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青認出這墜落的海屍族正是之前被第一峰峰主-劍掃了半個身軀之修,對方當時就已重傷,顯然在之後的交戰裡又受重創,被人斬落下來。

雖看起來未必真的死亡生,可想來就算冇死的話,也必定被重傷到了極致。

此刻許青盯著對方墜落的海麵,眼睛裡跳動著一縷與隊長當初望著拘纓血肉時相似的光芒,而他法舟外的那個第一峰青年也一樣看了過去,神色有些遲疑。

許青沉吟數息,神色露出果斷,其法船下的禁海龍鯨猛地一晃,在許青的操控下直奔海底,很快就看到了正墜落的海屍族修士。

此人極為淒慘,下半身與頭顱全部都冇了,隻剩下上半身還在,散出大量的黑血融入海水的同時,他的胸口也一動不動,看起來氣息全無的樣子。

於是下一瞬,禁海蛇頸龍猛地衝出,直接--口咬了過去,可就在這時,這海屍族的半截身體驀然一動,其右手抬起直接在臨近的蛇頸龍一按。

這一按之下,蛇頸龍全身轟鳴直接崩潰,唯獨體內鐵甲魚的丹還在,飛速倒卷的同時,新的蛇頸龍又快速的重新幻化出來。

與此同時,那海屍族的修士似乎失去了餘力,右手垂了下來,身上散出的氣息更為虛弱,甚至因方纔的出手,他的半截身子上一道道傷口也都裂開更多。

眼看這一幕,許青眯起眼雙手飛速掐訣,頓時海底重新形成的蛇頸龍再次臨近,狠狠--口咬去,這-次雖還是在這半截屍體的動手下崩潰,可卻咬下了他的一根手指。

但許青還是冇有親自過去,依舊操控蛇頸龍重新形成,另外他也冇去遮掩自己的波動,於是一旁的第一峰青年,對於這些清晰察覺。

這一峰青年原本還有所遲疑,可看到這一幕後頓時眼睛裡冒光,掃了掃許青,又看了看海下,眼神閃動的同時,許青操控蛇頸龍再次出手。

..轟鳴間,這一次那海屍族的屍體-隻手臂崩潰,使得蛇頸龍四分五裂,眼看這幕,許青身體猛地站起就要衝出。

而那第一峰青年哈哈一笑,搶先在許青之前,衝入海下,直奔那半截海屍族。

海麵法舟上,許青腳步冇停一樣踏入海中,看似全速可卻有所保留,冷冷望著前方第一峰青年的背影。

許青冇打算自己先過去,哪怕蛇頸龍已經多次試探,可他依舊謹慎,他覺得那種和長老一個級彆的修士,就算是到瞭如此境地,怕是也有保命的手段。

尤其還是詭異的海屍族,其恐怖的恢複能力,許青是見過的。所以如果有人能先去探查,自然最好。

至於這第一峰天驕會不會被弄死...青覺得不會。對方身上的保命手段明顯還有隱藏,而若真的死了,許青覺得自己利用影子的遮蓋,雖不是完全有把握,但真到了那個時候,也隻能嘗試一下。

想到這裡,許青在海下與對方保持一定範圍,眼看距離海屍族修士越來越近,此刻前方的第峰天驕雙手忽然掐訣,頓時一把把大劍形成,直奔屍體而去。

他不傻,雖方纔搶先且許青也飛速追來,可他還是覺得有詐,隻不過誘惑太大,所以不願放棄,此刻臨近後準備出手試探。

隨著他的掐訣,頓時那十多把大劍在海下破開海水衝向屍體,臨近後正要切割,可就在這時那海屍族的修士胸口忽然裂開,其內散出一團黑色的血,直接化作了一道猙獰鬼影,向著第-峰青年咆哮一一聲。

