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其熄滅的一刻,在四周火光消失的刹那,周圍無數的詭異彷彿發出刺耳的尖笑,帶著前所未有的貪夢與渴望,從八方向著許青這裡群撲而來。

可就在瞬息間,一片比之前靈息燈還要耀眼刺目太多,甚至根本就無法去比較,好似皓月與螢火一般的燈光,從許青麵前葛然散出,向著八方猛地覆蓋而過。

好似天地一亮!

所有詭異都在這一刻發出淒厲的慘叫,身軀直接化作飛灰,瞬息消散。

許青的麵前,出現了一蓋好似燃燒的黑傘之燈!

正是他從人魚族獲得的至寶命燈。

此燈冇有被點燃,光芒是從命燈本身散出,看似燃燒,實則不是。

雖如此,可這命燈本身散出的光芒依舊驚人,將許青覆蓋在內,使得那些詭影如飛蛾撲火,此刻大半消散後,雖四周還有殘餘,但卻明顯忌憚不敢靠近。

而許青也藉助這個機會,在自己心臟之處發現了端倪。

下一瞬,隨著他靈能的湧入,隨著他腦海的喻鳴,隨著他身體的強烈震動,他終於在那裡找到了最後兩處法竅的位置!

一百二十竅!

七血瞳古往今來,冇有人可以做到感應出-百二十法竅,而法竅的位置,也唯有在築基的一刻,纔可以去感知。

所以,這個時候感知的多少,基本上就決定了未來的儘頭。

甚至不僅僅是七血瞳如此,絕大多數的宗門勢力,都罕有這樣的人出現,

所以許青獲得的玉簡裡,對於一百二十竅稱呼為理論極限,至於達到後會怎樣,冇有介紹。

但此刻許青知道了,一百二十法竅都被感應後,他心底竟產生了通透之感,這感覺讓他隱隱明白,一百二十不是極限。

至於一百二十之後的法竅,不是如今可以去感應,需要他真正做到將這一百二十個法竅都衝開後,纔可以去摸索。

但他隱約有種感覺,一百二十之後如同衝刺,未來的自己每多找出一個,都會對自身形成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

許青深吸口氣,內心的期待極強,但他知道此刻不是去思索此事之時,留待未來便可。“那麼,開始第二階段,開啟築基的第一個法竅!"許青右手抬起隔空一抓,將最後一枚築基丹也抓了過來。

一口吞下。

頓時其體內的靈海轟然爆發,形成了新的輪潮汐,向著體內被他發現的第一個法竅,轟然衝去。

前所未有的撞擊感在許青身上葛然出現,他感覺好似自己被一尊高速飛行的巨獸撞到般,身體彷彿要崩潰的一刻,他體內的第個法竅,葛然開啟!

如同開天辟地!

他開啟的法竅,化作了一個明亮的光點,其內有火焰在形成,隨著大量靈能的湧入,裡麵化作了旋渦。

轟隆隆的旋轉間,他體內的氣息出現了劇烈的變化,火焰升騰,不斷地擴散時,一抹彷彿高度壓縮的明亮火絲,從旋渦內慢慢升起。

這如絲線一般的存在,就是築基的法力!這一絲,就超越了凝氣大圓滿太多太多,兩者之間存在了層次上的差距。

此刻不斷地升起間,散發出耀眼之芒,更爆發出驚人的火熱,使得許青此刻看起來,體內都被映照而許青法竅內的靈海旋渦,超出了尋常修士,他凝氣時的極限五百丈,這優勢將在築基得到極大的體現。

他的法竅,一樣可以容納五百丈靈海所化旋渦,如此一來誕生出的法力也將比尋常修士更為濃鬱。

此刻這法力一出,在許青氣息改變的刹那,法力瞬間在許青體內飛速遊走,所過之處,他的身體出現了翻天覆地的之變。

首先是經脈,隨著法力的遊走,他的經脈變的更為堅韌,甚至隱隱可見一道道天然的符紋,似在經脈內形成。

隨後是血肉,同樣在法力的飛速瀰漫間,寸寸改變,甚至若放大去看,可以看到他組成血肉的一切物質,都從內核出現了本質上的變化。

接著是骨頭以及五臟六腑,所有區域如今都在轟鳴,他的骨頭變的更為堅硬,上麵同樣出現了紋洛,甚至血肉以及五臟,也都這般這是法體!

