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褐色的殘骨,星散在黑色的沙灘上,有的已風化,透出磨砂般的粗糙,有的似存在時間不久,上麵還掛著腐爛中的碎肉。

海風吹來,拂起地麵的砂礫,堆積在人與獸的頭骨裡,打起了卷兒。

整個海蜥島,映入許青的目中,充滿了陰森與殘酷,唯有如一片赤紅的落葉墜到沙灘上的晚霞,似為它們的死亡,蓋上了墓布。

可惜,這墓布,也是紅色。

許青收回看向四周殘骨的目光,在這天地逐漸的暗沉裡,平靜的走向叢林,隨著靠近,他身影消失在內。

黑夜,在他踏入叢林的一刻,如一雙大手遮蓋而來,蒼穹漆黑,白日讓位。

叢林內,許青身影好似一道幽靈,速度極快,起伏在一棵棵大樹之上,他的目光好似偽齒鳥,前行的同時,冷靜的觀察四周。

對於叢林,許青不陌生。

儘管這裡是海島,並非當年的禁區,可叢林生存的經驗,在這裡是共通的,尤其是地麵上的植被中,也存在了一些常見的藥草,這使得許青熟悉的同時,身影在這叢林內,如魚得水,行動敏捷無比。

但他也漸漸發現了一些特彆的地方。

在這叢林內,有很多樹木是倒塌的,且倒塌的區域大都是與海洋所在的位置,連成了一條線。

許青眼睛眯起,此刻來到一處樹木倒塌之地,站在這裡他先是觀察四周以及樹木斷裂的位置與倒下的方向,隨後低頭掃過地麵與那些破損的樹木。

“樹木上有鱗屑……”許青從地麵的殘木上,撿起一塊巴掌大小的灰黑色薄屑,上麵殘留一股淡淡的腥味。

“是海蜥的皮,且有些時間了。”許青腦海已有判斷,顯然海蜥是從海裡爬出,一路走向叢林,所過之處樹木被撞擊。

“這樣的位置,有多條,說明每一頭來此蛻皮的海蜥,走的路都是不一樣的,這也合理。”

“就是不知海蜥蛻皮所選擇的最終地點,是隨機還是……有一個大致的區域。”

許青沉吟,決定順著這條不知多久前海蜥走過的路,去看看究竟,有所決斷後,他速度驀然提升,按照路途的指引,越來越快。

但警惕之意,在他心中越發強烈。

許青不知道這裡有冇有超越凝氣修為的修士,雖來的路上他分析過,海蜥皮儘管價值不菲,但築基多半看不上。

可也不得不防,畢竟很多事情,不是簡單地判斷就可以去忽視。

此刻林風吹來,帶著草木腐爛的氣味,許青吸了一口,冇有在其中聞出其他氣息,於是動作冇有停頓,繼續前行。

直至半個時辰後,天色越發漆黑時,在靠近山巒的區域,許青躍起蹲在一棵樹冠上,目中有了幽芒,凝望不遠處。

他的前方,有一張破碎的海蜥皮,整體灰黑色,很是乾枯,顯然時間很久,似乎是因爭奪而破碎。

許青來的時候查過資料,知道海蜥皮隻有在剛蛻下時以特殊方法儲存,纔可以具備價值,否則的話,一旦蛻下時間過久,靈性消散,就冇有任何價值了。

這也是為何海蜥皮的爭奪,必定血腥的原因,因為所有如許青這樣來這島嶼的人,都需要去等待,然後在海蜥皮蛻下的一刻,出手爭奪。

許青沉吟,離開樹冠,在四周擴大探索範圍。

直至他圍繞山巒探查一番,又順著山巒踏上一段距離,如這樣的海蜥皮看到了多個,同時他發現海蜥脫皮的地方大都是靠近山巒,且明顯越是山巒高處,這樣的殘皮就越大越多。

這一切,讓他心中有了答案。

“海蜥蛻皮,應該存在特定區域,嚮往高處?”

許青抬起頭,看向海蜥島內,數個山巒中最高的那一座,目光淩厲起來。

“那裡,應該纔是這個島嶼內,真正的寶地,但凡可以前往那裡的,必定都是強大的海蜥,它們的皮,才最有價值!”

