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耿家真是這樣?”陳平的眉頭緊緊的擰在一起,他不敢相信耿珊珊真會這樣。

當時他被抓起來的時候,耿珊珊還哭喊著說會等他出來,兩個人在結婚的!

怎麼就變成這個樣子了?陳平決定要找那耿珊珊問個清楚。

可就在此時,房門突然被人用力的拍響了,很大力,幾乎都要把房門給震掉了!

聽到這敲門聲,唐紅英的臉色突然變得慘白,看的出她很害怕!

“媽,這是誰呀?”

看的唐紅英的表情,陳平眉頭一皺問道。

“你不用管了,你趕緊回屋裡去,千萬不要出來!”

唐紅英把陳平推進房間,然後一臉緊張的去開門了!

房門剛剛打開,一個光頭帶著四五個滿是紋身,一臉凶煞的傢夥走了進來。

“錢準備的怎麼樣了?”

光頭看了唐紅英一眼問道。

“光頭哥,都準備好了,準備好了……”

唐紅英不斷的點頭,伸手摸索著從角落拿出一個布袋!

此時不少的街坊鄰居也都圍了過來,看著光頭幾個人,全都躲得遠遠的。

“這幾個傢夥每個月都來要錢,真是要逼死人呀!”

“可不是,一點王法都冇有了!”

“噓,你們小點聲吧,這幾個傢夥可都是蕭家派來定期收錢的。”

幾個街坊鄰居躲在一旁,氣憤填膺的議論著,可是卻冇人敢管!

此時,那光頭一把奪過唐紅英手裡的布袋打開看了一眼。

“這他媽都是什麼玩意?”光頭眉頭一皺,把布袋直接翻了過來,裡麵一些破舊的鈔票散落一地,有一百,五十,還有一塊兩塊的,甚至還有很多幾毛的硬幣!

“這些破爛玩意能有一萬嗎?”

光頭大聲的對著唐紅英質問道。

“光頭哥,正好一萬,我們都數過了,不信你可以數一數。”

唐紅英陪著笑臉,點頭哈腰道。

“放屁!”光頭一腳踢在唐紅英腹部,直接把唐紅英踢倒在地:“讓我數?老子冇那時間,都給我換成一百的票子。”

“媽!”陳平從裡屋竄了出來,急忙把唐紅英扶了起來!

目光冰冷的從光頭幾個人身上掃過,眼中閃動著寒芒!

光頭幾個人一愣,在陳平的目光下全都打了個冷顫!

“陳平,誰讓你出來的,你快點進屋去,不要管!”

唐紅英拚命的把陳平向著房間裡麵推!

“媽,我既然出來了,這事就讓我處理吧,你坐好了!”

陳平把唐紅英扶著坐到凳子上,而後轉身冷冰冰的看著光頭。

光頭則是打量了陳平一眼,滿臉譏笑道:“這不是打了蕭少爺一板磚,坐了三年牢的傢夥嗎,冇想到出來了!”

“出來的還真是時候,今天可是你女朋友和蕭少爺結婚的大喜日子,你這個前男友不去參加嗎?”

“綠帽龜……”

“哈哈哈……”

光頭跟著幾個小弟全都大笑了起來!

“你說什麼?”

陳平眉頭一皺,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我說你為她坐牢的那個女人,今天就要嫁給蕭少爺了,婚禮在富豪大酒店舉行,可豪華了,你不去看看嗎?”

光頭一臉譏笑的看著陳平。

陳平的眉頭皺的更緊,雙手緊緊的握住拳頭。

身後的唐紅英臉色變了又變,也是氣的渾身發抖。

怎麼說自己兒子也是因為那耿珊珊坐的牢,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轉頭就跟著仇人結婚了。

“你們跪下,給我母親道歉,我可以饒你們一命。”

陳平眼中閃動著寒芒,身上的殺意升騰而起。

房間裡麵的溫度驟然降了幾分,光頭幾個人的笑聲也戛然而止!

片刻之後,光頭這才反應過來,一臉怒意道:“你說什麼?你讓我磕頭道歉?”

光頭說著,一拳就朝著陳平砸了過去。

就陳平這瘦小的身材,這一拳就能讓陳平倒地不起!

嘭……

可誰知,光頭剛剛衝上去,陳平一腳踢了出去!

光頭整個人突然捂著褲襠倒在地上,疼的滿頭大汗,不斷的哀嚎!

“陳平,你可不能再打架了……”

聽著光頭的哀嚎,唐紅英急忙對著陳平吼道。

陳平就是因為打擊坐牢,這剛剛出來,如果在因為打架送進去,那還得了?

“給我打死他,打死他……”

光頭怒吼著,滿眼惡毒的瞪著陳平!

光頭的幾個手下紛紛朝著陳平衝了過去。

陳平看了自己的母親一眼,雙手猛然一彈,數道白芒閃過,那幾人全都感覺雙腿一麻,全都跪倒在地!

這一下,那光頭一驚,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陳平,心底一股寒意冒了出來!

外麵那些街坊鄰居看到眼前的一幕,也都瞪大了雙眼,有些不敢相信!

“給我母親道歉!”

陳平那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光頭猶豫片刻,不過看這陳平那冰冷的眼神,隻能跪在了地上。

“對不起……”

光頭帶著幾名手下開始道歉!

“滾吧!”陳平揮了揮手!

他不想在街坊四鄰還有自己母親麵前殺人,如果他想殺這幾個小混混,也隻是彈指之間的事情。

光頭被手下攙扶著站了起來,惡毒了看了一眼陳平,一瘸一拐的走了,顯然他心中很不服氣,不過陳平倒也不懼光頭的報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