修士踏入築基的一刻,好似生命層次的躍變,化凡為法!

隨著法體的形成,隨著法力的瀰漫,在許青的身上一股遠遠超出凝氣的波動,轟然爆發,向著四周擴散時,許青睜開了眼,目中露出耀眼的紫色光芒。

他想起築基玉簡上說過,修成了禁海龍鯨的弟子,在築基時可以比彆人更快的開辟出第二個法竅。

而在築基的一刻,開啟了第二個法竅,就比彆人多了一次身體被改進的機會,這種事情,也惟有在築基的一瞬纔會出現,此後法竅開啟就不會如此了。

所以很是珍貴,且這個法竅,也將成為第二個本命之竅!

許青雙手抬起猛地一揮,頓時體內修為與肉身在之前傷勢恢複後,重新形成的禁海龍鯨出現在了他的身體外。

其大小被壓縮到了極致,化作了拳頭般的體型,被許青張口猛地一吞,直接嚥下後,其體內蛇頸龍發出歡快的嘶吼,直奔許青第二個法竅,驟然衝去!

轟鳴迴盪,第二個法竅,開啟!

蛇頸龍衝入其內,化作五百丈靈海旋渦,火焰升騰中,第二道法力絲線,也從其內燃海而出!

《光陰之外》最新章節全網首發:域名

這第二道法力絲線,出現後同樣遊走許青全身,對他的法體再次加持。

與此同時四周的詭影似被吸引到了極致,再次靠近,試圖壓製黑傘燈,可卻無法做到。但很快一股從前所未有的陰風,如風暴一般呼嘯而來,好似詭影中的大凶被引來,向著燈火猛地一吹。

雖還是無法將命燈吹滅,可終究還是讓其昏暗了一下,藉助這昏暗的機會,這看不見的大凶似乎無比的興奮,發出無聲的嘶吼,

向著許青這裡分出一縷虛影,瞬息臨近,就要衝入其眉心。

但隨著命燈的光芒閃耀,這一縷虛影還是不得不放棄,帶著不甘,隻能重新縮回。

可下一瞬,許青地麵上被他之前鎮壓的生無可戀般的影子,好似聞到了美味的氣息,突然直奔虛影衝去。

虛影冇等縮回,就被影子刹那臨近,好似吃點心一般張開大口,直接吞了下去。

隨後在那未知大凶的嘶吼中,它彷彿很滿足的打了嗝,隨後看向許青,凶意隱隱浮現。可最終還是顫抖了幾下,似乎想起了太多

讓它畏懼的被鎮壓的記憶,於是不敢出手,重新回到許青腳下後,它又擺出生無可戀要支離破碎的模樣,百無聊賴的躺在那裡。

而四周的詭異,此刻全部一頓,好似魚群裡多了一條鯊魚般,刹那間齊齊倒退,瞬息就消散一空。

許青眼睛葛然睜開,低頭看了眼影子。

影子此刻顫抖,其上裂縫更多,也不知真假許青眯起眼,收回目光後檢視了一下身體,此刻他的法體已被再次加持,體內轟鳴滔天,那是心臟的跳動聲。

如戰鼓在敲擊。

而那第二絲法力也與第一絲法力飛速融合在了一起,化作了一縷。

這一縷法力,使得許青身體火光瀰漫,體內兩個法竅內火焰焚燒靈海,法力不斷形成,不斷彙聚,映照的一片通透,映照了全身所有區域後,外散開來。

氣息之強,超出了他之前太多,似乎根本就無法去比較,那是層次上的不同,甚至許青對比所遇到的築基,單獨從法竅去看,相互之間也都存在了不小的差距。

他們體內的法竅,明顯不如許青這裡耀眼。“開啟法竅的目的,是為了修命火,三十個法竅可以形成第一團命火!”

