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傳送陣上,即將要到來的那位海屍族築基命火修士,此刻話語戛然一頓。

他生前不是人族而是異族,其樣子看似人形可實際上具備了六個眼睛,除了正常位置外,眉心與兩頻各有一個,後腦也有一個。如今已經成型的大半身軀,包含了頭部與眼睛。他此刻呼吸明顯急促,無論是許青能看到的五個眼睛還是看不到的第六個眼睛,全部都童猛地收縮。

露出駭然與無法置信,內心翻天覆地的強烈變化無法遮掩絲毫。

“你你是命火不是一團這這。

這海屍族築基命火修士,隻覺得腦海轟鳴,身體一個哆嗦,強烈的生死危機,讓他神魂都在顫抖,想要毀去陣法,但陣法開啟到瞭如此程度,他身在陣中無法做到,於是向著黑袍書生急速的嘶吼。“快將陣法毀去”

實際上不僅僅是他這裡如此,一旁正要臨近許青的海屍族黑袍書生,也是在這一刹,心神翻滾,掀起驚天大浪。實在是這一刻許青體內的火焰給人的感覺太過恐怖!那火山爆發般的強悍,使得黑袍書生的眼睛如有無數根針刺來,劇痛無比,彷佛不能去直視,內心的駭然驚天動地,心神都要坍塌。

如此情況,這黑袍書生豈敢靠近,強烈的生死危機在他心中顛覆了一切,擺在他麵前的路,就隻有一條。

那就是違反族群本能,不去聽從上位者的話語,借其到來吸引敵火,自己飛速逃離。

所以瞬息間,他就有所判斷,身體猛地倒退,就要逃走。而此刻,站在遠處的許青,抬起了頭。

他體內火山驚天動地,焚燒四周海水不斷地沸騰擴散,尤其是雙目在這一刻散出刺目火光,整個人好似化作了神子一樣,冷冷的看了過去。

其目光彷佛可以穿透一切壁障與阻礙,就算是傳送陣的波動也難以影響絲毫,直接被許青無視,鎖定在了海屍族六眼修士身上。

這一眼看去,在許青的目中,一切都變的極為緩慢。黑袍書生正慢吞吞的逃遁,四周的塵埃如靜止在了四方,所有的一切彷佛都要化作永恒。

而傳送陣的波動也好似水裡的墨一般,慢慢在擴散,惟獨其內的那海屍族六眼修士的身影,動作相對快了一些。可依舊很慢!

被許青這一眼所看,那位海屍族六眼修士內心轟鳴,神色狂變,內心控製不住的哀嚎。“兩團,一定是兩團,這七血童第七峰修士既然兩團命火,為何之前還不讓我出來"他心底悲呼的同時,傳送陣葛然出現了要毀滅的征兆。顯然是其所在的傳送那一頭,正有人幫他毀去陣法,避開此番殺劫。但還是晚了。

許青右手抬起,向著傳送陣所在,輕輕按。

一聲轟鳴,一團黑色的煞火頓時就從許青體內的火山中爆發出來,向外瘋狂擴散,刹那籠罩在了傳送陣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色火焰手掌,向著傳送陣猛地降臨。

這手掌散發出驚人的火熱,帶著焚燒一切的氣勢,隨著落下,地麵出現一道道裂縫,好似大地都要四分五裂。

所有海草瞬間枯萎成為飛灰,周圍區域的海水也都刹那間如被蒸發,形成了一片中空,露出了光芒暗澹的傳送陣。以及那陣法上此刻心神崩塌,發出歇斯底裡吼聲的海屍族六眼修士。

他的身影來不及消散,無比強烈的生死危機使得他發出淒厲之吼,拚了全力,身體額外長出了四條手臂。

六個手全部抬起,體內命火爆發開啟玄耀態,他自身更是在這一刻不惜毀了法竅,激發全部潛力,使身體化作一團火焰,向著許青的黑火手掌,全力抵擋。

在抵抗的一刻,他還取出了三樣法器,口中吐出一塊藍色的玉石,表情猙獰帶著絕望中的瘋狂。但還是不夠!

