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以為呢?”林天虎冷冷的看著那侯春雷一眼:“今天你能活命,就燒香拜佛吧,快吩咐下去,多上幾瓶好酒,你親自送過去,不過記住,殿主不想暴露自己身份!”

“我知道了虎爺……”

侯春雷顫抖著身軀,轉身去安排了!

而此時陳平他們回到包房之後,整個包房裡麵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誰都不敢相信,剛剛那一臉卑躬的人會是林天虎,那個洪城赫赫有名的地下皇帝!

“啪……”崔致遠突然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劇烈的疼痛讓他一咧嘴:“這是真的,不是在做夢,這怎麼可能?”

崔致遠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都是真的!

其他人也都是一臉的懵逼,目光中一片茫然!

“陳……陳平,你認識那林天虎?”

孫曉萌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平問道。

剛剛陳平的表現,根本冇有一絲一毫的害怕,甚至還打了林天虎的人,可是林天虎來了竟然一點也冇有生氣。

孫曉萌如此一問,所有人全都把目光放到了陳平身上,如果陳平真的認識林天虎,他們這些人還有好果子嗎?要知道剛剛他們可是羞辱過陳平的!

“不認識!”陳平搖了搖頭!

見陳平搖頭,孫曉萌就感覺到十分納悶:“既然你也不認識,那林天虎為什麼對我們如此客氣呢?”

“我知道了,肯定是那林天虎認識崔經理,冇看到林天虎在進來之後,客氣的把崔經理先扶起來的嗎?”這時,有人大聲的說道!

“對,肯定是認識崔經理,我當時也發現那林天虎對崔經理笑了!”

因為剛纔崔致遠丟了麵子,這些人也都各自保命,現在事情過去了,他們當然要想辦法幫崔致遠把麵子找回來,要不然上班之後,他們這些人都彆想好過了!

“致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到底認不認識林天虎?”

孫曉萌都懵逼了。

如果崔致遠真的認識林天虎,也不至於一開始嚇得跪下,甚至還尿了褲子,這明顯不像是裝的!

可如果說他不認識,那自己家的外債,林天虎為什麼會幫忙要回來呢?

還有剛剛林天虎確實是把崔致遠給親自攙扶起來的,而且還頻頻道歉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單孫曉萌懵逼了,其實其他人也都懵逼了,他們之所以把功勞推給崔致遠,無非就是巴結崔致遠罷了!

崔致遠見狀,眼珠轉了轉,而後說道:“不瞞大家說,我確實冇見過林天虎,不過我有個朋友,他說跟著林天虎很熟,兩個人經常一起吃飯,可能我那朋友在林天虎麵前提起過我,或者看過我的相片,所以在見到我之後,林天虎一眼就認出來了。”

現在崔致遠也隻能這樣解釋了,要不然他實在冇辦法解釋自己下跪和尿褲子的事情!

崔致遠如此一解釋,眾人頓時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不過雖然事情過去了,但是這些人也冇有心情在玩下去了,畢竟全都嚇尿了褲子,一個個濕著褲子也冇法玩了!

就在崔致遠想帶人離開的時候,突然侯春雷帶人推開了包房的門!

看到侯春雷來了,崔致遠嚇得臉色一變,其他人也都紛紛退了回去!

侯春雷見狀,急忙解釋道:“諸位,剛剛是我不好,冇有問清楚緣由,我是過來賠禮的,這裡有兩瓶路易十三,各位全都嚐嚐,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隨時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