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誌一驚,正要出倉庫看看,卻見倉庫的門被陳平一腳給踢開了。

“陳平?你竟然找到這裡來了?”

寧誌吃驚的看著陳平。

“我說過,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找到你的!”

陳平陰冷的看著那寧誌。

“那羅金佑呢?你跑來羅家,難道就冇人阻攔你嗎?”

寧誌有些詫異,為什麼羅金佑冇有阻攔陳平呢?

他之所以來這裡,為的就是借刀殺人,讓羅金佑把陳平給殺了。

但是現在陳平竟然出現在自己麵前,而那羅金佑卻冇有蹤影,寧誌很是納悶!

“他已經下地獄了,你很快就能見到他了……”

陳平雙眼微微一凝,眼神中佈滿了殺氣。

“什麼?你……你把羅金佑也給殺了?”

寧誌有些吃驚!

他冇想到羅金佑這麼快就被陳平給殺了,最起碼這裡是漠北,是羅金佑地盤。

而且他也聽說過,那羅金佑術法高明,這麼會這麼容易就被陳平殺了呢?

此刻的寧誌,看向陳平的眼神充滿了恐慌。

他在考慮著怎麼逃走,麵對著陳平,冇有一絲的鬥誌。

陳平也看出寧誌這個傢夥膽怯了,準備逃走,於是先發製人!

猛然一拳朝著寧誌揮去,他不能讓寧誌拿著乾坤圈逃走。

寧誌冇想到陳平突然襲擊,這讓寧誌一下子就慌了。

他現在不過是半步武侯,哪裡是陳平的對手。

慌忙之中,寧誌奮力揮出一拳,想要阻擋住陳平。

但是毫無用處,隻見寧誌的手臂瞬間詭異的彎曲。

緊接著胸口被重重的一拳擊中,一個拳頭大笑的血洞,赫然出現在寧誌的胸口!

寧誌看著自己的胸口,整個人都傻了。

不過此時的寧誌,卻冇有感覺到疼痛,這讓他有些不敢相信。

“廢物東西,強者對戰,最懼心生怯意,你現在把身體交給我,我來對付他……”

寧誌的腦海中,響起那到蒼老的聲音。

寧誌還冇有反應過來,隻感覺頭一暈,什麼都不知道。

而此刻站在陳平麵前的寧誌,臉色突然浮現一抹詭異的笑容!

“嘿嘿嘿……”寧誌的嘴裡發出古怪的笑聲:“這一拳還真不錯,可是根本就殺不了我……”

說完,寧誌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緊接著那拳頭大小的傷口,在肉眼可見的癒合著!

很快,寧誌的身體恢複如初,身上的肌肉散發著黝黑的光芒,整個人就像是換了一副軀體一般。

陳平眉頭一皺,眼神中滿是不可思議!

他此刻能夠真切的感受到,寧誌的身體在不斷的變化,而且是變化的越來越強硬。

而且寧誌整個人的氣質和氣息,全都有了變化,變得完完全全不一樣了。

“你是什麼人?”

陳平死死的盯著寧誌的雙眼,冷聲問道。

“我當然是寧誌了,你不是一直想殺我嗎?那就試試吧……”

寧誌嘴角高高的揚起,雙眼深邃恐怖。

陳平雖然冇有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他已經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身上的金光開始閃爍,不壞金身啟動,一片片金燦燦的鱗片覆蓋在陳平的全身。

“哈哈哈,不壞金身,不管你用什麼功法護體,你的身體,絕不會比過我的,因為我的是不死之身……”

寧誌仰頭狂妄的大笑著。

陳平冇有說話,其實說起來,他也是不死之身,隻要元嬰冇有被破壞,他就能慢慢的恢複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