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

許青身體靈活,疾馳前行。

他一路奔跑已有兩天,因其恢複能力的緣故,所以對旁人來說不間斷的趕路造成的疲憊,在許青這裡冇有出現。

甚至他還有一種身體徹底活動開的感覺。

期間,他也曾遠遠注意到衣著與營主一樣的金剛宗修士身影,但在他的小心躲避與速度下,都避了開。

此刻距離目的地鹿角城,隻剩下了一天的路程時,許青前行的路,也到了一處分叉口。

左側,是他居住了六年的城池所在之地,那裡如今化作了禁區,遠遠看去,黃昏中一片漆黑。

另一個方向,便是鹿角城。

站在這裡,許青轉頭看了眼禁區的方向,沉默了幾個呼吸後,他身體一晃,正要向著鹿角城趕去,可就在這時,他麵色一變,身體刹那蹲下,藏身在灌木從內。

眼睛眯起,許青抬頭看向遠處天空。

那裡,有一道金色的長虹,正呼嘯而過。

因距離太遠,許青隻能看到刺目的金光,看不清裡麵的身影,但對方靈能的波動與營主一樣,且更為強烈,這讓他心神一震。

“這股威壓,超越了營主……”

直至長虹遠去,許青才深吸口氣,目中露出遲疑。

兩天裡,他遇到了三波金剛宗修士,都被他小心的避開,但明顯這一次給他的感覺最為危險。

“繼續前行,一天內可以趕到鹿角城……”許青眯起眼,沉吟起來,他知道現在自己的優勢,是冇有人知道自己身上存在了七血瞳的令牌。

如此一來,目的地也就很難被猜到。

可自己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不在意禁區內的濃鬱異質,小心一些,可在其內長久居住。

前者的優勢,在於自己行動上需快捷,使金剛宗措手不及,大概率是可以從鹿角城傳送走的。

但也有弊端,一旦自己在接下來前往鹿角城的路上被察覺,那麼這優勢將立刻碎滅,很容易被人猜出目的地的同時,自己的安危,也會受到威脅。

而後者的優勢,在於拖延時間。

拖到金剛宗疲憊鬆懈後,方便自己按照前者的優勢,更安全的去鹿角城,且這段時間一旦遇到危險,禁區內自己也有周旋餘地。

“兩個方法,兩個選擇……”許青沉吟。

在心中分析利弊時,忽然方纔在天空遠去的那道金光,竟再次出現,且這一次速度更快。

這反常的一幕,讓許青眉頭立刻皺起,藏身不動仔細觀察,直至那道金光從遠處飛過,速度明顯緩了不少。

這使得許青看清了金光內的身影,那是一箇中年修士。

此人右腿貼著一張符文,散出靈能波動,似在支撐其身軀飛行。

他麵前還有一張符紙,正是金光的源頭。

此刻這符紙光芒不斷地閃爍間,裡麵居然隱隱有一道模糊的身影,仔細去看,那身影赫然就是被許青斬殺的營主府的侍衛。

好似魂身,在金光裡如獵犬般四下感應。

中年修士的速度越來越慢,彷彿在觀察四周,半晌後換了個方位,繼續搜尋,直至越來越遠。

這一幕,讓許青內心咯噔一聲。

“符寶!”

他認出了那兩張符文,雖不知曉具體,可也猜出了它們大致的作用。

“以被我所殺之人,來感應我的存在?但顯然範圍不是很大,感應也模糊……”許青深吸口氣,深刻的意識到了術法的神奇與玄妙,此刻心底的利弊分析,頓時就有了傾向。

“不能繼續前往鹿角城了,一整天的時間,被髮現的概率與風險極大,一旦被髮現,我不但身處險地,還會暴露目的地。”許青有所決斷,趁著對方遠去,他身體一晃直奔禁區方向。

他準備去那裡躲避一段時間再做決定。

而就在許青這裡疾馳中,時間不久,他距離禁區還有一炷香的路程時,身後的天空上金光再次出現。

許青立刻躲藏,回頭一看,眼睛猛地收縮。

那道金光此刻好似鎖定了他這裡,竟速度突然提升,直奔他所在之地,更有一道劍光,以更快的速度呼嘯而來。

這一幕,讓許青麵色微變,不再躲避身體猛地一晃。

在他離開的瞬間,轟鳴傳出,那劍光驟然的落在他方纔躲避之處,使泥土四濺,掀起狂暴的衝擊。

同時天空上的金光也刹那來臨,更有冷哼迴盪。

“小崽子,終於找到你了,原來你是要來這裡!”

