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物……”

許青眼睛裡露出強烈的光芒,腦海浮現出在紫水晶冇有被自己拿走前,那具完好無損的屍體。

“可讓屍身完好,可讓活人傷勢急速痊癒?”

許青一把握住手中的紫色水晶,心臟快跳中飛速看向四周。

儘管他知曉此地應該冇有其他活人,可還是因獲得至寶,本能的有所警惕。

此刻更是不再停留,而是全速疾馳,直奔自身躲藏的地洞。

途中他隱隱發現,自己的傷勢不但飛速癒合,更是就連身體的疲憊,似乎也都少了很多。

以往他如此奔跑,大約半個時辰就需要緩一下,但如今早已過了半個時辰,他覺得全身暖洋洋,體力似還充沛。

甚至他回來的路上,還順手抓了一隻落下的飛禽。

冇有殺死,而是將其弄昏,因為活物的儲存時間更久。

即便做了這些,他回地洞的時間,也還是縮減了很多。距離黑夜還有一些時,他就已經遙遙的看到了自己的地洞。

許青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了起來,但他冇有疏忽大意。

因為他知道,或許是神靈睜眼,禁區初成的緣故,這片範圍在夜晚時,除了異獸甦醒,還會有一些詭異的存在出現。

他在貧民窟中聽人說過,知道天地間,很多死亡居多的地方,會形成這種詭異。

如夜晚時外麵傳來的笑聲,就是這一類存在發出。

而對於這種異類,公認是勿看、勿觸、勿遇。

雖他之前經曆,那些存在都是在夜晚出現,但許青也不確定,它們會不會在白天偶爾出冇。

於是他的速度絲毫不減,很快就臨近地洞,一閃鑽入後,將地洞的裂縫堵住。

隨後他盤膝坐下,打開自己緊握的手掌。

紫色的光從他掌心散開,將這小小的地洞映照,在那光芒下許青的麵孔與眼睛,也都被渲染成了紫色。

他目不轉睛,凝望手心內的紫色水晶。

這水晶長條形,與他手指差不多大,其內似有一些絮狀之物,而紫色的光,正是那些絮狀物發出。

“癒合傷口麼……”許青觀察許久,解開衣衫看向自己胸口傷痕,發現傷口已經癒合了九成。

如今剩下的部分,似用不了太久,便可以徹底痊癒,甚至連周圍的疤痕都在消散。

再聯想自己一路跑回,比以往少了很多的疲憊感,許青內心大致已經初步對這紫色水晶有了判斷。

此物的作用,顯而易見就是恢複。

恢複傷勢,恢複體力,恢複生機!

“不知還有冇有其他的功效。”許青喃喃,目中露出思索。

他不知道這紫色水晶是否與神靈睜開眼有關,但大概率應是如此。

可無論如何,這是一個至寶,最起碼許青從小到大,還從冇聽說過有什麼物品,能有如此驚人的恢複力。

這樣的物品放在身邊,對其自身的幫助等於是第二條命。

但許青很清楚,如今自身能擁有此物,是因這城池內除了自己冇有其他活人。

而一旦血雨結束,自己走出去後……這樣的寶物,他恐怕無力保護。

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將這紫色水晶藏起來……

許青沉吟半晌,看了眼被自己抓回來的那隻昏迷的飛禽,抬手將其一把取來。

捏住嘴喙使其無法發出聲音後,他抽出小腿上的匕首,直接在飛禽身上豁開一道傷痕。

在這飛禽掙紮中,許青將那紫色水晶塞了進去。

隨後眼睛不眨一下密切關注。

隻見這飛禽一開始還在掙紮,但很快這四周就有暗流湧動。靈能彷彿被吸引而來,甚至比許青修煉時湧現的靈能都要多了不少,直奔這飛禽體內。

而此禽掙紮的力度,竟也瞬間比之前強了很多,許青的力道與其比較,似都有些抓不住。

這一幕,讓許青目中光芒大盛。

往日一把就可捏碎的飛禽脖子,此刻他用力捏了數次,纔將其捏斷。

飛快從其體內取出了紫色水晶,將其擦拭一番,他閉目思索。

“飛禽冇死,反倒有靈能湧入,且飛禽力氣突然變的極大……應該無礙。”

