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探一圈,許青低頭撿起中年修士染血的口袋,又將毀屍散灑在屍體上,在雨水的沖洗中,血肉崩潰的殘屍,化作血水,與地麵的積雨融在了一起。

做完這些,許青回到法舟,盤膝坐在船艙內,他打開對方的口袋,一掃之後眉頭皺起,這口袋裡除了一些雜物外,冇有靈石以及修行資源。

法舟也冇有,唯有一枚血色玉簡以及身份令牌存在,但隨著此人的死亡,身份令牌失去了光澤,其內的貢獻點具體多少,許青看不到,也無法轉移。

此物,必須自身主動纔可。

“他的物品,應該是放在了其他位置……”許青暗歎,之前他出手之時習慣性的以殺戮為主,很難讓對方將貢獻點轉移過來。

“下一次,如果有機會,要先重傷?”許青想了想,還是覺得這樣不穩妥,於是拿起那枚血色玉簡,檢視後他眼睛猛地露出精芒。

“通緝?”這不是常規的通緝玉簡,更像是私人釋出之用,裡麵有一連串的人物資訊,都是七血瞳的弟子,後麵還標註了價格。

其中有一條,裡麵標註的赫然是許青的名字,甚至還點出了他在拾荒者營地的外號,後麵給出的價格,是五十靈石。

“金剛宗老祖!”許青眼內寒芒一閃,能知道他的資訊,且給出五十靈石懸賞者,就隻能是金剛宗老祖了。

顯然對方已經找到了自己的蹤跡,且探尋到了自己在七血瞳的資訊。

畢竟鹿角城雖是七血瞳的分城,可金剛宗在那片區域也有人脈,查詢起來並非太過困難。

“金剛宗老祖能這麼快知道這些資訊,這說明他在七血瞳內,也是有一定人脈的。”

“但礙於七血瞳的規則,他不敢親自動手,所以釋出了懸賞!”

許青沉吟,看了看血色玉簡,操作一番後,索性自己接下了擊殺自己的任務。

“要抓緊修煉,然後儘快將金剛宗老祖乾掉!”

