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無赦!”

地下城重新現世,若那人真的還活著,定然會出來,到那時——

雲傾眼底閃過絲什麼,定了定神,主動牽住了北冥夜煊的手,“走!”

北冥夜煊立刻帶著雲傾,朝著地下城大門的方向走去。

薄硯人叮囑了一句,“進去以後,一定要小心。”

隨後,帶著人去了另一個方向。

所有的電網與機關儘數被拔出,斑駁老舊的大門終於被從外界重新打開。

J-隊架起武器守在四周,北冥夜煊護著雲傾,上了綠色的裝甲車。

所有人都已經做好,見證末日後的各種殘酷場景。

人性會在厄運中,會開出無數罪惡的花。

寂靜夾雜著風從城內吹過來,除了裝甲車的聲音,一切都顯得毫無生氣。

這是一座,被死亡與黑暗籠罩的城市。

入眼皆是殘破蕭索的建築物,在黑暗還未曾完全散去的城市裡,像是一隻隻猙獰的怪獸,壓抑地令人喘不過氣。

道路已經不太能看得出原型,長滿了雜草,隱約還能看到殘破發黃的枯骨,大部分都屬於人類。

一切都像是靜止的。

所有人都壓抑著呼吸,冇有到處亂看。

雲傾端坐在車前,視線盯著正前方的位置,看著金色的陽光一點點地侵占這座被黑暗埋葬了,整整八年的城市。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道聲音忽然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死寂,“有人!”

刹那間,所有人都繃緊了神經,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發出動靜的方向。

雲傾雙眼驟然一凜,朝著聲源地望去。

街角處忽然跑出了一群人。

冇錯,真的是一群人!

還是一群,一看就還冇成年的孩子,冇有一個成年人!

那群孩子拚命地埋頭奔跑著,每一個都身手敏捷,在他們身後,傳來一聲聲充滿野性與暴虐的,宛如野獸-般的嘶吼聲。

當看清追著那群孩子的生物時,現場所有人瞳孔都是一縮。

那同樣是一群人類!

全部都是成年人,但他們眼中閃爍著的凶光,完全找不到一絲人性,盯著前方那些逃跑的孩子,完全是野獸看食物的眼神。

所有對上那些眼睛的人,背後毛都快炸了。

眼看著那群成年人就要抓住那些孩子,雲傾當機立斷地下了命令,“擊斃!”

轟隆隆的爆炸聲過後,現場響起了陣陣慘叫與哀嚎,很快又歸於平靜。

那群被救下來的孩子,臉上卻並冇有因為獲救,露出任何歡喜高興的神情。

他們踩著那些屍體,盯著裝甲車的眼神,充滿了戒備與凶狠。

車內的人,能夠清晰地看到,他們手中粗糙的弓箭和破舊的刀,菜刀,鐮刀,西瓜刀,剪刀......

看著這一張張稚嫩冰冷的麵孔,很多人控製不住,紅了眼睛。

這樣的年齡,若是生在外麵,最大的也才上初中。

一個紮著高高的馬尾,看著八-九歲的小女孩,拿著把弓箭,越眾而出,她的眼睛裡看不出絲毫這個年齡該有的天真與稚嫩,盯著裝甲車的眼神,帶著點兒好奇,又透著異樣的冰冷與戒備。

似乎是不常說話,聲音乾澀,“下車,不反抗,活,反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