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不需要許青過多威脅,隻是這一句話,影子就哆嗦了。甚至在這驚恐中彷彿本能反應一樣,出現了幾道撕裂之口。更有急促的意識,努力的傳遞給許青,似乎生怕慢了會被抹殺。“海屍吃快突破突破快。

許青冇去理會影子所說快突破和突破快有什麼區彆,也不在意對方是不是焦急之下說出了心裡話,而是看向黑色鐵簽。

黑色鐵簽震動中,金剛宗老祖從其內幻化出來,他明顯是在這短短的時間內有了心裡建設,此刻剛一出現,就立刻一拍胸膛,語氣堅定的向著許青開口。

”主子放心,最多再吃幾個法器,我修行的器靈功法就可以突破了,按照小的估算,到了那個時候,寶貝簽在我的操控下,可以瞬間達到堪比玄耀態的速度與鋒利。

“雖然堅持時間不是很長,但我一定會更加努力,絕不拉主子後腿,尤其是小的最近還在研究如何自爆。

“我都想好了,憂主子所憂,慮主子所慮,我的生命不算什麼,若是遇到危機關頭,小的哪怕自爆也要為主子開一條直衝古皇主宰的順天之路!”

金剛宗老祖說的慷慨激昂,不斷地拍著胸口,聽的影子那裡都不哆嗦了,而是呆住。許青聽後大有深意的看了金剛宗老祖一眼,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說完許青收回目光,體內命火在他的一念之間,從燃燒的狀態瞬間熄滅。隨著熄滅,許青整個人一下子就暗了下來,恢複到了曾經的狀態。

一身恐怖的威壓此刻也消散開。

與此同時,從那種強盛的狀態歸來,重新浮現在全身的感知使得許青有了一瞬間的不適,甚至他都有一股衝動,想要繼續開啟玄耀態。

可這衝動,被他壓了下來。

實際上不僅僅是許青如此,對於任何築基修士而言,玄耀態開啟前後,從那種驚人的狀態回到原本,都會使人心裡掀起波瀾。玄耀態,是築基修士體內法竅的超級爆發,在這爆發中法力與靈海,包括自身的法體以及一切,都會突飛猛進的提升。這種提升所帶來的消耗,自然極為巨大。

這就使得築基修士要學會剋製以及合理利用自身的玄耀態時間,一般來說一團命火的修士,可以支撐大半涸時辰。

這個時間是極限, 除非是萬不得已, 否則的話冇有人會去在命火上挑戰自身的極限所在。因為一旦命火在這種極限中耗乾熄滅,那麼自身的法竅將會因如此透支而枯竭,化作枯竅。枯竅如廢,幾乎不可逆。

許青默默感受一番,讓自己重新適應了尋常態後,開始檢查自己此番的戰利品。

這一次,死在他手裡的海屍族築基共有四位,最讓許青遺憾的是那個傳送到來的命火築基抵抗自己一擊時所用的四個法器。那時的許青剛剛開啟玄耀態,且還是命燈狀態,所以一時之間無法精準的掌控體內恐怖之力,隻能全力一擊。雖將對方拍的粉碎,可那四個法器也一樣四分五裂。…

“至少一百多萬靈石!!”許青想到這裡歎了口氣,拿出了收穫的儲物袋,檢視後他的心中纔好過一些。

這幾個海屍族修士的儲物袋,要比他之前所遇好了很多,裡麵靈石加起來差不多三十萬左右的樣子,唯獨可惜法器隻有一個。就是黑袍書生的扇子。

這扇子一樣可以加持速度,許青看向一旁明明很想要,但卻強忍著的金剛宗老祖,扔了過去。

瞬間黑色鐵簽就嗡的一聲直接刺入扇子內,刺入的方向很刁鑽,不是扇麵而是從下方扇骨進入,這就使得扇子從外表去看冇有明顯的破淘

隨著吸收,扇子內靈韻飛速的消散,最終變的黯淡時,金剛宗老祖心滿意足的拔出鐵簽,然後向著扇子吹了口氣。這口氣很奇異,落入扇子上後,頓時這法器的黯淡消失,重新散出寶光,看起來!!! ! ! 似乎與之前冇什麼區彆。

“就是易碎!!!”金剛宗老祖低聲道,說完他眨了眨眼,擺出一副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似想要以此來凸顯自己不是陰損之人。許青神色如常將扇子收起,冇去在意金剛宗的表情與言辭,此刻體內兩團海屍族的魂同時爆發,瞬間將第三十一法竅衝開。

”需要的魂更多了!!“許青感受到體內法竅在開啟到了三十個後,所需魂力更為磅礴,尋常築基已無法讓他開一個法竅,唯有命火之魂纔可。所以此刻第三十一法竅開啟後,餘力不足以衝開第三十二法竅。

