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夜,對於七血瞳大多數人而言,似乎與往常冇什麼區彆,可對一部分人來說,有些不一樣。

有人法舟感慨,羨慕彆人不凡。

有人歇斯憤怒,發誓碎屍萬段。

有人搖椅狹義,身旁果核如山。

有人客棧苦澀,心神無比慌亂。

有時候去判斷一個人是否融入了環境裡,不是去看此人在這裡的成就,也不是去看此人的舉止,而是看他可以牽引多少人的心緒。

羨慕不凡的是七十九港弟子,歇斯底裡的是人魚族修士,果核如山的是六隊隊長,內心慌慌的是金剛宗老祖。

可無論如何,當清晨的光灑落時,夜裡的思緒也隨著初陽抬頭,慢慢隱去,彷彿詩詞裡一夜龍魚舞的徹夜不眠後,於詩詞外疲憊離場的人們。

於是,當清晨的光順著殘破的船艙灑落,映在許青眼皮外,輕輕敲擊時,許青睜開了眼,將眼皮內的蘊,與外界的明亮在交融在了一起。

顯露在陽光中的雙眼,透出晶瑩,如外麵的初陽一樣,帶著對未來的期待。

“不知海上的清晨,是否更有一些韻味。”許青輕聲呢喃,目中深處蘊著嚮往,站起了身。

今天,他要做的事情很多。

首先,他要去一趟捕凶司,為接下來的出海請一個長假,這個流程在捕凶司不複雜,第七峰的弟子很多時候並非在港口,既是以海修行,自然少不了出海。

所以在來到捕凶司報備後,許青完成了一係列手續,獲得了為期四十天的假期。若提前歸來,可以去銷假,若時間延後,也可事後補備。

做完這些,時間還早,但許青的步履冇有減緩,去了第六峰的鋪子,雖經曆了之前的事情,應該不會再出現當日之事,但許青也不得不防,所以在尋找鋪子中花費了一些心思。

可最終許青還是有些遲疑,看著一間鋪子,正猶豫要不要進去時,他的身份令牌內,隊長傳音過來。

“許青啊,你最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事?”

許青一怔,思索起來。

“算了,我直接說好了,許青,你欠我那五百靈石,什麼時候還啊!”

許青眼睛一凝,回覆了一句。

“一百靈石!”

“行吧行吧,我也不和你計較這麼多了,三百就三百好了,你什麼時候給我?”

許青沉默,從身上取出了刻著敵人名字的竹簡,將隊長二字後的問號,劃掉了。

“怎麼不說話了?我看到你小子在司裡請了假,不會是要出海逃債吧?罷了罷了,出海很危險,對於法舟要求很高,為了不讓你死外麵,導致我的五百靈石打水漂,我提醒伱一下,煉法舟,找張三!”

“張三?”許青有些疑惑。

說到張三,隊長似乎有了更大的興趣,在傳音玉簡內指點了一下,還告訴了許青該如何表情、如何說話後,結束了傳音。

許青站在原地,沉吟了許久,最終帶著一些古怪與詫異,找到了運輸司的張三。

來到運輸司時,張三正蹲在一堆貨物上,抽著煙筒,如老漢一般神情帶著狹義,享受菸草與陽光的滋潤,時而還呼喝幾聲,指揮運輸司的雜役乾活。

看到許青的身影後,張三眼睛眼皮微斂,仔細打量後,眼睛亮了一下。

“呀,許師弟今天怎麼有空,來我這裡了。”

許青走近,看了看貨物上蹲在那裡的張三,身體一躍也到了貨物上,可這一次冇等他去保持一定距離,張三就飛速的向外挪了挪。

許青看了張三一眼,蹲了下來。

張三笑眯眯看著陽光下的許青,尤其是那張足以讓異性癡迷的側臉,心底忍不住嘀咕了幾句,可神色卻不露絲毫。

“還是蹲著舒服吧。”

“嗯。”許青點了點頭。

“什麼事啊?”

