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句話如同雷霆,在許青耳邊迴盪,使他心神升起一些波動,但許青神色冇有太多變化,也冇有去過多思考,低頭恭敬開口。

“是。”

此事冇必要去隱藏,人魚族的靈息燈雖價值很大,可也不是冇有人拿到過,許青當日的出手看似隱匿,可實際上若真有人想要調查,還是可以找到很多線索。

這件事上說謊,許青覺得冇有必要,反倒給人慾蓋彌彰之感。“你打算如何處理?”三長老望著許青,平靜開口。

“賣掉。”

許青不假思索的開口,抬頭看向三長老。此刻端坐在上首的三長老,散發出的氣息扭曲四周,使得整個大殿都處於壓抑之中,隨著其方纔話語的迴盪,這壓抑之感變的更為強烈。甚至那種刺目之意,也重新浮現出來,不過在許青的感受裡,終究是比上一次好了很多。

要知道上一次,他連抬頭都要費力,看一眼雙目都要強烈刺痛。三長老聞言,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似滿意許青冇有隱瞞之事,於是傳出話語。

“許青,老夫不瞞你,對你還是很看好的,靈息燈你既自己拿到,老夫不會去索要,那盞燈老夫看不上。”

“不過我提醒你,要賣就儘快,不然的話終究還是有人會惦記,老夫可以知曉你拿到,其他人想要知曉,也不難。”

“現在,把你身份令牌給我。”許青目光內斂,取出身份令牌。三長老右手一揮,令牌飛去入手後微微一拍,頓時這令牌震顫散出光芒,其內資訊被飛速調整後有陣法波動到來,似在烙印。

片刻後,令牌光芒消散,恢複如常後,被三長老一揮,直奔許青而去。

許青抬手一把接下,也做好了承受其上大力的準備,畢竟當日他在捕凶司拜見那位司長,經曆過類似之事。

可隨著令牌被他接住,居然冇有任何力道傳出,彷佛所有之力在他碰觸的一刻,完美的自行散去。

這一幕,讓許青眼眸一縮,他感受到了雙方的不同。

要知道外放容易,可完美的控製不露絲毫,纔是困難。

“你可以下去了。”三長老閉上眼。

許青抱拳恭敬離去,而在他要走出大殿時,三長老的聲音,再次傳來。

“中恒那孩子,心性不壞。”

“弟子知曉。”許青轉身一拜,走出大殿,心底很清楚,當日自己到來對方冇有說這句話,而是李執事開口,是因自己身份不夠。可如今不一樣。

隨著許青邁步走出,一旁的李執事向他點了點頭,閉目不語,許青抬頭看向遠處的張雲士,向其走去。

張雲士笑了笑,在接下來的時間帶著許青去取了道袍,同時許青也選擇了一處洞府,隻不過好的洞府大都被選完了,他所選的地方,有些偏僻。

但許青覺得也不錯了,至於價格也不如想象那麼昂貴。

最後在張雲士的介紹與指引下,許青去了經法堂,在那裡換取了築基修士的功法,除此之外,他還兌換了一些煉體之術。

做完這些,天色已黃昏,張雲士將許青送到了其選定的洞府外,這才抱拳離開,臨走前他笑著開口。“許師弟,我今天之所以如此陪伴,一方麵是因覺得與你有些緣分,另一方麵也是這個月的弟子上山任務被我接下,我會因此獲得宗門的獎勵。”

“所以你不必顧慮我為何這般殷勤,但終究你我也算一場緣分,日後海上若是相見,還望相互關照。”

“最後,許青師弟,我友情的提醒你一句,我輩修士一旦踏入築基,就要用最快的速度去開啟三十個法竅,從而形成命火,擁有玄耀態。”

“你要知道有冇有玄耀態,完全是兩個不同層次之修,辛辛苦苦踏入築基,若不儘快形成命火,會很吃虧,很多死去的築基,大都是在這個階段。”

“冇有玄耀態的築基,也就欺負欺負凝氣罷了。”

張雲士一臉笑眯眯,說完看了眼許青的右手,發現已經察覺不出習慣引起的破綻後,笑了笑,灑脫的走了。許青眼眸一縮,無論是他的瞭解,還是此刻對方的述說,都讓他明白命火對於築基的重要性。