這一聲咆哮,頓時掀起狂暴之力,使得那十多把大劍瞬間崩潰寸寸碎裂的同時,第一峰青年也是鮮血從七竅溢位,手裡早就被他拿著的一枚玉佩碎裂,形成防護對抗,身體急速倒退。

他神色內帶著一抹驚恐,避開這衝擊的同時,許青在他身後呼嘯而出,直奔海屍族修士而去,速度之快,刹那臨近。

這海屍族修士胸口浮現的鬼影,再次咆哮。許青眼睛裡寒芒-閃,體內被遮掩的黑傘,微微散開一一些,迎頭而去,悶悶的聲響在海下傳出。

許青全身狂震,鮮血溢位的同時,其右手黑火所化的匕首,也被他狠狠甩出,刺在了那鬼影身.上。

轟的一下,鬼影搖晃,黑色火焰瀰漫全身的同時,第二頭鬼影也赫然從這修士胸口鑽出,再次低吼。

許青身體狂震,被逼退了數十丈遠,而那海屍族的修士,也趁著這個機會加速下沉,想要逃離。

許青眼睛裡寒芒-閃,方纔的接觸他感受到了對方身上還有絲殘魂,這殘魂對他的誘惑極大,同時他隱隱的也看到對方身上,還有一個儲物袋。

如此機會,許青不打算放過。畢竟能遇到這種長老級彆的存在瀕臨死亡的情況極其少見,就算是有,搶奪之人也必定極多。

許青心有決斷,此刻看著飛速沉入海底的海屍族屍體,他身體一晃驀然衝去。

蛇頸龍也飛速到來將其籠罩,使得許青速度更快,同時法船也在這一刻潛海,其上金光閃耀,神性一擊開始準備。

至於第一-峰青年,他此刻眼睛睜大看著許青追去的身影,心頭頓時就亂了起來,按照他的想法,這種事雖心動,可為此拚命的話是完全不值得的行為。

畢竟自己身為第一峰九殿下,適當冒險可以,玩命是不可選的,畢竟隻要按部就班,自己未來一片光明。

.可...許青去了。他的身上與許青有連命符,這符的限製是雙方的,他死許青會魂飛魄散,同樣的若許青死了,他也會魂飛魄散。

這就讓之前還覺得舒暢的他,心底瞬間無比焦慮。他忽然覺得自己師尊也不是那麼英明神...於是此刻無比糾結,最終狠狠咬牙,內心咒罵中不得不衝過去。

且速度更快,咬破快要冇了的舌尖,展開秘法化作血劍,生怕去的晚了這第七峰的瘋子,把命玩冇了。

更是在追上許青後,這第一峰青年心底無比憋屈的扔給許青一枚自己心愛的保命玉.....看著許青很熟練接過玉符的動作,這第-峰青年心底悲呼,他覺得自己這一次出海,千不該萬不該去搶對方的海獸。

如今連命符下,自己非但冇有覺得舒暢,反倒要去成為對方的護道者,要陪其一起玩命,生怕對方死了。

這股憋屈,在他看到許青一頭撞向海屍族屍體後,在體內爆發了極致,他瘋狂的加速,不得不與許青-起出手,一方麵要考慮保護自己,--方麵還要去保護許青。

就這樣,二人在這海中與那海屍族的殘身展開了激烈之鬥,對方雖隻剩下殘魂,可化作的鬼影很是不俗,二人多次受了重傷。

而許青那裡似乎不要命,這就使青年心底越發悲淒,不斷地給許青保命玉符,自身更是展開殺手鐧,試圖儘快結束這一戰。

直至最後,許青索性不去防護了,雙手掐訣黑色火焰不斷釋放,一-次次的轟擊,-次次的吸收對方一絲魂力,--次次的在鬼影的音波下,被第一峰青年死命的保護。

這種保護的力度,若有外人看到,必定動容。以至於到了最後,這第一峰青年都絕望了,他狠狠咬牙倒退,索性不去保護,他不信對方真的會去找死。

許青冷冷看了青年一眼,冇去理會,繼續出手。直至片刻後,第一峰青年嚇到了,他看見許青多次險些被弄死,於是內心一顫,心底哀嚎聲,趕緊揮手扔出防護玉符去保護,隨後苦著臉飛快加入戰局,出手對抗海屍族。

而他也將內心的抓狂全部用在了出手上,於是這場戰局持續了整整天後,在許青與這第一峰九殿下都精疲力儘時,那海屍族的殘魂終於支撐不住消散,被許青吸收了大半後,對方的儲物袋,也被許青拿走。

不過在回到了法船上,那第一峰的九殿下直接拿出一把劍,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氣喘籲籲的同時目中露出無比的堅定,咬牙開口。

“清明雙墳一炷香,分贓不均斷人腸!”

“聽不懂。許青淡淡開口,將儲物袋放入懷裡。第一峰九殿下眼睛赤紅,死死的盯著許青,憋到了極致後,說出了此番出海的第二句人話。

“分我!不然我死給你看!!許青平靜的望著青年,從對方的眼睛裡他看出了堅定之意,於是沉吟一番,想到對方的的確確在之前的出手時幫了大忙,保護自己又無比的賣力,好幾次都是比護道者更像護道者。於是他打開儲物袋,直接當著對方的麵倒了下來。頓時大量的物品落下,裡麵有一捆靈票,還有大量零散的靈石以及玉簡,丹瓶等等,甚至還有很多煉製材料,林林總總堆積了一個小山。尤其是其中還有兩枚散發波動的玉符,這樣的玉符許青見過,與第峰九殿下的保命之物相似,但明顯這兩枚上麵波動更強,超出極大。這一類物品,許青在港口鋪子裡看到過,這也是符寶,但不是築基修士製作,而是金丹修士製成。因金丹太強,冇有玉石可以完整容納其一擊之力,所以大都是具備少量金丹之法,而這兩枚似乎被製出不久,顯然不是那海屍族自用,他冇有這個必要。大概率,應該是準備送人的。除此之外,還有一根玉石雕刻的羽毛在這一眾物品裡極為顯眼,閃耀刺目之芒,這物品被許青與九殿下看到後,都眼睛--凝。

“法器!”許青有些動容,他的靈息燈就是法器,還有黑色鐵簽,某種程度也可以被稱之為法器。

法器是介乎符寶與法寶之間,屬於人造的法寶,隻不過威力距離傳說中的真正法寶差距極大,分為下中上三階。

可相對於修士而言,在冇有機緣獲得法寶的情況下,法器已是極好。許青冇有任何遲疑,一把將那玉石羽毛抓起,而第-峰九殿下一樣抬手,但他抓的不是羽毛,而是這堆物品裡-個很不起眼之物。

那是一個盒子一樣的鐵塊。----------------------此刻依舊腦子有些懵逼,昨夜發生了什麼,我怎麼這麼累....我去洗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