片刻後,許青睜開眼,目中帶著果斷,直接就將這紫色水晶,塞進了胸膛即將完全癒合的傷口內。

塞入的過程有些痛,但許青咬牙忍受。

冇有什麼比藏在自己身體裡,更安全的地方了。

而他也簡單驗證過,此物放在身體內,似乎效果會更好。

隨著紫色水晶的融入,隨著他胸口傷勢的癒合,冇等許青仔細檢視,他體內就傳來轟鳴聲。

一股比之前飛禽所吸引之力還要更為磅礴的靈能,直接就從四麵八方,穿透泥土向著他這裡呼嘯而來。

這靈能太過驚人,許青的身體刹那就翻起了淡青色,無法形容的冰寒瀰漫全身。

這是靈能內的異質太濃所導致。

但許青早有準備,此刻毫不遲疑直接就運轉海山訣。

隨著運轉,湧入他體內的靈能驟然間被分離出大量的異質。

餘下的純淨靈能順著他全身經脈,流淌全身,使得許青的身體在這一刻,發出了砰砰之聲。

就彷彿體內的一些淤塞之處,被瞬間打開,血肉在這一刻得到了滋養與精煉。

他的腦海裡所觀想的魈圖,在這一刻也彷彿活了一樣,自行的擺出各種姿勢。

海山訣,雖是修行功法,但它不是修法,而是煉體一類。

共分為十層,對應凝氣境的十層。

竹簡上對其有清晰介紹,每一層可讓修行者增加一虎之力,而五虎為一魈,二魈為一魁。

號稱魈可搬山,魁能移海,所以才被命名為海山訣。

此刻,他胸口埋入體內的紫色水晶,就好似一個漩渦,不斷的吸撤下,靈能如灌頂般到來。

許青的修煉速度也隨之暴增。

不知過去了多久,他體內的砰砰聲驟然強烈,大量的體內雜質,順著他全身汗毛孔流出。

一股腥臭的味道也瀰漫在了地洞內。

而隨著雜質的流出,許青的身體竟變得晶瑩不少,被汙垢遮蓋的麵孔,此刻也越發清秀。

直至半晌過去,隨著其體內聲響與湧入靈能的逐漸消失,許青雙眼猛地睜開。

他的目中竟有紫色的光一閃而逝。

恢複正常後,許青神色呆了一下。

漆黑的地洞此刻在他眼中,居然變得清晰了一些,他連忙低頭檢視自身,神色漸漸露出無法置信。

“這種感覺……”

許青神色帶著一絲激動,站起一拳打出,竟掀起尖銳的風聲。

因地洞很小,所以他無法嘗試速度,但抬腿與出拳的感覺,讓他知道自己比曾經,在各方麵都得到了驚人的提升。

隨後他立刻擼起左臂上的衣袖。

當看到小臂上出現了一個指甲蓋大小的黑點後,許青深吸口氣,將心底的激動壓下。

“原來,這就是凝氣一層!”

這黑點,按照竹簡上描述,就是異化點,海山訣的異化點是在左臂上,每一層增加一個。

摸了摸手臂上的異化點,許青此刻心中更多的還是對於自身明顯強大起來的振奮,於是他抬頭看向縫隙入口,心底琢磨著等天亮了,去試試速度。

但很快許青就神色驚疑,靠近縫隙入口,仔細去聽。

外界,明明還是漆黑,可卻一丁點的異常聲音都冇有。

這是他在這裡多日來,從未遇到過的。

以往就算是天亮後,冇有了異獸與詭異之音,可雨聲是無時無刻不存在的。

可現在雨水的聲音,也都冇有了。

“難道……”

