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流逝,一個月過去。

這一個月裡,七血瞳與海屍族的戰爭出現了多次驚人的變化,首先是海屍族的數次反攻,都無法將人魚族島嶼奪下。他們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七血瞳在人魚族島嶼上不斷地加固,同時傳送來更多的法器以及所有的盟友。這對海屍族而言,威脅太大。

不過海屍族也不是冇有勝果,在他們的分兵出手中,珍珠島群終於被他們撕扯下來,將其占據成為指揮部。其上七血曈埋下的所有禁丹,都被海屍族強者取出,且整個珍珠島群都嚴密的搜尋了多次,確定無礙,這才放心。這對海屍族而言,算是一場戰略意義上的勝利,對七血瞳來說,等於是在臨近之地,出現了紕漏。

且這種紕漏極為致命,使得半個多月的時間七血瞳很是被動,有兩次腹背受敵之下,差一些就要失去人魚族島嶼。甚至第三峰峰主,也都在一次出手時被海屍族多個強者伏擊偷襲,差點隕落,利用詭異替死,才重傷逃回。還有第六峰的峰主,一樣被伏擊,也被重傷。

至於金丹長老也有十幾個瀕臨死亡,此事對七血瞳的士氣打擊極大,一時之間參與任務的人數也都銳減。而這其實也是七血疃規則的弊端所在,順風時可以如狼似虎,一旦處於下風,則人心很容易坍塌,且極難挽回。而就在海屍族加大了珍珠群島的佈局時,七血瞳的反擊到來了。

那是半個月前的夜晚,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嘶吼,完成了一個小任務,回到彌回島休息的許青,親眼看到海麵上出現了一座座山峰

這些山峰連在一起,漸漸成了一條浩瀚的山脈。

更是隨著海水的翻滾,這座山脈也慢慢浮現出來,好似化作了一個背部,許青操控禁海蛇頸龍,駭然的看到了海下竟存在了一頭巨獸。這巨獸,許青隱隱覺得熟悉,很快就認出,那是海蜥!浮現出的山脈,正是海蜥的背!

浩瀚無儘,氣勢驚人,與其身軀比較珍珠群島就好似螻蟻一般,微不足道。這海蜥隻是到來稍微翻了個身,珍珠島群就全部坍塌,轟鳴崩潰。四分五裂後,這從始至終隻是露出小半個背部的海蜥,才悠然離去。

這一次海蜥的出手,使得海屍族全部震驚,駭然到了極致,實在是這種存在已經超出了一定層次,不是七血瞳可以去輕易要求協助的。

可它偏偏出現了,且目標很明確,就是珍珠島群。

這件事,許青也是震驚,而七血瞳很快就為了提高士氣,公佈了答案,甚至在這答案裡,不惜露出了第四峰峰主的部份底細。公佈中告知所有弟子,這一次海蜥的出手是第四峰的功勞,第四峰的峰主早年與這位巨蜥有淵源,這一次請動了它出手,毀去了珍珠島群。

同時告知弟子們,此事是早就約定好的,之前珍珠島群的所有佈局都是遮掩,目的就是讓海屍族來攻打,其上的所謂禁丹,都是迷惑罷了。…

整個珍珠島群,就是一個為海屍族準備的巨大陷阱。

這件事讓七血曈士氣一時之間高漲,但七血瞳的人不是傻子,海屍族之中也有心機深沉之輩,種種分析去看,七血疃高層的說法,或許是對的,但也隻是部分正確罷了。

若真的第四峰峰主可以讓巨蜥幫忙,目標冇必要放在珍珠島群上,無論是海屍族的衛島還是主島,顯然都是更好的選擇所以這件事真相到底如何各有猜測,更有人覺得此事與七血瞳老祖有關。但真相到底怎樣,除了七血瞳高層,其他人無法知曉。而事實已經發生,珍珠島群從此不在,海屍族損失不小。

同時七血瞳也藉助這一次海屍族的失誤,發起了總攻,將海屍族對人魚族的包圍圈生失奇碎的同時,也吹響了第一次決戰的號角。海屍族的大軍,在這重創下不斷收縮,不斷抵抗,不斷倒退,而七血疃這裡也全力追殺,破開一層層防線,將戰場從人魚族島嶼附近挪開生生的推到了海戶族的勢力邊緣。

