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雷炸響!

轟隆隆的聲音,迴盪天地,蒼穹雲層疊嶂,滿是厚重,彷彿有一尊尊來自外空的生靈,正彼此不斷地轟擊。

時而一聲悶雷,時而一連串的巨響,使得整個主城的居民,都紛紛從睡夢中醒來。

一道道閃電劃破長空,觸目驚心間撕裂了黑夜,被雲層遮蓋的太陽,在這一刻似乎有了一絲喘息的機會,賣力的將光芒伴隨著雨水,湧向人間。

清晨,雨水更大。

外麵的風也比夜晚狂暴許多,彷彿巨人的嘶吼,咆哮之聲傳遍八方,似乎在與蒼穹的雷霆爭鋒,迴盪天際,瀰漫成了迴音,久久不散。

雨幕中的街頭,黑紙傘下前行的身影,逐漸模糊。

隻能看見雨水在傘外傾盆落下,而打在傘紙上的部分,傳出啪啦啦聲響的同時,似乎使命冇有完成,不甘被阻擋,於是順著傘的邊緣,化作了雨線流淌。

爭先恐後的落下,與它們的同伴,在大地重新彙聚一起。

它們的團聚所形成的漣漪,將地麵昨夜的血腥,徹底的洗刷,但卻洗不去這殘酷世界人性的罪孽。

“每個人的心裡,都鎖著罪惡,隻不過亂世讓這把鎖,變的很容易就會被打開。”這句話,是雷隊在一次吃飯時,感慨所說。

許青覺得有些道理。

雨水越來越凶猛,天雷越來越轟鳴,許青的心緒,慢慢在天雷與風的咆哮裡,平靜下來。

不知不覺,他回到了七十九港,在那劇烈翻滾的海麵上,他習慣性的檢查一番,放下了自己的法舟。

踏入進去,隨著防護的升起,於法舟的大幅度搖晃裡,許青盤膝坐在了烏篷內。

防護的開啟,使雨水無法落入,而這搖晃的船身,對於已經適應了這一切的許青來說,冇有什麼不適。

反倒是在這搖晃中,在外麵的轟鳴下,在這漫天的風雨內,他的心越發的平靜,低下頭,開始煉丹。

這段時間,許青多次去藥鋪購買藥草,煉製出的白丹也越來越多,不僅如此,黑丹與毒粉的數量也是如此。

而他烏篷船艙內的小格子,也一樣多了起來,密密麻麻中能看到裡麵擺放著大量的正陽與陰邪藥草。

“要找個時間外出尋煉毒之地。”許青掃過那些小格子,右手抬起一抓,一株株藥草飛來,在外界的風雨交加中,繼續煉藥。

時間就這樣慢慢流逝,這場雨在一整個白天,下的越來越大,彷彿要化作風暴,掀起驚人的巨浪轟鳴。

無數的海浪拍在港口岸邊,使大量的舟船劇烈的搖晃,好在港口的舟船都是法舟一類,防護開啟後,可以抵抗,隻是遠遠看去,它們好似海麵的落葉,不斷地飄搖。

也因風雨太大,所以港口冇有什麼外來的舟船進港,外出的更是冇有,於是大多數的司部都停擺,而弟子也都在各自的居所內少有外出。

整個七血瞳港口區,在這場越來越驚人的風雨裡,停止了運轉。

唯有殺戮……還在進行。

當第二天的夜晚降臨,當外界的風雨更大,當天雷徹底融入風中,瘋狂的嘶吼傳遍整個港口時,許青從劇烈搖晃的法舟船艙內,猛地睜開了眼。

一股危機,在他心神內浮現。

這危機並非來自外界的天氣,而是來自法舟外岸邊。

雖風雨狂暴,將許青佈置在四周的很多毒粉都吹散,可總是有一些毒粉的氣息,能在風雨裡堅持的更久,這是許青為自己準備的第一道警戒。

一旦有人靠近,沾染了他毒粉的氣息後,若踏上他的法舟,那麼就會和另外幾種被許青佈置在法舟內的毒氣融合,化作致命的毒藥。

除此之外,當初入門測試他所獲得的精神力的增長,以及這段時間化海經的連續躍進,使得他在感知上已經遠遠超出了同輩,更為敏銳。

於是,在這雙重的警戒下,許青知道,外麵……有人靠近了,且此人就在法舟外。

許青眼中寒芒內斂,冇有在法舟裡等待,而是直接走出了船艙,站在船板上,在這防護內,看向外界。

外界風雨瀰漫,閃電劃過,於他泊位的岸邊,站著一道穿著蓑衣的身影,手裡拎著一個酒壺。

他看著許青,許青也看著他。

半晌後,這穿著蓑衣的身影微微抬起鬥笠,露出了一張中年的麵孔,衝著許青笑了笑。

“許師弟,不用這麼警覺,是我,我外出買酒路過這裡,想問問你要不要一起喝點?這該死的天氣,一起喝點酒,豈不是更妙。”

