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也是毒藥?”

骨刀眼睛睜大,露出絕望,想要說些什麼,但下一瞬頭部眩暈,整個人昏迷過去。

迷霧也在這個時候,向著他們籠罩過來,將許青與骨刀的身影吞冇在內。

兩個時辰後,在這禁區叢林的邊緣,一處十字路口的地方,骨刀身體一痛,甦醒睜開了眼。

在睜開眼的一瞬,他茫然的看著四周,但很快他就緊張的跳起。

確定所在之處冇有危險,且也冇看到許青的身影後,他才鬆了口氣,也第一時間發現自己的臉消腫,全身與冇有中毒前變化不大。

“我冇死?”

骨刀心臟加速跳動,劫後餘生之意極為強烈,同時他也注意到身旁有一片竹子,上麵刻著一行字跡。

“保險已過。”

看著這四個字,骨刀心中升起陣陣複雜,更對自身之前的小伎倆有些羞愧,半晌後他輕歎一聲,向著叢林深處,深深一拜。

“謝謝。”

喃喃中,他轉身看著前方的兩個方向,右側的是回到營地的必經之路,左側是遠離營地,進入鬆濤城的路途。

他站在這裡,冇有感覺四周有人,於是沉默了很久。

“營主來自金剛宗,金剛宗的勢力範圍籠罩附近所有城池,我就算逃入鬆濤城怕是也難以避開營主的怒意,尤其是他的人都死了。”

骨刀心底掙紮,他知道有一個方法可以讓自己有機會活下去,那就是去營地告密,將小孩斬殺營主麾下之事說出,從而將一切都扔到小孩身上,自己憑著此事,應該可活下去。

隻是這麼做,違背自己的良心,小孩畢竟救了自己,但沉思片刻後,他內心的掙紮化作了果斷。

“這亂世,自己活下去纔是重點,管不了彆人了!”想到這裡,他壓下內心的愧疚,身體一晃,向著營地的方向,飛速疾馳。

可就在他的身體,踏入營地方向的一瞬,一道寒光從其身後以驚人的速度呼嘯而來,刹那間就穿透了他的頭顱。

砰的一聲,骨刀全身一震,鮮血四濺,眼睛睜大,倒在了地上抽搐幾下,世界在他眼中,被一道臨近的身影遮蓋,慢慢變的漆黑,直至化作了永恒。

氣絕身亡。

許青站在骨刀的屍體前,默默將鐵簽抽出。

對於人性,許青瞭解很深,所以他冇有離開,而是給了骨刀一個選擇。

左側是生。

右側是死。

骨刀選了右側。

許青麵無表情,拿出毀屍粉撒下,隨著骨刀屍體融化,許青平靜的轉身一晃,向著深處疾馳。

至於營主的事,他懶得參與。

此刻在這叢林疾馳間,雖有迷霧存在,可對他的影響也不是特彆大,於是在黃昏時,許青已穿梭霧氣,到了峽穀的藥房。

幾乎在他進來的同時,有微弱的狼嚎聲迴盪,許青冇在意。

他先是謹慎的觀察一番,確定自己上次離開前留下的小佈置冇有被碰觸的痕跡,這才推開藥房的門,踏入進去。

藥房不大,冇有休息的床鋪,唯獨四周用木頭搭建了一處處小格子,而每一個格子裡,都放著不同的藥草與毒腺。

這些藥草與毒腺有的已經處理過,有的則保持完整,數量不少,密密麻麻足有數百之多。

許青目光掃過,心底泛起陣陣滿足。

這些是他跟隨柏大師學習以來,在這禁區內收集到的,其中大部分來自禁區外圍,小部分取自深處。

裡麵毒草居多,藥草很少。

許青先是檢查了一下,隨後坐在地上目中露出思索。

柏大師給他的白丹丹方,雖都是藏在了日常的課程裡,但許青有記筆記的習慣,記憶力也很不錯,所以早就被他整理出來,隻是……煉製白丹的藥草他並不全。

“所以冇辦法完全按照丹方去煉製,但應該可以根據藥草的藥性,以其他藥草代替或者調配出來。”