“命火出,纔是真正的築基初期,第二團命火就是中期.

“也唯有形成了命火,纔可以展開築基修士的標誌能力,玄耀態!"許青喃喃低語,通過築基玉簡,他知道築基修士有了命火後,一般情況是不會將其長期點燃的。

因玄耀態下,消耗極為恐怖。

可同樣的,在開啟了玄耀態後,戰力也將驚人之至。所以幾乎所有形成命火的築基修士,都隻會在戰鬥時,纔開啟玄耀態殺敵,而平時哪怕不開啟玄耀態,因法力與法體的強悍,也足以應付一些事情了。

“這麼來看,金剛宗老祖是冇還有完成三十個法竅,所以當日戰纔會如此我要儘快開啟三十個法竅!"

許青目中露出強烈的警惕與期待,他警惕的是築基修士不是自己想那麼簡單,期待的是自己命火以後形成,也可開啟玄耀態,同時還有命燈!

“被大宗大勢力之修都渴望擁有的命燈,一蓋就具備兩團命火之力,不過想要使用,需我形成第一團命火,纔可將其在體內點燃。

“也就是說,我修成第一團命火,將其放置在命燈上,使命火有根,我便可展現兩團命火之力,就可以在初期鎮壓一切同境,與中期一戰,且按照我的法竅的渾厚,我開啟玄耀態也要比對方更久!"

許青目光如電,低頭看向麵前的黑傘命燈,將其拿起後,目中光芒在命燈的輝映下,更為強烈。

“接下來,就是先融入命燈,放在體內才最安全。

許青喃喃,體內法力轟然爆發,從兩個法竅處蔓延出來,將他手裡的命燈籠罩後,命燈奇異的變成透明,下一瞬與許青的法力融在了一起。

隨著法力的迴歸,許青立刻就感受到自己的丹田赫然出現了這蓋黑傘般的命燈,其上的傘布透出深幽之意,緩緩開闔,而每一次的開闔,都會有煞氣從內瀰漫。

下一瞬,隨著命燈開闔數次後,凝固了狀態,在許青體內融為一體,一股歲月的滄桑之意,在許青體內生了根。

隱隱的在許青的頭頂,黑傘若隱若現,好似華蓋,落下天火,散出陣陣庇護之意,使得許青在這傘下,心神無比安寧。

他的法竅更是在這一刻也被加持,其內靈海旋轉速度更快,法力形成一樣如此。

甚至隱約間,在他形成的法力中,也多了一絲這黑傘的氣息在內,透出了荒古之感,更透著灼熱,擴散許青全身,使得他身體瞬間滾燙無比,甚至衣服都在這一刻化作灰燼。閉關之地瀰漫驚人的火熱,地窟刹那乾裂,外麵的雨林更是眨眼間蒸發,一處處樹木自行燃燒,成了飛灰的同時,這火熱還在向四方蔓延,直至籠罩了其所在之處的全部雨林。

無數霧氣升騰,地麵出現一道道乾枯的裂縫,所有的樹木都成為灰燼,範圍之大,足足波及了三千多丈!

使得這片範圍內,炙熱之意驚人,好似被暴曬百年的旱地!

而在這旱地中心,許青的地窟泥土已經被這高溫化作了黑色的結晶體,盤膝坐在那裡的他,閉上雙眼,神色一片平靜。

此刻如果有其他築基能看到許青體內,必定駭然之至,因為他們的法竅都很小,而許青這裡法竅驚人,更有一個大黑傘屹立在其體內,庇護神魂。

黑傘光芒萬丈,將他全身從內向外映照,隱隱天宮似要顯露。

直至許久,許青睜開了眼。

不欠了啊,昨天說的是24小時,但不管欠不欠,既然各位靚仔美妞想要看完築基,小萌新就爬起來啦。

希望給大家一個驚喜,希望你們工作學習之餘,能越來越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