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血煉子老祖的讚譽,七爺微微一笑,冇有說話,隻是抱拳再次一拜。蒼穹上的血線勾勒成的老祖,笑容中目光挪開,落在了七血童主城,以其所在高度,以其修為,似乎可以將全城所有弟子,都映入心神之內。隨著凝望,他音如天雷,一字一字,轟轟炸開。

“此戰,峰主與長老有必應之約,但築基與凝氣無此義務,老夫知曉爾等所修皆為自身努力以命拚爬而出,期間宗門相助雖有,但也不多。

“故此戰事不對你等強製,願意參戰者給與獎勵,整個戰事參戰者將以自願接任務的方式來進行,爾等七血童弟子,誰願參戰"老祖話語一出,整個七血童七座山峰,所有凝氣五層以上修士身上的身份令牌瞬間震動,一道道關於參戰的利益之事,刹那浮現。

隨著這些資訊的浮現,所有修士在取出後都瞬息知曉,有一些看完眼睛裡更是露出精芒與渴望。

於是很快,在這主城內與山峰上,一個個聲音迴應而出。“弟子願參戰!"弟子願參戰!!

在這參戰之聲陸續傳出的同時,一道道身影也從主城以及七座山峰上飛出到了半空,恭敬而站。

其內有築基,也有山下高階凝氣弟子以飛行符到來。

許青抬頭遙望這一切,取出自己的身份令牌,檢視其內的資訊。

“參戰者按修為算,即刻發放第一波獎勵,其中凝氣五層五百靈石起最高大圓滿三千靈石,築基十萬靈石起最高大圓滿五十萬靈石,同意參戰立刻給予,可一旦參戰,非戰爭結束不可退出,但期間任務自願這是玉簡內對於參戰之修的第一條利益,許青看到後也是微微動容,他覺得自己可以拿到十萬靈石,這個數額已經是一筆不菲的財富了。

“戰爭期間任務由峰主下放給各峰長老,長老釋出後任何人任何峰都可去接,任務獎勵豐厚至極。

“參戰者任務內外一切個人收穫無需上報,歸屬個人所有!

“七血童戰爭勝利所有參戰之人,按照任務完成質量與數量綜合比對,發放宗門此戰收益!

“另海屍族之魂,對我宗修行煞火吞魂經者有奇效,無比美味,爾等一試便知!“此戰,誰願參戰這一次的戰爭獎勵初始就有這麼多靈石發放,可以想象後續的任務必定更為驚人,許青看到這裡,很是動心。他很缺靈石。

尤其是買了法器與毒草後,他如今口袋裡靈石雖有,但也隻夠日常罷了。而靈石對於修行的重要程度極大,許青很清楚,如果現在自己有千萬靈石,那麼他甚至可以去釋出戰爭以外的任務,讓宗門大量修士外出去幫他抓獲築基海獸,甚至若是靈石更多,他都可以讓長老出手幫忙。如此一來,衝開到三十個法竅,難度將大幅度降低。

即便是不去尋求長老幫助,若他靈石足夠,不惜代價的話煉製出那種超越法船的法艦小心避開一些不可抗力,也可在禁海上,叱吒一方。所以,這一次戰爭的獎勵,讓許青呼吸有些加快。

尤其是裡麵的海屍族之魂,對嘗過甜頭的許青而言,誘惑更大,而他本就是殺伐果斷之人,所以略微思索後,心底已有決斷。

而此刻,一道道身影陸續衝上天空,參戰之聲此起彼伏,七血童七座山峰的築基修士,加在一起差不多上千的樣子,此番足足七成修士選擇了參戰,密密麻麻,氣勢驚人,使得八方風起,大海也都劇烈翻滾。

更有一道道長老的身影,也從各自山峰走出,站在了各峰峰主的身邊。同時在主城的地麵上,數不清的凝氣修士在各自的衡量後,部分選擇了參戰,也有部分準備觀望一下。

畢竟能成為七血童弟子之人,且活到了凝氣五層以上者,本身就少有等閒之輩。“開宗門大陣,打通與人魚島的傳送連接!隨著蒼穹上血煉子的開口,頓時整個七血童轟鳴,七座山峰的七個巨大的血童,散發出妖異之芒,籠罩整個範圍。大陣開啟。

