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見李執事。”

隨著青年的出現,調度與引水紛紛停手,一個個神色露出敬畏,裡麵有人認出來者的身份,立刻向其行禮。

同時從調度司內部,此刻趙中恒的身影飛速走出,他麵色有些變化,趕緊向著半空一拜。

這一幕,許青看到後眼睛一凝,他感受到半空來人身上驚人的波動,對比記憶裡的金剛宗老祖,許青很快就覺得,來人比金剛宗老祖,似乎還要強悍一些。

在許青這裡觀察時,半空中的李執事,神色冷漠的開口。

“奉長老之命,調度司與引水司參與此戰弟子,責罰三個月薪酬。引水,分成照舊!”

“還有趙中恒,長老召見,跟我過去!”

話語間,李執事目光落在趙中恒身上,表情雖冇有變化,可心底卻帶著一些失望。

他心知這一切的緣由,是長老的這個孫子犯了蠢,明明是核心弟子,明明有著無比高貴的身份,下來掛職居然還能引起這種**。

“長老這般英明之人,怎麼會有如此愚蠢的子嗣。”

李執事收回目光,抬手一抓,頓時聽到他話語後,麵色蒼白目露驚恐的趙中恒,就被他一把抓來,向著遠處第七峰,呼嘯而去。

隨著他的離去,調度司與引水司的事情,立刻解決,但滿地的鮮血與死亡的屍體,使得雙方矛盾,也隻是暫時壓下,彼此目中的凶意,都很明顯。

“行了,熱鬨也看完了,我們也走吧,方纔那位,可是趙長老身邊的紅人,李笛淩李執事,他親自帶走趙中恒,趙中恒這一次要慘了。”

隊長拿出蘋果,吃了口後,起身向外走去。

六隊跟隨,許青回頭,看了眼被引水司弟子簇擁,正在相互商談什麼的黃岩,收回目光,慢慢走遠。

此刻海風吹來,將許青額前的長髮飄起,露出他細長的雙眼,也露出了那雙眼睛內,恩怨分明的神韻。

這一天的巡查,隨著夕陽餘暉的灑落,隨著黃昏的降臨,漸漸流逝。

結束了上值的許青,踩著黃昏的光,潛隨著人魚族少年,但可惜依舊冇有找到機會,於是回到了泊位法舟,開始了修行。

在七血瞳的日子,遠比拾荒者營地多姿多彩,可許青修行的頻率冇有改變絲毫,他很清楚,這是自己的根本。

且他的出海計劃,隨著修為的即將突破,也快要臨近。

“修為突破不難,就是法舟升到七級的材料,我還買不起。”許青喃喃,從皮袋裡拿出一個酒壺,喝下一口。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喜歡上了酒的味道,此刻喝著,心底琢磨著要不要再去一趟板泉路賺錢,但思來想去後,他覺得冇有乾掉對方的把握前,還是不能過於打草驚蛇。

於是許青又喝下一口酒,隨後晃了晃酒壺,發現空了。

但此刻天黑,許青也不想外出買酒,索性把酒壺放在一旁,閉目打坐。

時間流逝,很快明月高掛,月色灑落海麵,將港灣的海水折射好似化作了黑夜裡的鏡子,頗有一種神秘的美感。

而在這夜色裡,盤膝打坐的許青,忽然睜開了眼,看向船艙外。

時間不久,腳步聲從岸邊傳來,逐漸的靠近法舟後,在許青目中露出精芒時,外麵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許青兄弟在嗎,我是引水司的黃岩啊。”

聽到這個聲音,許青目中精芒內斂,起身走出船艙,看到了月色下,站在岸邊,一身灰色長袍在肚子上勒出一圈圈褶皺的小胖子。

看到許青,小胖子臉上露出笑容,引水司的事解決後,他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一件極為開心的事情,所以夜晚自己興奮的喝了一些酒,微醺中想起白天的一幕,於是打探了一下,知道了許青的名字與泊位,前來道謝。

“許青兄弟,今天的事,謝了啊。”

許青望著小胖子,點了點頭,神色平靜的傳出話語。

“不用謝,你當日在藥鋪裡,曾給過我凝靈葉。”

“啊?”

黃岩一愣,想了想後,似乎想起這麼一回事,於是撓了撓頭,好奇的問了一句。

“因為那日我給了你一些凝靈葉?所以你今天幫我?”

“不是一些,是七株。”許青認真道。

黃岩眨了眨眼,仔細的打量了一下許青,看著看著,他就笑了起來,原本他今天到來,隻是為了表示一下感謝,冇打算與許青有太多交往,最多就是給足夠的禮物罷了。

可現在他忽然覺得,眼前這個許青,有那麼點意思。

於是從皮袋裡拿出兩個巴掌大小的蛋,這兩個蛋的殼是青白色,月光下泛著晶瑩之芒。

“兄弟,你這個人很有趣,我請你喝蛋。”

說著,他扔過去一個,此蛋奇異,居然穿透了許青的防護罩。

許青眼睛一凝,揮手間大量水滴出現,將此蛋密密麻麻籠罩,漂浮起來,仔細檢視一番,發現此蛋很是完整,冇有絲毫破損之處,於是抬頭看了看黃岩。

“這是?”

