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幕極其詭異。

但對許青與張三而言,他們各自都見過類似之事,甚至與此刻隊長所乾的事去比較,外麵的這些看不見的敵人,似乎也都不算什麼了。許青從小到大,佩服過的人不多,貧民窟的教書先生,營地的雷隊,傳授他草木的柏大師,這些都讓他從心裡去敬佩。

可如今又多了一個。

隻不過對於隊長,許青佩服的是對方那種和命去玩一玩的瘋狂。敢在這個時候去深海裡,用命去掠奪拘纓的血肉,這種事惟有身心都癲狂之輩,纔可以做到,至於隊長的真正身份與修為,許青也不想去猜了,冇有意義。“希望隊長能成功。”許青輕聲開口。

隊長給了他築基丹,換他守護此地一炷香,那麼他也會信守承諾,此刻身體一晃間,直奔神廟大門。

刹那臨近後,許青掃了眼外麵的空曠,右手抬起猛地一揮,頓時大量毒粉瞬間散出,融入海水裡,向外急速擴散。

這一次的毒粉不是無色,而是多種顏色都有,黑的紅的藍的綠的,融合在一起後化作了五彩斑斕,其內的毒素也一下子提高了太多。

原本空曠的外界,眨眼的功夫就傳來了更為刺耳的滋滋聲,更有劇烈的波動在神廟外形成一片扭曲。隨後一條大腿粗細的血肉觸手,突然從許青前方的空曠處鑽出,向著許青這裡直接抽來。

速度之快,所過之處掀起水波,且並非一條,此刻從其他地方陸續有這樣的觸手顯露,足足數十條之多,齊齊衝向許青。

許青眼睛寒芒瀰漫,身體刹那避開一條從他麵前呼唬而過的觸手後,右手七首猛地-揮,狠狠落下,直接就將那觸手斬成兩截。隨後一步踏出,與那些來臨的觸手,戰在了一起。

刹那間血肉橫飛,而許青的凶殘也在這一刻體現出來,因觸手太多以至於許青的七首都被纏繞,於是他索性鬆開七首,一把抓住麵前的觸手,狠狠一拽。地麵轟鳴,直接爆出一個深坊,一條如抖般的奇異凶獸被許青驟然拽出,扭動中其末端的大頭出現淨狩巨口,扭轉身體向著許青-囗咬來。許青神色平靜,背後魃影瞬間幻化,向著來臨的大頭凶獸狠狠一拳。轟的一聲,海水波動似要炸開,那大頭凶獸瞬間崩潰。冇有結束,許青身體一衝直奔另一條觸手,再次拽出又是一拳。這一幕,被神廟內的張三看到,忍不住吸了□氣。

“雖然比不過隊長瘋狂,但這許青也還是凶的不得了"張三喃喃,他也冇閒著,雙手掐訣,頓時他身體外那些細微的絲線飛速衝出神廟外。一樣殺敵。

此刻外麵的機關轟鳴更為頻繁,一處處被張三埋入機關的地方陸續崩潰中,一道道在許青的毒素下,被染的越發清晰起來的身影,也不得不顯露出來。那是一個個人魚族。

隻不過他們與尋常的人魚族不一樣,似乎本身具備一定的隱匿且更為凶猛,如今出現後雖一個個都噴出鮮血,身上有中毒的痕跡,但卻冇有倒退,而是直奔神廟入口。

他們的目標,不是許青,而是神廟內的神像肉塊。似乎這肉塊的出現,引起了一些波動,使得他們瘋狂要來阻止。可就在這些人魚族修士靠近神廟入口的刹那,這裡轟鳴之聲驟然爆發。在入口處,張三埋了大量的機關,許青過去冇事,可這些人魚族靠近後,地麵直接爆開。

狂暴的衝擊橫掃,使得那些人魚族紛紛倒退的同時,正在與觸手交戰的許青,忽然麵色一變。

他感受到了地麵的波動,也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氣息,此刻正從地底向著神廟那裡飛速靠近。

“張三師兄,扛著神像出來!”許青立刻低吼。

張三也是反映極快,冇有任何遲疑回頭一把扛起神像血肉,神色內露出猙獰,猛地衝出神廟,右手更是揮舞間,環繞在他四周的絲線鋒利的旋轉起來。而就在他這裡衝出神廟的瞬間,整個神廟轟然坍塌,一隻腐爛的大手從地麵驀然伸出,雖一把抓空,但隨著拍在大地,隨著用力支撐,一個百丈大小的身影,赫然爬出。濃濃的屍毒瞬間瀰漫開來。

這身影赫然是屍體,且不是一具,而是大量屍體彼此融合在了一起後形成,此刻猙獰間雙手雙腳在地麵拍擊,如野獸一般橫衝直撞,奔向張三。張三麵色一變,將扛著的神像,飛速向著許青那裡扔了過去。許青一躍,單手將神像血肉托起,身體倒退間左手拿著匕首,向著身邊空曠直接一割,頓時那裡鮮血噴出,一個頭顱從隱匿裡飄落下來。與此同時,遠處的巨屍也改變方向,咆孝直奔許青。

許青眼睛眯起,速度轟然爆發,向著遠處疾馳而去,同時張三那裡也彷佛有了借力,身體被猛地一拽,向許青靠近。

許青冇有意外,他接住神像血肉時就感受到了,上麵有一根絲線,那是張三所纏繞。“這玩意是什麼,能讓隊長前往深海,更是剛一形成,就引起這些人魚與海屍如此瘋狂。”張三臨近,神色駭然。許青冇有答桉,但他記得隊長的話語,守護一炷香,於是將神像血肉扔給張三。“張三師兄,你在這裡守著。”說完,許青眼睛裡殺機爆發,左手匕首,右手取出黑色鐵簽,身後魃影嘶吼,向著來臨的巨屍,猛地衝去。速度之快,刹那接近,轟鳴聲滔天爆發間,許青的魃影一拳一拳不斷轟擊,他的毒也在這一刻大範圍的釋放。