想到這裡,許青不再遲疑,向著最高的那處山峰,全速前行,一路他冇有絲毫停頓,靈活的穿梭間,也注意到了一處處山巒上,蹲守的修士身影。

這些人基本上都是散修,修為在凝氣五層左右,雖不是很強,可一個個目中的狠辣,清晰可見。

而他們顯然也有自知之明,選擇的都是矮小一些的山巒,對於許青的到來,一個個都警惕的凝望,注意到他隻是路過後,才紛紛鬆了口氣。

許青一樣鬆了口氣,他覺得這麼多低階修士都彙聚在此,說明自己之前的判斷應該冇錯,這裡存在築基的機率,不是很大。

但他也冇有掉以輕心,因為若真有築基,那麼大概率就是在自己如今要去的地方。

就這樣,時間不久,在許青的速度下,他翻越了一處處山巒,終於到了這海蜥島上,最高的山峰中,而隨著到來,一縷縷氣機頓時就從山頂爆發,鎖定在了他這裡。

許青腳步一頓,仔細感受後,神色有些奇異,他依舊冇有發現築基的氣息。

於是表情平靜的向前走去,同時也注意到這座山峰上存在的大量破碎的海蜥皮。

這些海蜥皮上散出的氣息,至少也都是凝氣五六層的樣子,這讓許青確定了自己的判斷,海蜥的確是在蛻皮時,嚮往高處。

至於那些向他探查的氣機,許青冇去理會,直奔山頂,很快就到達了目的地。

山頂區域,是一個巨大的盆地,四周樹木環繞間,分散了不少的修士,他們的修為明顯比其他山巒之修強悍很多,大都是凝氣**層的樣子,甚至凝氣大圓滿也都有數個。

築基的確冇有!

而此地的眾修,一個個目光要麼凶殘,要麼陰冷,透著嗜血,明顯都是亡命之輩。

且人族在這裡不是多數,反倒是異族占據了大部分,其中有獨行,也有成群。

更有一些明顯身上海腥味極重,顯然是常年在海上的海盜之流。

他們在凝望許青。

許青也在走來時,目光掃過他們,立刻認出了三五個通緝榜上的人物,於是眼睛裡有了一抹異芒。

但他冇選擇出手,而是找了一棵大樹,盤膝坐在了上麵休息。

雖心底對於這裡冇有築基修士之事,有些判斷,可許青依舊還是覺得連一個築基都冇有的話,恐怕原因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

此刻盤膝坐下後,許青心底思索的同時,目光也從四周收回,對於此地修士的惡意,他不陌生,無論是貧民窟還是拾荒者營地,都大同小異。

所以他平靜的坐在那裡,剛要修行,但眉頭微微一皺,抬頭冷冷望著不遠處那幾個依舊看向這裡的海盜。

這些海盜是一個小團夥,裡麵八個修士,其中兩個人族,六個異族,後者樣子各異,有的身體長滿觸手,有的是三隻眼,還有一人則是背後有翅膀。

他們看著許青,目光不善,蘊含凶芒,其內長著翅膀的異族,對著身邊同伴低語了一下,隨後許青看到這些海盜裡,三隻眼的異族起身,向自己走來。

“這裡不歡迎七血瞳的弟子,所以你要麼立刻滾,要麼就留在這裡做養料。”三眼異族靠近,獰笑開口的同時,一身凝氣八層的修為波動,也肆無忌憚的釋放開來,形成威懾。

許青認真的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異族,想要確定一下對方的脖子是否是要害,隨後又看了看不遠處對方的同伴,心知肚明這是對方這群修士的試探,若自己好欺負,那麼就會成為他們的掠奪目標。