隨著聲音傳出,金光逼近,其內中年的身影,也清晰顯露。

此人方臉,身穿金色長袍,身高尋常,相貌一般,唯獨眉毛極重,看起來很是顯明。

此刻濃密的眉毛下,他眼內帶著陰冷與殺機,於天空看向許青所在的方向。

幾乎就在他低頭看去的一瞬,許青右腳在地猛地一踏,整個人轟的一聲激射躍起,向著半空中年這邊呼嘯衝來。

中年修士冷笑,他之前他第一次路過這裡時,尋蹤符就出現異常,所以他仔細搜尋,此刻終於鎖定了許青這裡,眼看許青到來,他身體頓時升高。

到了許青難以觸及的高度後,在許青身體衝力消散,身軀下墜的一瞬,中年修士右手抬起。

隨著一股風暴在四周浮現,他猛地一指。

刹那間,風暴落下,直接將許青的身影淹冇在內。

轟鳴中,許青很是狼狽的落在地麵,身體一晃直奔禁區的方向。

中年修士剛要追去,但下一瞬一道寒芒從許青那裡閃耀,化作一把匕首以驚人的速度,向著中年修士飛速到來。

這中年修士眼睛眯起,身體升空直接避開。

“雕蟲小技!”

地麵上,許青深深的看了眼這中年修士,冇有開口,速度全麵爆發,加速前行。

他已經意識到,自己不是此人的對手。

若對方不會飛行,他還能以傷還傷,將其拖死。

但麵對一個可以飛行的對手,許青冇有太多辦法。

一個在天,一個在地,這樣的打鬥,他不具備任何優勢。

此刻速度爆發中,許青全力奔跑,其身後天空上,金袍中年冷笑,直接拿出玉簡給老祖傳音,隨後加速追擊,掐訣間一道道術法之光,轟向大地。

身為凝氣九層的大長老,他的靈能很是充沛,掌握的術法更多。

遠遠看去,隻見一道道風刃與火球,不斷地轟擊,使地麵奔跑的許青,疲於應對,就算是躲閃也還是被波及,嘴角慢慢溢位血痕。

“老祖太謹慎了,不需要他老人家到來,我就可以將你斬殺了。”半空中的中年修士,冷笑一聲。

話雖如此,但他冇有落地,即便是許青那裡多次狼狽,他也同樣保持一定高度,雙手掐訣間,風暴再起,向著地麵轟擊而去。

許青眼睛裡殺機閃耀,如此被動的捱打,讓他內心殺意更為強烈。

但他很清楚,對方看似一人,可必然有方法聯絡宗門,若不儘快速戰速決進入禁區,時間久了,一旦金剛宗其他人趕到,自己的處境將更為危險,尤其是對方口中說出的老祖,讓許青內心震動。

可對方不曾降低高度,這就使許青無法反擊,他之前也數次擺出弱勢,可還是無法引誘對方下來。

“此人太謹慎,不能再等了。”

想到這裡,許青目中紫芒一閃,在對方的風暴落下,將他全身淹冇的瞬間,一抹紫色的刀影,驟然的就在這風暴內浮現出來。

風暴內,許青鮮血噴出,扛著對方術法的傷害,右手隨之落下。

刹那間,天刀再現,驀然斬落。

一股強烈到了極致的生死危機,直接就在半空中的中年修士內心爆發,他麵色劇烈變化,身體急速後退,藉助飛行符拚了全力升空。

而在他升空的一刻,其下方的虛空,轟鳴驚人,刀影到來,彷彿可以斬斷一切,險之又險的,從其身下呼嘯而過。

若他避開稍慢了一點,又或者之前降低了高度,怕是如今必會被這一刀以雷霆之勢斬下身軀。

此刻雖躲避了生死,但其左腳還是被碰了一下,直接崩潰,血肉模糊。

強忍著劇痛,這中年修士呼吸急促,眼睛裡殺機強烈,但內心的警惕與餘悸更強烈,他很清楚,若是冇有飛行符,自己被那驚人的一刀斬在身上,就算不死,也定重傷。

“老祖說的冇錯,這小孩,邪門!”

地麵上,許青擦去嘴角鮮血,冷冷的看了眼半空中左腳血肉模糊的中年修士,壓下心底的遺憾,轉身一晃,向著禁區繼續疾馳。

天空上的中年修士,此刻劇痛難忍,封住傷口後他低頭看向許青,心底殺機雖強,但還是遲疑了一下,不敢繼續靠近,而是拉開了高度,以術法乾擾。

他不準備自己獨自去動手了,與完成宗門任務比較,自己的命更重要,所以他打算拖著,即便是對方要進入禁區,也還是任由此事發生。

“等老祖來了,此子必死!”

於是,在他不敢靠近的情況下,術法雖對許青也有傷害,但許青恢複驚人,所以影響不是很大,速度也越來越快。

直至許青看到了禁區的邊緣,身體一晃,飛速踏了進去。

禁區外,中年修士在半空的身影一頓,正遲疑是否要追入時,他身後天邊此刻天雷乍現,滾滾迴盪,有兩道身影呼嘯而來。

前者紅袍在身,白髮飄散,不怒自威。

背有金剛之影,化作風暴震動八方,正是金剛宗老祖。

後者則是金剛宗另一位長老,二人一前一後,飛速臨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