距離海屍族的本土島陸,隻隔著七個衛島,那是海屍族最後的防線。

如此近的距離,對海屍族的壓力更大,戰爭也在這個時候,隨著海屍族的頑強反擊,出現了膠著狀態。至於死傷,雙方各自都有,但相對而言海屍族更多。

可七血瞳的傷亡還是觸目驚心,於是就有了第一批申請退戰之人,七血瞳對此冇有拒絕,但凡符合條件,都同意退戰隻不過在同意退戰的同時,七血瞳在戰爭獎勵上給予的更多了,也將第一批結丹機緣的獎勵發放下去。另外還放出了兩個殺手鐧,第一個是七血瞳發出五十份法寶使用名額。戰爭積分前五十的弟子,每一個人有一次借來宗門底蘊法寶投影的資格。

法寶,那是傳說中之物,任何一個的威力都驚天動地,遠超想象,整個七血瞳也隻是有個罷了。

所以哪怕是投影到來,威力也將驚心動魄。這訊息頓時轟動宗門所有參戰弟子,而第二個殺手鐧更為驚人,那是 老祖收徒!這一次七血瞳老祖,將在戰爭之後收下十個築基作為內門弟子以及三個金丹作為傳承衣缽的親傳弟子!弟子人選,按照任務完成度與擊殺海屍族去算。

這訊息一出,七血瞳弟子大都震動,甚至一些原本要退戰的也都放棄了退戰,繼續留在戰場。

因為七血瞳的老祖多年來冇有收任何弟子,而修為突破的他老人家此番收徒,可以想象旦被選中,那麼無論是地位還是利益,將達到極高的程度。

若是能成為內門,則魚躍龍門,身份隻差峰主,超越長老。至於親傳者 想一想都可以讓人呼吸急促雙目赤紅。

莫說築基修士了,就算是各峰的金丹也都紛紛動容,顯然就算是他們也都不知曉宗門會在這個時候,放出如此誘惑. 由此也能看出,這一次的戰爭,七血瞳對於海屍族,誌在必得。…

許青一樣心動無比,但他很快就壓下心頭的思緒,這件事在他看來雖誘惑極大,可他知道宗門強者眾多,築基裡自己不是最強,每個峰都有開啟三團命火之修。

有這些人在,自己想要去爭奪怕是拚命也都很難。

但那五十個法寶名額,許青看了看自己的排名,他覺得自己可以拿下。

畢竟這個戰爭積分雖與戰績不一樣,是一個綜合排名,包含了任務與殺戮的同時,對任務的質量也有很高的要求。但因許青之前瘋狂的接任務與刷戰績,所以名次不低。“七十三“許青喃喃,繼續去接任務。

就這樣時間流逝,又過去了半個月,許青的排名也隨著他接下的任務與殺戮,不斷提升,到了五十九位。他的法竅同樣也在這殺戮海屍族中,越發的開啟,達到了四十四個。越是往後,他需要的魂就越多。

而就在他這裡頻繁接下任務之時,這一天,剛剛接了一個增援任務的許青,忽然他的身份令牌內,在眾多任務一條條的滾動中,出現了一條專屬於他的召見之

此令的出現明顯權限極高,直接就將許青身份令牌上的所有任務都抹去,成為了唯甚至他方纔剛剛接下的任務,竟給予了已然完成的標識,使他不費吹灰之力,就拿到了獎勵。“第七峰築基弟子許青,即刻來拘纓島指揮部殿帳,第七峰副峰主召見!

看著這個資訊,許青一愣,沉吟半響後他心頭浮現眾多猜測與思緒,但都冇有什麼頭緒,他不認識這個副峰主,甚至之前都冇聽說過。但這身份令牌的資訊又是確鑿無誤,甚至在許青這裡沉吟時,這資訊多次出現,鎖定了他的身份令牌,使他無法繼續接納任務。於是許青思索後,身體一躍飛起,直奔拘纓島。

以他的速度,雖冇有開啟玄耀態,可依舊很快,時間不長許青就到了拘纓島,直奔處於拘纓島中心區域的那巨大的眼珠所在之地。這裡,就是七血瞳在人魚島的前線指揮部核心所在。

此地平日裡弟子不經召喚是不可以靠近的,屬於絕密之所。此刻隨著許青的靠近,頓時就有一道道恐怖的神念將其鎖定。甚至那巨大的眼珠,也刹那間目光在他身上-掃。

許青不再前行,拿出身份令牌,沉聲開口。“弟子許青,收第七峰副峰主所召,前來拜見。

隨著其開口,身份令牌光芒閃耀,地麵上的眼珠飛速眨了三下,一般傳送之力刹那間就在許青四周出現,不等他有所反應,其身晟已然消失。

直至許青被傳送走,四周的神念才隱去。

而此刻,在這眼珠內部,一處恢弘的大殿前,許青的身影瞬間被挪移過來。出現時他飛速看向四周,而下一瞬,一個女子的聲音,從他身後淡淡的傳來。

“你,就是許青?

本站最新域名:.1q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