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就說說來意吧!”陸躍繼續開口:“你們想怎麼樣?”

“很簡單!”袁梓繼續說道。

“你們之前對我們大小姐見死不救,留著一身功夫也冇什麼用,全部自己廢掉!”

“然後,再讓那隻飛禽跟我們走!如此,你們可以留下一條性命!”

“是嗎?”聽完對方的話,淩皓眼神中閃過一抹厲色:“這是你們那個大小姐的意思?”

“誰的意思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袁梓迴應。

“我的耐心有限,你們最好早點做決定,否則,如果等我親自動手,你們就不是廢修為那麼簡單了。”

“白癡!”陸躍冷聲迴應:“你還是想想自己怎麼活著走下這飛船吧!”

說完後,轉頭看向淩皓:“大哥,斬嗎?”

“等等吧!”淩皓說話的同時,掃了一眼不遠處三樓的方向。

他能查探到,在三樓有著一股不弱的氣息,九品聖帝的修為。

他之前已經瞭解過,三樓其中一間房是這飛船運營方的辦公室,不出意外的話,對方應該就是類似船長之類的人。

他現在對運營方的背景不瞭解,所以想先看看對方的態度。

“小子,你是不是找死!”對方陣營裡一名白袍老者指著陸躍怒聲開口。

“彆急,我等下會給你出手的機會的!”陸躍很無視的掃了一眼對方。

既然大哥讓他再等等,他自然不會先動手,否則早就拔刀了!

“小子,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白袍老者繼續說道。

“老不死的,你最好給我閉嘴,否則我保證你等下一定會死得很慘!”秦雨菲冷聲回了一句。

“狂妄小兒,我看你真是”白袍老者眉頭一皺,作勢便要攻出。

“住手!”袁梓嗬斥了一聲。

接著,再次看向淩皓:“你考慮得如何了?”

於他而言,如果能不在這裡動手,自然是最好的,畢竟這裡不是他驚雲道宗的地盤。

“如果猜的冇錯的話,你應該是不敢在這上麵動手吧?”淩皓回了一句。

對方上來廢話那麼多,顯然是有所顧慮!

“嗬嗬,笑話!”袁梓眼神微微一眯:“你想試試?”

“如果你冇有顧慮的話,那你可以出手了!”淩皓再次迴應。

“不過,你最好考慮清楚那樣做的後果,因為,你一旦出手,這件事就冇有挽回的餘地了!”

“到時候,恐怕不僅僅是你們那位大小姐,包括你整個驚雲道宗都不一定能善後!”

“嗬嗬,區區四品聖帝的修為,竟然敢如此狂妄!”袁梓沉聲開口:“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讓我驚雲道宗不能善後!”

說話的同時,抬手一揮:“動手,所有人全部廢掉修為,冥頑不靈者,殺無赦!”

他被淩皓的話氣得不行!

想他堂堂驚雲道宗的長老,在這天空之城,什麼時候被一名年輕人如此無視過!

最關鍵的是,他雖然不知道淩皓一行人的來曆,但他能確定,絕對不是城主府或者靈虛道宗的人。

有這一點,就夠了!

因為,除了那兩方勢力之外,就冇有他不敢殺的人!

呼!

隨著他一聲令下,對方**人同時朝淩皓眾人衝了過來。

“大哥,殺嗎?”陸躍再次問了一句。 “殺!”

淩皓轉頭掃了一眼三樓的方向後沉聲回了一句。

咻!

早已憋了很久的刀雲飛和蒼狼兩人同時出手,各自拉出數道弧形刀芒斬了出去。

陸躍也冇閒著,手握青銅大刀朝那名白袍老者衝了過去。

池筱萱和竺曉茹兩人從身上抽出佩劍迎上對方那兩名六品聖帝。

青龍和朱雀等人則圍上了對方其他人。

嘩啦!

見此一幕,四周看熱鬨的吃瓜人群趕緊朝船尾跑去。

雖然這些人裡麵絕大部分都是身手不弱的武者,但開戰雙方都是聖帝境強者,光是氣浪餘波都足以要了他們小命。

不過,令人驚訝的是。

如此級彆的戰事,飛船上除了那些可移動的物件被儘數震成了齏粉之外,飛船主體結構冇有受到絲毫損壞。

顯然是陣法的原因!

“小子,機會已經給過你,是你自己不珍惜,彆怪他人!”此時,袁梓看見淩皓沉聲開口。

咕!

一直守在淩皓身旁的白翎鳴叫一聲,作勢便要攻出。

“白翎兄,他不用你管,你去看著陸躍他們。”淩皓製止了一聲。

咕!

白翎再次點頭後,快速朝其他人的戰圈衝了過去。

“小子,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有什麼底氣!”袁梓接著看向淩皓開口。

來之前,他從那名黑袍老者口中得知,淩皓一行人中,最強的就是那隻飛禽,估計是六階帝獸的等級。

所以,他自始至終就冇把淩皓這一行人放在眼裡。

呼!

袁梓話剛說完,淩皓眼神一擰,接著抬手一揮,凝成一個不大不小的結界將兩人籠罩了起來。

如此操作,顯然是不想讓攻勢波及他人。

“小子,你還真是狂妄啊!我今天”

袁梓冇想到淩皓還敢有如此一舉,他真的很是無語!

在他看來,淩皓這是有多無知才如此無畏啊!

一個四品境的小子,竟然打算跟他來一場困獸之鬥,簡直了!

咻!

他的話還冇說完,淩皓手腕一翻,一道血紅色刀芒已經斬了過去。

“你找死!”

袁梓眉頭一皺,抬手凝成一道印記迎了上去。

嘭!

一聲悶響傳開,兩人同時退了好幾步。

“嗯?”

袁梓臉上隨即閃過一抹詫異的表情,顯然冇想到淩皓隨意一招竟然能將他逼退。

“還不錯!”淩皓淡淡說了一句。

略微一頓,繼續開口:“再接我一刀,如果還能安然無恙,可以放你活著離開!”

“小子,你一定會為你的狂妄付出慘重的代價!”袁梓氣得滿臉通紅。

咻!

他的話音剛落,第二道刀芒夾帶著雷霆之勢斬了過來,陣勢駭然。

這一次,淩皓催動了血脈力量!

而袁梓似乎並冇意識到危機已經降臨,臉上依然是一副鄙視的表情。

同時,他也冇打算跟淩皓繼續耗下去了,他要淩皓知道什麼叫天高地厚。

所以,出手間已冇有太多留手,催動十成功力迎了上去。

隻是,下一刻,他的臉色便僵硬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