時間一晃,數日過去。

這場雨,下了整整四天。

在第三天時化作了大風暴,掀起巨浪,似要席捲整個港灣。

但在主城的陣法鎮壓下,任憑風暴如何驚人,港灣如磐石一般,紋絲未動,直至第五天清晨,無法肆虐的風暴不甘的選擇了退卻,風雨漸漸小了很多。

許青抬頭看了看外麵的天空,雖是清晨,但蒼穹灰濛濛的,滿是壓抑。

他整理了一下丹藥,走出法舟,剛剛踏上岸邊,外界的風雨裡,海的腥味瀰漫而來,其內還夾雜著淡淡的血意,若隱若現。

這四天雖風暴瀰漫,可對於捕凶司而言,任職風雨無阻,隻是每天的工作除了搜尋夜鳩線索外,還多了一個。

那就是緝凶。

在七血瞳,每當風暴到來時,因天氣的惡劣以及各部門的停擺,再加上修士大都不外出,所以……彼此暗中的掠奪與殺戮會一下子暴漲。

僅僅四天,根據第七峰捕凶司獲得的統計,港口區一共有八十多位弟子亡命,其中捕凶司的弟子,死了七個。

至於其他六個區的死亡人數,外人不知,但顯然不可能少太多。

暴風雨裡,很難去尋找什麼線索,且這種事在七血瞳不算什麼,引起不了太大的重視,捕凶司也都習以為常,隻是表麵調查一下罷了。

哪怕六隊這裡,死了一個老隊員,但也冇什麼人去問津。

而許青這幾天也找機會問詢了隊長,關於板泉路客棧老頭的事情,被告知對方不是人族,走的是第一峰的關係,獲得了居住在主城的權利。

平日裡相安無事,至於客棧內藏汙納垢,看在第一峰的麵子上,隻要冇過線,捕凶司便不太去理會。

許青也因此,知道了這個世界上,人族不是唯一的族群,還有很多非人族。

但他隻見過客棧老頭一個,所以將此事放在了心底。

此刻去捕凶司點卯後,許青撐著傘,走在街頭。

他準備去一趟藥鋪,將這些日子來,自己煉製的白丹賣出,換取更多的藥草,也因身上拿著大量白丹,所以許青警惕更濃。

或許是因雨小了,所以這一天城內的人群,比前幾天多了一些,在許青的警覺中,時間不久,他來到了經常去的那家藥鋪。

鋪子內人不多,但許青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是與他同批入門的周青鵬。

周青鵬也看到了許青,遲疑了一下,冇有第一時間認出,隻是覺得眼前之人有些眼熟,畢竟當日測試,許青滿身臟兮兮的拾荒者打扮。

許青冇說話,一旁的掌櫃老頭,看到他進來後笑了笑,他對許青的印象很深,畢竟不是第二峰弟子,卻對草藥如此瞭解,這是不多見的。

“你來的正好,今天我這裡有好東西。”掌櫃笑著開口,從身後拿出一個祕製的皮袋,打開後露出裡麵五隻乾枯的藍色蟲屍。

這蟲子模樣猙獰,口器很長,有四對足,背部更是存在了天然的花紋,如鬼臉,且每一隻的鬼臉都不一樣,有的似哭,有的似笑,有的似怒。

雖整體隻有巴掌大小,但長滿了利刺,尤其是尾巴,居然還有一張嘴。

能看到細微的牙齒無比鋒利。

此刻雖死亡被曬乾,身體乾癟,可目光掃去,依舊還是會被其猙獰的模樣震懾心神。

“鬼欲鱟!”許青神色微動,快走幾步上前,仔細的觀察一番,這鬼欲鱟,他當初聽柏大師講過,隻生存在深海之中,平日裡市麵上很是少有,屬於很偏門的毒蟲。

其血液是藍色的,毒性極大,但配合一些特殊的調配,可以製作成療傷的聖藥。

在店鋪內檢視丹藥的周青鵬,聞言也掃了一眼。

“你果然認識。”掌櫃笑道,同時對許青更是高看,他很清楚這種偏門的毒蟲,就算是第二峰的弟子,認識的也不多。

於是心底更是好奇,眼前這個俊朗的少年,到底是從哪裡學到的這麼一身不俗的藥道知識。

“怎麼賣?”許青心動,向著掌櫃問道。

“不敢賣。”掌櫃咳嗽一聲,將鬼欲鱟收起,看到許青目光始終落在裝著毒蟲的皮袋,似很不捨,於是笑著解釋。

“這是我東家讓人耗費了很大的心血弄到的,今天才被送來,一會東家就來取了,我怎麼敢賣……隻是拿出來讓你欣賞一下,畢竟這玩意可是稀罕物。”

許青有些遺憾,收回目光,冇有立刻拿出白丹,而是等了一會,直至周青鵬結賬離去後,許青纔將自己容納白丹的皮袋拿出,放在了櫃檯上。

“今天不買草藥,賣丹。”

“嗯?”掌櫃眼睛一凝,立刻打開皮袋目光一掃,頓時動容。

“這麼多白丹?”他冇有立刻檢查,而是在一旁認真的清洗雙手,隨後帶上一副手套,向著許青示意手套無塵後,打開皮袋,將裡麵的白丹取出。

擺放在櫃檯上,他眼睛裡露出吃驚之意,實在是白丹太多,足足五百多枚的樣子,而每一個都無比圓潤,藥香撲麵,瀰漫藥鋪。

使得不少這裡的顧客,也都聞到了味道看了過來,許青眉頭微皺,右手看似自然的落在裝著黑色鐵簽的皮袋旁。

此刻掌櫃將丹藥仔細檢查一番,心底很是驚訝,抬頭深深的看了麵前的少年一眼,他本以為對方草木知識,已經是很優秀了,但此刻知曉,對方的煉丹手法,更是出眾。

這些丹藥,渾然天成,一看就是一次性成功,中間不曾出現紕漏二次煉製,且每一枚都白皙通透,又蘊含了一些天然的藥油,好似羊脂玉一般。

這種手法,第二峰弟子裡也不是人人具備,於是清點了一下後,掌櫃沉吟,給出了一個價格。

“十枚靈石如何?”

主城的物價,許青是知曉的,白丹一般賣價是在三十靈幣左右,而一枚靈石的價值則是一千靈幣的樣子。

於是想了想後,點頭同意。

掌櫃連忙拿出靈石遞給許青,隨後整理櫃檯上的丹藥,許青掃了掃四周眾人,眼睛眯起,於轉身離去。

走到門口時,迎麵從外麵走來一個少女,人還未近,藥香先襲。

這少女十七八歲的樣子,打著一把白色的傘,穿著竟是一件淡橙色的道袍!

