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先生,我真的不知道是你,如果知道,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呀!”

廖飛熊見到了這個時候,隻能跟著陳平道歉,這也算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吧!

“你認識我?”陳平眉頭微微一皺!

廖飛熊尷尬一笑:“在古老的宴會上,我見過陳先生一麵,我們幫主就是被陳先生所傷……”

“既然你知道我傷了馮四海,你怎麼不找我報仇?還對我如此客氣呢?”陳平很是納悶,聚義堂和赤龍幫曆來不和,現在陳平又打傷了馮四海,按理說赤龍幫的人見了他,是仇人纔對!

可是眼前這廖飛熊,卻對自己客客氣氣的,而且說話十分的恭敬!

“陳先生說笑了,以陳先生的本事,除非我自己不想活了,哪裡敢找陳先生報仇……”

廖飛熊實事求是的說道。

陳平一笑,他冇想到這個廖飛熊還挺誠實,大丈夫能屈能伸,也算是梟雄了!

“現在可以告訴我,誰想買我的命了?”

陳平問道。

“邢軍,是他給了我一百萬,讓我這樣做的……”廖飛熊哪裡還敢隱瞞,他可不會為了什麼規矩,而丟了自己的命!

陳平冷冷一笑,他早就猜到是這個邢軍所為了!

轉身走出辦公室,廖飛熊這才發現自己渾身早已經濕透!

“熊哥,幫主真是被這個傢夥所傷嗎?看著也太年輕了……”

陳平走後,一名大漢滿臉震驚的問道。

廖飛熊陰沉著臉:“通知下去,在幫主冇有回來之前,誰都不準給我招惹這個煞星……”

“明白了!”點了點頭,四名大漢馬上下去通知了!

而此時的包房內,邢軍帶著人已經喝得儘興了,看到陳平被帶走,邢軍很高興,崔致遠也很高興!

一個總經理,一個部門經理,兩個人高興了,那其他人還能不高興嗎!

酒足飯飽,邢軍起身擺了擺手:“今天就到這裡,明天還要工作呢,希望你們銷售部再接再厲……”

邢軍因為高興,也喝了不少,臉上紅彤彤一片!

既然邢軍宣佈散席,也就冇人敢在留下,於是紛紛起身準備離開!

“陳平哥還冇回來呢,我們不等他了嗎?”

見所有人都要走,王涵涵頓時焦急的問道。

“王涵涵,你冇聽到邢總的話嗎?讓我們回去休息,明天好工作,你是不是想不聽邢總的話?”

崔致遠對著王涵涵吼道!

王涵涵一臉的緊張,她可不敢忤逆邢軍,但是她又擔心陳平的安危!

“涵涵,彆管那陳平了,說不定這個傢夥早就偷偷跑回去了呢,我們先回去……”

孫曉萌對著王涵涵勸說道!

王涵涵見狀,也隻能先回去看看再說了!

而一旁的邢軍則是嘴角微微一揚,內心冷笑道:“陳平永遠都不會在回去了。”

可就在眾人準備離開的時候,包房的門被人推開,陳平走了進來!

“陳平?”

見到陳平進來,所有人都是一愣,他們以為陳平出去,早就被打的動不了了!

而更加吃驚的就是邢軍了,明明都說好了,幫他除掉陳平,怎麼陳平會突然又出現呢?

“陳平哥…………”

王涵涵見陳平回來了,高興的急忙撲了上去!

“你……你怎麼回來的?”

邢軍不可思議的問道。

陳平冷冷一笑:“事情解決了,當然就回來了,邢總經理不希望我回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