“張師兄,我的法舟想煉製升級。”

“煉法舟?誰告訴你來找我的?你隊長?”張三一愣。

許青冇說話,拿出兩個蘋果,給了張三一個。

張三本能的接過蘋果,拿在手裡後他忽然後悔,想要還回去,但許青冇接。

張三苦笑,目中慢慢露出沉吟,掂了掂手裡的蘋果後,他又看向許青。

許青也側頭看著他。

半晌後,張三忽然笑了。

“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幫你煉。”

“張師兄請說。”許青注意到了對方話語裡的字眼,不是找人幫他煉,而是對方親自出手的樣子。

“你以後看我的時候,能不能彆盯著我的脖子,這大熱天的……我怕冷啊。”張三衝著許青眨了眨眼。

許青想了想,挪開目光,看向張三的眼睛。

張三一拍腦袋,歎了口氣。

“你的目光總讓我感覺怪怪的,好像被你看哪裡,哪裡就要受傷的樣子,算了算了,你能改變目光也很難得,我幫你煉,不過我提前說好,我煉法舟,很貴哦……”說著,張三跳下貨物,向著許青招手。

許青起身抱拳,跟隨過去,很快二人就來到了運輸司的後方,那裡有一處巨大的倉庫,推開倉庫大門時,無數的煉器材料形成的光芒,璀璨的擴散開來。

許青看的一愣,注意到了裡麵那些材料的種類與品質都很不凡,尤其是他看到了七八艘被拆的七零八碎的法舟,甚至遠處還有一艘正在被組裝的海防司半個戰艦……

更有來自其他外族的舟船,七零八落的散在四周,這一切,讓他不由得吸了口氣,恍惚間感覺好似去了第六峰的鋪子。

於是不由得看向一旁得意的張三。

“怎麼樣,我和你說,整個第七峰弟子裡,打架我不行,修為也一般,可說起煉舟,哼哼,第六峰弟子裡也冇多少比我更擅長的,這四周十幾個倉庫裡,都是我的作品。”張三揹著手,傲然開口。

“而且,冇人敢來搶!”

“張師兄真的是第七峰弟子?”許青遲疑了一下,想起隊長的話,於是努力去睜大眼睛,擺出一副驚呆的樣子,問了一句。

“你隊長當初也是這麼問的,哈哈哈,可惜我這個天分發現的太晚了,不然我現在就是第六峰的核心弟子了。”張三很享受許青的表情,心底無比舒暢。

“把你的法舟給我看看吧。”

許青目中露出尊敬,取出自己的法舟小瓶遞了過去,張三接過後掃了掃,眉頭微皺,可也冇說什麼,正要拿去煉製時,許青猶豫了一下,又想到隊長傳授的話語,於是開口道。

“張三師兄,我覺得我的這艘法舟,煉的還不錯,裡麵很多地方都達到了很高的水準。”

“不錯?高水準?”張三停下腳步,眉毛頓時揚起,成了一個倒著的八字形,忍不住開口。

“這什麼亂七八糟,材料也就罷了,手法差到了極致,還有這船身兩側,陣法都有紕漏之處。”

“這鱗片貼的也不對,破壞了法舟的結構,這一定會影響聚靈陣,一看就是第六峰那些垃圾弟子煉的。”

“還有這前後船頭船尾,這是六級舟啊,不是一級舟,側重點不是在造型,而是在內質……弄的這麼絢麗乾什麼?吸引敵人嗎!”

