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青身影一頓,掃了眼地麵上那些水果。尤其是在蘋果上看了看,注意到裡麵還有幾個大蘋果,許青很好奇,對方是如何把這麼多東西放在袍子裡的。

那白袍海屍族原本身體在急速後退,此刻也是頓了一下,頭套散了開來,冇有露出相貌,但頭髮卻垂下了一些。他同樣目光落在了地麵的水果上。

隨後二人同時抬頭,目光在半空中碰觸到了一起。許青沉默。白袍海屍族也沉默。

此刻,大地突然一震,島嶼外海水葛然翻滾,遠處有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巨響傳來,迴盪八方如同神靈咆哮,使得整個天地好似掀起了狂R

更有一道紫色的光從遠處如同光海一般,瞬間蔓延而來,仔細去看可以看出,這片光以及那轟鳴之聲傳來之地,正是人魚族的島嶼。這是許青任務裡所描述的七血瞳陣法潮汐之力。

在這光海的覆蓋下,這片珍珠島群內來自海屍族的傳送限製頓時就被鎮壓下來,使得群島上的傳送陣,有了一定程度的開啟之力。下一瞬,隨著天空被紫色覆蓋,許青身後山穀內被五峰弟子調整後的傳送陣光芒閃耀,站在其內的第一批弟子,身景彩那消失,被傳送離開. 與此同時,在這珍珠島群內,多個島嶼上類似的傳送都有出現。

這一幕許青看到了,但卻冇有在意,他也感受到了身後山穀裡此刻第二批傳送正在準備,似乎很快就要進行。但此刻在許青心中,他對眼前這個白袍海屍族,興趣更大。

於是目光與這白袍海屍族碰觸的一瞬,許青身體葛然衝出,玄耀態下其速度無比驚人,尤其是命燈散出之力,使得他氣勢更強,眨眼就臨近白袍海屍族,這一次不是脖子,而是向著對方頭髮,一把赫去。

似乎他如今對這海屍族的頭髮,更感興趣。這白袍海屍族吸了口氣,體內命火瞬間再次爆發,形成恐怖的氣浪擴散中,避開許青的一抓身體一個扭轉,與許青又戰在了起。

轟鳴迴盪聲響滔天,許青的身景之快,山穀內的修士根本就看不清晰,就算是那個冇有傳送走的二峰少婦,此刻緊張中衝開玄耀態,也-樣無法看清,隻能勉強看到殘影。大地震顫,四周時而出現的恐怖撞擊聲,足以透出這一戰的凶險。

而那白袍海屍族同樣出手犀利,與許青在這山穀外鬥到了極致,也保護了自己的頭髮。他也的確是超凡脫俗,在其出手中,金剛宗老祖那裡根本就無法出動,追不上,也看不清。

就算是影子也是如此,與白袍海屍族比較,它的速度太慢了。

惟有許青出手凶殘,多次要去弄對方頭髮,此刻右手抬起間法力膨脹直接一拳,身體猛地向側邊一閃,避開來自白袍海屍族的手肘後,他膝蓋抬起狠狠一頂,目標正是對方的下半身。這白袍海屍族麵色變化。…

但他顯然也是個狠人,單手狠狠一按,拍在許青膝蓋的同時,張開大口向著許青吐出一口濃濃的屍毒。

此毒一出,許青全身似乎都要被腐蝕,但他神色如常,膝蓋被阻擋後身體一扭,左腿如鞭向著白袍海屍族呼嘯掃來,目標是與頭髮連接的頭顱

轟的一聲,他們雙方交錯,彼此避開的-瞬,許青掐訣揮手頓時一團團黑色的火從他全身擴散。形成一個又一個火焰手掌,直奔白袍海屍族。

這白袍海屍族呼吸急促,顯然激戰到瞭如此時刻,對他而言也是消耗極大。於是低吼一聲單手抬起在身前掐訣,向著許青那裡葛然一按。這一按之下,他前方的虛無頓時坍塌,向著許青那裡飛速蔓延。許青麵色變化,瞬間閃躲。

可剛一避開,那白袍築基就速度驟然加快,直接出現在了他的麵前,狠狠一按。

許青嘴角溢位鮮血,身體倒退百丈後同樣加速重新臨近,天刀幻化直接出現十把之多,齊齊落下,,眼狠斬去。那白袍海屍族眼睛收縮,閃躲不及,轟鳴間身體一樣被劈的退後數百丈,噴出一口鮮血的同時,再次衝出。許青同樣這般,二人的身影在半空就要碰觸的一刻,許青膝蓋彎曲,再次向著對方下半身狠狠頂去。似乎在他的認知裡,對方的下半身,就是其弱點所在。那白袍海屍族罵了一句,可聲音被淹冇在了轟鳴裡。

他目中浮現瘋狂,這一次竟冇有去阻擋,而是同樣膝蓋彎曲,與許青在半空中,相互狠狠的撞在了一起。同時許青的手終於抓住了對方的頭髮,狠狠的一莓,生生搜下了一把。隨後一聲悶哼,一聲慘呼,從他們二人口中傳出。

悶哼的許青,慘呼的是白袍海屍族,雖聲音不一樣,但二人的倒退是一樣的,都是膝蓋不自然的彎曲。不過相比於許青,這白袍海屍族的膝蓋彎曲的同時也凹陷下去,顯然傷勢更重,額頭更痛的流汗。

許青倒退間目中精芒一閃,當著白袍海屍族的麵,將右手拿著的頭髮抬起,微微一晃,頭髮化作飛灰,消散開來。這一幕,與曾經某個畫麵一模一樣,隻不過當時是一根,而現在是一把。消散了頭髮,許青躍躍欲試的正要繼續衝去,他的身後傳來焦急之聲。師兄,潮汐要結束,這是最後一次傳送要開啟了!

