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戰爭機會

“法器在三樓,前輩請”

聽到許青要買法器,這接待過很多宗門築基修士的少女,立刻知曉眼前這個極為好看的同齡人,必定是築基。

這讓她芳心一顫,稱呼也有所改變,眼睛更是水汪汪,帶著恭敬引路。同時在樓梯這裡,她多了一個心眼,冇有請許青先行,而是主動上前,在前方引路。這做法冇有失禮,且隨著走上台階,她的身姿也於行走間不經意的顯露出曲線,尤其是翹臂更為鮮明,將衣袍鼓起,勾勒出蜜桃之形。充滿了魅惑的同時,隨著其雙馬尾的搖晃,還添了一份清純。可惜,許青無視了。

於是上了三樓後,少女心底也有些鬱悶,她冇在許青身上感受到一絲一毫的異樣之意,但很快就整理思緒,將許青引入一個閣房後,恭敬的問詢對法器的需求。“攻擊類,價格在三十萬靈石以內”許青平靜開口。

少女聽聞點頭告退,時間不長,她回來時拿著一個托盤,立刻放著三樣物品。一把藍色的小劍,上麵貼著一張符紙,將此劍波動封印了九成九,隻散出一絲可以讓人感受。

第二樣物品是一個項鍊,上麵鑲嵌著五個指甲蓋大小的黑色珠子,也有符紙封印。最後一樣則是一個紅色的小鈴擋。

“寒山劍,此劍內蘊含禁海氣息,打造過程中曾置身海底三年,使其冰寒之意驚人,以法力驅使可散出寒氣,且擅長速度,鋒利無比“五煞珠,每一個珠子都封印一道金煞氣息,旦散開可化金罰之雷,轟殺一切,除非耗散否則不死不休,用法是法力融入的同時,將對方名字刻在珠子上。”

“最後一個是生魂鈴,一旦搖晃可讓對敵者神魂震動被定在原地,可對詭異無效,隻對具備肉身之修有用,且此器存在瑕疵,一旦展開,使用者因一樣是有肉身之修,所以也要受到影響,但因它是少見的魂類法器,所以價格反倒更高。”“寒山劍,二十七萬靈石,五煞珠三十萬靈,生魂鈴三十三萬靈石。”少女脆聲開口,隨後望向許青。

許青目光從這三樣物品上掃過,表麵看似如常,可心底卻是感慨法器的昂貴,但他知道自己玄耀態冇有開啟前,法器尤為重要。

尤其是他覺得戰爭既然要來,那麼自然要好好準備一番,不然訊息一旦散開怕是更貴。

這三個法器,實際上他都很喜歡,可全部拿下的話,他買不起。他還要買玉符,還要買大量毒草之物。

所以一一檢視後,許青最終咬牙買下了生魂鈴,此物雖有瑕疵,可許青有辦法去將其化解。

他準備綁在黑色鐵簽上,讓金剛宗老祖去用來遠距離殺敵,而金剛宗老祖不是血肉之魂,他是器靈,不會受到影響。

“就此物了。”許青拿住生魂鈴,緩緩開口。少女有些激動,畢竟法器的售出是大生意,於是恭敬的為許青辦理了交易後,又按照許青的要求,帶他去了二樓檢視玉符,在這裡許青買了三枚增加防護的玉符與一枚攻擊類玉符後,又花掉了十二萬靈石。

當走出這商鋪時,許青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暗歎一聲。

凝氣時他覺得凝氣所需的資源很貴,築基時他覺得凝氣還好,築基丹纔是最貴的,可如今他回憶之前,覺得那些都不算甚麼了。築基的玉符與法器,纔是最貴的。“還有法船要晉升,也需大量靈石。

《劍來》

許青搖了搖頭,此刻買完法器他壓下心疼,準備去主城第二峰的澄靈區看看藥草,畢竟港口區的藥草與澄靈區比較,種類還是不如的。

同時他也想去看看有冇有賣鬼欲鱟與菊石,這關乎他出海吸引海獸開法竅之需。可就在許青前往第二峰澄靈區的路上,他的身份令牌震動起來,許青取出一看,是張三給他傳音。“許青你回來了“昨天回的。”許青回覆。

“你在哪呢,要不要來我這裡一趟,或者我去找你,我和你商量一件大事。“我準備去澄靈區看看藥草。”許青有些好奇張三找自己什麼事,同時想起了自己洞府的中樞上,關於隊長多次尋來的記錄。“行,澄靈區有個百草坊,我們在那裡見。傳音結束。

許青沉吟,向著第二峰澄靈區走去,不久之後他找到了張三所說的百草坊,此店很大,算是第二區的名店。

遠遠地,許青就看到了百草坊外的張三。他坐在一旁的台階上抽著菸袋,一身灰色的道袍很不起眼,看見許青後張三臉上露出笑容,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快步走來。“許青師弟,隊長這幾天有冇有找你”臨近後,張三拉著許青到了一處角落,低聲問道。

“我回來後冇見過隊長。”許青有些奇怪,看了張三一眼。

“那就好,隊長這傢夥最近瘋了一樣的四處借錢,之前差點就把我的港口開辟權給抵押出去,和我說什麼他要買一個裝扮成其他族的方法,一旦成了至少賺個一百倍以上,我琢磨他應該也會找你。

“許青師弟,你港口開辟權還在吧”張三臉期待的望著許青。“還在。”許青點頭。

“太好了!”張三哈哈一笑,飛速開口。

“許青,你把你的港口開辟權給我吧,隊長那邊也被我好不容易勸說,他纔沒把自己的抵押出去,這樣的話再算上你的,我們就可以乾一票了。

“我有準確的訊息,宗門要和海屍族開戰了,這件事其實很多人都猜到,不過訊息這種東西,不同的人聽到有不同的思緒,這關乎格局。

“有的人聽到戰爭想的是自保,有的人想的是如何獲取貢獻,有的是惶恐緊張,還有一些能想到發財,但卻不知如何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