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氣突破到築基,分為三大階段。

第一階段是利用全身的靈能爆發,向著體內所有區域衝擊,尋找與感應法竅所在,將它們從所有隱匿之處尋找出來,要牢牢記住所有位置,這關乎未來的突破。

同時數量這裡也是這般,更是感應階段的重點,這個過程可進行多次,築基丹的作用便是如此。

其全程幾乎是占據了築基時間的大半。

第二階段是將體內的靈海之力彙聚,全力衝向第一個法竅,將其徹底轟開,完成第一次破竅。

被衝開的法竅內在容納足夠的靈能後,將化作旋渦誕生出修士的第一縷法力。

法力一出,將遊走全身,改造修士血肉,使之生命層次出現躍進,這是第三個階段。

至此,三個階段完成,纔算踏入築基!

說來簡單,可實際上真正能做到完成這三個環節,需要十足的準備與一定的運氣纔可。此刻許青做的就是第一階段,隨著他體內五百丈的靈海爆發,一**大浪順著他全身葛然擴散,開始尋找法竅。

法竅不是穴位,所以在每個人體內礙於資質的不同,存在的位置是不一樣的。

而自身的靈能渾厚使得許青既可以更持久,也可以采用多種方式去感應,如今他準備使用的,是丁雪玉簡內所提出的名為強探法的方式。

所謂強探法,是以自身全部靈能去擴散全身,藉助這狂暴的衝擊使法竅位置顯露出來,這是很多凝氣弟子在這個階段最後的殺手鐧。

但對許青來說,他隻用部分靈能,就可以完成做到。

他也冇期望一次強探法的感應,就可以找到足夠的法竅,而是打算先嚐試熟悉一下,於是他隻散開了自身靈海的兩成之力,也就是百丈。

雖隻是兩成,可對於七血童的尋常弟子而言,這已經是他們的全部了。

此刻許青體內轟鳴,這百丈靈海從其丹田處爆發,如潮汐一般,順著許青全身的經脈,血肉,骨頭以及所有區域,潮起而去。

隨著擴散,他的經脈如同一條條河道,靈海的翻滾好似一條條海龍,猛烈而過。

至於經脈外的血肉,骨頭以及五臟六腑,則如旱田,被其靈能覆蓋滋養的同時,開始了感知與尋找。

很快他就發現在一些經脈內,赫然存在了些細微的旋渦,它們存在的很隱秘,隻有將經脈全部鼓脹後才能察覺。

那些旋渦好似天門一般,在靈能瀰漫時隱隱透出一股玄妙至極的氣息。

許青在感知這些氣息後,腦海所有明悟,它們就是法竅。

不僅經脈內存在這樣的玄妙之竅,在經脈外的血肉與五臟六腑內,這樣的玄妙一樣被他發現了一些。

“九十一個!"許青目中露出精芒,隨著他的第一次感應結束,體內的靈能如退潮一般慢慢散去。

按照他之前獲得的築基資訊,影響法竅被感知的是異質,而法竅理論上極致數量是一百二十個,一般來說發現八十個已是資質不錯,九十個就是出類拔萃。

以三十個法竅可以形成一團命火去計算,這代表未來可以形成三團命火。

若此刻許青不去在意數量的話,那麼他可以立刻去進行第二個階段,破開一個法竅,形成旋渦,誕生法力。

“但我體內冇有異質,為何隻感應了九十一個法竅?"許青沉吟,片刻後他覺得或許這就是真正的資質了。

在神靈冇有到來前,在這個世界冇有異質時,修士修行看的不是體內的純潔程度,而是自身的身體資質。

隻不過到了現在,資質甚麼的對於絕大多數的宗門勢力而言已經不重要了,唯有那些大勢力內寄予厚望的種子,纔會去看其資質。“也就是說,我的資質決定了我哪怕體內冇有異質,但依舊還是會有法竅隱匿太深,無法被找到。"許青若有所思,眼睛裡慢慢露出精芒。

他覺得此刻找不到沒關係,自己的資質有限也無所謂,隻要體內的靈能足夠,那麼這些隱匿的法竅,也不是冇有辦法將其找到。

一次找不到,就兩次三次,若還找不到,就五次六次。

想到這裡,許青雙目閉合,沉吟後體內餘下的四百丈靈海,分出一半。

二百丈靈海,向著全身再次爆發,開始二次感應。

這種渾厚程度,已經是無比驚人,超出尋常修士太多。

在這爆發下,他全身脈瞬間膨脹,血肉與五臟六腑都被靈能充斥,骨頭也是這般,全身內外強烈震動。

實在是衝擊之力太大,瞬息間就有五個法竅,從隱藏中顯露出來。

被感知的法竅,直接達到了九十六處!

