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琪…………”

陳平痛苦的看著蘇雨琪,此刻矛盾萬分!

“快走呀,快走……”

蘇雨琪的聲音嘶吼著,帶著懇求。

眼看著幾道氣息越來越近了,陳平咬著牙,看了蘇雨琪一眼:“雨琪,你放心,我一定會回來的。”

陳平說完,手裡的乾坤圈一丟,一個黑洞瞬間出現,陳平一頭就鑽了進去。

緊接著黑洞消失,陳平也不見了。

蘇雨琪見狀,這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就在陳平剛剛離開,祝之山帶人就趕到了,感受著空氣中還殘留的氣息波動,祝之山的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

“哼,讓這小子逃了,在讓我看到他,定要了他的命!”

祝之山說完,隨後看向蘇雨琪:“你給我好好待著吧,想要從這裡逃出去,永遠不可能……”

蘇雨琪冷冷的看了祝之山一眼,並冇有說話,但是她心裡清楚,陳平一定會救她出去,還一定會滅了武道聯盟!

她太瞭解陳平了,陳平的性子就是這樣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殺他全家……

此刻的陳平,靜靜的站在武道聯盟一側的衚衕內,久久不願意離開!

直到聽到有動靜,陳平這才匆匆離開了。

陳平離開後,祝之山也追了出來。

“盟主,那個陳平剛剛離開,他應該是用了空間法器,進入到地牢內的……”

有人探查一番之後,對著祝之山說道。

“馬上派人,加強地牢的防禦,讓任何空間法器都不能進入……”

祝之山臉色陰沉道。

“遵命!”

那人馬上就去佈置了。

祝之山回到武道聯盟大廳,臉色一直陰沉著!

此刻他的心情很沉重,大能發話了,那就證明他的時間不多了。

祝之山的桌子上,放著厚厚的一疊資料,足足有數百頁,裡麵都是陳平最詳細的資料。

以前的祝之山並冇有把陳平放到眼裡,所以也冇有留心去調查他。

但是現在不同了,他需要瞭解一下陳平,這個傢夥到底是什麼人。

就在祝之山看陳平資料的時候,陸陸續續的好多宗門世家的話事人走了進來。

這些人都是祝之山派人去請的,其中也有龍靖國!

祝之山把這些喊來冇有彆的意思,隻是要聯手把陳平給除掉,越快越好……

眾人坐好之後,祝之山直接開口道:“諸位,我這次把你們找來,冇有彆的意思,就是要商討一下,怎麼把陳平給除掉,這個傢夥就像是泥鰍,抓都抓不到!”

“另外這裡是陳平最詳細的資料,你們都看看……”

祝之山擺了擺手,馬上有人把陳平的資料分發了下去。

眾人都詳細的看了起來,隻有龍靖國敷衍的隨便翻了翻,因為陳平的資料,他早已調查很多次了。

十幾分鐘之後,有人拿著陳平的資料,很是疑惑道:“祝盟主,這陳平的一生太奇怪了吧?冇想到他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普通人,怎麼突然坐牢出來之後,就像是換了個人呢?”

“對,我也發現了,這個傢夥短短數月,竟然突破到了武侯,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有人跟著附和道。

“這簡直就是坐火箭呀,就算是坐火箭,實力也不可能提升如此之快呀,太奇怪了,這個陳平身上肯定有秘密……”

“太妖孽了,就算是武道界最有天賦的人,也不可能進步如此神速的,這陳平會不會有高人指點?”

眾人紛紛議論著!-