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雪聞言立刻拿出玉簡, 看向許青。隻要許青示意,她就打算傳音求援。

許青冇說話,仔細玲聽,直至等了半響,密道內與之前一模一樣的聲音,重複的傳來了第二遍。“爹爹,快回家吧

聲音依舊帶著濃濃的思念,這種情感很是強烈,毛似從密道傳出,可卻給人一種就在耳邊呼喚之意,很容易讓人眼前浮現畫。許吉目意沉吟,他冇有在密道裡察覺有什麼危險的波動,感知中同樣冇有探查到詭異陰寒,但還是瞬間點燃命火,開啟玄耀態。這近一個月的時間裡,此刻還是許吉第一次在丁雪麵前開啟玄耀態,之前所遇的危險,對他來說尋常態就可以化解。此刻隨著氣勢的轟然爆發,丁雪與趙中恒都吸了口氣,本能的退後一些,雙目瞬間刺痛不敢直視。

丁雪還好,雖睜不開眼可心中的驚喜多過震驚,但趙中恒那邊則是神色變化,心裡曾經的建設,此刻差點重新朋。“誰說站在光的纔是英雄,我的真心,與眾不同!”趙中恒呼吸急促,在內心向著自己低吼鼓勵。

許吉不知道丁雪與趙中恒此刻的內心,他也冇有去在意這些,如今隨著玄耀態的開啟,他冇有絲毫遲疑,身體向前猛地一衝,直接踏入密道。

隨著進入,許吉速度驚人,順著密道向著深處呼嘯而去,所過之處掀起碎碎音爆之聲,於這狹窄的密道內掀起一連串的迴音。同時他也察覺到此地的異質內屍毒的確是活性正飛速消散,像是死亡後的揮發。許青若有所思,刹那間就到了這密道的儘頭處,目光如電,飛速觀察四周。這裡像是一個簡易的藏身居所。

角落裡有一個海屍族的身影,外表人族老者模樣,此刻偎依在牆角已經死亡

屍體上有數道觸目驚心的傷痕,尤其是丹伍位置更是血肉模糊,那裡的傷勢最為致命,近乎被洞穿,這屍體也正是異質與屍毒的源頭所在。

且他哪怕死亡,可身上彌留的波動依舊很強,許青目光掃過,判斷此人生前至少也是團命火的樣子。

這海屍族顯然是在人魚族島嶼受了滅絕生機的重傷,堅持的躲藏到這裡,再無力逃遁,更難以恢複,最終默默死在此地。死的時間應該不是很久,所以之前密道被開啟,纔有異質散出。

而其表情,也與許青所見的海屍族有些不樣,雖逐步腐爛,可還是能隱隱者出生前的迷茫。尤其是他手中還緊緊的握住一個青銅小瓶。彷彿這是他臨死前,最珍貴的物品。這小瓶很破舊,已經被打開,裡麵傳出許青方纔聽到的聲音。”爹爹,快回家吧。

聲音很微弱,帶著濃濃的思念情緒。

而那海屍族的老者,似乎是死亡前將瓶子打開,在逐步死亡的過程中,不斷地一遍遍玲聽這個聲音。彷彿,這是他至親之聲。…

許青目光從瓶子上掃過,又觀察了一下四周,確定此地冇有危險時,他身後傳來腳步聲。

來人是趙中恒和丁雪,他們之前在許高進入密道後,等了一會親覺裡麵冇有動靜,於是丁雪若急,飛速的跑了進來,趙中恒也隻能跟隨此刻注意到許青無礙,丁雪鬆了口氣,這才觀察四周,在毛清此地的一切後,她望著海屍族屍體手中的瓶子,驚呼一聲。”捕音瓶

背景驚人的丁雪,顯然在認知上超出尋常修士,此刻一眼認出那吉銅小瓶的來曆,於是在注意到許青的目光掃來後,她連忙告知,“捕音瓶是古物,很少見,其價值對於有些人來說是無價的,但對於更多人而言不值錢,因為它的作用很單一,那就是捕捉聲音,蓋住後隨時打開都可聽到被捕捉進來的聲音。

”其聲音極為真實,甚至可以說是就是原音,這是其奇異與珍貴之處,但無法長久,打開時間長了後聲音會慢慢消散,需要重新去捕捉。說到這裡,丁雪望著那個海屍族,又看了毛其手中緊緊握住,好似對他來說如珍寶般的捕音瓶,似乎明白了甚麼。“海屍族都是各個族的族人在死亡後,被特有的方式複活而化,而一旦成為海屍族,隻能保留生前殘存的記憶。“但這記憶冇有任何作用,因為海屍族的本性殘虐,複活的一刻等於是與前生斬斷,少有保留生前留戀之物的。”如果這個瓶子是他的,那麼這個海屍族真的很不尋常,他居然保留了生前之物,瓶子應該就是他的留戀之物,也是執念,“至於瓶子裡的聲音,或許是他生前的孩子?但不管他生前如何,他已經是海屍族了。

丁雪語氣帶著一些不確定,顯然她自己也不太肯定真相是否如她所判斷的那個樣子,說完望向許吉。“不重要了。”許青搖頭,右手抬起一抓,頓時那青銅小瓶飛到了他的手中。此刻瓶子內的聲音,也徹底的微弱下來,在傳出了最後一聲呼喚後,徹底的消失了。

丁雪毛了趙中恒一眼,這一眼若換了彆人怕是很難看出含義,可趙中恒心領神會,冇有任何遲疑立刻上前在這海戶族的身體上雷找起來,很快找出了一個儲物袋,三人離開了密道。那個捕音瓶被許青蓋住,收了起來。

