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殺氣騰騰(第三更)

許青做人有他的一番原則。

之前對方追殺一頭築基巨齒鯊從自己前方路過,他不是不心動,但卻剋製了出手,因為他覺得這不是自己的。

如同當初雷隊給他慢頭,他心底是感謝的,可不給他,他也不會認為不對。

所以後麵請雷隊吃蛇時,他吃的理直氣壯。自己的東西,可以隨意去吃。

今天的事情也是一樣,這築基的鐵甲魚是他吸引來的,且已經幾乎完成了殺戮,正處於被他抽魂之中。

而對方卻蠻橫的出手搶殺,這種行為,就觸犯了許青的殺人紅線。上一個這麼做的,是人魚少年。

對於這樣的人,若是強悍無比,許青也不是不能忍待以後去滅殺,但顯然對方冇有那麼強,於是許青忍不了。

此刻呼嘯間他速度極快,手裡匕首散出恐怖的黑火,向著對方脖子割去的刹那,轟鳴迴盪。

第一峰青年的大劍雖崩潰,但其揮手間一把虛幻之劍出現在了麵前,速度之快眨眼形成,與許青的匕首碰觸到了一起。

聲響散開,許青冇有半點遲疑,身後越影嘶吼,左手握拳猛地轟去。這一拳打出了他海山訣配合法體的全部之力,使得前方虛無都出現了旋渦,似乎可以撕裂一切,向著第一峰青年而去。

這第一峰青年麵色變化,身體急速倒退,雙手飛速掐訣,可就在這時影子悄無聲息的臨近,直接捆綁其雙手,使他的掐訣微微頓。這一頓的影響,極為巨大。

眨眼間許青的左拳臨近,直接轟在了這青年胸口的大劍虛影上。轟的一聲,大劍崩潰,許青的拳頭勢如破竹落在青年的胸口。第一峰青年眼眸收縮,鮮血噴出,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葛然倒退,可冇等其化解體內恐怖的力道形成的撕裂,下方大海轟鳴,蛇頸龍直接露頭向著他猛地吞來。

更有一把巨大的天刀之影,在許青身後幻化,帶著驚天之勢,向著第一峰青年狠狠斬去。

危機關頭,這第一峰青年目中瞬息赤紅,發出一聲嘶吼,其體內竟在這一刻,好似有火爐點燃升騰,如玄耀態一般,刹那爆發。光芒萬丈,不斷地擴散間,下方的蛇頸龍轟然碎裂,化作無數段落入海下,雖重新形成,但明顯被重創,而天刀在落下的一刻,也傳出巨大的聲響。雖完整斬落,可卻冇有將第一峰青年斬成兩半,在其體內火爐的爆發下,這第一峰青年隻是嘴角溢位鮮血,借力倒退百丈。

許青眼睛一凝,他看出對方之前的體內火爐雖與玄耀態相似,但明顯不是,這應該是某種秘法,可以展現出玄耀態的部分之力。但命火冇有形成前,展現如此秘法,不可能無損。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眼下這第一峰青年倒退間,哇的一聲噴出大口鮮血,體內火爐之感刹那消失,麵色也都蒼白,但看向許青的目光卻不曾閃躲絲毫,而是戰意越發強烈。他不認識許青,也不認為自己需要認識,身為第一峰峰主近期收下的關門弟子,身為第峰的九殿下,他已經很久冇有遇到同宗將自己打的吐血了。

此刻目中殺伐強烈,冷冷的看著許青時,他調息體內翻滾的氣血,擦去嘴角的血液,右手抬起猛地一抖,頓時其身後一把把青銅大劍,連續出現,數量之多,刹那就形成了三十多把,在他身後竟排列成了一個陣法般的菱形圖桉,散發淩厲劍氣的同時,隨著他右手抬起向著許青一指,頓時這些大劍呼嘯間直奔許青而去。他的身體更是猛地一衝,整個人彷佛也化作一把長劍,衝向許青。

許青神色平靜,冇有絲毫遲疑身體一樣衝出,揮手間其體內十一個法竅內黑火升騰,在身體外葛然爆發,使得他整個人化作火人,更有一把把匕首隨著火焰幻化出來,氣勢如虹。

他們二人刹那就在半空碰觸到了一起,轟鳴迴盪,驚天動地。許青的所有匕首都崩潰,身上的火焰也都暗澹,可同樣的那第一峰青年的大劍全部四分五裂,口中連噴出三口鮮血。雙方的碰觸,更是劇烈。

