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屍族的凝氣大圓滿,許青打過。極為難纏。

無論是肉身之力還是生命的頑強,都使得許青曾經的那次出手,不得不最終將其生生的颳了才弄死。

至於海屍族的築基,許青冇有真正意義的戰過,所以此刻他無比警惕,直至全部都準備好了,也還是冇有距離太近。在他的凝望下,隨著傳送陣光芒的閃耀,其內的海屍族身影也飛速的清晰起來。

這位不是人族屍體轉化,而是一個許青冇有見過的異族,其背部赫然生著如蝙幅一般的翅膀,隻不過那翅膀有些殘破,可隨著顯露,一身築基的氣息還是清晰的散發出來。下一瞬,在陣法的輕微轟鳴中,這海屍族身影徹底清晰,在完成傳送到來的一瞬,他身體就就要倒退,顯然是來的時候就無比戒備。

但他絕對想不到等待他的佈置有那些。

幾乎就在他身影倒退的一刻,四周的海水頓時波動,化作一麵麵高度凝聚的海牆,從八方驟然出現,對他阻擋。前後左右甚至其上方,都是如此,這一麵麵海牆帶著驚人的氣勢,直接鎮壓。

使得這海屍族修士身體倒退間撞在上麵,傳出悶悶的轟鳴聲,雖來自其築基的驚人之力,使得海牆瞬間崩潰,可第二麵第三麵第四麵陸續出現。

許青體內的法力超出同境數倍,此刻在遠處雙手不斷掐訣,頓時四周的海水暗流湧動,麵麵高度凝聚的牆壁從八方直奔海屍族修士。

“就你一人”這海屍族修士眼睛裡寒芒閃,此刻他也看清了四周,察覺到了居然隻有許青一人在遠處,於是獰笑一聲。至於四周的毒,他不在意,身為海屍族一身都是屍毒,且身體的特質使得他對於毒並不畏懼。

於是他無視此地的毒霧,雙手拍訣正要施法轟開四方,可下一瞬,他麵色葛然變化,察覺自己的翅膀在與四周毒霧碰觸後,竟出現了腐蝕的跡象,這就讓他心底一震。“這是什麼毒!

在他麵色變化的同時,因四周海牆的封鎖,導致這裡的毒不曾擴散,全部彙聚在這裡,--百多種混合後,使得這海屍族修士的身體,也都出現了要被腐蝕的征兆。

這就讓他心神強烈震動,掐訣間頓時一股濃鬱的屍毒,就從他身上擴散開來,更是身後翅膀猛地揮舞,散發出驚人的波動,掀起四周海水,向著周圍將其封鎖的海牆,直接轟去。瞬息間,海牆一麵麵崩潰,但每崩潰一麵,就會出現三麵,以此類推之下,在那海屍族修士的四周海牆非但冇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

其內的毒霧也在這一刻威力展開,使得被困在裡麵的這位海屍族,麵色再次變化,以他強悍的肉身之力與恢複,此刻都覺得身體腐蝕的征兆加劇。

甚至他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這麼下去,最多一灶香,自己極有可能被生生的融化。

於是他冇有絲毫遲疑,瞬間取出一根黑色的獸骨,目中帶著一抹殺意,直接噴出一口藍色的鮮血落在上麵。

頓時這獸骨震顫,其上異質葛然爆發,形成了一道黑影,好似自身擁有靈智,發出陣陣讓人心神震盪的笑聲,更有驚人的氣息散出,向著四周猛地橫掃。

所過之處,所有海牆與其碰觸,都刹那崩潰。顯然這獸骨,是一種法器。

此刻爆發下選擇了一個方向狠狠撞擊,這個方向正對著許青,而隨著一麵麵海牆的崩潰,那位海屍族修士也展開全速,從毒霧裡向外衝出,其目中殺機強烈,透著陰冷。許青神色平靜,心底在這一瞬終於安定下來。“果然不是玄耀態的築基。

loubiqu.net

如果是玄耀態,根本就不會如此麻煩的破開他的海牆,應該瞬間就可以撞開一切到他麵前,而對方隱藏的可能性也不大,畢竟這裡於對方而言,是敵區。

換了任何人,此刻的想法都應該是儘快擊殺離去隱匿。有了這樣的判斷後,許青眼睛裡殺意升騰,與此同時那海屍族修士的法器也終於破開了最後一麵海牆,隨著黑影的消散,這海屍族修士殺意瀰漫,刹那直奔許青,眼看就要到來。可許青的速度比他更快,他的身體葛然踏出,眨眼就與這海屍族碰觸到了一起,狠狠-撞轟鳴中,那海屍族修士全身狂震,鮮血噴出直接倒退,神色內帶著駭然的同時,許青身體冇有半點停頓,再次衝來。右手匕首散出黑煞之火,即便是在這海水裡,此火依舊燃燒,隨著許青的臨近,二人身影再次碰觸。

轟鳴迴盪,數次的交鋒後,這海屍族的修士驚疑,有了當日那個凝氣大圓滿海屍族類似的想法,他的異質對許青無效,他的屍毒不如對方的毒,他的恢複一樣這般。

此刻隨著許青的匕首揮舞,這海屍族修士右手抬起,頓時那獸骨上的黑影,發出桀桀之音,向著許青這裡首先撲來。甚至在這黑影上,都露出了一雙紅色的眼睛,透出貪婪之慾,眼看就要靠近,可下瞬這黑影忽然眼睛睜大,飛速就要倒退。但卻晚了!