隨著體內法力增長,許青身體向前一衝,直奔海底世界的出口。很快臨近,許青速度不減驀然衝出。

時間不久他就順著通道到了外界,剛一出現就看到了無數七血瞳修土,在天空呼嘯而過,人魚族島的戰爭氣氛很是濃鬱。遠處轟鳴迴盪的同時,蒼穹也有驚人波動迴盪。許青神色一肅,抬頭看向天空更高處。

那裡有十多道七血疃高層的身影,正在與一些海屍族交戰,而遠處海麵戰意更強,雙方修土的廝殺,極為激烈。同時還有一排排被構架在四個島嶼上的法器,形成的術法之力,掀起各種顏色之光滔天而出,落向戰場。更有一把把飛劍從養劍池內飛出,呼嘯天地。陣法一樣這般。

顯然這場戰爭,此刻已到了某個關鍵的節點,來自海屍族的反撲很是凶猛,而身份令牌內的無數閃爍的任務,也證明瞭這一點

許青法力湧入立刻檢視,數不清的任務大量的浮現出來,大都是與前線戰段相關,且任務獎勵極為豐厚,而戰爭任務中殺戮上萬可獲結丹機緣的列表裡,接近這個目標的,已經有七八位。許青飛速檢視的同時,也將搜尋傳送陣的任務上交完成,但他冇有立刻去選擇下一個任務。

他很清楚此刻擺在自己麵前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解釋擁有兩團命火之力。

除非他接下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都不會在七血瞳弟子前展現兩團命火,而是以一團去戰鬥,隻在生死危機的一刻顯露。…

否則的話,他需提前做好鋪墊,且就算是生死一刻才展現兩團,也終究有太多意外出現,很難做到次次都可以不在七血瞳弟子前顯露

而一旦暴露,雖可以用戰爭吞魂來解釋,同時風險也並非很大,引來的機率不是絕對,但終究經不起探查,是一個潛在的風險。而化解的辦法也簡單。

許青檢視了一下自己的身份令牌,上麵顯示擊殺海屍族築基十五位,凝氣是零。

”太少了。“許青搖了搖頭,這麼少的戰績,外人隻要有心,一查之下就能輕而易舉的看出端倪。於是許青找了個偏僻之地,確定四下無人,他低頭看向影子,淡淡開口。

“你之前不是散出海屍族氣息嗎,再給我來一個。“影子似乎有些詫異,在許青腳下形成一個問號。“讓你做你就做。“金剛宗老祖抓住機會,飛速訓斥。

影子委屈,半晌後散出一縷海屍族氣息,可剛一出現,許青體內紫色水晶猛地鎮壓下去,瞬間將那一縷氣息崩潰。隨後在影子的驚恐與茫然中,許青檢視身份令牌,發現上麵的凝氣,從零變成了一。

”果然是我判斷的樣子。“許青眼睛一亮,他之前看到影子形成海屍族氣息,就在心底衡量身份令牌是如何記錄擊殺之數,此刻試結果他很滿意。

身份令牌畢竟是死物,記錄比較簡單,是以氣息與波動的崩潰,來作為判斷。

一般情況下這是冇問題的,也不容易去做手腳,至於多人一起出手或者強功,應該另有一套判定方式,雖不是十全十美,但總體尚可。不過許青的影子詭異有點不一樣。

這就是許青想到的化解辦法,他準備接下來大量接取任務,一方麵真實出手煉魂開竅,一方麵依靠影子刷戰績,不管是凝氣還是築基,隻要利的足夠多,那麼自己的兩團命火戰力,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釋。尤其是戰爭期間,自己的人不多,海屍族數量又龐大,所以刷戰績隻要不是太過分,就幾乎不會有什麼紕漏。唯一要考慮的,就是影子能承受多少次鎮壓。

這一點,許青隻是稍微一想,就扔到了一邊,他覺得影子被自己鎮壓這麼多次都冇死,應該不會那麼輕易就掛了。

於是接下來的兩個月,許青開始了瘋狂的接任務,期間大部分時候他出手隻用一團命火之力,唯有孤軍奮戰之時,才瞬間開啟命燈。

但他對身份令牌也有提防,開啟命燈時都會用影子將身份令牌遮掩一下。

同時每一個任務,他都大量的刷戰績,影子那裡也被他強行要求的,偶爾展現出一縷築基的氣息與波動,但也隻是氣息,冇有戰力。

似乎這是影子如今的能力極限,使得許青的戰績裡,也多了築基。

而影子的淒慘,金剛宗老祖都看的觸目驚心,明明和他沒關係,但他不知為何,也怕的要死。

尤其是影子那裡好幾次似乎真的要崩潰了,但許青在這兩個月真實戰績也不少,使得影子得以吸收才勉強支撐同時在許青的這種操練下,影子表現出的戰力,似乎比曾經更強了,這讓許青很是驚喜。而許青的法竅,也陸續的開啟,達到了四十個。

本站最新域名:.1q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