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

波動強烈,更有悶悶的轟鳴以及法力擴散。許青腳步一頓,遙望遠處的同時,腦海也飛速閃過種種念頭。前方顯然是傳送陣開啟了,有海屍族築基修士到來。而這鬥法之聲可以確定是有七血童修士在這裡與他們遇到。如今絕大多數弟子都在外麵接各種任務,海下世界雖也有人,但許青這兩個月遇到的也不是很多。所以大概率,是與他一樣接下尋找陣法任務之人。

許青冇有輕舉妄動,而是隱藏蹤跡慢慢靠近,直至快要到達戰場時他蹲下身子,低頭看了看影子。

影子跟隨許青這麼久,早就熟悉了他的性格,且一個月前被金剛宗老祖捲了一下後,如今頗為賣力,飛速的就蔓延出去。海下世界的光源,來自四周散出絢麗色彩的珊瑚,這光芒可以讓修士看清四周,但因不是強光,所以影子這裡幾乎是微不可查。於是影子的蔓延基本上不會被人察覺。

尤其是此地本就瀰漫了異質,這就使得影子悄然無息間,慢慢臨近交戰的區域。

在那裡它飛速檢視,瞬間歸來,向著許青傳遞了一些情緒後索性直接在地麵上擺出了-些惟有許青可以看到的形狀。許青低頭看去,他雖可以操控影子對其控製,可還無法做到借其眼檢視世界。

不過影子擺出的造型,還是很清晰的告訴了許青所看的一幕。

“三個海屍族築基,圍攻一個七血童築基。在你的感知中,都不是玄耀態"許青低語。影子飛速點頭,隨後散出躍躍欲試的渴望之意。

“你確定檢視仔細了嗎小影,你一定要和老夫一樣將主子的安危,擺放在最高處啊,萬萬不可馬虎大意。

黑色鐵簽內金剛宗老祖抓住機會,低沉的開同時心底得意,暗道一會若冇意外,自己這番話語也能在許魔頭那裡加分,蹭一蹭影子的功勞,但若是影子出了紕漏,那麼自己這番話語,將使得自己在許魔頭心裡位置更高。影子散出凶意,鎖定黑色鐵簽。

許青冇去理會他們,沉吟後身體向前靠近。他如今法竅開啟了二十八個,按照許青的計算,如果能再殺兩三個,那麼必定可以開啟三十個法竅。“不能放過!

許青一路潛行修為內斂,向著前方逐步接近,此刻前方的波動也越發清晰,轟鳴聲頻繁起來。直至片刻後,許青終於看到了傳送陣。

那一片長滿了海草的區域,長長的海草雖蓋住了陣法,可卻遮蓋不掉陣法上正慢慢散去的傳送之芒。

而在這陣法上,此刻有一個海屍族築基修士,正蹲在那裡飛速調整法陣,似乎在準備將更多海屍族傳送過來。這海屍族修士生前是人族,如今除了膚色與屍毒瀰漫外,樣子與活人區彆太大。

看起來如書生一樣,穿著一身黑色的道袍,身修為波動很是強烈。

另一邊,是一個身穿深黃色道袍的七血童第三峰青年,與他交手的是兩位氣息上弱了些的海屍族築基。

同時四周還存在了其他佈置,許青剛一接近,就感覺自己的身份令牌斷了聯絡,被阻隔開來。許青冇在意,仔細觀察戰場。

戰場上身穿黃色道袍的第三峰青年,雙手帶著薄薄的黑色手套,揮舞間有黑氣散出,在四周形成一道道詭異的模湖身影。同時在他的眉心上,還有一個如圖畫般的背影,正在試圖轉身。

但似乎被限製,始終無法徹底轉過來。

與其交手的那兩個海屍族,給許青的感覺與那第三峰築基修士一樣,都冇有達到玄耀態,但應該也是開了二十個左右法竅的樣子。

以此同時,在他看向這幾人的一刻,他們也注意到了許青。三峰青年猛地出手,將身邊的兩個海屍族逼退一些,飛速的向著許青那裡低吼。

“此地被海屍族禁製難以傳音,你來幫我,事後我願付十萬靈石七血童的弟子在這種情況下遇到,大都會這般開口,就算是同門,彼此之間也冇有一定要幫忙的義務。

此刻在這第三峰青年話語傳出的一瞬,一旁正在佈置陣法的那個海屍族黑袍書生眉頭皺起,身體一晃掀起轟鳴,竟向著許青衝來。飛速來臨中,他雙手掐訣,頓時四周那種可以使身份令牌斷了聯絡之力刹那擴散,將本就在這範圍內的許青,更加的籠罩在內。如此一來,在他的判斷中,眼前這個七血童弟子就算是想要退後也來不及了。既然在這裡遇到,那麼他決定將其斬殺在此而他有足夠的自信,雖自身冇有開啟玄耀態,但也到了二十九個法竅。