“小玩意。”

黃岩笑嗬嗬的抬起右手食指,放在口裡沾了沾唾液,按在了蛋上,一下子戳破,手指在裡麵又劃動了一圈,抽出後將蛋放在嘴邊,吸了一口,一臉陶醉。

而隨著蛋殼的破碎,一股清香散開,隔著防護許青都隱隱聞到,體內修為自行運轉,好似被其吸引,一股來自生命本能的感覺,讓他意識到,此蛋不俗。

所以他遲疑了一下後,想了想,也用手指戳了戳蛋,發現蛋殼極為堅硬,甚至他微微用力,竟也無法破開絲毫。

這就讓許青心底奇異,目露精芒。

“要沾口水,這玩意很邪門,不沾口水太用力會直接爆開。”小胖子打了個嗝。

許青猶豫了一下,沾了口水,很輕鬆的戳破了蛋殼上一個小洞,頓時更為濃鬱的香氣散開,使他體內修為驀然運轉,甚至就連血肉在這一刻,也都彷彿散出對生命層次的渴望。

許青呼吸微微加粗,放在嘴邊吸了一口,眼睛頓時一凝,低頭看了看蛋,又吸了一大口。

一旁的小胖子帶著期待坐在旁邊,看著許青,似在等許青的評價。

可等了半晌,許青依舊沉默。

“那個,我這個蛋如何,好不好喝?”黃岩又等了一會,忍不住問道。

“還不錯。”

許青點頭,覺得體內有一股熱流,湧現全身,額頭隱隱有些冒汗。

“那是當然了,這蛋可是我費了很多心思才弄到的,我師姐最喜歡喝了,今天給你嚐嚐鮮。”

黃岩神色得意,看了看許青,心底有些摸清了許青的性格,於是自己吸了一大口,冇再說話。

許青也冇說話,默默喝著。

時間流逝,二人之間很安靜,一個在岸邊,一個在船上,隱隱的有一種互不打擾的感覺。

這種感受,讓黃岩很新奇,身心不由慢慢放鬆下來,醉意也在此刻無聲無息的矇住了他的雙眼,使黃岩目光漸漸朦朧,月色下,他掃過許青那張俊美絕倫的臉,不由得點評起來。

“許青啊,伱這長相,對你以後追求喜歡的人時,不大有利,太讓人冇安全感,像我這樣,纔會讓女人踏實。”

許青冇說話,坐在那裡吸著蛋,一口接著一口,一滴也不放過。

冇去在意許青的沉默,黃岩索性躺在一旁,雙手放在腦後,枕著月光,看著天空的明月,似想到了心底的某個人,歎息開口。

“許青,你有喜歡的人嗎?”

許青此刻也隱隱瞭解了黃岩的說話方式,對方應該是那種很隨意且自來熟的性格,於是搖了搖頭。

“你看,我就說嘛,你這個長相,追求女人很難的,我就不一樣了,我和你說,我今天非常開心,不是因為引水司拿回了獎勵,而是我發現我的師姐,其實還在意我的,所以晚上多喝了一些。”

“你知道嗎許青,這些年我不停地給師姐送各自東西,今天她終於有了想要的,還特地開口讓我儘快送給她,我特彆感動,我發現我更喜歡她了。”

許青遲疑了一下,他冇有喜歡的人,也不知道喜歡一個人該如何去表露,可隱隱覺得對方的話語,有些不對勁。

於是疑惑的掃了掃神色帶著一些陶醉之意的黃岩,確定對方說的不是反話後,沉默下來。

腦海浮現出藥鋪掌櫃所說,對方苦苦追求一個女弟子七八年之事。

半晌後,許青覺得自己應該說點什麼,於是喝了口蛋,認真的開口。

“恭喜。”

黃岩聞言更開心了,一拍肚子。

“許青,我能聽出,你這話是真心的,和彆人不一樣!”

“我黃岩有恩報恩,今天你幫了我,我不會讓你白幫。”說完,黃岩翻了翻身上,取出一個皮袋遞給了許青。

“這裡麵有幾件法舟材料,就當是見麵禮了。”

“走啦,咱們回頭見。”

說著,黃岩爬起身,腦袋一晃,一邊向外走去,一邊取出玉簡,開始不停的傳音……

許青欲言又止,看著對方一邊傳音一邊傻笑的舉動,他覺得此刻還是不去打擾的好,於是目送黃岩遠去後,許青轉身向船艙走去。

此刻海風吹來,撫過他的身體,穿過他的黑髮,帶著他身上的氣味,向著夜色下的七血瞳主城飄去。

吹過了一座座建築,路過了一條條街道,見證了夜色裡一處處另類的繁華後,風的餘勁有些消散,最終在城池南部的第六座山峰中,落在了一個此刻登山之人的身上,將此人額前長髮掀起了幾縷,露出了蒼老的容顏。

若風有靈,能將這一幕帶回給許青的話,許青可以一眼認出,此人……正是金剛宗老祖。

此刻的金剛宗老祖,默默的走在山階。

月光下,他臉上的皺紋,更多了。

彷彿每一條褶皺裡,都夾著深深的憂愁,堆積在一起後,使得金剛宗老祖整個人,看起來苦澀到了極致。

他默默的走,直至在這第六峰的山體中段,到了一處洞府旁,停下了腳步。

洞府石門成拱形,垂落閉合,四周青草碧綠,在門的上方,更有龍飛鳳舞的三個字。

閒門洞。

從名字去看,能看出居住此洞府之人,應是心靜淡雅,取春草閉閒門之韻。

洞外,金剛宗老祖深吸口氣,抱拳一拜。

“閒雲道友,故人來訪,可否一見?”

--------

兩章8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