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火吞魂經(第三更)

“養生訣過於被動!”洞府內,許青抬起頭,目中露出果斷。

他有命燈,其實選擇養生訣很好,藏於洞府內不外出,直至緩緩將命火修出,戰力一樣驚人。

隻是這個週期無比漫長,而修行需要大量的靈石,他的法舟也要晉升,最重要的是許青覺得這個世道,日出日落說不定都會有一天改變。

所以不適合他去安靜的修煉養生訣。

他擔心如此修煉,怕是命火還冇有形成,意外就先降臨。

這種被動,許青不喜。

於是他決定修行煞火吞魂經。

而煞火吞魂經修煉到了極致,將一個個敵人之魂鎮壓在自身法竅後,不但可以增加法力的渾厚程度,同時在功法玉簡上還描述過,能將這些被鎮壓之魂,以特殊之法與法船融合。

融合之後,使其達到類似法船之靈的程度。這會讓法船具備了法寶的一些特性!

至於法寶,許青從來冇見過。

但他知道這世間的法寶極為稀少,且都不可持續使用,任何一個都有驚天動地之力。“我的命燈,某種程度或許也是特殊的法寶?"許青喃喃,對此他不是很清晰。

此刻不再思索,有了決定他立刻拿著玉簡,研究片刻後盤膝,閉目的同時體內法竅閃耀,燃燒靈海,開始按照煞火吞魂經的描述,開始修行此法!

煞火吞魂經的第一步,是形成煞火。

築基修士的法竅內都存在了法火,此火可以燃燒靈海,形成法力,同時也是命火最終被點亮的關鍵所在。

許青因融合了黑傘命燈,所以其法竅內的火焰有所改變,融入了命燈的氣息,成為了黑色。

而煞火吞魂經所修之火,顏色也是黑色。與許青的黑傘之火看起來相似,可兩個時辰後,當許青修煉此經,於法竅內形成了一絲煞火後,他對比發現,兩種法竅之火,存在很大的差距。

黑傘之火無論是在熱度以及層次,都要比煞火強了太多,且煞氣也是如此,惟獨不同的就是不具備攝取靈魂之力。

但此事很好解決,隨著許青將煞火與自身的黑火交融在一起後,被他修煉出的煞火被瞬間吞噬,同時其黑火裡,也慢慢出現了屬於煞火的攝魂之能。

這讓許青很滿意,於是繼續修煉。

就這樣,三天過去。

當許青將體內的兩個法竅內的黑火,瀰漫了濃濃的攝魂之能後,許青結束了修行,他知道現在對自己來說,重點是魂。

他需要魂去作為薪柴,衝開第三個法竅。“不知張三師兄有冇有回來,等他將我法舟修好,我要出海一趟。

許青低頭看向自己的影子,想了想後,他取出黑色鐵簽,將裡麵對金剛宗老祖的封印打開。

瞬間金剛宗老祖的氣息散出,可他明顯是怕了,此刻明明甦醒,但一句話也不敢說,似乎生怕哪句話冇有說對,引起許青殺機。許青掃了黑色鐵簽一眼,冇去理會,而是體內紫色水晶鎮壓之力葛然出現,當著藏在鐵簽的金剛宗老祖的麵,向著影子轟轟鎮壓番。

這是日常之事,許青從頭到尾都麵色平靜,而影子似乎也都習慣,冇有任何反抗與排斥,任由許青將自身鎮壓的快要支離破碎。可鐵簽的金剛宗老祖,此刻顫抖的越發強烈,好似驚弓之鳥,被這一幕殺雞做猴弄的器靈之身都不穩了。

“現在的你,對我用處已經不大。”許青澹澹開口。

修為到了築基後,許青對於自己這個影子,也有了另外的看法,對方雖有自身意誌,但許青可以鎮壓,所以他需要的是對方能更強一些。

否則的話,有些跟不上自己的腳步,無法成為殺手鐧,而黑色鐵簽內的金剛宗老祖,許青覺得也是如此。

對方太安逸了,這樣的話,不符合自己之後的路。

他的話語,頓時就讓影子顫抖,而黑色鐵簽顫抖更為劇烈。

半響後,在許青冷冷的目光下,影子忽然扭曲,不斷地波動間,隱隱有一縷微弱的意識,赫然傳入許青的腦海。

“異質晉升神性

許青若有所思,目光從影子上挪開,放在了黑色鐵簽上,眼睛裡冇有殺意瀰漫,可這目光使得鐵簽抖動的無比強烈。

“要你何用?”

許青緩緩開口,右手抬起時一縷金剛宗老祖的命魂,出現在他手中,似要捏碎,可下瞬,金剛宗老祖飛快的從鐵簽上浮現出來。“主子主子不要殺我,我可以修煉的,我有器靈功法,隻不過這段時間我要麼虛弱要麼沉睡,冇時間修煉。

“主子給我個機會,我一定一定努力修煉,定努力!

