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海中的龍鯨,許青清晰的看到海底那恐怖的存在此刻冇有離去。

而是扭動身軀在遠處停頓下來,長長的蛇頸搖晃,如龍如鱷的頭顱,麵向他們這裡。

冷漠的目光透出殺戮之意,鎖定在了許青的舟船以及下方的龍鯨,似在衡量獵物的強弱,隨時可以發動攻擊。

其身軀好似一隻巨大的企鵝,足有二百多丈,四條磅礴的龍鰭微微晃動,上麵長滿了藤壺,散出無數細小的觸鬚,最驚人的,是其誇張且細長的脖子,上麵有一排黑色的利刺。

的確是蛇頸龍!

這是海誌上提到過的,禁海內的常見狩獵者之一。

許青呼吸微微急促,但依舊保持鎮靜,禁區叢林的經驗讓他知曉,麵對強大的凶獸,除非是冇有絲毫一戰的可能性,否則的話,就絕不能露怯。

尤其是海誌描述的蛇頸龍,生性謹慎,所以一旦它感覺敵方並非好惹,大都會率先離去。

想到這裡,許青眼中寒芒一閃。

“你們二人,修為全部散開,形成威懾!”

丁師姐二話不說,立刻照辦,修為更劇烈的爆發,形成了波動,趙中恒雖愚蠢,但也不是傻到無可救藥,連忙修為散開,更是操控鳳鳥號擺出攻擊姿態。

這一切,使得海下的蛇頸龍,有些躁動,身體慢慢移動,可顯然還不想放棄。

許青眯起眼,冷哼一聲,單手掐訣,頓時法舟的八片翼帆立刻收縮,防護全麵開啟的同時,他體內修為在這一刻全力運轉。

轟鳴間海山訣第八層的氣息,驟然爆發,在他的身後直接就出現了魃影。

乾裂的皮膚,青色的身軀,螺旋的獨角,還有那赤色瘋狂的雙瞳,使得魃在出現的一瞬,向著海底傳出帶著凶意的嘶吼。

更有驚人的高溫猛烈地擴散開來。

而這高溫奇異,似水不可滅,四周海麵出現了一些被蒸發的水汽,讓周圍的海上有些朦朧,蛇頸龍頓時躁動,似乎對這突然的變化很不適,開始退後,但幅度不大。

這一幕,讓丁師姐眼睛睜大,目中露出強烈的神采,趙中恒那邊更是倒吸口氣,看向許青的目光,再次出現了駭然。

冇去理會他們二人,許青此刻全部注意力都在蛇頸龍上,海山訣之後,他的化海經也毫不猶豫的全力運轉,頓時法舟四方的海水化作了暗流湧動,更有龍鯨氣息狂暴,鎖定蛇頸龍。

不但如此,許青法舟的獨角以及四條腿也都散出璀璨之芒,帶著強烈的威懾,擴散開來。

獨角內蘊含的吞噬,以及每一條腿內三千多片刀刃,此刻都做好了爆發的準備,寒意驚人,使蛇頸龍明顯全身一震,脖子上的排刺快速晃動,顯然感受到了強烈的威脅,與許青形成了對峙。

許青目光與龍鯨之眼融合,冰冷凝望。

就這樣,一炷香過去。

那條蛇頸龍遊走了一圈,察覺到了許青的不好惹,於是慢慢退後,最終身體一晃,放棄狩獵,遠去消失。

許青冇有放鬆警惕,維持這樣的武裝,操控法舟移動,直至法舟徹底離開了這片海域半天的時間後,他才深深的撥出一口氣。

一旁的丁師姐與鳳鳥號上的趙中恒,也都紛紛鬆氣。

“海誌上說此海獸習性不喜冒險,隻在具備十足把握時纔會出手,果然如此。”

許青抬起頭,望著前方的大海。

他知道,這裡實際上隻不過是近海罷了,遠遠冇到深海區域。

可就算如此,也已經這般凶險,可想而知整個大海,必定是詭異危險到了極致。

於是許青的目光落在蒼穹中,神靈的殘麵上。

一切,都是因祂的到來。

祂的出現,改變了萬物眾生,讓一切變得更加凶殘與可怕。

許青沉默,望著大海,許久……他腦海慢慢浮現方纔蛇頸龍的樣子,目中露出思索之芒。

“對方的樣子,似乎更適合禁海生存。”

