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殺機湧現

時間如流水,一天天流淌。

獸屍如落葉,一片片凋落。轉眼間過去了二十多天。

許青已不在曾經的港灣,他換了五處荒島。如今在第六處荒島,坐在被他自己開辟出來的簡易之灣內。

這二十多天裡他除了換地方外,已完全沉浸在對法竅的衝擊中使得自身的法竅終於開到了第十個。

黑色鐵簽內的金剛宗老祖,這半個月早就心驚肉跳了不知多少次,到後來隱隱有點恍忽,他覺得自己似乎進入了古籍的世界,實在是正常法竅的開啟,越是往後所需魂力就越多,開啟越發艱難,他這裡開啟第十個,用了八年的時間。而許青這裡,二十多天。

這種速度讓金剛宗老祖心底狂震,而他知道七血童的築基修士,一般來說想要開啟到十個法竅,大都需兩年左右。

除非是有大型的戰鬥,且可以在其內不斷廝殺又活下來,這樣纔可以達到許青這樣的速度。

隻不過七血童多年來冇有大型戰爭了,一般都是小磨擦,規模都被控製在一定程度內,至於海獸這裡,禁海雖大,海獸靈智雖低,但也很難成群成群的去殺。

唯有一些如毒或者陣法,又或者其他特殊手段,纔可如許青這樣去飛快晉升。

不過這樣的人,並不多。

這不但需要外力藉助,且還需本身實力不俗,更要防止出現不可抵抗的海獸,限製極多。

許青自己也清楚,自己不能長期如此。

首先是鬼欲鱟少見,他那兩隻曾經煉過隻,餘下的血液如今也都所剩無幾,同時菊石也冇多少了。

另外這些天許青已經有了一種心驚肉跳之感,實在是每一處港灣下的獸屍都不少,哪怕許青頻繁換地方,也還是會引起一些海裡恐怖存在的關注。

所以許青心中已有離意,此刻他將到來的頭蛇頸龍之魂抽出後,一邊在體內將其衝擊第十一法竅,一邊站起身,準備離開。

可就在第十一法竅出現更多裂縫,可還是冇有被衝開時,許青忽然眼睛一凝,遙望遠處大海,目中慢慢露出精芒。“這氣息。

他正觀望時,海麵突然暴起,一頭身體百丈左右,全身長滿了透著金屬之意的鎧甲,大口猙獰無比的海獸,衝出海麵。其身軀在半空競停頓,遙望海灣內的許青。“築基境界的鐵甲魚!”許青眼睛眯起,這不是他這二十多天遇到的第一個築基海獸,在七天前他也遇到了一個,對方是一頭旋齒鱟。

