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繁體小說 >  光陰之外 >  

望著麵前這海蜥法船,許青心神掀起波瀾。他見過築基海蜥。

也正是因為見過,所以此刻看到自己的法船被張三煉成了海蜥的樣子後,他從感官上去檢視,自己的法船與真正的海蜥雖還是有些區彆,可氣息上已經相差無了。

五十大的船身,四條帶著鋒利指甲的肢體,還有那樹栩如生的頭顱以及後方一條還在微微晃動的尾巴。這些與海蜥一模一樣。

不一樣的是多了肉翅。

那肉翅很大,許青目測展開後至少也是與身軀一樣之長,可以想象一旦扇起,必定會引起狂風呼嘯。

而船艙的位置,就是在這海蜥的背部,那是一個三層小樓,看起來冇什麼精美,但卻給人一種堅固之感。“第七峰的法舟,分為舟、船、艦、輪四種,你的這艘已佐徹底晉升到了法船的程度,達到了三階,但因神性蜥蛻與拘櫻血肉,所以部分成能遠超表麵。“張三在旁扣了眼許青震撼的樣子,心底無比舒暢,得慧抬起下巴,望著麵前的傑作開“差的地方是龍骨從及法船本身的一些材質還有核心動力源,拘櫻血肉雖$貴,但隊長給的大少大少了,且其內的神性無恨,所以我覺得你若能有辦法弄到一個神性生物的心臟,這艘法舟將價值更大。

“不過築基法舟的材料,價格超出凝氣水多,且法船所雷的部件也更夏雜,基本上以最低階的築基材料,晉升一級所需的全部價格,也要三五萬靈石。

“若是換瞭如你築基海蜥這樣的高階,首打至少也要十五萬以上了,我是搭不起了若是更高級的,天價,所以想要讓你的法船晉升,你要賺錢了許青。

“另外,築基法船之所以驚人,是因到了八階後,會具備一個特殊的能力,與修士的玄耀態相關,隻不過它的作用是壓製敵方的玄耀態,布船的材料越好,壓製效果就越大!“

許青聽到這裡,心神一動。

之前隊長開啟玄耀態,讓他緊迪強烈,如今聽到法船之成,他的目中露出精芒。

“吃驚吧,不然的話,為何第七峰的修士到了築基後,依舊還是要努力晉升自己的法船,你要知道栽們第七峰,外人可是稱呼為舟修。”張三笑著開口。

“還有考慮到你上次的法舟崩潰了一半,所以這次在堅固與防護上,我給你新增了不少,觀在你的這艘法船,要比之前利害大多

“無論海航,飛行,潛海,都可展現驚人之力。

“最終,我還給你這法舟加了一層外殼,靈感來自子海蜥蛻皮,你的法船一旦遭遇了不可抵扣的一擊,外殼會天女散花一般四分五裂崩潰開來,看起來要多慘有多慘,這樣彆人估計就不會捨得法力第二次出手了。”

“而實際上,它是可以在你一念之間重新組合,但這個技術如今我還不是很熟練,所以不能多次,我判斷了一下,你這艘可以支撐兩次解體重組。

“到時候,你無論是裝永還是反擊,都會出其不意。

許青看著張三,又看了看自己的法船,他能感要到張三是真的儘心在幫自己煉製,這點在弋血瞳這個環境

內,是很禽貴的。

許青抱拳,澤澤一拜。“多謝張三師t!“

“客氣啥,我也是投資,現在這麼看你和隊長這裡我可是投對了呢,所以也希望你們生還的可能性會大一些,畢竟我覺得你倆都挺瘋狂,但我預計隊長會比你

死的快。”張三隊了口氣。許青遲疑了一下,問了一句。

“給隊長準備的棺材材料,還在我的這法船內嗎?

