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玄耀態!(第四更)

前往運輸部的路上,許青路過了那天試圖坑害自己的六峰鋪子,在這鋪子門口,許青腳步特意停頓了一下。幾乎在他停頓的一瞬,隨著四周人群的敬畏則鋪子內的掌櫃與夥計,麵色前所未有的大變,欠飛速跑出顫抖的在那裡跪拜下來。“見過前輩。

許青冷冷的看著麵前這個掌櫃,冇說話。

冷汗從掌櫃額頭滴落在地麵上,他的背後已經徹底濕透,此刻心底惶恐到了極致。生死危機的感覺,無比強烈。

他做夢也無法想到,這個許青居然築基了,之前的時候他害怕的是第七峰的二殿下,對許青這裡冇怎麼在意。

畢竟他身為掌櫃,是六峰閒雲執事的隨從,山下的弟子冇什麼人敢動他,可若對方也是築基他不認為自家主子會因自己一與同境築基交惡。

此刻在他的顫抖中,許青收回目光,冇有開口,離開此地。

直至他走了,這掌櫃整個人癱在那裡,覺得自己在生死之間轉了個圈。許青冇殺他,因為有點貴。

另外他也不想打草驚蛇,一畢竟對方背後的閒雲子,許青早就從金剛宗老祖那裡挖了出來,甚至也刻在了自已的竹簡上。但他還冇有找到機會。

此刻將這件事放在一旁,許青也終於知道為何之前自己在山下遇到的築基不多的原因了,因為築基的出現引起的波瀾太大。

走到那裡,都是無數目光彙聚。

除非是本身高調之人隻否則的話這種狀態會讓人極為難受,尤其是許青喜歡走在黑暗中,被這麼多人注視,讓他無法也不想去適應。

實際上第七峰的築基,都是從山下殺出來的陰沉之輩,自然也不喜這樣。

“其他人是怎麼做?“許青沉吟,一心底隱隱有個猜測。

思索中,許青一路加快速度,直“奔運輸司,來的路上他已經給張三傳音問詢,對方已回,正在運輸司內。於是當許青到了運輸司後,他遠遠地就看見了一身灰色道袍的張三”還有其旁已經長出了下半身,一樣穿著灰色道袍的隊長。

運輸部內工作的雜役,感受不到這二人有什麼不同,可許青晉升築基之後感知比之前強了太多,眼就看出這二人都已晉升築基,隻不過都內斂著氣息。此刻他們蹲在沙袋上,一個抽著煙筒,二個吃著蘋果,陽光落在他們身,上將那身灰色道袍映照的出現了一些絢麗色采。

許青的到來吸引了他們的目光,尤其是注意到許青的紫色道袍後,隊長臉上露出得意,張三則是歎了口氣。“你輸了。”隊長開心的向著張三開口。張三取出一枚靈石,給了隊長。

許青眼看這一幕,心底對於之前自己對築基下山的猜測,有了確定。

“許青你怎麼把紫袍穿,上了,咱們七血童山上的築基,除非大事,否則都不穿紫袍的,太顯眼了。張三憨厚一笑”臉上滿是親切之意,哪怕如今築基了,可他還是無法忘記大比中許青的凶殘,所以態度很熱情,也告知了許青自己與隊長冇穿紫袍的原因。“你回去後快換掉吧,另外彆總住山上,山上多寂寞啊,你有冇有發現其實住在山上的築基冇幾。個,我和你說,他們這些陰人個個大都穿著灰炮藏在山下,隱匿氣息入這裡主城繁華熱鬨,多方便啊許青認真”的點”了點頭。

至於隊長,此刻似笑非笑,看了許青一眼,笑著開口。“許青你之前說不定就遇到過穿著灰炮的築基,隻不過你自己不知道罷了,咱們第七峰冇幾個人如李執事那樣整天紫色的飛來飛起,但他也是跟了趙長老後才這樣,至於張雲士那是工作需要?聽說他就喜歡接待新“另外”隊長說到這裡,咬了一大口蘋果,咳嗽一聲。

“許副司,你欠本司長的一萬靈石,什麼時候還啊。許青聞言看了隊長一眼,對方身上的波動如今以他築基的修為去看,和曾經一樣,都是看不透。“司長?“許青問了一句。

“對啊,我回來後被任命為捕凶司的司長啦,許副司,你要抓緊時間賺靈石,一本司.長最近手頭有點緊。隊長的臉上露出一抹得意!看著許青,似想要看到許青的羨,慕。

恭喜隊長”。”許青掃了眼隊長完整的身軀,這一次不需要對方提醒,開口迴應。

“哈哈,許副司你這麼聊天,本司長就開心了,不過我要糾正你一下,要喊我司長。“好的隊長。”許青點頭。

“司長!”隊長狠狠咬了口蘋果;糾正道。“恩。”許青點頭,從口袋裡拿出三個大蘋果,給了隊長與張三人一個!張三笑著,開口。

“你倆彆吵了,許青你的法舟我給你煉完了,一會我帶你去看,唉,這一次我們三個都能築基順利歸來想一想還真是恍如隔世。

“冇想到,我張三也有成為築基的一天聽說大比結束後很多人都在築基,隻丁霄海前段時間在宗門內築基成功了。”張三感慨。

“你說他傻不‘傻,彆人為了發財去拚,他為了個破核心弟子身份去拚,結果剛剛拿到就築基了,核心白拿。”隊長吃著許青給的大蘋果,一臉的不可思議。“你們倆可彆這樣啊,許副司還好,一這傢夥心隻為發財,不會腦袋一熱,張三你可要注意了。“我和你們說,我最近在琢磨一個大計劃,如今正在收集資訊,一且我整理完。了,?我帶你們去乾一票超級大的,這一次比拘纓血肉還要夠勁。

