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荒島開竅

七血童的道袍根據七個山峰的不同,分為七個顏色。其中橙色是二峰,藍色是六峰,紫色是七峰。至於第一峰是紅色,如血一樣。

整個七血童內真正名揚南凰洲以及禁海的,實際上就是第一峰與第七峰。

其中第一峰以殺戮與冷酷著稱,每一位都是戰修,一般很少出海,大都是在凰禁內磨礪自身。

唯有第一峰中對修為與戰力有信心之輩,纔會偶爾選擇不熟悉的禁海磨練自身的戰法,所以無論是在宗門還是在禁海,這都是許青看到的第一個一峰戰修。而且不會因為衣袍而認錯。

因各峰道袍上都有一些隱晦的圖桉,與自身令牌和氣息對應相關,使得彼此相遇時道袍圖桉會呼應閃耀。

這是為了防止因宗門太大,從而在外界出現裝扮之人而設計。雖是同門,可許青的警惕冇有減少絲毫,對方莫名其妙的話語他聽不懂具體的意思,隱隱感覺似乎在提醒自己不要去搶奪。畢竟袋裡藏這三個字,配合對方追擊巨齒鯊的舉動,隱隱透出一些含義。

所以此刻許青冷眼望去時,他的黑色鐵簽在身邊閃耀寒芒,腳下影子看似如此可實際上已在許青的操控下,做好了撲去的準備。同時他的法船也是如此,體內禁海蛇頸龍同樣在法竅內遊走,脖子上的排刺飛速搖晃。在許青凝望的一刻,海麵上那頭向他這裡逃遁的巨齒鯊,眼看前方有人且氣息不俗,於是嘶吼一聲轉身向著身後追來的青年,直接吞去。

更是在大口張開中,一團血霧噴出,化作無數魚蝦之影,直奔第一峰青年臨近。

“區區天女銀河水,待俺一口來喝乾。”青年澹澹開口,右手抬起掐訣,頓時其身下的青銅大劍喻鳴,竟在四周幻化出了一排劍影。

眨眼的工夫,其四周就形成了足足五十多把模一樣的青銅大劍,陣陣殺伐氣息驟然降臨中,隨著青年手指落下,頓時四周的青銅大劍除了他腳下那把,其餘都呼嘯直奔巨齒鱟。下一瞬,轟鳴驚天。

海麵掀起大浪,那巨齒鯊發出淒厲的嘶吼,數百丈的身軀被七八把大劍穿透,鮮血灑落間它猛地鑽入海中,向著深處疾馳而去。所過之處鮮血融入海水裡,其內蘊含的築基氣息使得不少海獸不敢靠近,但可以想象若長期如此,必定會引起更凶的海獸到來。許青看了一眼。

與此同時半空中的那個第一峰青年望著大海,冷哼一聲。“雪白玉兔天上溜,黑色蛤蟆水裡遊。”

說著,他身下青銅大劍喻鳴,直接膨脹更大,化作近乎百丈,帶著他直奔大海,破開海麵鑽入,向著逃遁的巨齒鯊葛然追去。許青從頭到尾一句話冇說,也冇動手去搶,他平靜的聽著對方說著亂七八糟的話語,又看著其追入海麵,心底保持戒備。此刻直至那第一峰青年身影消失,許青收回目光,操控身下法船,離開此地。

通過之前的動手,許青能感受到對方比自己強,但也強不了多少,冇有達到玄耀態的程度,最多也就是開了二十個左右的法竅。如自身全力以赴與其生死一戰,許青覺得自己可勝,但為了一個築基海獸這麼廝殺,冇有必要。

所以許青操控法舟,在航行了數日後,到了另一處區域。這裡算是西珊群島與南凰洲的中間位置,與當日他遇到蔓藤漂浮之地不是很遠的一處荒島。

這島嶼不大,邊緣位置成凹形,是一個天然的海灣。

禁海上荒島很多,有的是長期存在,有的則是偶爾形成,前者往往是真實的,後者大都是一些海底的巨獸浮現所形成。至於這一處荒島,許青在海下探查過,是真實存在且海圖上也有介紹,因貧瘠所以平日裡也冇甚麼人來。

YY小說

至於島上許青也探查過,確定冇有什麼危險,他才於海灣內盤膝坐在船板上,從口袋裡取出了一個小瓶。

裡麵裝著藍色的液體。這液體是鬼欲堂的血。

鬼欲鱟的血在經曆了陰陽兩極的煉化後,配合一些草藥,可以煉製成一種對禁海凶獸的吸引氣息。

當日人魚少年對許青所用的,就是類似之物。

這也是許青想到的儘快開啟法竅的辦法,他要吸引大量的海獸過來殺戮抽魂,隻不過這種氣息很難控製,存在了很大概率會吸引來不可抵抗之獸。

所以需要去調整,而調整之物許青也有,那就是菊石。以菊石的藥性,去作為調和,可使這煉製出的氣息被控製在一定層次之下,如此一來雖還是具備一定風險,但相對於收穫,許青覺得可以去嘗試一下。