眾人的身份令牌內,除了對獎勵的訊息外,還有對此戰的簡單佈局,似乎宗門根本就不怕這佈局被暴露出去。

整個佈局,將以人魚族四島為前線指揮部,所有參戰之人在七血童主城巨大的光罩陣法下,隻需手持身份令牌,默唸參戰,便可被陣法直接傳送去人魚族,在那裡彙聚。

以此方法使戰場遠離七血童,而人魚族島嶼的戰略位置極重,屬於是七血童與海屍族中間之地。

這個位置七血童之前以大比作為遮掩,藉助老祖突破闖入對方族群內禍亂,使海屍族措手不及,被七血童一舉拿下。

所以這戰略佈局的第一步,實際上已經完成,接下來就是第二步,在人魚族島於海屍族的反撲下,徹底站穩。

第一步,算是陰謀,這第二步,是明謀。“參戰者,出發!”血煉子葛然揮手,其身影直接化作無數恐怖的紅線,向著宗門陣法呼嘯而去,刹那消失在內,被傳送而去。

隨後是五個峰的峰主,相繼踏入。

他們的後方是各峰長老,最後是七座山峰的七百多築基修士。一群人浩浩蕩蕩,帶著滔天的煞氣,直接傳送消失。

許青在築基修士之中,冇有第一時間傳送,而是看了眼七血童的主城。雖宗門一定也預留了部分力量守護,但如今的宗門明顯要比往常空虛很多,即便是護宗大陣開啟,可這個破綻還是有的。

而來七血童至今,這個宗門給許青的感覺,裡麵大都是心機深沉之輩,所以他不相信宗門老祖與七個峰主,會對此疏忽大意。

“那麼很大的可能,是七血童的底蘊不僅僅是眼前所看這些,必定還有更深的存在,甚至很有可能如今的山門與主城,是一個陷阱,引誘其他勢力到來的陷阱。"許青若有所思,抬頭看著宗門大陣,目中光芒內斂,手持身份令牌,心底默唸。“參戰!

下一瞬,許青的身影被一束從上方陣法落下的光籠罩,整個人葛然消失。此刻的主城內,這樣的光一道接著一道,大量的弟子都在這光束下,傳送而去。可以想象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這樣的光束還會更多的出現。

而此刻的禁海上,人魚族四座島嶼所在之處,天空一樣有七血童主城的陣法之光籠罩,將四座島全部瀰漫在內。

除了本身的防護外,這裡的陣法顯然與七血童主城同步,可以讓弟子瞬間就傳送到來。放眼看去,在這四座島嶼外,天空上風雷滾滾,嘶吼不斷,似有強者在交手,更遠處的大海上,波濤洶湧,霧氣繚繞,在那霧氣裡明顯有廝殺與鬥法之音傳出。

思路客

隱約間可以看到,與海屍族交手之人,居然大都是人魚族!

顯然,被鎮壓了全族後,人魚族已經選擇了徹底的臣服,被安排成了第一波戰爭之力。但這交戰並冇有激烈到了極致,似乎隻是常態罷了,而在這四座島上,無數與人魚族不樣的建築已經拔地而起。那是一處又一處的高塔。

每一座高塔上都閃耀藍色的閃電,向著八方遊走,與其他高塔連接,使得四座島好似被連成了一體。

更有數不清的大型法器,被修建在了四座島上,時而轟鳴,激發出一排掠人的術法,向著遠處戰場落下。

同時還有陣法在這四座島瀰漫,天空上更是每隔幾息,就會有陣符之影形成,飛速融入四方天地,加固這裡的陣法。

同時一片片簡易的居住之地,也被開辟出來,更是在幽藏島上,被抽出了大量的異質,好似被操控一樣,化作了九頭大蛇,正在為七血童而站。

還有彌厄島上的眾多火山,也是如此,被七血童佈置後,此刻正在爆發,而每一次爆發,都讓大地震動,恐怖之力傾瀉而出,向著八方轟鳴。

尹美奇一樣這般,大半個島嶼被開辟成了劍池,一把把飛劍被浸泡在內,彷佛在蘊養,顯然這是第一峰的手段,一旦發作,必定震動天地。變化最大的,是拘纓島。

這座島上被種下了一顆眼睛,這眼睛的大小堪比七成的島嶼,巨大驚人的同時,仔細去看,可以看出它與七血童的血童,一模-樣此刻眨動間,一道道資訊被輸送到了這四座島所有修士的身份令牌內。當許青到來時,他是在彌厄島的半空中,現身的一瞬,他看到的就是這模樣大變的人魚族四座島嶼。

許青心神震動,遙望遠處,他看到了在拘纓島的半空中,站在那裡的血煉子以及其身後的五個峰主。

還有就是在血煉子老祖麵前,此刻彎腰拜見,似在彙報的另外兩位峰主。這兩位一個是老嫗,腳下踏著彷佛數萬陣法重疊在一起的浩瀚陣圖,氣勢不弱絲毫。

另一個是老者,麵色發黑,整個人冇有什麼威嚴之感,反倒充滿了一種苦澀,似他心中有一個苦劫,始終無法解開。

他手裡拿著一個酒葫,一邊走上天空,一邊喝著。正是五峰與六峰峰主。

望著這些,許青忽然知道為何之前宗門內,七個山峰的峰主中,五峰與六峰冇有出現了。

這人魚族四座島嶼的變化,就是他們兩峰構架與佈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