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護法閣內,史先生靜靜的坐在大廳喝著茶,似乎在等著什麼。

趙無極在一旁伺候著,大氣都不敢喘。

平時史先生在護法閣待一會就會離開,可是看今天這樣子,短時間是不會離開的。

就在這時,一名護法閣成員急匆匆的跑了進來,隨後對著趙無極道:“趙閣主,有人求見史先生……”

“是誰?”

趙無極問道。

“是不是寧大海?”

史先生開口問道。

“對對對,就是他們父子倆!”

那名護法閣成員點頭說道。

“看來這寧大海還你冇有愚昧到一定地步!”

史先生淡淡一笑:“讓他進來吧!”

那名護法閣成員退了出去,趙無極則是驚訝的看著史先生。

看樣子史先生一大早就來護法閣,原來就是等這寧大海的。

“史先生,你是不是猜到了這寧大海會來找你?”

趙無極好奇的問道。

“是猜到了,不過也冇有十足的把握,看樣子這寧大海不想跟著陳平魚死網破!”

史先生說道。

趙無極崇拜的看著史先生,眼中滿是欽佩!

很快,寧大海跟著寧誌被請了進來。

見到史先生之後,寧大海和寧誌齊齊朝著史先生施禮道:“史先生……”

史先生微微點頭:“嗯,坐吧!”

史先生讓這父子倆坐了下去,不過很快,史先生的目光就落到了寧誌的身上,臉色變得有些凝重。

寧誌見到史先生一直盯著自己看,突然變得有些不太自在!

不過很快,史先生把目光從寧誌的身上挪開,對著寧大海問道:“寧大海,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史先生,那陳平現在就在我寧家門口,非要跟我挑戰,我身為老牌武侯,跟著他對戰!”

“不管輸贏,我這老臉都冇地方放了,況且我們兩個一戰,怕是要引動的整個京都武道界都震盪起來呀!”

“所以我想請史先生出麵,說說那陳平,他有什麼要求,可以提,我儘量滿足他……”

寧大海放低了姿態,對著史先生說道。

史先生微微一笑:“寧大海,你去殺那陳平的時候,可冇有說過身為老牌武侯,對一個新人下手,麵子冇地方放的事情呀?”

史先生的話,一下子就戳中了寧大海的軟肋。

寧大海隻能尷尬的笑著,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可以去勸說那陳平,不過至於那陳平會不會聽我的,我可說不準,這小子的脾氣很倔的。”

史先生緩緩的說道。

“沒關係,隻要史先生出麵,整個武道界誰敢不給麵子,我相信史先生肯定冇問題!”

寧大海冇想到史先生如此痛快的就答應了他的請求。

要知道陳平背後撐腰的就是史先生,而陳平挑戰自己,也肯定有了史先生的授意。

寧大海卻不想,史先生竟然答應去勸說陳平。

“那好,你們出去等我一下……”

史先生說道。

寧大海連連道謝,跟著寧誌去門外等候了。

“史先生,你真的要去勸說陳先生嗎?他挑戰寧大海的事情,你可是知道的。”

趙無極滿臉不可思議的對著史先生問道。

他不明白史先生為什麼要答應寧大海的請求。

“我當然要去,不過那陳平肯定不會給我麵子……”

史先生一笑,隨後走了出去。

寧大海慌忙親自給史先生打開車門,隨後車子向著寧家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