許青心底沉吟,盤膝坐下後雙手掐訣,頓時其法舟下的禁海龍鯨,在他的嘗試下,樣子慢慢改變。

與此同時,脫離了危險的丁師姐與趙中恒,此刻鬆氣之餘,也都紛紛看向許青,前者神采更亮,後者苦澀中駭然之意依舊殘留。

雖冇有看到許青出手,但方纔其氣勢的強悍以及魃影的恐怖,還有那禁海龍鯨的存在,使他們二人很清楚,眼前這許青,要比之前所想,還要更強。

“氣血化形,這姓許的不但化海經形成了禁海龍鯨,煉體居然也是到了大圓滿,他怎麼會這麼強!!”

“這許師弟不但人長的好看,修為比之前所判斷,還要更深,且說不定還有隱藏手段冇有用出,這樣的人,日後大概率是可以築基的……”

就在他們彼此心緒不同之時,許青法舟下的龍鯨,變化慢慢越來越大。

它的脖子漸漸細長,出現了一排利刺,身軀蔓延出了四條鰭肢,越來越像蛇頸龍。

一股超越了曾經,變的更凶殘的感覺,在它身上隨著改變越發強烈。

冇見過蛇頸龍前,許青做不到改變入微,可如今見過了,他覺得對方的樣子,會讓速度更快,且狩獵上也更具靈活與攻擊力。

同時,在他的四周,隨著化海經的運轉,一隻隻劍魚在海底形成,一隻隻偽齒鳥也幻化出來,甚至隱隱的,還有一個小型的巨人身影,也慢慢在水滴的彙聚裡形成。

直至下一瞬,海麵轟鳴間,被許青改變樣子的龍鯨,直接破開海麵飛出,於半空傳出咆哮,一條條劍魚伴隨而起,形成一道道陽光下的彩虹。

這一幕,頓時就讓丁師姐與趙中恒,眼睛睜大,感受到了其上屬於第七峰化海經的靈能波動後,為之失神。

不是所有的化海經第八層弟子,都可以具備極致的掌控從而去形成龍鯨。

也不是所有形成龍鯨的弟子,都可以去在極致掌控中感悟,改變龍鯨的形態。

這一切,讓丁師姐與趙中恒,本就震驚的心,更為震撼。

蛇頸龍也好,劍魚也罷,這些都不是化海經內記錄的術法圖案,而是許青這一次出海的感悟。

大海,就好似一位得道者。

深邃詭異的同時,在它的身邊,也可以無言以教中,使有心之人得到啟發,得之點化。

時間,就這樣慢慢流逝,之後的路上,趙中恒越發苦澀,垂頭喪氣,他已經徹底意識到,這個許青……自己惹不起,對方未來築基的概率,已大到了極致,而一旦築基,自己看到他,是需要恭敬拜見的。

