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去理會這慘叫中失去了抵抗之力,不斷散出魂力的海屍族修士,許青一邊吸收一邊抬頭看向四周,腦海浮現任務內給出的地圖標記。

按照地圖標記去看,此地是這個島嶼的傳送點之一,位置相對隱匿。

而這裡居然有海屍族在埋伏釣魚,可以想象此刻局麵已經很糟糕了。

這與任務玉簡,有些不符合。

很快,隨著此地所有海屍族的魂都被許青收走,他回頭走向傳送陣,想要將其開啟迴歸。

對於與任務描述不符合的狀況,七血瞳弟子有權選擇不參與。

但時間不長,許青心底一沉。

他發現傳送陣似乎被某種奇異之力壓製,不可以回去,隻能到來。“有點意思。”

許青索性身體一衝而出,在這玄

耀態下,直接出現在了半空中。

他冇有傻傻的站在那裡,而是向著前方急速移動的同時,密切遙望四方。

體內吸收來的魂,也在衝擊法竅

但隨著法竅開啟到了四十個,後續所需的魂力越發驚人。

一個海屍族尋常築基已經無法做到衝破,需要更多纔可。

許青對此也有認知,此刻遙望整個島嶼後,他望著飄落的黑雪與熔岩之雨,身體瞬息落下。

藏身在一處地麵的叢林樹冠上。

這樹冠如今也都一片焦黑,葉子已經冇了,隻剩下了殘木。

在這裡許青將玄耀態熄滅,自身恢複如常,眉頭微微皺起。

他方纔看見遠處有大量的海屍族

大軍,正從海中登岸。

同時也注意到這座島絕大多數位置,都有海屍族的身影。

而這麼多海屍族,必定存在玄耀態之修,甚至金丹修士也有可能存在

所以許青方纔瞬間熄滅自身玄耀態。

他不想引人注意。

“這任務果然有問題!”許青內心戒備。

任務的提示冇有說明此地情況如此危機,而顯然接下任務的二十個築基,也不可能在這裡抵抗海屍族的大軍,相互之間差距懸殊。

就在這時,許青的身份令牌突然傳出震動,他掃了眼,注意到上麵自己所接的任務,出現了變化。

“海屍族大軍突襲珍珠島群,轉移與協助任務出現變化,此任務獎勵翻倍,任務目標改變,不需拖延,儘全力前往所在島核心之地,救援第二峰修士撤離此地!”

“各個島核心區域內都配有五峰陣修,一炷香後宗門人魚島大陣開啟一瞬潮汐之力,鎮壓珍珠島群禁製,弟子可於那一瞬在五峰配合下傳送歸來

許青看著身份令牌,其上的任務標識已經成為了紅色,這代表此任務極為危險。

“隻是想接個簡單任務休息一下,有點煩。”

許青暗歎,身體猛地後退,直接撞在一個潛行到來的海屍族凝氣修士身上。

轟的一聲,巨大的修為差距,使得這海屍族凝氣大圓滿的修士,身軀…

直接就崩潰爆開。

而許青頭也不回,右手抬起間巨大的蛇頸龍在天空出現,向著大地狠狠一砸。

轟的一聲,掀起驚人的衝擊,使得四周樹木紛紛摧毀,露出了裡麵不斷倒退的數十個海屍族潛入而來的修士身影。

這些修士都是凝氣,一個個雖在這衝擊中身體崩潰,可他們的出現,很不尋常。

因為凝氣修士怎麼可能敢來偷襲築基,哪怕如今許青玄耀態熄滅,可築基波動還是存在,但很快許青就知道了原因。

他在這些被崩潰的凝氣修士殘肢內,看到了一些白色的絲線。

這些絲線被種在他們體內,似乎可以對他們的行為與意識進行操控,

如傀儡一樣。

而就在許青看到這些白色絲線的瞬間,有兩道身影從他兩旁突然出現,速度極快,驀然臨近。

這二人是海屍族的築基修士,其中一人手臂上長著一個巨大的肉瘤,其上裂開一道縫隙,露出瞳孔,這是一個眼睛。

這眼睛盯著許青,似在探查,目中露出白色的光芒。

這一幕,與許青之前傳送出來所看一樣,顯然這是海屍族探查築基是否玄耀態的一種手段。

而許青體內的命燈有影子遮掩,所以很難被察覺。

此刻這二個海屍族築基,似確定許青不是玄耀態,所以衝出展開殺手鐧,要對他狩獵。

隨著臨近,他們中一人掐訣身體

外形成一把巨大的盤龍戰斧,散出驚天之威,氣勢磅礴的同時,戰斧上盤著的黑龍也幻化出來,向著許青猙獰嘶吼。

另一人則是在四周從無到有般浮現出一具具如傀儡般的海屍族凝氣修士,這些傀儡任何一個都目中露出幽芒,此刻向著許青包圍衝來。

同時這兩個海屍族築基,也都彼此取出法器置於身前,使殺傷力更大

而他們似乎擅長合擊之術,此刻二人法竅運轉,法力竟出現共鳴,隱隱在許青的上方,幻化出一隻白骨之手,帶著一抹堪比玄耀態的威力,向著許青狠狠一抓。

許青看著他們,又抬頭看了看遠處,察覺此地還算安全後,體內的命燈,驀然點起!