此人,正是捕凶司的弟子,與許青一個隊,且曾經有一天,還邀請許青去喝酒之人。

許青冇說話,冷冷看著眼前這箇中年修士。

眼看許青如此,中年修士無奈的笑了笑。

“也罷,這鬼宗門的環境,使得人與人之間很難信任,但我冇惡意。許師弟,我隻是想和你交個朋友,隊裡很多人都喝過我的酒,你既然不喜歡,我告辭就是。”

中年修士搖頭,轉身就要離去。

可就在這時,許青忽然開口。

“行,你上船吧。”

中年修士腳步一頓,有些意外的看了看許青,又看了看他的舟船,目中深處有一抹幽芒閃瞬即逝,隨後再次搖了搖頭。

“算了,我不勉強彆人。”

說著,他腳步有些加快,可剛剛走出五六步,尖銳的呼嘯聲驀然傳來,一把匕首以驚人的速度,破開風雨,直奔他這裡臨近。

瞬息間,中年修士身體挪動避開,麵色變化剛要回頭,下一刹許青的身影已從法舟內直接衝出,黑色鐵簽在手,於風雨中直接衝來。

“許師弟,你這是乾什麼?”

中年修士眼眸收縮,身體急速退後,單手掐訣,頓時四周雨水齊齊一頓,向著許青呼嘯而去,可冇等臨近,在許青的揮手間,那些向他臨近的雨水,刹那震顫,竟被許青操控,改變了方向,向中年修士激射而去。

這一幕,讓中年修士心神一震,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他急忙咬破舌尖噴出一口鮮血,形成血霧擴散,對抗到來的雨箭,身體猛地後退,就要逃遁。

但還是晚了,他看錯了許青的修為,刹那間,許青的身影勢如破竹,直接臨近,手裡的鐵簽在閃電劃過間明亮,散出寒芒向著他的額頭,直接襲來。

寒意刺骨。

中年修士眼睛赤紅,大吼一聲,修為全部爆發,身體外頓時出現數層防護光罩,更是從其胸口,飛速浮現出一張豎著的猙獰血肉大嘴,撐破了衣衫,向著許青發出尖銳的嘶吼衝擊。

轟鳴間數層光罩全部崩潰,但黑色鐵簽還是被對方胸口的猙獰大嘴所發的音浪衝擊,微微一頓。

藉助這個時間,中年修士右手一揮,手裡的酒壺直奔許青而去,身體則全麵爆發,展開速度向後激射逃遁。

酒壺一出,在半空自行碎開,裡麵裝著的不是酒,而是濃密的毒液,隨著炸開擴散八方,帶著強烈的腐蝕,似乎法舟的防護罩都可以被其瞬間消融。

許青眼睛裡寒芒一閃,他之前就看出了不對勁,但不確定,可在這風雨交加的夜裡,對方到來之事本就詭異,所以警惕之下,許青索性先出手。

此刻他眼睛裡殺機一閃,抬頭看向逃遁的中年修士,冇有追擊,而是右手抬起,隔空向其狠狠一抓。

體內的化海經,轟然爆發。

頓時這四周的雨水全部震顫,從四周瘋狂的向著中年修士彙聚,隱隱化作了一隻雨水彙聚成的大手,任憑那中年修士如何掙紮與駭然,都於事無補,狠狠一抓。

轟的一聲。

中年男子身體被大手凝固在了半天,他麵色蒼白,目中露出驚恐,剛要開口,但許青的身影已呼嘯而來,瞬息臨近,右手匕首在這中年修士脖子上,猛地一劃。

力度之大,頭顱飛起。

鮮血四濺的同時,這中年修士胸口的大嘴,突然大範圍的凸起,向著許青的右手狠狠一咬。

許青體內海山訣驟然運轉,魁影幻化在手臂上,向著大嘴無聲嘶吼,直接對抗,更有四周的雨水所化大手,也猛地用力碾壓。

巨響中,中年修士無頭的屍體崩潰,成為血肉,其胸口的大嘴也一樣四分五裂,唯有許青站在原地,胸口微微起伏。

這一戰看似快捷,可實際上這中年修為不俗,本身的戰力很是驚人,足以堪比當初許青冇有進入宗門前的實力了。

就算是昨日被許青斬殺的青雲子,都遠遠不是此人的對手,畢竟七血瞳的化海經修行者,戰力超越其他小宗門勢力很多。

此刻許青飛速掃過四周,尋找對方是否有同夥,風雨中,整個港口一片漆黑,唯有風的狂暴以及閃電劃過的光亮。

-------

昨晚做了個夢,夢裡自己居然到了許青的世界裡……穿越成為了金剛宗老祖,有點著急,不知道該怎麼辦,在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