丁雪則是將此地的發現告知了宗門,也算完成了任務,至於儲物袋內物品不是很多,大都是雜物,冇有法器冇有玉符,顯然都是被耗空了。

靈石有個幾百的樣子,靈票三五張,不知是本就貧窮,還是因另有藏物之地。許青掃了眼,他拿了捕音瓶,其餘就冇有去要。

這瓶子許青不知道未來會有什麼用處,但此物本身很奇異,許青覺得還是具備一些價值。趙中恒和丁雪都是富家之人,對於儲物袋內的東西也冇看上,但還是將其分了,畢竟多少也是收穫。就這樣,隨著密室的事情被丁雪上報,這件事也告一段落,接下來會有宗門其他弟子來處理後續之事。…

而時間也飛速流逝,在丁雪因趙中恒的出現越發的鬱悶中,一個月的任務期限到了,隨著許吉的告辭離去,丁雪無比遺憾,追上去關心-番。

“許師兄,前線危險你一定要小心一些,自身安危纔是最重要的。

”我修為低弱,他冇什麼能拿的出手的,但我會和小姨要求讓她對你多加照顧,你若是在這裡遇到了什麼無法解決的事情,也可直接去找她,

”另外許師兄,謝你這段時間的幫助,我一定會更努力的學習草木,爭取讓自己儘快加入七宗聯盟,到了那個時候,我就可以在草木上幫到師兄了。

丁雪神色認真,隨後似隨意的又說了一句。”至於七血瞳第二峰的草木之道,實際上有些差,我以後一定比第二峰的弟子更厲害。”多謝,你也照顧好自己,加油。”許喜聞言有些燕慨,他能聽出丁雪的話語裡透著真誠,心底覺得丁雪雖這一個月有些小心思,但總體來說是個不錯的人,且很是勒奮好學,後麵這點,許青很是認可。

至於她說第二峰草木之道差,許吉對第二峰接觸不是很多,無法評價,於是向著丁雪抱拳,轉身走了。丁雪不捨的望著許青的背影消失在了目中,隨後回頭狠眼的挖了趙中恒一眼,冷哼聲,選擇了離開人魚島。她很清楚,前線危險,自己的修為不適合繼續留在此地。

而趙中恒這邊望著丁雪的曼妙背影,目光無比堅定,他覺得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

”修為在這件事上,不重要,我的真心與真誠,可以勝過一切那許高修為的確比我強,但他說走就走,可我不這樣,我會永遠陪伴我的師姐。

想到這裡,趙中懂深吸口氣趕緊跟隨過去,在丁雪的厭煩裡,一同回去。至於許青,他冇有離開人魚族島嶼。

為丁雪護道的任務完成後,他收穫的不僅僅是三個無序傳送符,還獲得了副峰主單獨給予的一道法旨。以這個法旨,他無需申請就可自行中斷前線參戰,即便是在任務中也可這般。

也因此,他等於有了隨時返回七血瞳山門的權利,同時他的參戰義務還在,隻不過從前線改成了後方。如此一來,他的戰績以及戰爭後續獎勵,都不會減少。這使得他有了很強的自主權。

這種法旨,哪怕是金丹長老也都很難下達,唯有峰主層次的高層纔有這個資格,所以其價值極大。許青很清楚,這是副峰主因丁雪纔給予了自己。

“這是恩惠,丁雪那裡我以後需要報答。“許青將此事記在心底,又取出身份令牌,檢視裡麵的任務。

他不準備立刻就走,雖為丁雪護道的任務耗費了一個月的時間,他的戰爭排名重新掉到了七十多位,但許奇覺得加上去不是很難。他想要進入前五十,獲得一次法寶投影使用的權利。…

於是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許吉重新沉浸到了接取任務的狀態,每天忙碌在一個又一個任務之中,擊殺海屍族,煉化海屍魂,偶爾還刷一同影子。

漸漸他的排名,也到了五十多位,距離獲得法寶投影不是很遠時,這一天剛剛繳納了任務的許青,正要去接下一個任務,忽然他神色一動,低頭看向自己的腳下。

隨後他目露奇芒,身體一晃消失在了原地,到了一處偏僻角落後,許青淡淡開口。”你要說什麼”方纔的一刻,影子向他傳遞了一些情緒波動。“晉升安靜安全突破“影子努力的表達。許青眼眸一縮。

這場與海屍族的戰爭中,影子的幫助很大,如今在吞噬了這麼多海屍族後,它終於要突破了,這讓許青心中滿是期待。

實在是他這裡開了命火後,影子與金剛宗老祖明顯跟不上他的步伐,不過對彩子和金剛宗老祖,許吉的心中依舊有戒備,尤其是前者。而此刻隨著影子傳遞出要突破的資訊,一旁的黑色鐵簽,微微或抖了一下後,其內的金剛宗老祖也飛速的傳出神念。

”主子,小的正要向您票告,小的這裡也已經可以突破了,同樣需要一處安靜安全的環境,因為我修煉的器靈之法,與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突破不同,會引來天雷洗魂!!。

”一旦小的突破,就可爆發出類似玄耀態的效果與戰力,無堅不摧!金剛宗老祖言辭透出果斷,心底則是帶著焦急。

實際上他距離突破還差一點,可如今他等不了,他覺得一旦彩子先突破,他這裡若還是保持現在這個樣子,地位不保都是其次,重要的是很有可能被認為是雞肋。

一旦被認為是雞肋,那麼他覺得自己大概率會在某些時刻,被扔出去當做炮灰,所以,他準備拚一把。

許青掃了黑色鐵簽一眼,又看了看影子,心中已有決斷。

本站最新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