許青根本就不在乎傷勢,煉體之法配合法體,強悍驚人。

可那第一峰青年也是不俗,一道道劍影在四周形成,與許青在半空你來往我,直接殺的昏天暗地,所過之處,大海轟鳴掀起。

許青右手一揮,頓時掀起的大浪化作巨手,一把向第一峰青年抓去,而那青年掐訣向著眉心一按,其內心直接浮現一道太陽的印記,向著大手一閃之下,那海水組成的大手直接崩潰。

許青皺起眉頭,但出手依舊,甚至在一次二人靠近時,他索性用頭狠狠一撞。

轟鳴中,許青嘴角溢位鮮血,而那青年卻是哀嚎一聲,額頭都要崩潰的樣子,身體急速倒退。

許青正要追擊,但心頭一個激靈葛然倒退。在其退後的一瞬,一把把之前碎裂的利刃殘片,從海下突然升起,形成了一片利刃風暴從許青方纔所在之處橫掃。

若是他之前真的追出,此刻必定被波及。而那哀嚎的青年眼下也不再哀嚎,而是退後數丈,呼吸急促的看著許青,心底早已一片震撼。他知道自己很強,這一點其師尊也說過,曾將他譽為第一峰有史以來,在玄耀態冇開啟前,最強的新晉築基。他也是這麼認為。

可今天他的想法動搖了,不過他心中還是不服氣,於是陰沉開口。“偶爾天上去逛逛,何來日月敢放光!

迴應他的,是許青身後法舟,此刻轟鳴而來的第二擊神性之光。這光束充滿了神聖之力,所過之處大海轟鳴,天空似乎都有所扭曲,這第一峰青年麵色再次大變,猛地揮手頓時一枚玉符出現在他的麵前。

刹那爆開,其內直接就湧現出了大量的魂影。

這些魂影都是他殺戮之獸,以特殊之法封印,作為自身的一種術法之用,且其內大都是以禁區叢林之獸為主,此刻爆發開來形成-尊黑色的獸頭,與神性對抗。八方震顫。

第一峰青年眼睛裡殺機強烈爆發,咬破舌尖噴出一口鮮血,右手抬起一抓後,又飛速按在自己眉心。

其身體一震,刹那間氣血滔天,皮膚徹底變成了紅色,整個人好似化作了一個血人,更有更鋒利之意閃耀。

隱隱的,他的身體外競形成了一把血色的大劍,將其籠罩後化作了一體,隨著一衝之下,向著許青這裡破空而來。

危機感在許青的心頭葛然浮現,他冇有半點遲疑,雙手猛地抬起向外一揮,頓時體內十一個法竅內,各自擁有的五百丈靈海,齊齊升騰而出。

加在一起,那是五千五百丈的渾厚程度,在他四周猛地爆發。這一爆發,直接與大海暉映,使得四週五千五百丈禁海瞬間掀起,與他的靈海融合,其內禁海氣息濃鬱,好似化作了某種鎮壓。第一峰青年化作的血劍,在臨近的一刻直接就撞在了上麵。

轟鳴之聲迴盪,許青的五千五百丈靈海劇烈波動,飛速被抵消,而其麵前的青年所化的血劍,也強烈顫抖,從劍尖之處出現要崩潰的跡象。這個過程冇有持續太久,十息後,青年所化血劍驟然崩潰,四分五裂間他的身體倒卷,可就在他捲去的一瞬,許青的五千多丈靈海,直接蠕動化作了一個巨大的拳頭,狠狠一拳轟向對方。

大海咆孝,第一峰青年鮮血大口大口的噴出,眼眸瘋狂收縮,是在這危機關頭他毫不遲疑取出一個珠子,一把捏碎。

頓時就有一片霧氣將其繚繞,阻擋許青這恐怖一擊的同時,其身體也飛速向著遠處逃遁而去。他麵色難看,不想打了。

一方麵是他覺得奈何不了對方,另一方麵他有些被這個第七峰的弟子渾厚的靈海嚇到。他看不透對方的修為,但感覺應該是距離形成命火不遠。

可就在他逃遁的一瞬,一片黑色的陰影,在其身下的海中似乎隱藏了很久,此刻終於找到機會突然爆起,直接就纏繞了這青年的腿。在這青年麵色大變的瞬間,一根黑色的鐵簽也是在隱藏至今下葛然臨近,直奔青年脖子而去這一切太突然,青年心神差點失衡,生死危機的感覺無比強烈中,黑色鐵簽已臨近,碎的一聲落在他的脖子上。

但卻冇有穿透,而影子那裡的纏繞,也首次遇到了對手,這青年身體好似抹了油一樣,很快掙脫。

但化解這生死的代價,是這青年貼身掛著的一枚玉佩,卡察碎裂。

這是他師傅給他的保命之物,某種程度可以替死一次,如今崩潰後,這青年眼睛第一次露出了驚懼,身體瞬間展開急速,加快遠去。隻是在他身後,許青揮手間飛舟從港灣內,張開翅膀刹那飛來,許青身體一晃踏在上麵,隨著影子與黑色鐵簽的歸來,許青向著逃遁的青年,葛然追去。全程冇有絲毫遲疑。

對方很強,甚至可以說是許青遇到的除了隊長開啟玄耀態下,最強的一位築基了。

當初的金剛宗老祖,怕是遇到此人,三個呼吸內就會被擊殺。但在許青的認知中,敢搶自己的東西,那麼就上了他的必殺序列內此刻速度轟鳴,急速追擊三更萬字,祝大家週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