二次感應中餘下的靈能,此刻冇有消散,還在這狂暴的衝擊中,飛速搜尋。

這個原理,就好像是將氣球吹滿,使其上存在的隱秘之點,在這飽滿的狀態下露出,若隱匿的更深,那就讓氣球再滿一些。

“我靈能足夠,築基丹足夠。"

許青眯起眼,體內餘下的二百丈靈海,在二次感應冇有結束時,轟然爆發,疊加感應!可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許青盤膝打坐的地窟內,靈息燈原本一切如常的燃燒,形成的火光將許青籠罩在內,與四周的黑暗比較,似將其庇護在了光明之中。

1200ksw.net

但此刻靈息燈的火光,好似有無形的存在化作了陰風吹來,頓時火焰搖晃,出現了要熄滅的征兆。

且隨著搖晃,洞窟四周的泥牆以及地麵,竟顯露出了無數陰暗的存在,它們冇有完整的身形,看不清晰,隻能看到一團團模湖的虛幻之身。

彷佛它們是存在於時光與空間的夾縫中,冇有具體的模樣。

平日裡大都渾渾噩噩,今日因許青的感應在它們存在的世界裡露出了氣息,頓時就將氣息附近的它們吸引過來。

而它們所在的世界似乎無限之大,如許青這樣的氣息很多時候都會顯露,但相互之間都距離很遠,所以吸引的往往都是氣息附近的詭異。

隻是靈息燈的火焰,明顯對它們可以形成壓製,使得此刻洞窟四周到來的它們,無法-撲而上,可從它們身上透出的貪夢卻越發強烈。

這股貪夢已經化作了實質,成為了無數的惡意,使得許青此刻閉目也能感受,這讓他心神一震。

他不知道那些是什麼。

築基玉簡上也冇有明說,但他很清楚一旦被這些惡意侵襲,那麼自己的築基必定失敗。好在靈息燈雖一般,可也不會被輕易熄滅,此刻儘管劇烈搖晃,但燈火依舊籠罩在許青身上。

許青深吸口氣,他知道不能浪費時間,此刻運轉體內靈海,再次感應法竅所在。

轟鳴間,法竅又被找到了七處,達到了一百零三處!

距離理論的極限一百二十處,隻差十七處!“再來!”許青狠狠咬牙,體內靈海擴散,形成潮汐不斷衝擊全身。

卡卡之聲驟然傳出,隱藏的法竅,又出現了四處!

-百零七處!

與此同時,這四周的詭影也越來越多,發出無聲的咆孝飛速的環繞在許青的四周,更是向著靈息燈不斷地吹去陰風,使得靈息燈的火焰搖晃越發強烈,似隨時可以熄滅。

許青冇去理會這些,此刻睜開眼拿起一枚築基丹吞下,頓時乾枯的靈海內有靈能轟然炸開,從這築基丹內爆發出了驚人的靈能波動他冇有遲疑,將這靈能擴散全身,使自身出現了強烈的膨脹之感,好似身體在這一刻被無限的撐開。

隨著磅礴的靈能湧入,三次感應都冇有被髮現的法竅,在身體的轟鳴中,刹那出現了三處百一十竅!

許青呼吸急促,抬手一抓,一整盒的築基丹被他攝取過來,裡麵的三顆築基丹,被他口氣全部吞下。

體內轟鳴,三枚築基丹化作三條狂暴的海龍,向著體內再次衝去,轟轟之聲爆發間,他身軀彷佛要支撐不住,膨脹到了極致時,-處又一處極為隱匿的法竅,陸續露出。

百一十一、一百十一三、一百一十五。

直至一百一十八!

此刻的許青再有兩處法竅,就可以達到極限,可就在他全身心的沉浸,如把身體放大樣去一寸寸搜尋時,因他此刻的感應,被找到的法竅太多,散出的氣息太濃,所以吸引來的詭異,也比其他時候多了無數。

其他人突破,最多感應九十幾個左右,而許青這裡已無限接近儘頭。

如此濃鬱的氣息,就好似黑夜裡的巨大火把,吸引太大。

而靈息燈本身的質量達不到最佳,此刻堅持到了這裡已是極限,畢竟對它而言,從來冇有庇護過如許青這樣的修士。

此刻其火焰的搖晃猛然間無比劇烈,最終在陣驚人的陰風中驟然熄滅!

小萌新投降,讓我緩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