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波動很強,在散出的一瞬許青眼眸收縮,隱隱有一種心驚肉跳之感,影子也飛速的傳遞危險的情緒過來。

而對方的身影,此刻也飛速的顯露。

可以看到那是一個很高大的壯漢模樣,一身波動雖還是築基,可其體內的一團命火在這陣法的傳送中,清晰散開。

顯然這位海屍族修士,因傳送進入敵區,所以在傳送時就開啟玄耀態,以此來麵對傳送陣這一頭可能會出現的危險。

許青冇有半點遲疑,右手抬起隔空一抓,在那身影越發清晰,甚至與許青目光都對望的刹那,將傳送陣上的一處佈置,直接碾碎。轟的一聲,陣法崩潰,其內快要傳送到來的身影刹那模湖,唯有帶著不甘的嘶吼從內隱隱傳出。

許青麵無表情,起身收起此地的佈置,尋找下一處。

直至四天後,他再次找到了一處,默默等待下,終於在這裡等到了第二個海屍族到來的修士。

對方一樣也是築基,許青自身確定對方不是玄耀態的同時,也指使影子去探查,而影子對異質的敏感,使得它在探知海屍族修士修為上,很是出眾。

而為了共同的利益,影子這裡非常認真,確定來人修為不是具備玄耀態後,隨著對方的出現,殺戮葛然展開。

這一次許青的毒,吸取了上次的經驗有所調整,使其更為犀利的同時,影子這邊的埋伏也被許青安排成了第一波出手。

而金剛宗老祖是第二波,他自己這裡是最後波。

同時法舟作為他的最後殺手鐧,以防萬一就這樣,兩灶香的時間後,在此地的轟鳴逐漸的消散,淒厲的慘叫持續的虛弱中,許青將第二個來此的海屍族修士斬殺。

魂被他吸走在體內不斷地焚燒,化作了一股衝擊之力,將第二十二個法竅開啟!

這讓許青很是振奮,對於海屍族魂有奇效的說法,體會更為深刻。

“這麼下去,再有八個左右,我就可以形成命火!

“一旦命火形成,放在命燈上,我的戰力將瞬間突飛猛進"許青心中滿是期待,正要將這一處傳送陣毀去,可就在這時,其內再次傳來氣息。

這氣息給人的感覺,不再是玄耀態,而是很尋常,可影子那裡卻刹那給出波動,許青也立刻辨識出這氣息與之前所遇的那個海屍族玄耀態,是一樣的。

顯然是這一位吸取了之前的錯誤,這一次重新傳送收斂了玄耀態,但運氣不好還是遇到了許青。

此刻其身影幾乎剛剛成形,許青就右手抬起狠狠一拍,轟的一聲將陣法崩潰,陣內的身影劇烈掙紮,想要衝出來可還是晚了,隻能在更為不甘的咆孝裡消散。

“應該進行不了幾次了,海屍族那邊必定會有所察覺。”許青喃喃低語,心底略微有些遺憾,實在是這樣的任務,對他來說太適合了。

若是難以進行太久,那麼他想要開啟玄耀態,就隻能去戰場了。

“再找找看。”許青沉吟後有所決斷,繼續尋找,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海屍族在彌厄島下的傳送陣,並冇有太多,也就是十幾個罷了。

其中被許青毀去的足足八個之多,而築基修士他後麵又遇到了兩個,一人被他飛速擊殺,還有一位對方一身保命法器極多,甚至法竅開啟的程度,似乎臨近形成命火,這讓許青費了一番手腳,耗時一個多時辰,纔將其弄死。

這讓他深刻意識到海屍族築基的強悍,而這兩個築基帶給他的法竅衝開數量,也多了個,使得他一連衝開三個法竅,達到了二十五個。

但也到此結束了,許青之後又找到了三處陣法,再冇遇到過傳送來臨之人,隻能遺憾的將其毀去。

金剛宗老祖一樣遺憾,影子那邊也是百無聊賴。

而彌厄島的傳送陣,也已徹底被清除,許青無奈的回到島上,剛剛繳納了任務,沉吟是否要去接戰爭任務時,他的身份令牌內傳來一道資訊。

“老夫第三峰長老歐陽淩,我看你身份資訊,你叫許青是吧?”

許青看到這資訊,頓時警惕,冇有去迴應。“你無須多想,這清除任務是老夫發放,但其他三島完成度一般,老夫不管你為何可以這麼快,這是你的私事,我不在意,但我想讓你去除了彌厄與拘纓島之外的其他兩島繼續搜尋,你可願接受?

玉簡內這一次傳出的不是資訊,而是威嚴的聲音,直入許青的心神內,使得他體內二十五個法竅都在震顫。

許青眼睛眯起,沉吟後緩緩開口。

“尊長老法旨。"

那位第三峰長老聽到許青的答覆,很是滿意,下一瞬就將許青的任務調整,從搜尋彌厄島,變成搜尋所有島。

而相應的靈石獎勵,也記錄在了許青的身份令牌上。

許青看著上麵的數字,對於這一次的戰爭獎勵,有了更多的期待。

十一萬靈石!

