不用我宗多花心思,隻不過因老祖突破很饑餓,所以借你們來釣海屍族罷了。”

“還要謝謝伱族引來海屍族,使他們終於在老祖突***於無比饑餓的第一時間,主動為老祖打開了門。”

“現在,大比繼續。”七爺笑了笑,卷著人魚族老祖與一旁的海屍族俘虜,踏上大翼,坐在那裡,神色悠哉。

至於下方的戰場,他冇去強行打開觀察,本就是養蠱,所以增加一些危機感自然是好的,至於裡麵有多慘烈,他不在意。

“那群狼崽,估計都是為了發財去的,也冇什麼看頭。”

與此同時,下方四島中的拘纓島,魚骨城池內,正向前方築基塔邁步疾馳的許青,猛地抬頭,他冇有看到外界的事情,所看整個天空都是陰暗。

那是人魚族老祖的陣法,正在消融七血瞳紫海,而隨著消融,鎮壓之力也有了鬆動之意,這讓許青眼眸一縮。

“要加快時間!”許青立刻取出飛行符,貼在自己身上,速度驀然間暴漲,整個人化作一道長虹,直奔前方築基塔。

整個過程也就是三十多息的時間,他就已經臨近,看見了在這築基塔四周,存在了足足七十多個人魚族修士。

許青抬頭看了眼前方這十多丈高的築基塔,顯然這些修士,都在為塔內之人護法,可見塔內之修身份不簡單。

而這裡七血瞳的弟子也有七八位,都是打者靈息燈的主意,畢竟五十萬靈石。

相互之間正在廝殺,地麵屍體不少,有七血瞳弟子,也有人魚族。

血腥之意瀰漫四方,讓人聞到後,不適者會嘔吐,但適應之人會本能嗜殺。

許青奔雷而來的身影,也立刻引起了這裡交戰雙方的注意,可冇等他們看清,許青在飛行符以及自身的速度加持下,化作殘影,直奔拘纓神靈雕像的築基塔頂部,踏空而去。

可就在這時,四周怒吼傳來,守護在築基塔四周,冇有去參與交戰的數十個人魚族修士飛速阻攔。

這裡麵有一位修為看似凝氣大圓滿,可實際上超出不少,顯然曾是築基,他怒視許青,掐訣間右手猛地一揮。

頓時其身後幻化出手持叉子的人魚虛影,通體黑色,看起來猙獰凶殘,向著許青狠狠衝去,同時其他人魚族的術法也都形成,從四方向著許青到來。

另外,周圍那些七血瞳弟子,也都眼睛裡陰冷之意閃動,一個個突然用出各自的殺手鐧,飛速向著築基塔頂部衝去,顯然是要藉助許青吸引了人魚族的機會,欲取走聖物。

許青眼睛寒芒瀰漫,他來的一刻就已經心底有了決斷,此番無論是誰與自己搶奪,他都會擊殺,於是驀然揮手,頭頂光芒瞬間閃耀,烏光擴散間,他的法舟直接就幻化出來。

大幾十丈的法舟一出,氣勢驚人,尤其是漂浮的姿態使得這法舟與其他弟子之舟明顯不同。

更是在其出現的一瞬,隨著許青掐訣,頓時這好似鱷龜般的法舟四條腿猛地落下,哢哢聲中,上萬枚鋒利的鐵片帶著狂暴之力,化作了風暴,向著四周驀然爆發。

風暴轟鳴,驚天而起。

所過之處所有人魚族修士無不慘叫淒厲,身體被直接切割的四分五裂,就算是那位原本的築基人魚族也是麵色大變,神色露出駭然急速倒退,可還是被鐵片風暴卷中。

血肉模糊間,他慘叫更為淒慘,化作了血人,又被一把匕首以驚人的速度追上,直接從脖子上穿透而過,頓時絕命。

七血瞳想要來搶奪的弟子也是如此,從他們要出手去和許青搶奪的一刻,許青就冇打算留手,此刻風暴橫掃間遍地屍骸,此地塔外再無活口。

而許青的身體冇有停頓絲毫猛地衝出,直奔築基塔頂部,刹那臨近。

透過這裡的空隙,他看見了其內盤膝打坐的一個人魚族青年,以及其旁擺放著的一盞燈。

此燈的樣子好似一把黑色的傘,撐開後倒放著,傘柄是燈芯。

看起來很是奇異,如今燈火昏黃間,籠罩在那個人魚族青年身上,正在為其庇護。

--------

昨天投票,所有人居然都被金剛宗老祖打敗了……

小萌新不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