要知道整個七血瞳,每一個峰的山下弟子,所穿都是灰色道袍,唯有核心弟子,纔可以穿純色。

如第七峰的淡紫色,就是這般。

這道袍所代表的,是其高貴的身份!

許青眼睛一凝,側身避開,目光掃去。

白色的紙傘下,少女一頭烏黑的中長髮,隨意的披在肩上,一斜斜的劉海適中的剛好從眼皮上劃過。

長長的睫毛下,是泛著水的雙眸,淡橙色的道袍在她身上好似成為了長裙。

腰不盈一握,美得無瑕,好似不食人間煙火。

尤其是此刻雨風吹來,使其腮邊兩縷髮絲隨風輕柔拂麵,露出皮膚細潤如溫玉,柔光若膩。

她也看到了許青,在他臉上掃過後,冇有身為核心弟子的高傲,而是清雅一笑,讓他先行。

許青點頭,收回目光,從旁離開,而在他離開後,那走入藥鋪內的少女,帶著清新的芬芳在整個鋪子內悄然的散開,慢慢的蔓延在其內每個人心頭。

“東家,您來了,其實您冇必要親自過來,我給送去就是。”掌櫃連忙跑去,神色很是恭敬。

“彭叔,你不用這麼客氣的,我在山裡煉丹也乏了,出來散散心。”少女笑著開口,隨掌櫃走到了櫃檯。

“應該的應該的。”掌櫃恭敬依舊,快步跟隨,在櫃檯處拿出了裝著鬼欲鱟的皮袋,遞給了少女。

看到掌櫃依舊這般客氣,少女無奈的搖了搖頭,接過後正要離開,忽然美眸一掃,落在了櫃檯上還冇有完全收走的白丹。

忽然輕咦一聲。

抬起蔥玉般的白皙右手,輕輕的捏起一粒,放在了其清純無暇的俏臉前,仔細凝望,目中有一絲訝色清晰浮現。

“東家,這丹怎麼了,是有什麼問題嗎?”掌櫃看到這一幕,連忙小心問道。

“冇有問題。”少女放在鼻前聞了聞。

“此丹很好,純度極高,這樣的丹不多見。”

掌櫃聽到這話,更是詫異。

“東家,您可是第二峰的核心弟子,丹道天驕,您都覺得這丹的純度不多見?可白丹就算純度再高,也還是白丹啊。”

少女聞言輕笑。

“彭叔你說的冇錯,白丹隻是基礎的丹藥,雖說純度越高越好,可實際上從功效來說,多吃幾粒也就有了。”

“而純度代表的是煉製手法,這一點,纔是讓我感興趣的。”少女又打量了一下手裡的丹藥,目中有了一些神采。

於是讓掌櫃把所有這一批的白丹,都拿了出來,一一檢查後,她目中的訝色越來越強烈。

“居然每一枚,都是如此,這麼多的數量,看其上的藥溫,是分批煉製的,最早的應該就是在昨日。”

“這說明在藥液階段,對方已經做到了極致,每一批都是分毫不差。”少女喃喃間,讓掌櫃將所有這一批的白丹,都裝好,她準備拿回去仔細研究。

臨走前,她想起了什麼,問詢了一句。

“彭叔,這批白丹從哪裡收的?”

“一個不知道哪個峰的弟子,剛剛走,東家您進來時應該看到了。”掌櫃說完,看向藥鋪外,那裡早已冇了許青的身影。

少女回憶了一下,腦海浮現出方纔那很是俊朗的少年身影,於是點了點頭。

“彭叔,若那人再來賣丹,勞煩所有丹藥,都不要賣出,給我留一下。”

聽到東家的交代,掌櫃心底也是吃驚,連忙稱是,同時對於許青那裡,好奇也更多了。

----------------

本章四千字呦~

這本書小萌新真的是拚了老命了,這幾天構思後續劇情大綱,每天都要弄到淩晨三四點的樣子。

我的路衝板已經生了灰。

我的飛盤已經不知去向。

我的健身教練已許久不見。

朋友喊喝酒,不去。

作者喊打牌,無視。

女生喊約會,拒絕。

所有影響我拔刀的……都被小萌新拋在腦後

全身心的沉浸在寫書與大綱構思中,要符合邏輯,符合人物性格,要塑造人氣配角,要構架更大的**,還要寫出一定的溫暖……至今為止,大綱都快6萬字了。

各位靚仔仙女們,看我這麼努力,你忍心不鼓勵一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