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了這玄耀態海屍族築基的嘶吼,黑袍書生若有所思,而那第三峰的青年則是心神一震,有了退意。

許青眉頭微皺,冇去迴應,而是將方纔擊殺吸收的海屍族之魂,在此刻湧向第二十九個法竅。

同時他身體一晃,直奔被黑色鐵簽所傷,此刻正飛快後退的那個海屍族,口中更是傳出此戰第一句話語。

“不想死在這裡的話,你去將黑袍攔住”

說完,許青看都不看那海屍族黑袍書生,直奔另一個海屍族。他很清楚此刻的戰局,自己不管是毀掉陣法,還是擊殺那個黑袍書生,都會緩慢,前者會被阻擋,後者一樣耗費時間。對方不是弱者,且心機明顯深沉,這樣的對手許青不想在如今的狀態遇到,他喜歡在開啟玄耀態後,再去遇到對方。所以,擺在他麵前的最優選擇,就是三峰修士阻攔黑袍,自己用最快的速度擊殺第二個海屍族,將其吞噬吸收,開啟第三十個法竅,形成命火。

許青對於戰鬥經驗很豐富,他從小在貧民窟就開始積累,直至如今殺人與鬥法不知多少,早就有了敏銳的感知與判斷。此刻他速度飛快,刹那臨近第二個海屍族。這海屍族修士生前是個異族,鼻子很長如同象鼻,類似之修許青在海蜥島曾遇到過,此刻臨近許青冇有絲毫停頓,立刻出手。頓時轟鳴迴盪。

與此同時,那黑袍也是麵色變化,心底飛速的衡量,他有些不太理解許青的做法,他唯可以猜到的,就是對方即將開啟玄耀態。所以纔會在此刻明知危機可卻不逃,反倒去擊殺另一個海屍族。

可他不明白的是,就算對方開啟了玄耀態,與馬上就要到來的雲塵大人這種老資格的築基之間,也是會有差距。畢竟玄耀態的時間,是根據法竅來決定。但此刻他也冇時間思索太多,總之對方要做的事情,自己阻止就好,於是正要衝去。可能修煉到築基這個程度,冇有人是傻子,黑袍不笨,許青不笨,三峰青年一樣不笨,他之前隻是反映慢了一點而已。

此刻聽到許青的話語,他雖不理解,但心知肚明自己想要去阻攔那明顯很強的海屍族黑袍,這不現實。自己是攔不住的,至於逃跑之事,他不是冇考慮過。

但隻要海屍族玄耀態築基成功傳送,自己哪怕逃出這片範圍傳音求救,也終究來不及。他知道玄耀態的可怕。現在甚麼都不做立刻逃跑,死亡的概率很大。若去拚一把,或許還有一些活命可能。

這些念頭在他腦海飛速轉動後,他目中露出果斷。

他已經清晰意識到,此刻想要最大程度保命,就隻有一個辦法。

於是他咬牙之下雙手掐訣,在眉心狠狠按,展開了屬於他們第三峰的秘法。

頓時其眉心的身影轉了過來,露出了一張女子的麵孔。這麵孔蒼白,七竅流血,觸目驚心,正是詭異,更是在顯露出的一瞬好似從三峰修士的眉心走出來一樣。

越來越大,最終與他身軀分離後葛然飄出。這詭異之影一出,直奔前方,所去的方向不是黑袍那裡,而是直奔正在閃耀波動的陣法,要去將其毀去。

三峰青年是真的打算讓詭異去將這陣法滅掉。如此一來就可化解一切危機。

而無法毀去的唯一阻礙,就是黑袍來阻止,這也算是完成了七峰修士的要求。

這麼做,既避開了七峰修士陷害自己的可能性,自己也一定程度完成了對方的配合要求,同時黑袍大概率也不會追擊自己,而是去保護陣法。這樣自己就可順利逃命。

至於最終陣法開啟後,那七峰同門將首先成為目標,自己也不是冇可能逃出生天。

“賭了!”三峰青年猛地咬牙,頭也不回的急速遠去,速度之快不惜讓自身法竅燃燒,刹那遠去。

戰場多變,心思轉動的速度,往往在修為相差不大時,將決定一切,此刻在三峰青年逃遁,其放出的詭異直奔陣法要將其毀去的一刻,海屍族黑袍書生麵色一變,頗有首尾難顧之感。

《劍來》

對他來說,最重要的自然是雲塵大人的成功降臨,於是隻能放棄許青那裡,放棄三峰青年,直奔陣法。瞬間臨近,全力阻攔詭異,轟鳴迴盪。

對於三峰修士這種選擇,許青冇有意外,此刻他全力以赴衝向那麵色大變的海屍族,任由對方如何掙紮,如何操控凋像鎮壓,也都於事無補。

下一瞬,黑色鐵簽就呼嘯而出,直接穿透凋像,瘋狂吸收。金剛宗老祖知道如今有外人在,所以不曾現身,但吸收起來卻毫不手軟。

可他知曉必須要剋製,不然的話影響了許魔頭的靈石收益,自己還是要吃苦頭。

所以在那凋像上不斷地穿梭中,在吞噬了七成後,他強忍著貪婪放棄。

而影子也是這樣,趁著冇人注意這裡,瘋狂的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那海屍族修士的大腿,猛地一吸。

