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正午,陽光濃鬱,高掛在天空上的太陽,凡人難以對其直視。

一如此刻站在陽光下的顧沐清,明亮無比,勝似仙子。

淡橙色的道袍雖將其身姿遮掩,可本身的優異不是衣袍可以完全蓋住,凹凸有致間,可以想象在這衣袍下,藏了一幅怎樣的窕窈身材。

那露在衣袖外,雪藕般的柔軟玉臂,優美光滑的香頸,以及一頭瀑布般的青絲,配上細膩柔滑、嬌嫩玉潤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

這一幕美好的畫麵,落在張三的目中,他神色有了一些恍惚,老臉紅了起來,可偏偏一旁站在陰暗處的許青,神色看不出什麼變化,目光冷冷在眼前這女子的脖子上打量。

這女子是否美麗,對許青來說不重要,這不是他第一次見到對方,他在主城看見的核心弟子不多,所以一眼就認出對方是幾個月前藥鋪外遇到之女。

當日隻是擦肩而過,但對方如今卻一口喊出自己名字,這讓許青的警惕極高,所以他要確定對方是否具備威脅到自己生命安全的實力。

掃過後,許青心底有了判斷,若真動手,他有把握將其很快斬殺,對方的修為尚可,但無論是站姿還是警惕性,都遠遠不如海蜥島的散修。

至於對方第二峰核心弟子的身份,考慮到第二峰以丹道為主,於是許青本能的辨識了一下四周,檢視是否有毒的蹤跡。

“許青師弟,你不用詫異,你的名字不是張三師兄告知的,是我無意中知曉。”顧沐清巧笑嫣然,聲音透著清靈,很是好聽。

一旁的張三心跳在這一刻有所加快,隻覺得眼前這女子,不愧是被公認的第二峰天之嬌女,這一聲張三師兄,喊的自己無比舒服。

於是哈哈一笑,剛要去說些什麼,但許青平靜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冇詫異。”

“呃……”張三看了許青一眼,心底歎了口氣,暗道許青啊許青,人家妙齡少女都這麼主動了,你怎麼還是冇任何反應,這要是換了自己,必定立刻就上前攀談起來,然後再邀約一番,緣分之事,這不就來了嗎。

顧沐清聞言,輕輕一笑,從身上取出一枚丹藥,放在了手心,遞到了許青的麵前。

“許青師弟,你的所有白丹,都是賣給了我的鋪子,我對你的丹藥研究了許久,很好奇這丹藥的提純為何如此之高。”

許青掃了一眼,認出這的確是自己的丹藥,於是想了想,冇去回答對方的問詢,而是取出了幾張海蜥皮。

“凝氣八層海蜥皮,五百三十靈石,九層海蜥皮,九百六十靈石,大圓滿的一千四百三十靈石,你要幾張?”

許青的報價是鋪子裡的賣價,他覺得賣給商鋪,怕是給不出這個價格,既然眼前這個顧沐清想要買,賣給她對自己而言,更劃算。

顧沐清看著那些海蜥皮,眼睛一亮,但冇有立刻購買,而是繼續問了之前的話語,似乎在認出許青後,她的興趣已經從海蜥皮上轉移了。

許青眉頭微微一皺,可想到對方的店鋪收了自己很多白丹,且接下來要買自己的海蜥皮,於是耐著性子開口。

“在調配階段,適當加入一些夜屍牽牛,會提升一些純度。”

少女聞言露出思索,半晌後再次開口問詢,神態很是客氣,但許青心底的不耐又一次升起,在他的認知裡,知識的獲取,不可以無償。

對方這麼做,有點過分了。

如之前的丁師姐就很懂這個道理,每次問詢都會給出一定價值之物。

所以許青冇有回答,而是反過來問詢了一下關於藥道之事。

“鬼欲鱟的藍血,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其毒性更大且儲存時間更久?”

顧沐清思索了一下,表情認真的開口。

“這一點我冇有想過,師傅教的都是正陽之藥,我想想……如果是我的話,我會加入在世茶,以在世茶之厚重,提升鬼欲鱟的毒性。”

許青聞言眼睛一凝,沉吟片刻後心神微微起伏,對方的話語給他打開了一些思路,於是再次問詢起來。

“在世茶本身是中和之用,但也蘊含了一定的毒素,如何將其毒素化作藥引?”

“啊?又是毒?我想想……或許可以用金鈕草將其逼出?”顧沐清不確定的開口,可其話語對許青而言,依舊有啟發。

這就讓許青的興趣提升,開始與顧沐清交流藥道,二人的交流透著一些怪異,許青問的大都是毒道,顧沐清問的大都是藥道。

可偏偏不影響,相互隱隱都有一些印證之感,甚至越是溝通,就越是彼此茅塞頓開,到了最後顧沐清索性也走入到了陰暗處,與許青伱一句我一句的不斷交流。

時間流逝。

陽光下,陰暗處的二人,男的清秀,女的鐘靈,好似一幅絕美的畫麵,唯獨一旁如老農般的張三,在這畫麵中有些格格不入。

張三此刻瞠目結舌,呆呆的看著二人,半晌後心底長歎一聲,暗道長得漂亮,真的優勢太大了。

心底更是又咯噔了一下,琢磨著自己這出海的生意,不會泡湯了吧,可一想許青剛剛出海回來,大概率不會再出海,這才鬆了口氣,但還是忍不住開口。

“那個……許青師弟,要不你把法舟先給我,我去給你煉,我看你倆短時間也聊不完。”

許青聞言向著張三抱拳,取出飛舟給了過去。

張三下意識的抬手接過裝著飛舟的小瓶後,眼睛忽然睜大,呆呆的看著瓶子裡單薄殘破的飛舟,愣了一下。

“法舟呢?這不是我放在你法舟裡的飛艇嗎?”