恐怖的造型,驚人的氣息,還有那體內如有火爐燃燒之感,使得許青意識到對方具備玄耀態,他不敢停頓立刻上岸,心底警惕到了極致,法舟也都神靈全麵開啟。

而對方當時似乎對他興趣不大,看了眼後離去。

但許青的戒備已經更為強烈,此刻他凝望前方的鐵甲魚,心底飛速衡量對方的強弱,而這鐵甲魚明顯有靈智,冇有靠近,而是遙望後落入海麵,在四周飛速遊走,似乎也在衡量。

其身上的鎧甲不斷地震顫,傳出擋擋碰撞之聲,這是鐵甲魚所特有的聲音,而它在遊走了一灶香的時間後,速度突然爆發,向著許青所在的港灣猛地衝來。

更是在衝來中,其身體再次躍起,向著許青發出一聲嘶吼,這嘶吼形成了音浪,捲起下方海麵,排山倒海形成大浪,向著許青轟鳴而來。

許青眼睛裡寒芒一閃,身下法舟猛地喻鳴,神性彙聚的同時,許青右手抬起隔空一抓,頓時半空中他的蛇頸龍幻化出來,向著鐵甲魚撞擊過去。

巨響滔天,鐵甲魚身體倒退,似察覺到了許青這裡不好惹,果斷放棄落入海麵,就要離去。

“冇有玄耀態!”許青眼睛一亮,這種冇有玄耀態的築基海獸,是他極為渴望遇到的,此刻看見豈能讓對方逃走。

於是他身體猛地衝出,速度之快化作一道長虹,揮手間頭頂天刀閃耀,向著下方海麵狠狠一劈。

大海轟轟,直接裂開一道百丈縫隙,露出了下方的鐵甲魚,可其身上的鐵甲太過驚人,與天刀碰觸後竟毫髮無損,反倒是凶意瀰漫,轉頭衝向許青。

可就在這時,黑色鐵簽飛速到來,其上散出寒芒的同時也有一抹藍光,那是毒。

這是金剛宗老祖主動懇請許青去塗抹的。此刻飛速臨近直奔鐵甲魚,目標看似是其身上鐵甲,可實際上臨近的一刻,其方向詭異扭轉,極為刁鑽的狠狠刺在鐵甲魚的眼睛上。

鐵甲魚嘶吼,身體微微一震,頓時在它四周幻化出了無數的鱗片之影,每一片都蘊含了築基的法力,若是凝氣遇到,一片就可斃命。

此刻數量足足上百,向著八方轟然捲去,但許青的身影已臨近。他體內黑火一散,身體外火焰升騰中右手彙火焰彙聚,直接化作一把匕首的樣子。

這是煞火吞魂經在法竅開啟十個後,所匹配的術法,名為煞刃。可根據修士所需自行改變,此刻被許青直接脫手而出,呼嘯間直接刺入鐵甲魚的身上,破了其甲,化作火焰向全身蔓延。冇有結束,許青腳下的影子也不甘示弱,飛速臨近籠罩,使得這鐵甲魚目中露出驚恐,全身一晃,頓時其身體外的鐵甲轟然潰散,消散身體的焚燒之火後,化作一片金屬的風暴,向著許青直接捲去。

做完這些,它更是尾巴一甩,頓時海麵出現一麵水牆直接升空阻擋許青的同時,這鐵甲魚轉頭死死的盯著許青,猛地張開口,吐出一個一丈多大的黑色珠子。

這珠子內瀰漫了腐爛的屍體,有人有獸,個個此刻葛然睜開眼發出淒厲之音,似要從珠子內爬出,肢體都在珠子上凸起。這一幕,使得這珠子看去好似長滿了軟刺,向著許青轟鳴而來。許青眼中露出寒芒,身體在這一刻火焰更為升騰,身後越影幻化向著前方咆孝,更有禁海蛇頸龍從海底衝出,向著那黑色珠子一口吞去。

聲響驚天迴盪間,珠子被蛇頸龍吞噬,於其體內好似要炸開,可卻被蛇頸龍死死壓製。但它畢竟是術法所化,似乎堅持不了多久。

許青也在這一刻衝開了鐵甲魚的金屬風暴,全身防護開啟,臨近落入海麵的鐵甲魚,手裡火焰幻化出新的匕首,向著對方的眼睛,狠狠刺入。

鐵甲魚嘶吼,身體掙紮就要向深海而去,可許青的影子此刻分裂兩條,一條連接海灣島嶼,一條則纏繞在鐵甲魚的身上。使得鐵甲魚如被束縛,在其掙紮間,許青右手抓住刺入對方眼中的七首,同時左手抬起,體內十個法竅內火焰爆發,彙聚其左手,直接按在了這鐵甲魚的身上,蔓延全部,開始焚燒。

眼看這火焰焚燒間,一縷魂力飛速融入許青體內,可就在這時,一股危機感在許青心神爆發。

他猛地抬頭,立刻看見天空上此刻有數十把青銅大劍,帶著驚人的殺傷力,向著鐵甲魚呼嘯而來。

其範圍很大,根本就無視許青還在這裡,臨近時四周的海水都出現了一個個旋渦,使得許青隻能鬆手拍訣,體內黑火在他上方化作麵盾牌,全力阻擋。

轟鳴間,那數十把青銅大劍落下,穿透了重傷的鐵甲魚,將冇有了鐵甲的它,直接四分五裂,而許青這裡也在衝擊中倒退。直至退出了青銅大劍的範圍,許青身影頓,麵色陰沉看了眼海麵上浮起的魚屍,又抬頭看向天空上此刻踏著一把青銅大劍到來的青年。

對方身上的赤紅色道袍,使得此人在半空很是顯眼。“不枉熬夜至淩晨,隨意長調出新珍。

《這個明星很想退休》

這第一峰青年揹著手站在大劍上,一縷縷氣血從海上鐵甲魚的屍體中升起被其吸收,隨後他低頭冷眼看了看許青,留下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語,轉身就要離去。

許青冇說話,掃了眼自己的禁海蛇頸龍,其體內的珠子因鐵甲魚的死亡不再掙紮,已被自身的本命蛇頸龍鎮壓,正在煉化。而他體內的魂力,雖之前冇來得及從鐵甲魚體內全部抽出,但也抽了四成出來,此刻正向第十一個法竅衝擊。下一瞬,第十一法竅,葛然開啟。

許青體內法力猛地一漲,他抬頭望著離去的第一峰青年,看出對方也冇有形成命火,於是眼睛裡殺機葛然升騰,揮手間停靠在海灣內的法船,直接金光一閃,恐怖的神性波動轟然爆發。-道金色的光束帶著無比的神聖之意滔天而出,向著遠處離去的第一峰青年,直接轟去。

那第一峰青年神色第一次出現變化,在半空飛速掐訣,身下的青銅大劍也猛地豎起阻擋,下一瞬與神性一擊碰觸後,這大劍直接就崩潰,四分五裂的同時,其後的第一峰青年,也是嘴角溢位鮮血。

其身體連續退後百丈,目中殺機強烈,猛地低頭看向許青。“年少拋頭容易去,樓頭殘命五更種!

許青聽不懂,但他殺心已起,此刻速度轟然爆發直奔對方,刹那臨近後右手匕首出現,向著眼前這青年的脖子,狠狠一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