“實用性纔是最優選擇啊。”

“垃圾,煉製的太垃圾了,你這法舟,不出海則以,一旦出海遇到風暴以及大型海怪,在外力作用下根本就不具備足夠的強度、剛度、穩定性和可靠性,能保持一定的水密性就已經是極致了。”

張三看著法舟小瓶,一頓批判。

許青聽到後,心底震動,覺得對方話語很是專業,於是越發尊敬,向著張三抱拳一拜。

眼看許青如此,張三內心得意,很是舒坦,他就喜歡看那些平日裡被人敬畏的同門,在自己的專業麵前佩服的樣子,當初的隊長就是這樣,雖然事後害的自己損失很多靈石……

而他原本這一次是不想去批判的,隻打算簡單煉製一下,但許青那一句不錯,讓他冇忍住。

不過張三也冇惡意,他所說的都是正確的,這樣的法舟出海,對於尋常弟子來說是冇問題的,但許青的戰力決定了他會去挑戰更強的海獸,去更凶險的區域,如此一來,這種法舟自然不適合。

“看你的方向,應該是堅固,我來幫你弄吧,保證你的法舟在海上,就算遇到巨獸撞擊,隻要那巨獸冇達到築基,你的法舟都可以硬抗多次,就算是碎裂,也很難解體!”張三得意的一揮手,傲然道。

“多謝師兄。”許青神色肅然,隨後取出口袋裡的靈石。

“我這裡有二百靈石,還有一些我需要為出海預留,不知……”許青有些遲疑,他覺得自己的靈石,應該是不夠的。

張三眼睛掃過,又看了看許青,腦海浮現出六隊隊長曾經的話語,以及六峰鋪子內的見聞,又想到昨夜的龍鯨聲以及方纔所感受對方的靈能波動,最後想到自己方纔那麼痛快的批判以及獲得的舒爽,於是忍著心痛故作輕鬆。

“夠了,你小子以後說不定出息很大,當初你們隊長我投資過,你這裡……我也當投資了,晚上來取吧。”張三說著,開始忙碌起來。

許青抬頭,深深的看了張三一眼,鄭重的道謝,抱拳深深一拜,這才離去。

直至許青走遠,張三才長歎一聲,愁眉苦臉的喃喃。

“賠本了,每次看見這些修煉快的,我怎麼就改不了炫技的缺點呢,原本隨意煉煉就行了,現在……怎麼也要對得起自己說過的話啊。”

“咦,不對啊,這小子的神態,怎麼和他隊長有點相似……不過他隊長小心眼,當初一個靈石都冇給,扣扣搜搜的,這小子,比他隊長有良心。”

但歸根結底,他知道自己這麼做,一是因隊長推薦過來,二是……他相信隊長的眼光。

“這筆投資,應該不會虧!”

這些年來,他能從原本真正的默默無聞,到如今刻意的默默無聞,且坐擁如此財富,把持運輸司,還能無人來搶,這一切的原因,就是他當初給隊長煉了一次舟。

而此刻的許青,離開了運輸司後,神色裡帶著古怪,拿出傳音玉簡,猶豫了一下後給隊長傳音。

“隊長,這樣好嗎?”

“你按照我教你的去說了吧。”

“說了……”

“哈哈,那就行,冇事的,張三自己人,這傢夥可是個大戶,你要覺得占便宜了,以後多幫幫他。”

許青認真的點了點頭,拿出竹簡,在另一麵寫下了張三的名字,隨後翻過來看著刻著敵人的那一麵,又在隊長後麵,加了個問號。

此刻的捕凶司,六隊隊長笑眯眯的吃著在主城內買不到,唯有海裡外族島嶼纔出產的奇異水果。

吃完,他放下傳音玉簡,拿起身邊一份舉報張三的檔案,裡麵提出張三在外出執行任務期間,血腥殘暴,殺戮過多,搶劫外族商船,檔案裡對此強烈抗議,要求嚴懲。

看了眼檔案,隊長輕笑一聲,揮手間檔案燃燒,化作飛灰。

“我的朋友,在這山下隻要不背叛我,誰也動不得。”

------

兩章近8000字。

靚仔美妞們,新書釋出一個月,更新三十萬字啦,看見有人猜小萌新近日要上架,我覺得還是發滿到月底上架好了。

雖然大家都不差錢……就當是小萌新的小小誠意吧,8月1號,再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