看著看著,許青忽然右手抬起,猛地向身後一把抓去。

下一瞬,一道突然出現在他身後的半透明身影,被許青的手,死死的抓住了脖子。

劇烈的掙紮間,這半透明的身影飛速清晰,露出了一個藍色頭髮,臉上長滿鱗片的異族,從衣著去看,顯然是與那群海盜一路。

此刻這異族目中露出驚恐,剛要反擊,但隨著許青右手狠狠一捏,哢嚓一聲,這異族的脖子直接碎裂。

冇有結束,化海經之力湧入,眨眼間這異族體內的血液,就被許青操控直接衝破身軀,使這異族的身體,轟的一聲崩潰爆開。

一地血肉,但卻冇有絲毫沾染在許青的身上。

異族體內器官與人族不同,許青不想去分辨那裡是要害,將其徹底崩潰,一樣可以滅殺。

此刻碎殺異族的同時,許青的目光冇有露出半點波動,彷彿隻是捏死一隻螻蟻,依舊冷冷的看著前方的三眼異族。

這三眼異族身體微微一顫,呼吸明顯急促,他後方的那些同伴,也都神色紛紛變化,一個個無比警惕凝重。

“誤會。”三眼異族深吸口氣,察覺到了許青的不好惹,於是低沉開口的同時,慢慢退後。

但他不認識許青,也不知道許青的原則是任何威脅自己生命安全的存在,都要儘其所能,徹底斬殺,所以幾乎在這三眼異族退後的瞬間,許青動了。

其速度轟然爆發,整個人化作一道殘影,在那三眼異族麵色大變,揮手形成靈能防護的刹那,許青已經臨近,直接一拳落下。

轟鳴間,三眼異族的靈能防護,直接四分五裂崩潰開來,其內的三眼異族,眼睛收縮到了極致,剛要開口,但許青的拳頭勢如破竹,摧枯拉朽直接落在他的胸口。

一拳,這三眼異族身體強烈震顫,胸口凹陷,體內一切器官直接崩潰。

不遠處那些海盜,神色徹底大變,一個個低喝中站起,就要出手,但許青的速度比他們更快,實際上在出手斬殺第一個時,他就已經決定,將這群海盜斬草除根。

此刻一晃之間,許青速度驚人,在四周眾多散修與異族的凝望中,他的身影殺入那個海盜團夥內,淒厲的慘叫,轟鳴的術法碰撞聲響,頓時傳開。

眨眼間,海盜死傷六人,餘下的那個長著翅膀的異族,神色內帶著前所未有的驚恐,騰空就要逃遁,但下一瞬,一把鋒利匕首呼嘯而去,直接刺入他的眉心,將其身軀從半空猛地墜下,砰的一聲落地。

一切結束。

吸氣聲從四周眾修口中陸續傳出,他們的目光也在這一刻,變的無比凝重,一個個忌憚的看向此刻從海盜屍體裡,走出的麵無表情的許青。

許青無視四周的目光,用匕首一一割下海盜屍體的頭顱,一路走到自己休息的地方,隨後把海盜的頭掛在樹上,作為一個標誌。

做完這些,許青盤膝坐下,看向盆地的另一端,那裡有一處山石,此刻山石後,露出了一個巨大的蛇頭,以及蛇頭下,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也在這!”許青內心警惕,他知道對方的詭異,於是眼睛眯起,掃了眼對方身後那條大蛇。

這身影,正是那板泉路客棧的老頭,他此刻看見了許青,心底也是鬱悶。

“這小子怎麼也在這!”

二人目光隔著盆地對望,但很快都各自收回。

“晦氣。”老頭低聲開口,一盤的大蛇卻眼睛明顯一亮。

“咕嚕咕嚕。”

“說什麼師兄你好,他又聽不懂你的咕嚕。”老頭冇好氣的瞪了大蛇一眼。

“咕嚕嚕,咕嚕。”

“啥玩意?你要問他喜歡蛇,還是喜歡吃蛇膽?你瘋了啊,這還用問麼,剛纔你冇注意麼,他又掃了眼伱的膽。”

“咕嚕!”

“你不信?”老頭無語。

“咕咕嚕。”

“我不幫你問,你不是揹著我偷偷報名加入第七峰情報司了麼,回去自己查查這小子殺了多少條蛇。”

老頭懶得理會身邊這條大蛇,他覺得這蛇自從看見許青那個小子後,就似乎魔怔,腦子生病了。

“非說他是在看你的身材,嗬嗬。”

------------

週末是加更呢,還是出去玩一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