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許青去了信物所在之地,那裡有一艘不大的商船,裡麵的物品尚可,雖不是特彆值錢,但也有些價值,最重要的是許青在裡麵看到了一堆藥材。根據管理此地的弟子小心翼翼的答覆,許青知道這艘船已經兩個月冇人來取了。於是許青將藥材收起,喊來自己的線人去處理商船後,問詢了關於港口開辟的事情。

“主人,港口開辟我已全部瞭解,正要向您彙報。”

“新開辟的港口分為對內與對外,各有利弊,其中對內收益不是很多,但方便主人建立山下弟子的人脈。a;quot;

“至於對外則收益極大,但這需要很多部門入駐纔可,比如引水,比如調度,比如運輸等等,可一旦建成哪怕隻是簡易港口,隨著商船往來,收益驚人,另外也會吸引商鋪入駐,這就又是一份收益。”

線人低聲開口,對於許青交給自己的任務,她不敢有絲毫的懈怠,這兩個月的時間不斷調查研究,更是花了一些靈幣買了很多資訊。

所以在許青問詢後,她冇有去思索太久,便將關於開辟新港的事情,全部說出。“不過工程浩大,哪怕隻是最簡易的港口,初步基建也需至少三百萬靈石,若是連同商鋪等設施全部修建完成,總投入額在千萬以上,且根據需求,上不封頂。”許青聽到這裡,神色看似如此,可暗中卻心神一震,他本以為自己如今也算有錢了,畢竟那個海屍族的儲物袋內,靈石之類加在起也有幾十萬的樣子。

但此刻聽到線人的話語,許青隻能默然。“但最終的收益一樣極為恐怖,我們七血童的港灣吞吐有限,我這段時間觀察往來舟船,每天來七血童的舟船有三成需在外排隊纔可進入。

“所有一旦我們的新港開辟出來,根本就不缺少商船停泊與往來,主人我對比其他港口後,暗中計算了一下,我們實際上的總投入是在三百萬靈石的樣子,後續可以用收益來慢慢再建。

“如果一切順利,最多兩年左右,就可收支平衡,此後第三年一年就可回本,後續每年的收益,應該是在三百萬靈石的樣子。a;quot;

“另外我還打聽到其他築基開辟港口的前輩,很少有自己去完全投入的,往往都是多人起,所以主人如果身邊有人願意也可一起投入,但好像必須是築基前輩纔可。a;quot;

“另外宗門的錢莊也有很多熱衷於此,可聽說宗門對此有很多限製,所以冇有多少港口有他們的股份。許青沉吟。

港口的開辟原本隻是他覺得名額不能浪費且一旦修建出來以後自己甚麼都不需要去做,每年就可多出這麼一大筆收益,所以他才讓線人去打聽。

可如今聽下來,許青雖心動,但實在太貴了,且明顯這裡麵還有很多麻煩的事情。另外如此多的靈石投入進去,會將自身與七血童捆綁過深,這一點許青有些遲疑,他也忽然明白為何很多築基修士,並冇有選擇開辟港口的原因了。一方麵是牽扯精力加深羈絆,另一方麵也是耗費太大。

有這些靈石的話,許青覺得自己都可以去釋出任務,讓彆人為自己去抓捕海獸了。所以思索後許青心底已有放棄之念

於是讓線人離去,他自身換了灰色道袍,準備去買賣材料。

這一次歸來,他要買的東西很多,無論是藥草還是符寶都需準備,另外他打算去看看宗門內售賣的法器。

法器很貴,許青之前捨不得,如今口袋還算豐厚,他打算選一選。

同時對於一峰的吳劍巫曾經扔出的那些魂簡,許青也很感興趣,準備去找一找有冇有賣出的,此物雖效率一般,但吸收起來很是方便。

“還有靈息燈”許青一邊走在街頭,一邊思索,此刻的他在那身灰色道袍的遮掩下,再加上修為的內斂,看起來很是尋常,唯獨偶爾會有一兩道目光,從人群裡很隱晦的在他這裡掃來。

掃來之人都是與許青一樣穿著灰色道袍的築基修士,彼此氣機感應下察覺對方,往往都是目光一碰就各自挪開,互不打擾。

就這樣,許青一路來到曾經每天都去的早餐攤點,坐了下來,在攤位老闆的熱情招呼下,美美的吃了一頓。這一次,他吃了四個蛋。

雖修為踏入築基後他可以數日不進食,以法力滋養,但許青還是喜歡與之前一樣去吃東西,這讓他有一種滿足感-

邊吃著,他一邊取出身份令牌給黃岩傳音,問詢對方當日提出要購買靈息燈之事後續如何。

黃岩冇有立刻回覆,直至許青吃完準備離開時,他接到了黃岩的資訊。“買啊,許青你回來了啊你在哪我去找你。

看著黃岩的迴音,許青眼睛露出期待,想著就要有五十萬靈石的入賬,他心情很是愉悅,告知了對方地點後,很快許青就看到了風風火火一路跑來的黃岩。他似乎更胖了,衣服在身上勒出的一圈卷肉,比之前多了幾層。看見許青,黃岩哈哈一笑直接扔出一捆厚厚的靈票。“一千靈石麵值,都是第六峰的專屬靈票,共二百張。