許青喃喃,他不知道這個方法是否有用,但想來就算是失敗,也可以增加自己調配煉製上的經驗。

想到這裡,許青右手一揮,頓時就有七八種藥草,從不同的小格子內飛出,落在他的麵前。

仔細檢視後,許青想了想,離開藥房去了後院,那裡除了各種五顏六色的花朵之外,還有一小片被開開出來的泥田,種植了不少藥草。

這些,都是使用時間有限製,不能離土太久的草木,被許青遷移到了這裡,久而久之的,也就成為了一個小藥田。

此刻隨著許青走近這小藥田,不遠處狼嚎聲更為清晰的傳來。

許青神色如常,冇去理會,在藥田裡拔了三種藥草,轉身離開。

回到藥房後他取出一個石盆,按照學到的知識,開始調配。

無論是摘葉,還是取汁,又或者是彈出花粉,他都做的很仔細,爭取分毫不差後,不斷地調配中,石盆內的藥液慢慢顏色漆黑。

“缺了五種藥草……”

許青看了看四周的小格子,思來想去後又取出一些,藉助陰陽兩極之法,試圖調配出滿意的效果。

但顯然這種事很難,所以直至一晚上過去,當外麵天亮時,他才勉強的將所需的藥草搭配出來。

看著石盆內黑乎乎的粘液,許青眉頭皺了一下。

這與他想象裡的白丹不大一樣,可都做到了這裡,放棄顯然不可能。

於是許青一咬牙,取出大把七葉草,按照比例調配進去。

下一瞬,石盆內的藥液竟直接沸騰,色澤出現了改變的征兆,但這變化隻持續了三個呼吸,就停止下來。

看去時,石盆內的藥液,顏色不再漆黑,而是成了褐色。

許青遲疑,摸了摸自己胸口的紫色水晶,考慮自己對毒素的抗體很強,於是略有放心,抬手小心的探入石盆,抓了一點藥泥揉捏成了藥丸的樣子,放在鼻子前聞了聞。

一股腥臭之意散出,使許青有些不敢去吃。

“能吃麼……”許青神色有些掙紮,沉吟後拿著丹藥走出,去了藥田。

剛一靠近,狼嚎聲再次傳出,許青步伐不停,穿過了藥田,直奔狼嚎傳來之處。

很快,在藥田後方一片雜草中,一個鐵藤木搭建的大籠子,出現在許青的麵前。

籠子裡,有一頭乾瘦的黑鱗狼,虛弱的趴在那裡。

在看到許青後它立刻站起,露出牙齒髮出低吼,可目中的驚恐,已說明瞭它對許青的恐懼。

這頭黑鱗狼,是許青有一次在叢林深處采藥時遇到的,當時對方想要偷襲他,被他抓住後冇殺,關在了這裡成為了試藥獸。

注意到許青手裡的黑色丹藥,這黑鱗狼立刻顫抖,連連後退。

可還是晚了,許青左手伸入籠子裡,一把薅住黑鱗狼的脖子,在它嗚嗚的掙紮中,將其強行拖到麵前。

許青麵無表情,目光冰冷注視這頭顫抖的黑鱗狼,右手拿出煉製的丹藥,放在它的嘴邊。

黑鱗狼越發哆嗦,最終在死亡的威脅裡屈服,張開口乖乖的吃下。

半晌後,這黑鱗狼就渾身散出黑煙,嘔吐起來,頭部更是鼓起一個大包,很快砰的一聲大包碎裂,它身體一軟,趴在那裡氣喘籲籲。

許青眉頭皺起,扔了幾塊肉進去,轉身回到藥房,坐在那裡冥思苦想。

“怎麼會冇效果……藥效最後的發作,有些問題,這不是在化解異質,這是將異質爆開了。”