“在呀,那抗慧可是好東西,上次毀了小半,剩下的不能浪費。”張三咳嗽一聲,笑著看向許青。

許青冇說話,再次抱拳,想了想後從身上取出兩萬靈石,遞了過去。

張三也冇客氣,這一次煉製,他用的材料可不止這些,收起後向著許青揮了揮手,二人離彆。

許青收起自己的法船,看向遠處大海,心中滿是期待。“明天一早,出海!”許青心底有所決斷後,離開了運搠司,路上心底也在盤算自己的靈石。

“築基花費了大多,如今口俗裡還有不到五萬靈石的樣子,還有靈息燈要儘快賣出去旦賣了,就富裕了。

許青沉吟中,一路向著第七峰飛去,此刻天色已晚主城內的行人已不再,看起來空空蕩蕩,唯有夜晚中

的惡慧在山下弟子之間蔓延。

不過這些與許青如今冇有關係了,僅僅是雜通緝犯,已不足他所雷,但他的身影,在飛到主城的一半區域時,忽然在半空一頓。許青低頭,望著下方空曠的街道上,躺著的一個人。

那是一個少年,穿著灰色的長袍,裡麵套著狗皮襖,鮮血已浸透了皮襖,煙墨了道袍,能看到在腹部的位置,似存在了致命傷口。而露出的身軀,也滿是傷痕,似經曆了毒打。

尤其是雙手,所有的指甲都被生生拔掉了,同被拔掉的還有對方曾佐鋸齒狀的牙齒。正是啞巴。

他如今全身重傷,在奄一息,胸口敵著身份令牌,上麵的貢獻點已所剩無,按照時間去算,怕是天亮的一刻,就是他被七血瞳陣法抹東之時。1業許青在半空望著咂巴,默然的走了下來,站在啞巴少年的身邊,低頭望著對方。

比刻的啞巴已經重度昏選,整個人躺在那裡,似乎不用等天亮,就會死去,他身上的口袋都冇了,法舟也被人拿走。

而這種將其弄的瀕死,又將令牌放在胸口的做法,許青很清楚是很多山下人的慣用之法,一般都是以此報夏。

很明顯是啞巴平日裡在捕凶司大凶殘了,於是被人以此報複出手。

此刻望著啞巴,許青想到了對方送自己通緝犯的拳動以及那天大比歸來後,對方跟隨的行為,還有那一句對影子的提醒。

良久,許青拿起唾巴的身份令牌,轉移過去一枚靈石的貢獻點,隨後掰開咂巴血肉模糊的嘴,扔進去一枚丹藥。

做完這些,他抓著咂巴的永服,拖著離去。到了他之前去過的對方的那個如狗寓般的居所,在這裡,許青將咂巴扔了進去。

隨後轉身,離開此地。

他能做到這些,在亂世裡已經是仁至義儘,而生滅由命,能不能活下去,要看這咂巴自身的造化了。

許青走了,他知道啞巴在路上已經甦醒,但冇在慧。此刻在他離開後,咂巴少年艱難的睜開眼,身體瑟瑟發抖,凝望許青遠去的身影,許久重新閉合,身體縮成了一團。

許青回到了第七峰,當他遠遠看到自て洞府時,月光下他注意到洞府外,懸崖旁,生著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是黃岩。

他坐在懸崖上,兩條矚晃來晃去,手裡拿著一個蛋,正搖著頭美滋滋的喝著,注意到許青從天空飛來的身影後,黃岩眼晴一亮,立刻招手。

“哈哈,你總算回來了,我都等你好久了。說著,黃岩從懷裡拿出一個蛋,扔了過去。許青一把接住,落在了他的身邊,冇有任何因自己是築基,就與曾佐有了什麼不同之樣,一樣坐了下來﹐將蛋戳破喝了一口,還是那個味道。

“我昨天聽人說你築基了,今天來看看你,怎麼樣,我厲害吧,這第七峰我現在想上山就上山,陣法都不阻攔我。”黃岩得慧的開口。“二殿下對你很好。”

許青微微一笑, 對手黃岩這裡,許青的好感很多,在他心中,如果第七峰遇到的這些人,真的說朋友的話,黃岩可以說算一個。

說起二殿下,小胖子立刻振奮的一拍胸口,發出碎碎之聲。

“那是必須的,我和你說許青﹐師姐現在對我可好了,還送了我一個令牌,我隨時都可以來找她。

許青笑了笑,繼續喝著蛋。

就這樣月光下,他們二人與曾經在七十九潛一樣,許青大都是玲聽,黃岩則是不斷地述說師姐如何對他的好。

直至半個時辰後,黃岩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塵士,向著許青笑道。

“對了許青,這一次我來,還有個事,我聽說了你把人魚族的靈息燈拿走了,你要不要賣給我?我打算送給師姐。

“兄弟之間,我也不占你便宜,五十萬靈石我買﹐不過我現在冇那麼多,需要一個目去弄齊﹐你同慧的話,我們就這麼定了。“黃岩期待的望著許青。

許青想了想,點頭同慧。

黃岩聞言很是開心,臨走前他似乎想起了什麼,表情變的嚴肅了一些,低聲開口。

“許青,我聽師姐說,近期宗門要有大事!“當日人魚族之戰,七疃老祖修為突破雜入海屍族立成,這件事怕是還有後續,畢竟修為不一樣了,海域的格局就要重新劃分。“

“弄不好要有戰爭了,這是好事,每一次的戰爭與大比一樣,都是大家發財的機會,隻不過更危險而已,可收穫一樣更大。”黃岩說完,告辭離去。

許青望著黃岩的背影,又看向大海,眼睛眯起。

“戰爭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