“時間太倉促,靈石這裡我隻弄到這些,餘下的我用一件法器相抵如何。”黃岩說著,取出件黑色的內甲,遞給了許青。

“法器”許青接過這件內甲,法力湧入後頓時感受到這內甲中瀰漫了無數的符文,彼此按照某種規律排列在一起,瀰漫整個內甲內外,粗略去看怕是不下十萬之多,僅僅是略微感應,許青就察覺到了這內甲的不俗。

“這是一件萬符甲,原本我是打算送給師姐的,但我覺得她更喜歡靈息燈,這甲就和你換了吧,拿出去也能賣個三十萬左右的靈石了。

“這玩意雖隻是下階法器,但防護很不錯,你穿著它遇到玄耀態築基,隻要對方不是二火,都可抵抗數次。a;quot;

黃岩似乎對築基很瞭解的樣子,顯然是師姐對他普及了多次,而他的修為也明顯到了要突破的程度。

許青點頭,將這萬符甲收起後,拿出了靈息燈遞給黃岩。

“需不需要我送你去第七峰?”許青看著把玩靈息燈的黃岩,輕聲開口。“不用,我要給師姐的東西,誰敢搶?”黃岩一拍肚子,美滋的將靈息燈收起,正要拿出玉簡給師姐傳音,忽然想到了什麼,回頭看了許青一眼。

“許青,上次我和你說要有戰爭之事,已經基本確定了,你自己可以斟酌一下是否參戰。a;quot;

說完,他衝著許青揮了揮手,飛速向第七峰跑去。

望著黃岩的背影,許青心底也有感慨,他發現這黃岩是真的有錢,幾十萬靈石以及法器說拿出就拿出,但對於黃岩的背景,許青冇有去調查。這在七血童是很忌諱的事情,許青不願這麼做。

於是目送黃岩離開後,他想著對方之前的話語,眼睛微微眯起。“戰爭

許青沉吟,心底對開辟港口的最後一絲念頭也都在這一刻抹去了,他準備拿這個港口開辟權,去換一條街。雖收益不多,但總比冇有強。

帶著這樣的想法,許青向著賣玉符的店鋪走去。

在主城內買賣築基修士使用物品的鋪子,大都在第六峰的鵬明區內,港口區這裡不是很多,且因價格都極為高昂,所以此類鋪子裡的顧客很少。

大都是單獨設了隔間,有專門的弟子招待。所以來到鵬明區後,許青找了一番,最終選擇了一家叫做明器閣的店鋪,走了進去。這店鋪算是整個第六峰鵬明區內,最大的幾家鋪子之一了,足足有五層閣樓,且每一層的範圍都差不多二百多丈。其內修建的更是奢華,看起來就極為不俗,尤其是裡麵的夥計不少,有男有女,似乎無論何時都會比顧客要多的樣子,且都俊美靚麗。

許青剛一踏入,立刻就吸引了鋪子內很多夥計的注意,實在是許青這裡雖穿著灰色道袍,可相貌極為出眾,甚至在不少女夥計的眼中,許青的到來,使得店鋪似乎都亮了下。

更不用說敢於踏入他們鋪子的人基本上冇有尋常之輩,至少也都是核心弟子,尤其是他們招待築基多了,很清楚宗門的築基修士大都喜歡穿灰袍到來。

所以很多夥計都快步走來要去接待,可其中一個豎著雙馬尾的靚麗少女,卻是搶在所有人之前,第一個到了許青麵前。

“這位師兄,你可以叫我小慧,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嘛,我將竭儘所能為你服務。”這少女看著許青的臉,自身俏臉微紅,柔聲開口。a;quot;我們明器閣以器具一類為主,第一層是符寶,第二層是玉符,三層往上則是法器,師兄你想看什麼,我給你介紹。

許青目光掃過四周,注意到這店鋪一層除了自己冇有其他顧客,同時也看到了此地牆壁佈滿了各種符寶。

雖都被封印,可依舊還是有不俗的波動擴散開來。尤其是大廳內還有數十個水晶柱子,裡麵也有符寶閃耀。

能被如此單獨存放,可見品質應該是更好。“我想看看法器。”許青收回目光,望著在自己的目光下,小臉越發紅潤的少女,平靜開雙馬尾少女聞言,眼睛更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