他也不想為此去找自己爺爺求助,因為他不敢,以前也不是冇遇到過類似的事,但結果對方雖慘,可自己一樣慘,有幾次他覺得自己都要被爺爺打死了。

所以他隻能心底不斷祈禱路程早些結束,許青快點離開。

在他的祈禱下,接下來這幾天大海波瀾平緩,三人冇有遇到什麼凶險,法舟漸漸距離西珊群島,越來越近,直至遠遠的,可以看到了群島的輪廓。

而丁師姐的熱情,路上也持續高漲,從登船以來,為了獲取知識所給出的材料,價值已經三百多靈石的樣子。

這讓許青看出了丁師姐對知識的渴望與尊重,他覺得對方是個不錯的人,畢竟自己這一次出海狩獵,若不順利的話或許收穫都未必有這麼多……

不過想到自己耗費了大量修行的時間,來為對方指導解惑草木知識,且一路也有護持責任,所以許青心裡衡量後,覺得彼此這一次的交易,很合理。

但最後這半天時間,對於丁師姐的問詢,許青依舊是耐心回答,可冇有再收對方的材料,他對丁師姐的好學,很是欣賞。

而趙中恒看到這一幕,心底卻絕望的哀歎,他覺得一個小白臉如果開始不要錢了,那就是要下手了……

於是他抬頭看著遠處的西珊群島,恨不能立刻達到那裡,結束航行,讓許青趕緊離開。

就這樣黃昏漸漸過去,隨著三人的航行,即便是丁師姐再不捨,可西珊群島還是越來越清晰的映入他們的目中。

直至到了丁師姐此行的目的地後,趙中恒內心激動到了極致,期待的看向許青舟船上的丁師姐。

“許師弟,你真的不和我們去這裡嗎,我要去拜訪一位長輩,是我小姨,她修為高深,喜歡對後輩提攜,你來的話一定收穫不小。”丁師姐下船前,轉身望著許青,勸說道。

一旁的趙中恒頓時內心咯噔一聲,心都提到了嗓子裡,緊緊的盯著許青,生怕許青點頭。

“不去了,我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丁師姐保重。”

許青臉上露出禮貌的笑容,等丁師姐不斷回頭的走下法舟,上了岸後,許青法舟傳出悶響,慢慢向後退去,調轉方向,就要駛向遠處。

他身後的島嶼岸上,海風裡,丁師姐的道袍隨風而動,青絲飛舞,美麗的俏臉抬起,明眸的雙瞳遙望海麵法舟上的許青,忽然大聲開口。

“許師弟一路保重,等結束了此番航行,回到了宗門,我去找你繼續請教。”

趙中恒聽到這裡,內心再次咯噔一下,臉孔哭喪下來。

法舟上的許青聞言,微微點頭,揮了揮手,操控法舟,漸漸駛入大海。

隨著遠離島嶼,隨著法舟迴歸安寧,許青的神情也在平靜中,有銳利之意升起。

站在法舟上的他,慢慢好似化作一把即將出鞘的利劍,目光變的冰冷,注視著遠方群島之後的禁海。

那個方向,就是他的目的地,海蜥島所在之處。

按照他現在的速度,最多兩天,他就可以達到,而海蜥島作為一個盛產海蜥皮的公共資源點,這裡必定存在了殺戮與爭奪。

許青的眼中,寒芒一閃,多日的大海之行,使他對於禁海更為熟悉的同時,也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要更警惕……”

許青喃喃,右手一揮,頓時身下法舟速度再次爆發,於海麵呼嘯前行,按照海圖指引,距離海蜥島越來越近。

路上,他開始整理自己的匕首,帶上了拳套,磨礪黑色鐵簽的鋒芒,規整自身的毒藥。

一天,兩天……

當第三天的黃昏瀰漫蒼穹,昏紅的餘暉透過烏雲縫隙灑落大海,整個海麵的風明顯狂暴了很多時,許青的前方,終於出現了一座島嶼。

這島嶼整體漆黑,彷彿籠罩在陰霾之內,似乎藏著吃人的凶獸。腐爛與潮濕,繚繞天地,透著枯敗與死亡。

四周海麵零散的漂浮著上百舟船,各有其異,但都不是第七峰法舟。

而沙灘上還有一些不知死亡了多久的人獸屍骸,給人一種陰冷之意。

再往上看,島嶼內黑色的山林繚繞,山巒疊嶂,肅殺的氣息,帶著壓抑之意,如此刻黃昏中的黑雲一樣,深深壓下,充斥八方。

更是隨著許青法舟的靠近,一道道藏身在山巒與叢林內的目光,彷彿瞬間開闔,冷冷鎖定在了許青這裡。

目光裡的不善,被許青清晰感知,他抬起頭,眼睛慢慢眯起,神色平靜,但身上卻散出淩厲如刀鋒般的氣息。

好似化作孤狼,使那些目光紛紛停滯,有所感知後,一一收斂。

許青麵無表情,身體一晃踏上沙灘,揮手間將法舟收起,彈了彈身上的塵埃,向叢林走去,路過四週一處處屍骸時,他低頭看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