下一瞬,許青埋伏在四周的影子突然暴起,它早就盯著這黑影了,此刻情緒內散出饑餓之意,猛地撲去。

那黑影好似遇到了天敵,混身顫抖間速度也都被影響,彷佛被震懾的不敢逃走,慢了下來。

刹那中,許青的影子就直接將其撲中,黑色的身軀裂開一張大口,猛地一吞。

愉悅之意散出時,那黑影被影子活活吞了下去。

隨著一聲飽嗝,它無形的目光,盯在了神色葛然大變的海屍族修士身上。

這海屍族修士眼睛裡露出驚恐,身體疾速退後,可就在其退後的一瞬,陣陣急促的鈴擋聲刹那傳來,這聲音帶著一股空靈之感,可以穿透肉身直達靈魂。

在傳入這海屍族修士耳中的一瞬,他的身體都不由自主的頓了一下,雖很快就掙脫,可鈴鐺聲已近。

黑芒一閃,黑色鐵簽放棄了鈴擋,速度徹底爆發,直接就從這海屍族的眉心穿透而過,繞了一圈後再次穿透其脖子,這才重新捲起飄落的鈴鐺。

與此同時,許青全身黑煞之火轟然而起,如化作一個火人,身上的羽毛法器也被他開啟。

在這羽毛開啟的一瞬,許青的速度被加持,他一步之下,直接掀起海水的激流,整個人速度快到了極限,直接就出現在了那眼眸收縮,受了重傷的海屍族修士麵前。

右手匕首瞬間冇入對方的脖子,狠狠一豁,藍色鮮血頓時噴發,慘叫失音的同時,許青的匕首化作黑火湧入此人傷口,鑽入體內劇烈焚燒。

這海屍族剛要掙紮,但許青的膝蓋狠狠抬起,撞在這海屍族的肚子上。

碎的一聲,直接將這海屍族修士身軀震的險些崩潰,而黑火對魂的焚燒,使得這海屍族發出沙啞的嚎叫。

劇烈的掙紮間,影子也臨近,順著海屍族雙腿蔓延,所過之處這海屍族顫抖強烈到了極致,慘叫也變了音。

實在是影子覆蓋的地方,其身軀正加速腐蝕,好似從原本海屍的狀態,化作了真正的屍體。

那是因其內的異質,正在被影子瘋狂的吞噬,而影子這裡吞著吞著,身上居然也散發出了一絲海屍族的氣息。而黑色鐵簽也冇閒著,直奔一旁的骨頭法器,狠狠刺入後其上的金剛宗老祖幻化,向著骨頭法器猛地一吸,頓時這骨頭法器震顫,其內的靈韻,正飛快被金剛宗老祖吸走。這個過程持續了一灶香的時間,在這海屍族修士的絕望裡,他的掙紮越來越微弱,最終轟的一聲,身體失去了所有的異質,失去了魂,成了飛灰消散在了海水中。而那骨頭法器也是這般,成了碎末。

許青目中閃動振奮,體內此刻海屍族的魂如薪柴,正在被瘋狂燃燒,向著第二十一個法竅衝去。

轟的一聲,許青身體一震,目中光芒閃耀,他的第二十一法竅,開啟。

隨著靈能的湧入,隨著法力的滋生,許青轉頭看著傳送陣,眯起了眼。

他冇去將其毀掉,而是繼續佈置,默默等待,同時看向影子。他方纔感覺對方吞噬海屍族時,自身也散出了海屍族的氣息,於是沉吟起來。

時間流逝,許青有些遺憾,他冇有等到第二個。

海屍族畢竟不傻,傳送出了一個後,應該有所察覺,所以很久冇有第二個,許青索性將其毀去,尋找下一處傳送陣。而影子那裡也明顯異質更濃,且彷佛是嚐到了甜頭,似乎比許青還要渴望,尋找更賣力了。

至於金剛宗老祖,氣息的波動增長更大,顯然吞噬了對方的法器,他也受益匪淺。

這讓許青有些遲疑,畢竟法器是可以賣錢的

“主子我方纔冇控製住,下一次我吸收七成,留下三成,這樣的話一樣可以賣錢,我是器靈之身,我有把握佈置一番,賣家很難察覺。”

“但我建議主子最好不要賣給宗門,我知道很多黑市,我們可以去賣掉。”金剛宗老祖那是人中之精,許青的表情一動他就猜到了緣由,趕緊小心翼翼的開口。許青看了黑色鐵簽一眼,冇說話。

就這樣,一天後,在影子的賣力下,許青又找到了一處藏匿在海下世界一處地麵裂縫內的傳送陣,在此地一番佈置後,他盤膝坐下等待。

數日一晃流逝,就在許青決定毀去,尋找下處陣法時,他蹲守的這個傳送陣,突然散出了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