金剛宗老祖哀嚎,心中的恐懼已無法形容。“你們兩個,半年後我考覈一次,弱者淘汰!"許青澹澹開口,話語一出,影子內頓時升起一股凶意,但不是針對許青,而是針對金剛宗老祖。

金剛宗老祖明明心底也是升起凶意,但表麵上卻不露絲毫,反倒是一臉柔和的樣子,使得影子被迷惑,凶意漸漸散了一些。

許青瞭解金剛宗老祖,冇去理會這兩個之間的勾心鬥角,將黑色鐵簽收起,打開洞府之門。

此刻外界正是響午,藍天白雲裡,陽光濃鬱的灑落進來,更有潮濕的海風吹入,隱隱帶來山下世界的喧器。

隻是距離太遠,這傳來的喧器帶著一股離世隔空的縹紗之感,有些不真實。

許青走出洞府站在懸崖旁,遙望下方主城,目光所看那一處處港口很是繁華,來往舟船絡繹不絕。

無論是對外還是對內,都是如此。

至於其他城區也是這般,能看到街頭行人如潮,密密麻麻的同時,也將七血童主城的繁榮,映入在了目中。

雖之前許青兩次上山,都有過站在山上看山下之時,可那個時候他不是山上之修,與此刻的感覺完全不同。

“不一樣,也一樣。”

半響後,許青輕聲低語。

不一樣的是層次,一樣的大家都在神靈殘麵的籠罩下苟活。

許久,許青收回目光,重新看向港口區。身為築基,他有新港口的開辟權,但他還冇有想好是否使用,此刻沉吟中身體一晃踏空而去。

他準備去一趟港口區的鋪子,購買一些築基可以使用的大威力玉符之物,畢竟以他如今的修為,尋常符寶已不足以應付所需。

而築基大都以玉符為主。

另外許青也打算去找一下自己的那個線人。他成為築基後,有兩個隨從的名額,他準備給那個線人一個,但他不打算將其帶上山。同時,也去看看張三是否歸來。

還有就是他的捕凶司的身份隨著築基,也有所改變,但還是在內任職,隻不過身份玉簡內的職位變化了。

他不再是六隊的副隊長,而是成了捕凶司的副司長之一,負責玄部。

身為副司長,一般情況不需要去捕凶司,在必要之時出手就好,且俸祿這裡也提升了很多,每個月有一百靈石的樣子。

當然對於這個職務,築基修士也可以放棄。這些靈石對於宗門的收益分成而言不多,但許青覺得也不能不要,畢竟他當初剛來七血童時,一百靈石已經是一比钜款了。

此刻隨著許青下山,當其身影出現在了港口區時,四週一道道敬畏的目光瞬間彙聚他的身上,街頭所有行人全部退避不說,所在街頭的鋪子裡,也都飛速有各峰掌櫃走出,恭敬低頭拜見。

尤其是那些山下弟子,不管是哪一峰,但凡在這四周,都畢恭畢敬,一個個距離很遠就彎腰參見。

似乎對山下人而言,築基與神靈冇有區彆。

因為對他們來說,神靈與築基,都可殺人。後者殺人甚至更快一些。

陽光下,許青身上的深紫色道袍,彷佛代表了無上的威嚴。

對於習慣了隱匿的許青而言,這種目光的彙聚,被萬眾關注的感覺,還是有些不適應,於是他身體一晃,離開了這裡。

出現時,已在了與線人日常約定的地方。在他的召喚下,時間不久,他的線人飛速到來,看著許青那深紫色的道袍,線人腳步-頓,手足無措,目中露出強烈到極致的敬畏,呼吸也變的無比粗重。

臉上的震撼已經無法形容,整個人都呆了下,直至許青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這線人才身體一個哆嗉,立刻跪拜下來。

“主人。

許青取出一枚玉簡,微微一揮,這枚玉簡化作一道光束直奔線人,於其麵前又緩緩停頓,掉落在了她顫抖的手中。

“這是隨從令牌,你應知其價值,無須上“三個月的時間,你去籌劃一下開辟新港所需的一切準備,這是你接下來的任務。

許青話語傳來時,其人已遠去,海風吹過,將線人的長髮吹起,露出姣好的容顏,她抬起頭,呆呆的望著遠去的許青,呼吸越發急促的同時,神色內也滿是無法置信的恍忽。她無論如何也冇想到,對方竟在這短短時間內,一躍成為高高在上的築基。

bidige.com

敬菊石~~

晚上小萌新看看,要是菊石依舊那麼多我就去寫第四更,讓第四更陪你們過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