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峰青年的聲音或許是因心情太過激盪,就連法力也都湧入了喉嚨,使得喉嚨直接就破了音。

帶著尖銳,帶著淒慘,迴盪蒼穹。遠處正在打鬥的雙方數十個修士,都聽到了來自第一峰青年的嘶吼。

許青也是麵色一變,身體驀然退後。讓他退後的不僅僅是第一峰青年莫名其妙的話語,還有..隨著對方開口,從而吸引來的數十道目光。

這些遠處蒼穹上的修士,任何一個在許青的眼中都如同神衹一般,渾身上下散發出的氣息哪怕距離這麼遠,都讓他之前體內翻滾,鮮血噴出。

而如今,他們齊齊看來....許青冇有絲毫遲疑,法舟的防護在這一刹那全部開啟,更是取出不少防護符寶,甚至揮手間蛇頸龍也都出現將其籠罩。

下一瞬,-道道無法想象,難以形容的恐怖威壓刹那降臨,許青腦海頓時轟鳴,蛇頸龍崩潰,他的符寶也都崩潰。

好在他的法舟不俗,有神性存在,所以此刻雖防護也崩潰,但船身完好。

許青身體震動間雖也噴出兩口鮮血,可在法舟的防護重新形成中,在不斷地加速倒退裡,化解了這些目光降臨的威壓。

至於第一峰天驕;此刻也是鮮血噴出,身體外防護的保命之物一連碎裂了三個,整個人噴出七八口鮮血,甚至其化作的血色之劍也都四分五裂,更是取出一麵不俗的盾牌抵抗,可也還是碎裂開。

如此抵禦,這才讓他避開了天空目光的威壓。許青心有餘悸,一邊急速退後,一邊抬頭看向蒼穹。

蒼穹上,隨著雙方的出手,天地色變,八方轟鳴,大海風暴捲起。在這些身影裡,許青看到了第七峰的峰主,也看到了其身邊六位雖衣著顏色不同但氣勢樣驚人之輩。

對於這些人的身份,許青不需要去猜測什麼,心底已有答案。他們,應該就是七血瞳的各山峰峰主。

而能與他們交戰且不落下風的,正是海屍族。許青在人魚島見過海屍族,此刻在他雙目刺痛的掃望下,他看到那些海屍族居然都是人形,-個個穿著黑色的鎧甲,目中露出黑色的火焰,身上的屍毒瀰漫間,威壓滔天。

除此之外,雙方四周還有一些修士,這些修士修為相對雖弱了很多,但也一樣強悍,其...許.青看到了三長老,也看到了海屍族的類似之修。

看到這裡已是極致,許青眼睛刺痛無法繼續凝望,隻能收回目光,他知道不能再去看了,否則的話,自己的雙眼必定崩潰,身體也將無法承受,雙方的差距,太大了。

與此同時,蒼穹上傳來一聲低吼,七血瞳方麵一一個穿著赤色道袍的老者猛地揮手,在其四周赫然形成了-把把金色的大劍,將與其交戰的海屍族逼退後,他猛地一晃直奔許青與第一峰青年這這老者麵色赤紅與其衣袍一般,體內還似存在了一個炙陽般的火人,看起來驚心動魄,氣勢如虹,濃濃的火熱在其身上不斷釋放。

眼看如此,第一-峰青年目中露出激動,大聲嘶吼。

“滄海萬粟一線新,殘陽神光又一日!!!”

“你這不說人話的孽徒,還不快滾,留在這裡找死!”天空上飛速趕來的第一峰老者,低喝一聲,回頭直接一劍橫掃,與阻攔他脫離戰場的海屍族交手。

眨眼間,雙方越戰越遠,就要離開這片區域。許青一聽這話,眼眸收縮,身下法船更為加速,此刻疾馳間已拉開了距離。

而不遠處的第一峰青年此刻也急了,他心知肚明時機關鍵,一旦師尊離去自己就死定了,於是臉都憋的通紅,眼睛血絲瀰漫,向著天空大吼-聲。

“師尊救我,這第七峰的小子追殺了我十天十夜,他這是不殺我不罷休,師尊彆走,救我啊!!”許青毫不遲疑,身下法舟嗡鳴,驟然潛水,向著深海急速前行。

天空上第一峰老者一愣,滿臉詫異,他很清楚自己收的這個關門弟子,自從知道了玄幽古皇喜歡把玄機藏著詩詞之中後,就變的魔怔了,極少說人話,句句都是狗屁不通的詩詞。

他記得上一次聽到對方說人話,還是三年前。於是目光如電樣刹那落在許青逃遁的方向。

雖隔著海水,但潛入海下的許青還是在對方的目光下心神轟鳴,身體控製不住的震顫,全身在這一刻彷彿失去了一切移動之力,好似整個人被禁錮一般,生死懸於一線。

.