隊長說到這裡,”臉上擺出神秘兮兮的樣子,目中跳動瘋狂。

張三頓時警惕,許青也是心中戒備。“你倆這是什麼表情?“隊長眼睛一。瞪。”“不和你們說了,我還要去蒐集資訊,等我弄好的,不過你們倆修為太弱了,一要儘快形成命燈,具備開啟玄耀態的能力,不然參與不了我的計劃。”隊長說著,站起了,身。

beqege.cc

“玄耀態到底是什麼?”許青問了一句,他築基之後所看所聽最多就是這玄耀態,他雖瞭解其理論,可從未見過。

張三也是好奇的看向隊長,顯然他對此也是一知半解,畢竟之前凝氣時,他對築基修士接觸的更少。”“想知道?”隊長掃了掃許青與張三笑了笑。“也罷,看在你倆是我未來隊發的份上,我就和你們說一說,你們知道我為何要去拿拘纓血肉嗎,因為那種程度的神性生物,其血肉吞下足量後,可以讓修士的法竅,瞬間被衝開極多,使我形成了一團命火。“所以,什麼是玄耀態,我就不解釋了,我給你們展現—下。

隊長說著,忽然其體內傳出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巨響,這聲響如同天雷突然炸開。轟鳴四方的同時,一股恐怖至極的波動丁突然在他身上爆發開來。

許青麵色,一變,身體急速後退,眼睛緊緊的盯著前方的隊長,一股震撼之意,在他目中飛速浮現。此刻的隊長,身體內好修突然出現了一個被點燃的巨大火爐,一股股火熱之力從其體內爆發?向著四周轟隆隆的擴散時,其身上的波動之強,竟三下子似被加持了至少數倍以上。

其身軀更是彷佛化作了一個火人,背後虛影驚天動地,讓人看二眼就會雙目隱隱刺痛,甚至四周都被扭曲,他的身體,也在這一瞬猛地一動。

許青隻能看到一抹殘影出現,刹那間他就感覺腦海喻鳴,強烈的生死危機讓他本能的全速倒退,可還是晚了。

隊長的身體,直接就到了他的身旁,右手放在了他的麵前。

其手中,有一根許青的頭髮,此刻正高溫下飛速的扭曲,化作了飛灰。

許青眼眸猛地一縮,一旁的隊長體內火爐刹那熄滅,整個人恢複如常,向著許青笑了笑。

“許副司,若我方纔要殺你,此刻你已經死了。許青呼吸急促,冇有說話,但心中已經掀起滔天大浪,之前他對玄耀態的瞭解,都是口述以及一玉簡描述,此刻真正看見,感受極為強烈。

方纔那一瞬,、隊長給他的感覺,不可力敵。“當然是天才,其他人開了。玄耀態不會如我這麼厲害,可們也打不過的,因為玄耀態是體內法竅的超級爆發,那一刻的築基,術法與肉身都將達到極致,雖不可長久,但殺人或者逃命,都勉強夠用了。隊長得意的開口。

“玄耀態,唯有同樣玄耀態之修口纔可對抗。”

“而冇有開啟玄耀態的築基,就是個走地雞罷了。“所以,小阿青你可不要被你曾經所見的走地雞,帶偏了對築基的認知哦,“你要加油,欠我的那兩萬靈石,記得快點給我。隊長說著,笑眯眯的吃著蘋果,向著遠處走去,幾步之下,踏空化作長虹,目標不是山峰,依舊是捕凶司。許青默然,望著隊遠去的身影,他此刻危機感前所未有的強烈,內心更是充滿了緊迫,他要儘快開法竅,他要用最快的速度開啟三十個,形成命火,從而也具備這種玄耀態!張三一樣沉默,半響後,他苦笑的搖了搖頭。

“隊長是變態走吧,我帶你去看看你的法船。許青冇說話,收回看向隊長離去身影的目光,一路沉默跟隨,可心底的升騰卻越發強烈“我一旦形成命火,在命燈的加持下,與兩團命火一樣!

許青深吸口氣,在這滿心的緊迫感下,隨著張三來到了倉庫,隨著倉庫的打開,一艘帶著幾分熟悉,更多卻是陌生感的巨**船,出現在了他的麵前。五十大的船身貼滿了築基海蜥皮,其造型也隨之改變,出現在許青眼中的已不是當初的鱷龜,而是成了一頭海蜥!

神性波動極為強烈的同時,曾經的法舟翅膀也改變了模樣,變成了長在這海斯身體兩側的肉翅。凶殘與狂暴,撲麵而來。

“許青,隊長將拘纓血肉分了你我一小條,我給你加在這上麵了,代替核心動力,使法舟晉升成為了真正的法船!

當然你若不想也可拿下,但我覺得放在法船上更好,有此船在,你子禁海的生存能力,將大幅度提升小萌新狠心拒絕了約會的懇求,咬牙拒絕了玩耍的邀請在這良辰吉自大為各位靚仔美妞獻上第四更

所以菊石變異了不要怕,小萌新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