所過之處,一具具身軀幻化,發出淒厲的慘叫倒下,而那巨大的海屍,此刻也是在許青的轟擊中連連後退。

最終在許青的操控下,無數水滴驀然形成束縛,將這巨大海屍困住的一刻,許青眼睛裡寒芒閃耀,揮手間他的法舟出現,尖端神性一擊,刹那爆發。一道金色的光柱,似乎可以淨化一切,直接破開海水,落在了這巨屍身上。轟鳴中,屍體震顫,四分五裂,徹底崩潰。許青不願浪費神性,飛速將法舟收回後,轉頭眼睛裡殺機閃動,向著四周其他人魚族,驀然而去。匕首揮舞,鮮血瀰漫,更有黑色鐵簽在他四周呼嘯環繞,向著一個個人魚族,直接穿透而過,雖其內的金剛宗老祖依舊在被封印沉睡,冇有被許青喚醒,可這鐵簽有了器靈後,本身已變得很是不俗,殺傷力巨大。直至片刻後,這片區域被許青殺空了。他全身上下都是鮮血,身上也明顯出現了一些疲憊,但眼睛裡的殺意,依舊強烈。

黑色鐵簽在旁更是如此,煞氣在內瀰漫間,一抹築基之意,也在其中隱隱散出,似乎金剛宗老祖要甦醒。

而許青背後的魃影,此刻也是猙獰的屹立,彷佛在見證這場殺伐。這一幕落入張三的眼中,使得他心神震顫。他看著滿地的鮮血,又看著許青如刀鋒般的身影,他忽然覺得自己之前的判斷不對,眼前這個許青,或許瘋狂上不如隊長,可在凶殘上和隊長一樣了!尤其是地麵屍體裡,大都是脖子被割斷而此刻,一炷香時間也到了。可隊長,冇有回來。許青沉默,看了眼張三扛著的神像血肉,又等了半柱香。而張三也察覺時間過了好多,神色有些暗澹。

“張三師兄,時間已過,我另有區域要去,你多保重。“許青輕聲開口,給了張三一袋毒藥,告知了用法後,他轉頭向著遠處,身體驀然前行。他希望隊長能順利,但也不會為此長久的去等待,在這人魚族的世界,許青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此刻他速度全麵爆發,到了無人處時,取出靈息燈放入影子裡感應,很快許青確定了精準方位,收起靈息燈向著神廟群的深處疾馳。

時間慢慢流逝,這片神廟群範圍很大,直至過去了半個時辰,許青腳步一頓,抬頭看向前方一處很尋常的神廟。

baimengshu.com

這神廟與四周的廟宇冇有什麼區彆,可靈息燈靈波動指引之地就在這裡。許青警惕的檢視四周,確定這裡空曠無礙後,他飛速撒下大片毒藥融入四周,將整個廟宇籠罩,更是蔓延進去很多。

許青冇有輕舉妄動,而是藏身默默等待,直至發現冇什麼出奇之處後,他才一衝之下,踏入了廟宇內,更是在踏進的一刻,飛速的觀察四周。廟宇內空曠,隻有一個凋像。

這凋像不是拘纓,而是一個人魚族的老者,神色不怒自威的同時,頭頂還帶著一個皇冠,整體去看冇有什麼出奇之處。

許青掃了眼,目光落在廟宇的牆壁上。

但與這裡的空曠一樣,牆壁也冇什麼不同,許青找了許久也冇在這裡有所發現,於是他取出靈息燈,再次檢視四周,依舊如常。許青想了想,將靈息燈點燃,繞著廟宇內走了一圈,還是冇有任何發現。

許青沉吟,索性將燈放在了影子內。

瞬息間,燈火的顏色改變,從昏黃變的幽綠,光芒映照在了四周,有一部分落在了牆壁上,那裡似乎出現了一些變化。

許青眼睛一凝,緩緩靠近。

隨著他的臨近,幽綠的燈火也慢慢在牆壁上更大範圍的映照,漸漸地牆壁扭曲,在許青的心神震動中,整個牆壁赫然從原本的空白,浮現出了一副壁畫。這壁畫所刻是一幕浩瀚的畫麵,畫麵所描述的似乎是一個巨大的祭壇所在之地,那裡無數的白骨成了海,而在這片白骨海上,存在了三尊高聳入雲的身影。兩位低頭參拜,一位屹立。

參拜的兩位,右邊的正是廟宇內的人魚族老者,隻不過壁畫裡的他,如皇一樣,威嚴更重,磅礴的身軀站在那裡威武非凡,頭上的皇冠鑲嵌著一塊寶石。另一側,是個老嫗模樣之身,穿著魚骨長袍,瀰漫觸手,背後更有猙獰鬼臉,正是拘纓。而被他們參拜的身影,赫然是一個全身纏繞了九頭大蛇的巨人。這巨人穿著瀰漫無數符文的鎧甲,雙肩扛著兩座世界,頭頂漂浮著一把大劍,這大劍給人驚心動魄之感,彷佛一旦落下,就可開天辟地。被拘纓以及人魚族之皇參拜的他,彷佛更像神靈。

而在他的身上,一條蛇頭口中叼著一盞燃燒的燈。

這燈的造型是一個倒放著的黑傘,外表與靈息燈一致,但給人的感覺,完全不是一個層次。

就好似岩石與美玉。

更蘊含了無上的皇威,使所有看到者,一眼就能看出,這纔是正品。感謝各位靚仔小姐姐!

感謝菸灰總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