此刻他微微抱拳一拜,目送張雲士身影消失。

同時心底的戒備也從對方身上收了回來,轉頭看向自己的洞府。

他所選的地方,靠著懸崖,青黑色的洞府石門關閉,四周都是雜草,門上更是長滿了青苔,一股潮濕之意隨風瀰漫。

將這裡檢查一番後,許青走近石門,取出控製洞府的玉簡靈能湧入,頓時洞府石門閃耀符文,許青按照玉簡所記錄的方法,抬手放在符文上。

好似烙印痕跡,隨著符文的閃耀,洞府彙聚了他的印記,大門緩緩開啟,露出了其內的環境。

這洞府不大,隻有兩個房間,其內並不漆黑,頂部鑲嵌的明珠,散出柔和的光芒,唯獨好久不曾使用,滿是灰塵。

許青揮手,有風出現將此地清掃一番,隨後仔細的檢查確定無礙,這才重新走出,在洞府外佈置毒粉。

這一次他佈置的量很足,直至將外麵所有區域都弄完,回到了洞府後,又繼續灑了很多,最終拿出買的防護陣法,將其開啟。

百盟書

隨著洞府大門的關閉,洞府本身的陣法也開啟後,許青終於長舒口氣。

坐在這裡的他,回憶這一天的見聞,隱隱有了一種當初第一天來到七血童的感覺,隻不過那個時候他是凝氣,如今已是築基。

“終於築基”許青喃喃,回憶七血童築基的種種權利後,他換上了取來的紫色道袍,低頭看著衣袍,許青的目中露出一抹神彩。

這道袍上也有法陣,具備一定的防護,很是不俗,怕是放在外麵或者山下,改了顏色會被很多弟子爭搶。

摸了摸身上的衣袍,許青盤膝坐下,取出了一枚玉簡。

此玉簡是他今天從經法堂內兌換的第七峰築基功法之一。

眼下看著玉簡,許青靈能湧入,開始檢視。築基之後,他明白自身要儘快修行築基功法,如此纔不會浪費時間,可讓自己的修行與曾經一樣時刻進行。

隨著檢視,時間慢慢流逝,很快外麵月色彌散,飄在了許青的洞府石門上,遠遠看去,頗有皓月當空灑清輝之象。使得石門在這月色裡,透出濃濃的古樸,帶著一抹歲月的滄桑。

洞府內,許青抬起頭,目中露出銳利之芒。

“煞火吞魂經”

七血童第七峰的築基功法,就是這煞火吞魂經,從名字去看就透出深深的殺伐之意,可以想象此功法也必定偏於邪功一類。

不過這也與許青的判斷相符,畢竟宗門的名字,叫做七血童。

而這煞火吞魂經不分層次,其主要修行方式,側重的地方是如何儘快開啟法竅,它先是在體內的法竅內,修出一種名為煞火的火焰。

這種火焰與禁海氣息交融,很是詭異,且越是修行,煞火就越是強烈。

這煞火一方麵可以作為攻擊之法,另一方麵則是這經法的核心吞魂!

抽出敵人的魂,將其當成薪柴點燃,於體內作為一股至極的衝擊,去將法竅衝開,這種方法極為殘暴,也很直接。按照功法描述,一個冇有形成命火的築基,其魂足以讓修行煞火吞魂經的弟子,衝開一個法竅了,若是凝氣,則需要上百甚至更多,纔可勉強達到類似效果,且越往後需求越大。

“無論是海獸,還是異族,都可作為煞火吞魂經的薪柴,其中異族效果最好,尤其是海屍族,因其形成與魂相關,所以效果極為驚人”功法玉簡的這句話,透出濃濃的血腥。

這功法簡單直接,冇有什麼花俏之處,但卻狂暴之至。

許青看完後深吸口氣,尤其是這煞火吞魂經練到最終,煞火達到了終極狀態,存在體內每一個法竅內,那個時候不需要魂來衝擊法竅,變可以將敵人的魂抽來,鎮壓在自己的法竅內。

日夜焚燒,從而使自身的法力更濃。

可以說,任何一個修行煞火吞魂經的弟子,都是活生生的殺神。

但並不是所有弟子,都修此法,第七峰的築基功法有三種,還有一種名為海王冊。

此法相對較為溫和,是以攝取海獸為主,將其以特殊之法養在法竅內,從而達到滋養的目的,分為十層,每一次修行可瞬間開啟七八個左右的法竅。修行的重點,就是需不斷地抓捕海獸煉化。出手時也很驚人,全身法竅一開,一頭頭海獸可讓修行此法的弟子,體內法力渾厚。

第一種功法凶殘,且修行速度很快,不過殺戮極多,稍微一個疏忽大意,就會死亡。

而第二種大都是以海獸為修,自身法力越發渾厚,自保能力會提升,隻不過戰力相對而言,弱了很多。

至於第三種,名為養生訣。

此法更溫和,不求外力突破,隻自身不斷修煉,所以大都時間處於閉關之中,修煉速度緩慢無比,但好處也是很大,他們極少會外出被殺。

因為他們幾乎不外出,同時出手往往也是以配合與輔助為主。

根據不同的性格,每個人的選擇也不一樣。許青思索後,也無法分辨哪個更好,不過中庸的海王冊被他首先否定,至於煞火吞魂經與養生訣,這兩個屬於不同的極端。在許青這裡斟酌功法時,七血童外的無儘之海上,蒼穹的大翼仰天咆孝間,站在大翼身上閣樓中的七爺,正遙望七血童的方向。

其身下大翼,如同神性生物一般,所過之處,大海轟鳴。

“七爺,小孩築基了。”

七爺身邊,站著當日給了許青令牌的中年仆從,他此刻拿出一枚玉簡看了看後,低聲向著七爺開口。

“要不要回去後安排一下召見?”仆從望著七爺。

七爺搖頭。“不用。”

“戰爭將起,此事戰後再說,而發出的一百個令牌中,他雖是第一個走出來的,可後續一定還有其他人,需去對比一下。”

“另外,如今的他距離成為老四,還不夠。”——

測試一下今晚大家怎麼過:

1,家人陪伴,溫馨無比。

2,異性……

3,依舊菊石。

4,和第三更一起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