“碎了。”許青平靜道,隨後轉頭又向顧沐清問詢毒道之事。

張三吸了口氣,看著手裡的小瓶,心底已經意識到,許青這一次出海,怕是遇到了九死一生之事。

就這樣,兩個時辰過去。

直至夕陽餘暉灑落,地麵的陰暗與外界的光明交融,彷彿融合在了一起時,在顧沐清的意猶未儘下,許青結束了交流,與對方完成了蜥蛻的交易。

“許青師弟謝謝你的解惑,今天有些晚了,我先告辭,你說的方法我回去試試,不過我覺得大概率還是很難成功,實際上之前我嘗試了多次,隻是偶爾可以達到那種純度。”

顧沐清苦惱的開口。

許青想了想,他覺得一方麵這應該是與柏大師傳授的調配之法有關,另一方麵或許也與自己身體冇有異質相關。

自己在煉丹時,不曾散出任何駁雜的氣息,冇有融入丹藥內。

但此事他自然不會說出。

顧沐清搖了搖頭,帶著思索告辭離去。

許青目送,神色認真的微微一拜,這一次的交流他獲益匪淺,對於毒道更加融會貫通,心底隱隱的生出了一些煉毒的思路。

此刻眼看顧沐清走了,張三來到許青身邊,一臉愁容歎了口氣。

“許青啊,你那個舟啊……不太好弄,我這靈石貼不了那麼多啊,這等於是再造一艘,太貴了。”

許青冇說話,四下看了看,從身上取出了三片神性蜥蛻中的一片。

在這蜥蛻出現的一刻,張三隻是餘光一掃,就渾身一抖,刹那間所有的愁容都消失,眼珠子睜大,看著蜥蛻上的一抹金芒,他倒吸口氣。

“這是……”他剛說到這裡,就一把拉住許青,直奔自己的倉庫,進了倉庫後,他才顫抖的接過許青的蜥蛻。

如看至寶一般仔仔細細的檢查後,他的呼吸越發急促,半晌猛地抬頭看向許青。

“神性蜥蛻!”

“還是築基蜥蛻,且上麵還具備了一絲金丹的氣息,這玩意價值太大,放出去必定會引起大量殺戮爭奪,你是怎麼弄到的!”

“搶來的,打造新法舟夠嗎。”許青平和的開口。

望著許青的表情,張三眼眸收縮,他從這句話裡聽出了濃濃的血腥,也終於知道為何出去是法舟,回來是飛艇了。

“太夠了,用這玩意打造出的法舟將達到無比驚人的程度,我需要一些時間準備,明天你來取!”

張三轉頭看向神性蜥蛻,眼中露出強烈的光芒,他覺得以此物打造的法舟,將是自己這些年來,最傑出的作品。

許青點頭,又取出一些靈票,大概五千的樣子,放在了一旁後他想了想,將自己儲物袋的靈石也取出,加在一起足足上萬。

那些靈石裡,還有不少都染了血。

這些靈石,讓張三眼睛再次一縮,心神都震了一下,神色越發古怪,忍不住問了一句。

“你這一次,殺了多少人?”

“冇多少。”許青搖頭。

“你把靈石都用來煉法舟,修行所需怎麼辦?還有……你就這麼信任我?”張三看向許青。

“有人還欠我幾千靈石,我今晚去要。至於信任,我覺得張三師兄這裡的東西加在一起,比我這次收穫還多。”

許青認真的開口,向著張三一抱拳,乾淨利落,轉身離去。

此刻外麵黃昏,天地逐漸黯淡,張三望著許青走遠的背影,內心滿是感慨。

“居然還有人敢欠這位的靈石?另外……既然如此信我,我也不好暗中剋扣了,既然投了他,那就堅持到底!”

與此同時,在這黃昏中,板泉路上的客棧裡,老頭正美滋滋的抽著煙筒,一臉的得意。

“這一次發達了,築基中期的蜥蛻啊,價值五千靈石呢,就是可惜神性蜥蛻冇弄到。”

“不過那個毒小子估計也不好過,說不定兩手空空。”

“一想到他一無所獲我就開心,哈哈,多日冇營業,今天一定會有很多人來住店,雙喜臨門。”

老頭正得意,身邊一股大力衝來。

正是那條大蛇,它此刻狠狠的撞在了老頭的身上,發出悲憤的咕嚕咕嚕聲。

老頭一瞪眼剛要教訓,可看見大蛇悲傷的樣子,心底一軟,歎了口氣。

“唉,那小子奸猾的很,眼看不妙,能不跑嗎,死不了死不了。”

大蛇聽到這話,情緒才緩和了一些,可依舊還是有些萎靡,縮在了角落裡。

老頭心疼,安撫一番,直至外麵的天色徹底暗了下來,遠處有客人的身影,正快步到來。

“回頭給你弄點零食吃,先不說了,要開張了。”

老頭趕緊走出,看著遠處到來的客人,臉上浮現笑容,但下一瞬,他麵色就忽然一變。

一把閃耀寒光的匕首,在這夜色降臨的一瞬,從遠處閃電一般呼嘯而來,直接就將要進入他客棧的那位通緝犯,貫穿脖子,釘在了一旁牆壁上。

力道之大,牆壁都發出轟聲,鮮血四濺。

慘叫在這一刻,淒厲的傳出,又戛然而止!

唯有腳步聲,在這夜色裡,從遠處平緩的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