“....第一峰峰主正要開口。

“小孩打架而已。”就在這時,-一個淡淡的聲音,從蒼穹上傳來。說話之人,是站在大翼上,一人獨戰三個海屍族,還遊刃有餘的第七峰峰主。

第一峰青年麵色一變。但第一峰峰主卻神色如常,方纔冇有說話的話語,也不知是否改變了含義,繼續傳出。

“你們二人胡鬨,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彼此內鬥!”說著,他揮手間扔出一枚金色的符紙,這符紙看似符寶,但給人的感覺超出百倍不止,此刻直奔許青所潛入的海麵。

臨近後這符紙直接分成兩份,-份刹那鑽入海下追上許青,破開其法舟防護,直接貼在他的身上,另一份則是無視第一峰青年的驚恐,直接拍在他的臉上。

瞬息間符文同時落下,許青與第一峰青年都是身體一一震,下一刻符文消散,形成金色的花紋烙印在了他們的皮膚上。

這烙印仔細去看,好似同源。

“此為連命符,受傷冇事,但隻要一個死了,另一個也魂飛魄散,你們願意殺就殺,不願意殺就立刻給老夫滾回宗門,回去後連命自解!第一峰老者低吼一聲,掀起滔天大浪卷著許青與第一峰青年,向著遠處轟隆隆的推開,隨後身體一晃衝入海屍族修士中,-劍橫掃,將-一個海屍族修士直接斬了半條腿。那海屍族還在動,可劍氣爆發,其下半身瞬間崩潰。做完這些,他被一個同境海屍族阻攔,雙方一群人,在這天空越戰越遠。海麵上,隨著浪濤起伏,許青麵色難看的重新浮起,他抬起手看著手臂上出現的烙印。這烙印不僅僅在手臂形成,全身上下都有。不遠處的第一峰青年一樣這般,隻不過與許青不同的是他的麵色並非難看,而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甚至身體一晃之下,取出一把碎了一半的大劍,坐在上麵,竟到了許青的法舟旁。許青冷冷的看著他,忽然開口。

“你叫什麼名字?’

“醉生夢死自由過,麵具遮顏走天涯。”第-峰青年看了許青一一眼,淡淡開口。

許青心底殺機又有些忍不住,右手抬起猛地一揮,頓時一把黑火形成的匕首幻化,直奔青年而去。

青年心驚肉跳,可他相信師尊,於是強忍著不閃躲,任由匕首到了自己脖子上,眼看就要割開,可許青卻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生死危機。

這讓許青沉默,確定了這種連命符的確驚人。在這連命符下,自己的確不能去斬殺對方,至於將其打殘,又或者廢除修為的折磨,這冇有意義。

且一旦過頭,以此人的狠勁,自殺也不是不可能。而此人戰力不俗,繼續下去也要廢些周折,這讓許青心底衡量後,暫將殺意壓下,冷冷看了這第一峰青年一一眼,收回匕首轉身回了法舟。

隨著許青離去,這第-峰青年也是心底從之前的哆嗦中恢複了一一些,方纔那一刻,他也是無比驚恐,生死危機一樣強烈。

而黑色鐵簽內的金剛宗老祖,此刻在鐵簽裡吸了口氣,看向遠處走遠的七血瞳峰主,心底滿是歎息。

“我怎麼冇想到這一點!!這特麼居然也可以!!!”至於許青這裡,在回到舟船後他盤膝坐下,操控--絲影子覆蓋身上,使其散出異質,嘗試腐蝕自身。

這個方法,是許青能想到的抹去連命符的辦法。很快他就眼睛眯起,在影子的覆蓋與腐蝕下,連命符出現了-些黯淡,隻不過這過程有些緩慢。

但這至少有效。於是許青不再理會第一峰青年,此刻-邊慢慢磨削,一邊取出一枚竹簡,抓來黑色鐵簽,在上麵開始刻東西。

隨著刻畫,金剛宗老祖眼睛睜大。他看到了竹簡上的名字。尤其是排在最上麵的金剛宗老祖五個字,讓他心驚肉跳,對於許青的記仇,感受極大。

而最讓他顫抖的,是他發現自己的名字雖被劃掉,可與其他名字劃掉不同,其他人都是劃了三下,而自己名字上隻有一下,且很淡。

“莫非這是還要弄死我的意思嗎!”金剛宗老祖驚恐,他覺得自己必須要儘快努力變的更有用,爭取可以在名字上,多劃一下。

與此同時,他也看到了許青如今所寫的新名字。傻子。金剛宗老祖偷偷瞄了一眼第一峰青年:深以為然。

此刻的第一峰青年,心底長長的鬆了口氣,暗道若非遇到師尊,怕是這一-次自己小命就真的冇了。

..另外他方纔看到七爺為對方開口,心中不由的生起了一些猜測,隨後注意到許青那裡的舉動,於是產生了強烈的好奇。

可他懂的詩詞不多,平時都是胡編幾句,這一次想要問的事情有點多,於是不知道該如何措辭。

半晌後,總算是憋出了一句。

“夜雨無眠聽刻音,天上神仙是你爹?”許青冇理會這腦子有毛病的第一峰青年,刻完傻子二字後,將竹簡放入口袋裡,開啟了法舟防護,瞬間將對方身影隔絕在外。

接著抬頭正要掐訣離開這裡,可就在....遠處的天際,傳來一聲淒厲之音。

許青瞬間抬頭看了過去,一眼就看到在七血瞳與海屍族遠去的方向,有一道隻剩下了半截身子的海屍族金丹修士屍體,驟然從天而落,墜在了海麵,引起大海轟鳴的同時,其屍體也沉了下去。

許青眼睛一凝。---------------------------------昨天寫的太晚,然後今天起的就晚.....會還有更新。

昨天寫完還冇修改,我修改一下發上來。此刻依舊懵逼中.....怎麼一覺睡到這個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