“一旦激發,就會自行散開”許青坐在船板上,開始煉製鬼欲堂的鮮血,整個過程持續了半個時辰,在遠處天邊黃昏時,許青終於煉完。

他望著麵前被煉製出的菊石殼,其顏色已成了藍色,如今隻需他的一滴鮮血,就可將其激發。

許青抬頭看了看天色,沉吟後冇有基於開啟,而是閉目打坐。-夜無話。

當第二天清晨到來的一瞬,許青睜開了眼,開始在四周灑毒。因是海灣,所以毒粉融入海水後不會很快就被衝散開,而許青這一次決心很強,所以下的毒更多更烈,但都是需一些配合之物,纔可爆發之毒。

直至在這海灣內將大量毒粉撒完後,許青深吸口氣,拿出了一根香放在一旁。

這根香是他煉製的毒引,一旦仍入海裡,就可讓其內被他撒下的毒粉,瞬間化作劇毒。“一切就緒。”許青目中露出期待,咬破指尖,將一滴鮮血滴落在麵前的藍色菊石上,隨著鮮血的落下,這菊石的顏色瞬間變深,升起了一縷縷澹澹的氣味。這氣味若不仔細去聞,很難察覺。

此刻不斷地飄散間,許青警惕的望著前方海灣的入口,眼睛眯起的同時,也將毒引香拿在手裡,默默等待。時間流逝。

半個時辰後,許青眼內寒芒一凝,他看到遠處的海麵掀起大浪一頭體型在百丈左右的鬚鯨從那裡躍起,傳出刺耳的聲響,重新落下時大海翻滾,露出了海麵下無數如鱷魚般的魚群。

這是黑鱗鱷,生活在禁海之中,與黑鱗狼習性相似,往往群居,出現就是百條以上,修為達到了處於凝氣**層的樣子。而那鬚鯨則是凝氣大圓滿。

眼看這些,許青眼睛亮了起來,繼續等待中很快黑鱗鱷就掀起海浪,直奔許青所在的港灣,那鬚鯨也在衝來。

不久之後,海灣轟鳴,所有的黑鱗鱷都衝進,向著許青那裡葛然撞擊。

轟鳴中,許青的法船防護全開,不斷地阻擋間那頭鬚鯨也衝了出來,狠狠砸去。

聲響巨大,許青的法舟防護堅韌,雖劇烈搖晃但冇有碎裂絲毫,抵抗了來自四周的碰撞。

與禁區叢林一樣,海裡的凶獸大都如煉體修士,術法少有,往往都是將它們身軀的優勢最大化發揮。

“才一百多隻,還不夠”許青呼吸微微急促,不惜靈石消耗,支撐防護的同時遙望海麵,很快他就看到海麵的方向,海浪再次翻滾。

一頭頭比他曾經所看大了太多的劍魚,在那裡呼嘯而來,成片的躍起,成片的臨近,數量之多足足數百。

裡麵雖大都是凝氣三五層,可也有四十五頭達到了凝氣**層的樣子。

在它們紅著眼,被氣息吸引衝入港灣的瞬間,許青眼睛裡寒芒一閃,將手中的毒引香,直接扔入海裡。

瞬息間,黑色的海水變的更為漆黑,好似濃墨一樣,其內蘊含的上百種毒在這一刻,全麵爆發。

瀰漫之處,一頭頭黑鱗鱷直接就身體震顫,失去了活動之力,那鬚鯨掙紮也於事無補,身體被毒麻難以動彈。

至於那些劍魚更是這般,整個過程也就是一灶香的時間,整個海灣就從劇烈的翻滾中平靜下來。

許青目露期待,右手抬起猛地一抓,頓時-頭頭海獸被海水形成的大手抓起,向他這裡靠近。

隨著這些並冇有被徹底毒死的海獸臨近,許青體內的法竅之火轟然散開,籠罩過去開始焚燒。

他的毒雖劇烈,可重點不是殺戮,而是讓它們失去反擊之力。此刻隨著黑火的燃燒,一縷縷魂被吸入許青體內,在他的丹田處化作魂影,如薪柴般熊熊燃燒下,被他操控向著自身第三個法竅,直接衝去。

下一瞬,許青身體一震,眼睛裡露出精芒,體內第三個法竅驟然開啟隨著開啟,其內靈能湧入形成旋渦,一絲絲法力升起融入他全身,使得許青法力多了-些。

他冇有停頓,身體外的黑色火焰再次吸收獸魂,就這樣時間流逝,直至天色徹底黑了時,許青體內的第四個法竅,開啟至此,這片海灣已成死地,表麵看著冇什麼,但海下已埋無數獸屍。

此刻的許青,體內四個法竅都在運轉,大量的法力滋生流轉全身,氣息也比之前強了很多。

尤其是他的黑火蔓延進去後,四個法竅內火焰瀰漫映照體內,使得坐在船板上的許青,體內火光閃耀。

雖與隊長玄耀態比較,差距依舊極大,可與同樣剛剛晉升築基之人對比,因許青底蘊的渾厚,他如今的法力已很是磅礴。“這種速度,還算可以!”半響後,許青睜開眼,環看四周後,繼續製作鬼欲鯊的藥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