許青聞言眯起眼,就在這時,遠處天際有-團黑色的火滔天而起,似要蓋住小半個天空。在這火焰裡有一個海屍族的身影,遠遠看去似乎是一個侏儒,正揹著手向著這片珍珠島群而來。所過之處海水自行分裂,形成瞭如峽穀一樣的大裂縫,隨著其走來飛速蔓延。整個珍珠群島都在震顫,恐怖的威壓讓天地色變,風雲倒卷。

許青眼睛一凝,冇有任何遲疑身體葛然倒退,刹那就退回山穀,而此刻第二批傳送已然結束,第三批傳送正在開始。傳送陣內的七血瞳眾人,原本都在密切許青那一戰,焦急等待陣法開啟,也在等待許青歸來。眼下隨著許青的瞬間出現,其內的五峰弟子毫不遲疑立刻開啟陣法,藉助天空的潮汐,陣法刹那光芒閃耀。…

而那山穀外的白袍海屍族,此刻冇有追來。他盯著站在那裡的許青,二人目光隔著陣法對望,都看到了彼此目中的一抹古怪。下一瞬,他們的目光被陣法光芒阻隔,傳送開始,陣法內包括許青在內的所有人,刹那消失。

直至許青等人走了,這白袍海屍族回頭看向天際,發現那個海屍族金丹修士去了其他島嶼後,他忍不住痛的燦牙咧嘴,發出嘶嘶嘶聲左手用力揉著膝蓋,又摸了摸少了一把頭髮的腦袋,心底咒罵起來。“什麼情況,這纔多久冇見,這小子怎麼變的這麼厲害,好痛啊。

”尤其是這小子應該是認出了我,居然專門對我下半身去打,還如此記仇的莓我頭髮,多損啊,一點不尊重上司,我不就是上次搜了他一根頭髮嗎

“我這容易嗎,那個大計劃必須要有個海屍族的高階屍心,這玩意隻能用海戶族的貢獻去換,特麼的我花了好大的代價,才裝成完美無瑕的海屍族。”

“本打算過來嚇唬嚇唬,拿點丹爐回去撈點貢獻,遇到這小子我隻不過想藏著身份爆湊他頓,順便留影紀念,報當初人魚島通道內下毒的事而已。

“好痛!“這白袍海屍族揮了揮崩潰了小半的右臂,不知展開了什麼方法,低吼中手臂居然重新長了出來。隨後呼吸急促,半響恢複過來,一邊咒罵,邊一病一拐的走到散落水果的地方。

此刻大部分水果都在之前二人的出手中崩潰,隻有半個蘋果還在,被他心疼的撿起,四下看了看後嘴了一口。但下一瞬,他眼睛睜大,飛快吐出。“蘋果有毒

這白袍海屍族罵了一句,暗道這樣下去不行,作為領導不能丟麵子,以後要找個機會再解開一道封印,去教訓一下那小子,要時刻保持自己的威嚴纔對。

雖然再解開一道封印,自己如今還有些承受不住,但為了尊嚴,他覺得必須把麵子拿回來,帶著這樣的想法,他一晃遠去。

與此同時,人魚族的彌厄島上,隨著一處傳送陣法的閃耀,許青等人的身影從內出現,剛一走出許青就感受到了這前線指揮部的氛圍很是緊張,四週一道道身影在天空不斷地呼嘯而過。

遠處的戰火轟鳴強烈,所有人都比之前還要忙碌,此刻他們一傳送出來,就有大半向著許青抱拳後告辭。那位二峰的命火少婦也是這般,與許青交換了傳音玉簡的記錄後,匆匆離去。

顧沐清同樣如此,臨走前向許青告彆,許青也將那枚控製禁丹的玉簡還給了她,之前臨走時,他已將禁丹開啟。

“許師兄,我和同門的任務還冇有完成,接下來要去另一個地方開啟一枚禁丹,我聽師尊說,這一次的戰爭我們七血曈準備了多年,是必勝的,接下來會有一些更大的動作,師兄你自己小心。

顧沐清輕聲開口,神色有些遲疑,忽然靠近了許青一些,以極低的聲音說了一句。

“我是核心弟子,所以很多時候必須要去完成一些任務,但師兄你其實不必如此,尤其是關於海屍族七個衛島的任務,師兄萬不要去接

說完,顧沐清向著許青欠身一拜,快速遠去。

許青若有所思,取出任務令牌檢視,其上他的這救援任務已顯示完成狀態,有更多的任務正不斷重新整理。

許青目光掃過,腦海卻浮現出之前與自己交手的那個白袍海屍族,對方雖無論怎麼看都是海屍族,且屍毒也符合海屍族的特點,但許青出手冇幾下,就感覺到了一般熟悉。

對方的眼神,他熟悉,對方的一些出手動作,他也似曾相識,尤其是那一地的蘋果。“隊長怎麼成了海屍族?難道他看上了海屍族什麼東西,所以不知用什麼辦法,把自己裝扮成了海屍族?

“當然也有可能是他運氣不好,被海屍族乾掉了,且將其轉化成了海屍族。

若換了其他人,許青會覺得第二個可能性更大,但如果是隊長的話,他覺得第一個可能性,更符合對方瘋狂的性格。“不過以隊長的小心眼,這次一定不服氣,他修為莫測,或許以後會找機會打回來,我要更快開法竅!許青神色露出認真。

本站最新域名:.1q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