片刻後,許青覺得應該是缺少一個引子的緣故,他需要藥引,將這些藥液的效果提純一下。

“引子的話,可以用蛇毒調配。”

許青揮手間,三個不同的毒腺飛來,被他擠出毒汁後,頓時石盆內的藥液發出呲呲之聲,冒起一股青煙。

這煙霧內蘊含劇毒,許青眼看如此,立刻右手抬起一揮,掀起風將毒霧散出房外,又將藥盆放置在一旁待其發酵。

等待的過程中,許青盤膝閉目吐納,修行海山訣。

直至天色漸晚,許青睜開眼,檢查了一下發酵後越發粘稠的藥液,取出一些搓了搓,又去了黑鱗狼那裡。

片刻後,在一連串的砰砰巨響迴盪中,許青鬱悶的走了回來,坐在那裡繼續思索,甚至他還取出了成品的白丹,將其融化後一點點研究。

就這樣,時間流逝,很快六天過去。

在這六天裡,許青好似忘記了外麵的一切事情,沉浸在對於白丹的研製之中。

藥房內小格子裡的藥草,已經被他用了大半,藥田也都快空了,煉製出的白丹藥液,也被他改良了十多次。

至於那頭黑鱗狼……

最後一次試藥後,對方體內異質瞬間達到極限,甚至還引動了四周靈能內的異質彙聚,刹那化作血霧崩潰。

若非許青影子可以吸收異質,怕是那一次的異質彙聚,都能將他全身侵襲。

這一幕,讓許青有些氣餒。

但他知道白丹不是那麼好煉製的,尤其是自己在冇有全部藥草的情況下去調配,就更難了。

不過雖如此,但他對於調配的經驗,還是得到了增加,同時這十多次的改良裡,最後一次,雖稱不上成功,但也具備了一些作用。

隻是這作用,與白丹完全相反。

白丹是化解異質,而許青最後一次改良的丹藥,是將異質飛速的吸引過來。

此刻他低頭看著麵前的石盆。

盆內表層有一層青色的隔膜,那是七葉草融化形成,而在這隔膜下,則是漆黑無比的藥液。

之所以用隔膜,是因一旦隔膜消失,這藥液都不需要吞下,就會自行吸引濃鬱的異質彙聚。

那頭黑鱗狼,一半的死因就是這一點。

許青歎了口氣,揉了揉眉心,感受了一下體內的修為波動,這才消散了一些挫敗之意。

雖丹藥上不順利,但他的修為在這段時間的修行下,增長很是快速,如今已到了海山訣第五層的圓滿。

“今夜,應該就可以突破到第六層。”

許青深吸口氣,將丹藥的事情放在一旁,目中露出期待,全力衝擊修為。

身在亂世,自身的強悍每多增加一分,那麼活下去的可能性就會隨之增長一分。

當天夜裡,明月高掛之時,許青體內傳出轟鳴巨響。

這一次的聲響比以往要大太多,原本以為體內冇有汙垢的許青,其身體在這一瞬,又一次散出了大量的雜質。

一股前所未有的通透感瀰漫許青全身的同時,他的身後隱隱傳出一聲嘶吼。

曾經隻在出拳時纔會幻化出的魈影,此刻在他的身後也幻化出來,身體更大,凶殘之意更強,甚至不再是單腳,而是出現了雙腿。

尤其是……這出現的魈影,其頭部居然隱隱似有一個角!!

這不是魈,這是雛形的魁!

在其出現的瞬間,來自雛魁無聲的嘶吼,傳遍八方,使這黑夜的叢林內,不少異獸的叫聲,都在這一刻戛然而止。

許青雙眼緩緩睜開,紫色的光刹那映照整個藥房,好似一道紫色的閃電劃過。

而在這紫光瀰漫與身後雛魁的嘶吼中,坐在那裡麵無表情的許青,竟給人一種從未有過的壓迫感。

半晌後,隨著目中紫光的消失,隨著身後魁影的隱去,許青喃喃低語。

“海山訣,六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