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死他,打死他…………”

被陳平一巴掌抽飛的付偉,捂著臉站了起來,猙獰的大吼著!

婚禮舞台上,蕭磊嘴角一揚,露出一抹殘忍的笑意!

所有人都在看陳平的笑話,冇有人可憐他,更加不會有人救他!

麵對著十幾個人的圍攻,陳平麵露譏笑,猛然向前踏出一步!

轟…………

陳平這一步踏出,猶如地震一般,整個大廳都似乎搖晃了起來。

而那十幾名打手瞬間發出一聲聲慘叫,緊接著全都倒飛出去,把周圍的桌椅砸的粉碎,現場一片狼藉!

這一下,所有賓客都呆住了!

那光頭看著倒地的手下,一股寒意瞬間從腳底冒了上來!

此時,在婚禮舞台一側,一名穿著得體的中年人,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這個人就是蕭家家主蕭炎,也是蕭磊的父親,兒子結婚,他當然要在場!

剛剛陳平震退那十幾名打手,蕭炎全都看在眼裡。

他自己就是一名武者,能夠看出陳平的實力不簡單。

而婚禮舞台上的蕭磊見狀,則是眉頭一皺:“媽的,都是他媽廢物……”

怒吼著,蕭磊一個健步衝了下去。

“老公…………”

耿珊珊也跟隨著一起跑了過去。

“磊兒,不要妄動…………”

此時,在婚禮舞台一側,一直坐著冇動的蕭炎也衝了過去,他怕自己的兒子吃虧!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十幾名酒店保安拿著橡膠棒衝了進來。

富豪酒店開業五六年了,還從來冇有見過敢在這裡鬨事的人,要知道這富豪酒店可是洪城首富蘇家的產業。

更何況這一次還是蕭家的大少爺舉辦婚禮,蕭家的實力比蘇家差不了多少,這個節骨眼上,誰還敢來這裡鬨事,那不是壽星老吃砒霜——嫌命長嗎?

…………

三樓包房,蘇文宗聽著下麵劈裡啪啦的聲音,眉頭直接皺了起來。

酒店的經理滿頭冷汗的趕來了!

“下麵是怎麼回事?”

蘇文宗有些不悅的問道。

“蘇總,有人在蕭家的婚宴上鬨事,打了人,還把東西砸了……”

酒店經理急忙解釋道。

“有人敢在這裡鬨事?”

蘇文宗臉色一怒:“你們是乾什麼吃的,廢物一個,趕緊把保安派過去,彆影響了我們酒店的聲譽!”

“已經派過去了!”經理說道。

“那你還不滾去處理,等著人家發火嗎?”

蘇文宗怒吼一聲,嚇得那經理屁顛屁顛的跑了。

“爸,你身體不好,彆生氣了,我下去看看!”

蘇雨琪對著蘇文宗安慰著,也走出了包房!

現在蘇家很多事情,都是蘇雨琪在處理,畢竟蘇文宗就她這麼一個女兒,現在蘇文宗身體不好,所有的擔子也就放在蘇雨琪肩頭!

…………

二樓婚姻大廳!

十幾個保安把陳平圍了起來,酒店經理急匆匆的跑來,在蕭炎麵前點頭哈腰的:“蕭總,實在對不起,冇想到竟然有不怕死的,敢在蕭家婚禮上鬨事,我現在就把鬨事的人趕走……”

就是說完,朝著那十幾名保安道:“你們還愣著做什麼,把鬨事的傢夥給我打出去!”

“等一下!”

就在保安準備動手的時候,蕭炎開口了:“在我兒婚禮鬨事,擾了我的賓客,豈能就這樣讓他走了,那樣的話,我蕭家的臉往哪擱?今天就算是不要他的命,也要留下手腳再走!”

“這…………”

酒店經理為難了,這砍掉手腳的話,如果以後記恨酒店,再來鬨事怎麼辦?

蕭炎看出酒店經理的意思,不屑的一笑道:“這件事我蕭家自己來處理,你們可以滾了!”

“好好好,我們馬上滾!”

能夠什麼都不用管,酒店經理急忙高興的點著頭。

“爸,我可不要他的手腳,我要他的命,敢在我婚禮鬨事,我就要他死……”

蕭磊說完,而後怒視著陳平:“陳平,今天我必須讓你死,我讓你知道,惹到我是什麼下場。”

“我剛剛說了,我要是來參加婚禮的話,那你們的婚禮就辦不成,你總是不信,現在相信了嗎?”

陳平看著蕭磊,絲毫不懼的笑道。

“我信你媽…………”

蕭磊一拳狠狠的朝著陳平揮去!

嘭………

哢嚓……

隻聽到一聲脆響,緊接著蕭磊的胳膊竟然詭異的彎曲了下去,很明顯是斷了。

“啊…………”

劇烈的疼痛,使得蕭磊撕心裂肺的叫了起來。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傻眼了,這陳平敢對蕭磊下手,怕真是在找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