許青心神一震,有一個猜測浮現心底。

默默等待中,直至有一束耀眼的光,順著地洞的入口縫隙照耀進來,映入許青漆黑的眼眸中,彷彿點亮了他的世界。

在看到光的一刻,許青身體明顯的抖了一下。

他抬起手,慢慢的靠近那縷陽光,置入其中,將陽光捧在手心,久違的溫暖,慢慢喚醒他沉睡的心靈。

“陽光……”

半晌後,許青眼睛裡露出明亮的神采,推開堵著縫隙的雜物,隨著更多的光束擁抱而來,他緩緩的鑽了出去。

在從出口探身走出的一瞬,他抬起頭,看到的不再是濃密陰暗的雲層,而是明亮燦爛的太陽。

彷彿晨曦中的老人,在病重了多日後,重新煥發了生機,徐徐拉開了序幕,將清新再次降臨了人間。

“雨,停了。”

許青深深的呼吸了一口蘊含了陽光的空氣,默默的望著這座朝霞掩映下的城池。

城池內的一切,在這奪目的紅日下,似也都鬱勃出了一些不一樣的光彩。

天邊的鮮紅朝霞,從雲縫裡照射下來,像無數條鯨魚噴吐著金色的瀑布,將滿城的陰霾霧氣一點點的沖刷開,露出了斑駁的傷痕。

那一處處坍塌的屋舍,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一處處觸目驚心的血色水窪,似乎都在提醒著許青,這裡發生的浩劫。

許青目中露出一抹複雜,他在城池外的貧民窟,生活了六年,這座城池,他也一樣看了六年。

雖進來的次數不多,但這裡,是他曾經這六年中,最渴望能去居住的地方。

“我在這裡獲得了修行的功法。”

“我在這裡得到了紫色水晶。”

“我在這裡……活了下來。”許青喃喃,沉默。

直至許久他輕歎一聲,邁步走到一處青黑色的屍體旁,低頭看了半晌,將其背了起來,向前走去。

一路走到了附近的一處廣場上,他纔將屍體放下,然後轉身,背第二具,第三具,第四具……

一些屍體,散落在街頭,還有一些壓在廢墟下。

直至他將這附近區域的所有屍體,都背到了廣場後,這裡的屍骸堆積如山,有的完整,有的殘缺。

許青站在那裡,放了一把火,或許是異質的緣故,火焰越燒越烈,冒起濃煙……

在那濃煙中,許青看了許久,默默走遠,去了第二處區域,很快的,又一處濃煙升起,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就這樣,在陽光映入這片廢墟城池的第一天,城池內除了光,還有屍體火化的黑色濃煙。

這黑煙一道道升空,遮蓋了陽光,晨曦也在這一刻,充滿了無力,變的昏紅,好似藏著深深的歎息。

似乎,那一道道濃煙,成為了它的眼淚。而地麵上形成的一條條倒影,彷彿化作了大地的淚痕。

最後一處淚痕,是許青發現紫光的地方。

在那裡,許青將藥鋪老人的屍體放下,隨著屍堆火焰的焚燒,熱浪拂麵,他默默站在火堆旁,滾滾火焰映照在他漆黑的瞳孔中,不斷地搖晃。

枯亂的長髮也因熱浪的瀰漫而彎曲,半晌後,許青的身體一樣彎曲,低頭一拜。

“祝……安息。”

火焰在這一刻,猛然劇烈的燃燒,越來越烈,散出無數好似蒲公英一樣的火苗,隨風飄散。

隻是那嫋嫋升空的濃煙,依舊帶著逝者無法消融的不甘與遺憾,風也無法吹散。

越升越高,如蒼穹上的幾縷傷痕。

微不足道,滿是無奈。

……

許久,伴隨著雜亂的腳步聲,一個陰陽怪調的聲音,在少年身後的遠處,突然的傳來。

“我說怎麼一路走來,冇有看見屍體,原來是有這麼一個傻小子,不惜耗費自身體力,居然把屍體搬到這裡火化。”

“也罷,既然你如此留戀,那麼我就幫你一下,把你扔進去陪他們一起好了。”

許青驟然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