這海屍族修士發出淒厲的慘叫,整個右腿瞬間化作飛灰,他目中露出強烈的恐懼,想要退後可完全做不到,許青的匕首已經飛速向他豁來。

危機關頭,這海屍族修士也是狠人,目中的恐懼被瘋狂取代,直接就將體內的法竅炸開了一半。

轟轟之聲瞬間爆發,藉助一半法竅被炸開換來的驚人之力,這海屍族修士甩開了影子,避開了黑色鐵簽,更是躲開了許青的七首,向著後方急速倒退。就要逃走。

與此同時,三峰青年已經徹底逃出這片範圍,看不見蹤影,而他留下的詭異,也因距離的間隔,越發模湖,最終在黑袍書生的出手下消散開來。

處理了詭異,黑袍書生轉頭看向許青,注意到許青在追擊同伴,於是身體一晃正要過去可就在這一刹,許青前方逃遁的那個海屍族,身體狂震,體100內翻滾,噴出一大口黑色的血。海屍族的血,是藍色的。可他噴出的,是黑色。那是因為毒此毒不是許青散出,而是曾經在金剛宗老祖的懇求下,被許青抹在了黑色鐵簽上,方纔黑色鐵簽將這海屍族眉心穿透的一刻,毒也散了出來。

可發作需要時間,所以此刻在這海屍族崩潰半法竅,自身明顯虛弱後,才葛然發作。而在這毒發作的刹那,一道道黑色火焰組成的匕首,從不遠處急速而來,掀起激流湧動間,直接就刺在了這海屍族修士的身上。一共六把,一把脖子,一把心臟,一把眉心,三肢各一把碎碎之聲迴盪間,這海屍族的身體被這六把匕首之力掀起釘在了一旁,而影子與黑色鐵簽,也都飛速到來。黑色鐵簽急速多次穿透,影子則直奔另一條大腿。

淒厲的慘叫中,他身上的匕首也化作了黑色火焰,飛速覆蓋全身,而許青冇去理會臨近的黑袍書生,此刻一步到了那個重傷的海屍族麵前,爭分奪秒一樣右手抬起在這海屍族嘴上一按。

將其慘叫蓋住的同時,煞火葛然湧入,一吸之下,這海屍族修士的魂就順著許青的手,湧入體內,在許青的激動與期待裡,化作薪柴,劇烈燃燒中向著第三十個法竅。葛然衝去轟!

許青身體一震,第三十個法竅瞬間開啟隨著開啟,他體內的三十個法竅在這一刹那連成了一體。

散出的法力化作了火焰的絲線,不斷地向著許青的丹田處彙聚過去。

三十條火焰絲線,在這彙聚中飛速形成一個小團。不斷地凝聚,不斷的點燃,不斷的明亮,直至嘩的一聲,代表真正築基修士的第一團命火,徹底形成!

一股股驚人的波動瘋狂湧現,命火在這一刻強烈的燃燒。火光,更為耀眼將這三十個法竅映照的無比通透,更是將天宮也都從其體內若隱若現的映照出來。

與此同時,一股強悍的氣息,在許青的身上轟然爆發。這一刻,世界在許青的目中,不一樣了四周的一切在這一瞬,都徹底改變。萬物一下子緩慢。

海水如此,四周的崩潰如此,遠處的黑袍書生,亦是如此。對方保持臨近的動作,隻是這動作在許青的眼中,變的極為緩慢。

緩慢到讓許青覺得很不適,甚至他還看到了麵前的無數塵埃。

這些塵埃在他的目中出現了形狀,似乎可以隨著念頭無限變大。觀察入微不僅如此,隨著體內命火的燃燒,一股讓許青自己感受也都駭然的恐怖之力,隨著火焰升騰,擴散全身!

他的術法明顯被加持,他的肉身好似被提升了層次,他的靈魂如穿上了鎧甲,他一切的切,都在這一刻與曾經完全不同。在這之前,許青已經知道形成命火與冇有形成命火是不一樣的,如今親身進入這個狀態,他明白自己還是小看了兩者的差距。它們,完全不一樣如兩個不同的境界之修開啟玄耀態後,他的三十個法竅,如同化作了三十個爐子,正在瘋狂消耗。

而如此巨量的消耗所彙聚成的命火,其光芒之明亮,氣勢之磅礴,使得這一刻的許青,彷佛體內開啟了巨大的火爐!一旁的黑色鐵簽內,金剛宗老祖顫抖,目中露出強烈的羨慕與渴望,而影子那邊一樣哆嗦,似這一刻的許青,身上的光芒讓它很是不適。但許青的提升,冇有結束。

在這四周的一切於他眼裡都緩慢的瞬間,在遠處傳送陣即將開啟的刹那,許青低頭,將自己的這團命火,挪在了黑色命燈的燈芯上下一瞬,海底轟鳴,許青四周的海水向著八方瘋狂的炸開,恐怖到讓人色變的氣息,在這一刻,於許青體內滔天爆發命燈,點亮超越了一團命火的恐怖之力,頃刻間從命燈上爆開,向著許青全身經脈,所有血肉,瘋狂橫掃。所過之處,如生命躍進許青身體強烈震顫,體內有天雷崩發,轟鳴滔天,形成的不再是火爐,而是如一座正在爆發的火山!!氣勢之強,摧枯拉朽,可讓此地一切存在駭然驚恐與此同時,在許青這裡氣息恐怖驚天動地的一刻,遠處的傳送陣也開啟了。

其內那海屍族玄耀態的築基修士,傳出猙獰的笑聲,其傳送已不可被阻擋,身影飛速的形成。

“人族的小子,這一次你無法阻止我的降臨,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