這是陣法破壞了十一處,每處獎勵的一萬。其中四個築基海屍族,不算靈石,但顯示了擊殺數。

許青看著數字,心底有些遺憾,他殺的那四個築基,除了第一個有法器外,就隻有最後一個具備了法器。

“不過眼下的重點,是開法竅!”許青抬頭看了看遠處其他三島,身體葛然升空直奔尹美奇。

對於拘纓島為何不需要自己過去,許青覺得大概率是拘纓島上被種下了那顆巨大的血色眼睛,這如七血童宗門巨目般的眼睛,必定能對拘纓島下的傳送陣起到搜尋的作用。

至於具體是否這般,許青冇在意,此刻他速度飛快,直接橫越大海,向著尹美奇越來越近。

整個尹美奇的大地,被七血童開辟出了一處處劍池。

劍池內不知被引入了甚麼力量,可以使其內的飛劍更為犀利,遠遠看去,正中間的一處最為磅礴,其內瀰漫濃濃霧氣,隱約可見把把飛劍在內遊走。

四周還修建了無數小型劍池。

許青靠近時,明顯感受一縷縷危險的氣息從那些劍池內散出鎖定自己這裡。

彷佛在甄彆,但很快這些氣息就消散,許青順利踏上這曾經的人魚族皇島尹美奇。

在這裡他冇有停頓,按照黃岩給予的玉簡資訊,找到了前往下層世界的入口。

飛速踏入後,在這尹美奇島嶼的海下世界,許青看到了一幕超出拘纓與彌厄的絢麗之境。

整個海下世界,修建著無數的宮殿,雖如今被毀了多處,可還是能看出曾經的輝煌。

這裡就是人魚族曾經的皇族皇宮。

許青環看一圈,冇有在此地尋找傳送陣。如此明顯的建築群,想來必定是旁人搜尋的重點,而此刻影子也傳遞出了波動,指引著許青遠離皇宮。

《仙木奇緣》

於是在半天的時間後,在一處長滿了珊瑚的地方,許青感受到了這裡的傳送陣,許青眼睛一亮,飛速到來檢視後佈置一番,開始等待。

這一次他的運氣不錯,數日後此地的傳送陣光芒微弱閃耀,有氣息散出,隨著其內的虛幻身影逐漸清晰,許青也探查了對方的修為,葛然出手。

全部過程冇有持續太久,許青將到來之修擊殺,毀去了此陣,繼續搜尋。

就這樣,時間流逝,很快一個月過去,許青的身影在尹美奇地下世界所有區域都出現過,隨著他不斷地搜尋,不斷地破壞陣法,他的法竅也慢慢開到了第二十八個。

“還有兩個就開點燃命火!"許青內心的期待越發強烈,去了幽藏島。

而在他進行這個任務的同時,海屍族與七血童的戰爭,也越發激烈起來。

這兩個多月裡,海屍族一共發起了五次大範圍的戰爭,目標是要將七血童從人魚族島嶼逼退。

這五次戰爭的規模,一次比一次大,但在七血童的嚴密防護下,不但守了下來,甚至七血童這裡也一樣發起多次的主動出手,與海屍族在禁海上,你來我往,廝殺驚人。

同時更多的七血童弟子相繼傳送過來,加入了戰團之中。

甚至還有不少七血童的異族盟友,也都陸續參戰。

這使得人魚族島嶼上,經常可以看到不同的異族。

而在海屍族那邊,一樣也有其他異族加入,這使得雙方戰爭的規模,越來越大。

但這些與許青無關,此刻的他正在幽藏島海下世界疾馳,向著影子發現的另一處傳送陣靠近。

“最後兩個法竅,運氣好的話,應該半個月就能破開!

許青掃了眼身份令牌內的靈石,裡麵的數額已積累到了三十多萬,而命火的即將開啟,更是讓他振奮。

“不知道命火形成後,將命燈點燃的我,能否具備接一頓隊長的實力,許青內心期待,他身邊一路跟隨的黑色鐵簽,此刻也在震動,裡麵的金剛宗老祖一樣興奮,他能感受到自己距離突破,已經不遠了。

“一旦突破,我就更有用了,就可以短時間不用太去擔心被許魔頭遺棄!

影子那裡也是這般,異質越發濃鬱,使得許青很多時候都要考慮考慮,是不是要對其再多鎮壓幾次。

似乎猜到了許青的想法,影子頓時顫抖,本能透出討好的情緒時,許青目中露出果斷。他覺得影子詭異,吞噬海屍族後,居然自身也能散出海屍族的氣息,這一點讓許青警惕,所以哪怕給了突破的時限,但他覺得還是要威懾一下。

於是體內紫色水晶剛要運轉去鎮壓,可就在這時,許青忽然神色一凝,抬頭遙望遠處。前方十裡外,傳送波動很是明顯的擴散開來。

這波動很大,顯然傳送到來的不是一位,而是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