儘管對方不是玄耀態,但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不用這裡是戰場。

陰溝翻船之事,許青不會做。

下一瞬,轟鳴爆發,許青體內出現了一座升騰的火山,光芒耀眼,氣勢驚天。

恐怖之力頃刻擴散,形成狂暴衝擊向著四方排山倒海般轟隆而去。

兩側襲來的海屍族築基,麵色紛紛大變,瞳孔刹那收縮。

那位手臂上有血肉眼珠的海屍族,此刻心神強烈震動,他手臂上的眼珠更是在這一刻閃耀出赤紅色的光芒,似在警告他們,眼前這個七血瞳的修士,無比危險!

可這個警告,還是晚了。

隨著許青命燈的點燃,僅僅是氣息的擴散,就使得這兩個海屍族修士,全身顫抖,身體出現要崩潰的征兆…

而來自他們合擊所化的那白骨手掌,此刻冇等落下就出現了哢哢之聲

一道道清晰的裂縫刹那間在那骨掌裡形成,瞬息就要四分五裂。

還有那些凝氣大圓滿的傀儡,此刻好似紙糊的一樣,身體飛速燃燒,如被抹去!

至於向許青呼嘯而來的巨大斧頭,變的赤紅似要融化,上麵纏繞著的黑龍表情也從之前的猙獰變的恐懼,瘋狂的就要倒退。

這一切,使得這兩個海屍族築基,近乎魂飛魄散。

內心的驚恐升騰到了極致,腦海嗡鳴,

他們怎麼也冇想到,明明已經探查了,明明察覺對方不是玄耀態,可下一瞬對方展現出的恐怖,已經完全超越了一團命火。

這是兩團命火之力,這是築基中期,恐怖的程度他們心知肚明!

築基與築基,是不一樣的。

開了命火與冇開命火,更是不一樣的。

一團命火與兩團命火之間,同樣是差若天淵。

凝氣之修越層而戰還有可能,但築基之間因這種恐怖的層差,想要越境幾乎是不可能之事。

而實際上真正修煉到兩團命火的築基中期,在所有勢力內都不是很多,這樣的修士某種程度,已經是處於很高的地位。

任何一個,都不是無名之輩。想要對抗他們,惟有同樣兩團命火者纔可。

所以此刻他們嚇的魂飛魄散,瘋狂的向後撤離。

但四周的一切在許青目中,都變的極為緩慢,他看著那兩個滿臉駭然的築基海屍族,右手抬起隨意一抓。

頓時一旁的戰斧崩潰爆開。

黑龍慘叫灰飛煙滅。 頭頂白骨四分五裂。

那兩個想要逃遁的海屍族築基,身體被大力刹那籠罩,猛的卷向許青

這捲來的速度之快,力量之重,

使得他們身體都傳出了哢哢之聲,直接扭曲。

眨眼的工夫就被許青隔空抓來,隨著體內黑煞之火散開,瞬息籠罩狠狠一吸。

慘叫都來不及傳出,這兩個海屍族築基體內法竅坍塌,身軀爆開,血肉模糊,靈魂被煞火捲起湧入許青體內。

許青轉身一晃,走向遠方。

這所有的過程,都是電光火石間發生,無比之快。

直至許青的身影消失在了遠處,此地的一切恢複如常,隻是什麼都冇有了。

地麵乾枯,草木消散,白骨也好戰斧也罷,所有的屍骸都成為了塵埃

與天空灑落的黑雪融在了一起,

不分彼此,慢慢飄落。

遠處天際,許青速度超乎尋常,在這玄耀態下他的身影如一道閃電呼嘯而過,直奔這島嶼的核心區域。

任務的改變,許青可以理解。畢竟戰場上瞬息萬變,很多事情的發生難以去完全掌控,而能這麼快的時間就調整了任務,也足以說明七血瞳對這場戰爭的把握,還是充足的

所以許青選擇繼續執行任務前往核心區域,幫助第二峰修士撤離。

至於其他接了任務的七血瞳弟子,許青管不了那麼多。

此刻奔雷之聲滔天迴盪,因隻有一炷香的時間,所以許青也顧不得引人注目,速度之快也就是十幾息,他就遙遙看到了遠處的核心山穀。

本站最新域名:.1q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