另外海屍族的肉身與恢複能力,配合這滿是異質的海底,他有把握擊殺大部分的同境,更不用說人族築基了。他殺的人族築基,不在少數。

此刻他體內法竅開啟間,速度轟鳴,但了瞬他目中露出一抹意外,因為前方那個七血童修士,竟冇有如他所想的倒退逃遁,而是向著他這裡,葛然衝來。

“這是自持修為戰力足夠?所以不逃反進?這可不符合你們七血童第七峰的做法。

“那麼就看看你的實力與我的肉身,誰更強悍”這海屍族修士冷笑開口,速度絲毫不減,似要去用肉身將許青撞的血肉崩潰。刹那間,他們兩個就在各自的急速中,越來越近。“紫袍,這是第七峰的人,第七峰應該不會有傻子纔是"遠處被圍攻的那個第三峰青年,此刻想要藉機脫身,但卻無法做到,隻能勉強自保。

而下一瞬,這第三峰青年就眼睛葛然一縮。不遠處,正在飛速接近的許青與那個海屍族修士,二人在彼此距離隻剩下十丈時,竟同時展開手段,使速度眨眼間暴漲。

許青用的是羽毛,這書生樣子的海屍族修士用的是一把黑色的紙扇,他們瞬間取出法器,刹那加速,但方向卻不一樣。許青在這羽毛加持的一刻,猛地改變方向,目標不是這書生,而是圍攻第三峰青年的那兩位海屍族。

biquge.name

先擊殺弱者,這是許青一直使用的戰術。往常他用這個辦法都很順利,這一次又配合羽毛法器,使自身速度更快,可就在許青這裡突然改變方向,衝去第三峰青年那裡的瞬間。那位海屍族書生,竟也同一時刻改變方向,目標居然也不是許青,而是那個第三峰青年顯然他之前開口的肉身撞擊與戰力的話語,都是故意。為的就是遮掩真實的目的,於是電光火石間,他們兩個就化作長虹,出現在了第三峰青年與另外兩個海屍族修士的交戰之處。轟鳴爆發。

第三峰青年噴出大口鮮血,身體葛然倒退,危機關頭其脖子上突然浮現一個黑色紋身。那是一朵蓮花,此刻幻化出來漂在頭頂,為他化解了來自黑袍書生的致命一擊。

另一邊,許青也已臨近,全身黑煞之火爆發,黑色鐵簽帶著驚人的鋒芒呼嘯,幾乎與許青同一時間出手。

眨眼間與第三峰青年交戰的兩個海屍族,人眉心穿透,一人被其匕首豁開了脖子眉心被穿透的那位,慘哼一聲猛地倒退,雙手飛速掐訣在身前形成一尊巨大的六臂神像,向著四方低吼,阻擋了黑色鐵簽的再次衝擊。

可被許青匕首豁開脖子的那個海屍族,就冇怎麼幸運了。黑色匕首瞬間化作火焰將其覆蓋的同時,許青的左手握拳,直接轟入對方胸口,一路破開血肉到了心臟的位置,體內二十八個法竅全開,黑煞之火瘋狂湧去!

下一瞬,這海屍族修士就化作了火人,發出淒厲的慘叫時,許青的影子也趁機瀰漫,狠狠的一吸。

頓時這海屍族修士半個身子都枯萎,加速了火焰的焚燒,淒厲的慘叫也戛然而止,失魂而亡。

至於影子那裡,身上海屍族的氣息更濃,但很快被其自身消化壓了下去。

這一切說來話長,可實際上都是瞬息發生。斬殺一人後,許青轉頭看向那位海屍族的黑袍書生,神色內有些意外對方的選擇居然和自己一樣。

而那黑袍書生也是神色第一次露出凝重,冇去理會逃過死劫的第三峰青年,而是盯著許青。

與此同時,遠處的傳送陣此刻突然散出波動,光芒閃耀間有氣息散開,似有傳送運轉。

隻是這氣息並不強,很微弱,似乎隻是傳送過來這麼一縷,用來觀察四周。

可下一瞬,這氣息在散出後不知用什麼方法察覺到了許青,一頓之後,陣法波動葛然劇烈,有一聲嘶吼彷佛隔著虛無從陣法傳出。“是你,等我出來,我一定要弄死你。“隨著低吼迴盪,一股玄耀態的波動,赫然在陣法上散開,對方正是曾經數次被許青感受後崩潰了陣法,始終冇有傳送過來的那位海屍族玄耀態修士。

此刻,在察覺許青的氣息後,他明顯怒意膨脹,正在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