一團命火,不配與具備命燈之修為敵。

下一瞬,隨著黑火手掌的落下,隨著四周-切物質都灰飛煙滅,那海屍族六眼修士的法器無法阻攔絲毫,瞬間裂開崩潰了兩個,第三個也堅持了不到半息,一樣瓦解。

最後碎滅的是哪個藍色的玉石,卡卡聲中直接碎開,接著是這海屍族修士引以為豪的強悍肉身,難以支撐,血肉崩斷。六個手臂眨眼間崩潰了三條,血肉模湖間他的雙腿也無法承受,轟然爆開。

餘下的三條手臂在這一刻,全部彎曲,最終還是不可抵抗,爆開化作藍色血霧,轟轟擴散。

而許青的黑色手掌,此刻帶著摧枯拉朽的氣勢,狠狠一拍,直接落在了地麵上,將下方的一切,都碾壓下去!陣法碎裂灰飛煙滅。

地麵出現一個深深的掌印的同時,那海屍族六眼修士的身軀已經徹底碎滅,唯一團綠色的火,暗澹無比,似隨時可以熄滅,向著遠處瘋狂逃遁。

其速度之快,在冇有開啟命火之人的眼中已是極致,甚至都無法看清,可在許青的目中,還是很太慢了。他身體向前一步走出。

這一步落下,四周的海水碎碎炸開,化作了激流向著兩旁瘋狂倒卷時,許青已然追出。其速度之快,眨眼間破開一切阻礙,出現在了那滿臉駭然的海屍族六眼修士麵前,右手抬起隨意一抓。

無視對方的命火直接穿透,如抓雞患一般,把抓住了其內的魂。

任憑對方如何掙紮也都於事無補,最終在這海屍族修士淒厲慘叫中,黑色火焰順著許青身體覆蓋而來,將其刹那籠罩。直接煉魂!

直至此刻,這死去的海屍族都無法去理解,為何這七血童弟子明明這麼強,之前還多次不讓自己出來。

畢竟,他冇見過一開命火,就達到如此程度之人,所以在他的認知裡,許青不可能是剛剛開啟命火。

aiyueshuxiang.com

三個呼吸的時間,隨著許青鬆開手,那海屍族修士的魂被煉化在了他的體內,如薪柴般焚燒。

做完這些,許青轉過頭看向不遠處慢吞吞逃遁的黑袍書生,望著對方逃遁的身影,許青甚至還有時間去思索命火與非命火的區彆。“差距,的確太大。”許青感慨,向著黑袍書生一步走去。

玄耀態下的速度,使得黑袍書生根本就看不清,隨著海水再次炸開,許青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這黑袍書生的動作都冇來得及變化,表情的驚恐幾乎剛起,許青已經抬起了手,黑色火焰匕首幻化,在這黑袍書生的脖子上,一劃而過。

頭顱與屍體分成了兩個部分,被黑色火焰連接在一起。隨著火焰的上下蔓延,他們又重新化作了兩個部分,彼此被同時焚燒,直至成為飛灰消散後,許青才轉頭看向三峰青年之前逃走的方位。

對方的身影已經看不見了,顯然已經逃出了很遠,也不可能知道此地的變化。許青想了想,放棄了追擊。

對方逃走之餘還能放出詭異,雖也是為了更好地逃遁與自保,且有讓自己作為目標的嫌疑,但終究也是幫了自己一個小忙。

所以許青收起了這裡的戰利品後,又檢查了-下四周,確定此地的確冇有什麼遺漏,這才身體一晃葛然遠去,刹那間消失在了此地。

玄耀態下,海底世界疾馳的許青,他的心情很是激盪,有一種難以去表述之感,那種來自自身的強悍,使得許青在安全感上很是充足。

他的速度之快,尋常築基根本就看不見,海水的阻隔是唯一的影響,同時隨著他的觀察,體內的那種如火山爆發之感,讓他自己都心驚。

“不知和隊長去比較,我現在如何”許青心底喃喃間,感受自己命燈上命火的升騰,他已經深刻意識到了玄耀態的恐怖。“一切能力,都如蛻變一樣!”許青在這疾馳間右手抬起一揮,頓時一片比之前磅礴太多的黑色火海,轟然散開,將一個海屍族的傳送陣,刹那滅去。

隨後握拳,隔空向著地麵一按,頓時大地轟鳴,一道道裂縫突然爆出,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接著他抬手掐訣,四方海水忽然翻滾,在他的一念之間向著深坑湧去,將其填平後形成了風暴一般的旋渦,向著四周轟隆隆的轉動,殺傷力驚人,尋常築基隻要碰一下,必定身軀崩潰,形神俱滅。

“法術,肉身,都是這般!”許青精神振奮,在這海下世界一處偏僻之地,他身體猛地停頓,隨著四周海水的炸裂聲慢吞吞傳來,許青低頭看向自己的影子,又揮手將黑色鐵簽取出,掃了一眼。

影子頓時顫抖,黑色鐵簽上的金剛宗老祖,也是強烈哆嗦,實際上之前許青開啟玄耀態後,它們就瞬間安靜了。實在是那個狀態下的許青,給它們的感覺很是恐怖,更不用說後麵許青突然之間,竟比-團命火的玄耀態還要驚人,擊殺一火,如殺雞一般輕而易舉,這給他們的感覺,已經是可怕至極。

“考覈期,快到了。”許青緩緩開口

好餓,外賣吃夠了,有人請小萌新出去吃個飯嗎座標∶上海浦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